看,。、、 【】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第一百九十九章夜闹听竹 梅竹花海深,高风亮节清。 听竹风雨伴,飞雪翩翩烂。 听竹居窝于山涧,洞庭翠竹深处,四周人迹罕至,且路况错综复杂,易于蛰伏暗杀,可谓危机。 听竹居高手如云,且饲养了多种多样的妖物驯化,每一个的攻击力都不再一百以下,破坏力十足。 就算将宝物交予听竹也没多少人敢去打注意。 老板娘方妙儿解释着,王君与慕容白听着,内心浮动;胜算几乎不存。 你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要么价高者得,要么硬抢。所有进入听竹居的买家都会在进入竹林里被穿戴好同样的配备,从衣着到面具,你甚至都无法分辨男女。 老板娘继续说道。 进入听竹居势力之内就会受到监控接手,跟着他们的人走;你们想要进去除了请柬也是可以在竹林里蛰伏,他们是不会过问,就算在那里动手他们也不会插手,只要在他们没有接到手执请柬的人或者送离客人之后。 那么机会还是很大 如今玉箫已经存在听竹居,你们打算是进去闹还是外面闹应该没钱吧能接到请柬之人非富即贵,手上没有万把白珠那都是不可能的。 两人犯难,决定好了,入听竹;还请老板娘帮忙。 老板娘妩媚妖娆,回眸媚态尽显,淡淡勾勒上扬着嘴角;你们还想把我也拖下水呀,会溺水的。 时间不早,你们该出发了。 老板娘深叹一口气,拿出早已揣在怀里的一沓银票,递了上前;一点都舍不得给出去,毕竟可都是自己一分一毫的积攒下来的。 一定要把东西带回来,可不要辜负我的一片深情厚谊。 老板娘还是松手了,转身便离去,那一脸的心疼谁会看不出来;细细数了一数,一百万两。 走吧,在不快一点我们都到不了听竹。 王君策马,随着一声驾飞奔出去,马不停蹄两人赶了四五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听竹的势力范围;两人下马东张西望的走进竹林好一阵儿。身后阴风阵阵,突然的闪现出一个面带鬼罗身带飘然的人出现,陪着光影和那鬼魅的阴声实在有点吓人;只见他手提一枚灯笼为客人照亮前路。 请,出示请柬。 翻看仔细,端详着并不是所要请之人;合上便归还。 请,出示所带金银。 王君在怀中摸索半天,碰撞了一下旁边的人;看过数目,那人微微点头。 请,随我来请将衣物穿上,面具佩戴,确保自身安全。 我们不是你们要请的人吧 无碍,只要手执请柬,带着足够金银,就已经符合条件,来者是谁我们一律不会过问。穿上之后就请上轿,由我们护送进入听竹居。 两人遵照指示,戴上了面具,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可以洞悉外面的事物,身披黑色的袍子,从头罩到脚,一双丝滑质感的手套,完全分不出谁是谁。 我们怎么分辨彼此呀 放心,到了里面你们不会被分开,我们的人会将你们安排在一起。 软轿很简单,两根竹竿挑着,虽听音来接他们的均为女子可他们坐上滑竿轻松的被抬起,在林子里快步穿行,不出几秒就已经拐出七八里地的样子。 不消半个时辰他们先后落轿,抬轿子的人提灯引路人都纷纷散去;一张望全都是与他们一样被笼罩着不明身份的人,除了每个人的身形不一体态动作行为举止可以看出这个人平时的涵养。其实请柬上根本就没有写名讳,只是把请柬送到了应该送到的某些人的手上。隐去名讳,无从查起。 先到之人依次入席,便是此次的称号,一旦拍卖结束一切都烟消云散,谁得谁是都与听竹无关。 非得搞得这么神秘 就连听竹也不保留任何此次人的信息。 王君与慕容白两个年轻的人交流着,可身后却是炙热的眼光,凝重的气氛;好像他们说了什么似的引起了注意。慕容白掩面难以自持,有点说不上来的好笑;他的墨绿凌霄有这么恐怖既然这么怕干嘛还要出现。 那个声音好熟悉,从背影身形都十分的契合 一个身高约莫170的显瘦的黑衣人紧紧的盯着他们俩其中一个看得出神,旁边的人小声的问着;看什么呢 小姐姐我们是第三组到达的吧,坐那边。 好 女子随着好动的小子来到了一边坐下,地上铺着地毯,地毯之上搁置着三三两两的蒲团,蒲团前一张张小案桌,桌上摆满了各色的水果坚果糕点以及美酒佳肴。女子屈身盘膝而坐,让身边的人也一并坐下,允许他吃桌上的东西;这小子也不客气,边吃便拿。嘴巴就像小松鼠,一个劲儿的往里噻着,可是有面具碍事。 不许摘,不想成为众人合围的目标就安分一点。 知道,知道。 慕容白与王君坐在了第五桌,安安静静的品着美酒佳肴,不再喧闹。听竹居布置得相当的雅致,一点都没有渴望竞争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祥和。窗户大开,竹帘垂落,风微微戚戚将其掀动;风铃空灵,香炉环绕屡屡好不似的仙境一般。 窗外细雨淅淅沥沥声,夜半萧何曹曹切切语;提灯侍女前面开路,身后两人并列踏入大门,忽起引得众人目光相随。 