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八十六章 师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听到夜灵唤自己的名字,浅陌然望向夜灵,在她圆睁的眼眸里。他看到那里面一半是恐惧,另一半是惊喜。

    他不由有些疑惑闪过眼眸。他能理解那恐