他二人虽面上有精致面具,身上也有温和华服加身,一男一女分别堂上就坐;好似一对夫妻其左边一位起身拱手说话,文质彬彬,眉目神飞。 各位不必拘礼,大家吃好,喝好。 在下百晓听乃一介文弱书生,不喜武功擅长舞文弄墨,乃听竹居的庄主。我身边这位乃竹雨笙,是听竹居第二位庄主。近日我二人受人委托,想将得到的一把玉箫出售,相传他的价值不菲,得到他的人便可号令雪域。传言是否属实在此我们并不做深究,他的来历的确曾经是属于雪域的王储所有。此次,玉箫在此,价高者得;有意者请出价。 百晓听的话语刚落,还没坐热,第一桌的客人兴冲冲地的站起身嚷嚷开来,一开口便叫出十万两的高价。百晓听也没有说什么端着茶杯,轻轻的吹了一口,浅酌。 不甘示弱的第九桌开始叫嚣,不过十万两有什么大不了,直接加价到了十五万;顷刻间堂内热闹起来,此起彼伏的叫嚣声不断,很快便叫喊到了七十万两的高额。 慕容白内心悬,这已经离他们的数额不远,可这个时候声音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一个个的都开始慎重再慎重。 沉寂良久,一个姑娘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我,以八十五万的价格买此玉箫并且附加一袋白珠。 白珠的价格可是不菲,当袋子解开,呛眼的光泽度直接晃瞎众人的眼。 白珠是什么那东西很像我们凡界的珍珠。 那东西是雪域的特产,产量极为低下,能找到这么一袋子真是能耐了,与珍珠极为相似,却是生产在万年的冰石里蕴育而出的结晶,有些白珠甚至还蕴含自然的元素,可以修复雪域人体内的精魂,普通的一颗白珠价值也在一百文银左右。普通的白珠倒是有很多,在一般上百年的冰石内便可找到。 两人耳语一番,慕容白听得明白;一位姑娘竟然出价这么狠辣倒叫其他人不敢再开口,甚至有一两桌的人从未开口过。 侍女一旁说着;三号桌八十五万两外加上等白珠一袋一次,还有没有加价,八十五万两。 一百万两 一百万两,一出一片哗然,谁还给得起那么高的价格。 五号桌一百万两一次 这边刚开始说话,堂内的人一个个的都开始不安分了,纷纷嘲弄起第五桌的客人。 呵呵一百万两有没有才是,万一拿不出来可就贻笑大方了。 没事,不是还带着面具吗,整张脸都已经被遮住,不怕出丑;再丑也见不到面呀。 哈哈哈 这些人 女人很是反感,不屑;旁边的小童却问到我们要叫价吗 没钱,旁观就好;那个人你看见了吗 我看了一圈,我发现第五桌和第九桌的那几个的身形都很相似。第九桌只有一个人,他看着很像那天我看见的那个人。 女子凝视着,看着他气质不凡,一个人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丝毫不受任何影响;独酌,好像别有一番情趣。 一百万银票现在就给;百晓听庄主现在就请你清点一下数目。 慕容白直接将银票抽出,甩给众人一个大耳巴子,哑口无言,互相面面相觑;既然有心想得可又怕惹火上身,所以囊中储备已为最大极限。 不用,继续吧。 五号桌一百万两一次,还没有加价的五号桌一百万两两次,五号桌。 一百万零一两,比你多一两银子。 八号桌的客人突然叫到,并且拿出一两的碎银搁置在桌面,继续胡吃海塞。 百晓听庄主你家的饭菜真是可口美味,把你家的厨子也卖给我吧 庄主呵呵浅笑并未搭话,示意一旁的人继续。 一百万零一两一次,八号桌。 真是气人 好多人都为五号桌打抱不平,多一两算怎么回事那人身材是藏都藏不住,常年的吃喝,肚子都圆滚滚了,旁边坐着的人却一直在喝清茶,一派稳态,胡子露在了外面,显然不怕被人知晓其身份。慕容白有些慌乱的坐下,他们的手中已经无钱可用。 八号桌,一百万零一两两次。 哼,人家一百万两银票是摆出来的,这位公子拿的出来吗别到时候就剩下那一两。 就是,你也别太欺负人了吧 区区一百万两算什么 那个身形胖胖的人从怀里摸出一沓仍在了桌面,嚷道;拿去数吧。侍从拿到手中一掂量,足足的分量,一个眼神庄主便已经懂得。 好了,今日价高者便是这八号桌的客人,玉箫归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场的人也算见证,银货两讫,货已出此后无论发生什么都将与我听竹居无关。 庄主说话了,其他人也没有再异议;八号桌的客人趾高气昂的高台阔步上前。身后七八个保镖,还有人手中拽着铁链,链子的尽头是一个被圈着的妖物。慕容白看着,突然心生怜悯,觉得那妖物实在可怜。 那胖子两眼冒着金星,一脸的谗相,伸出双手接过玉箫;所有人都注视着。 突然九号桌的客人放下就被,眼神瞬间看向玉箫,咻的一声出现了他们之间将玉箫拽在手心;与此时把着玉箫的手有三只。其一是庄主身边那位一直默默不语的二庄主,眉眼一直浅醉的笑着;其二乃慕容白五号桌的客人。彼此凝视着,一堆人簇拥着。 好热闹呀,看来我是来得有一些晚了,没有错过些什么吧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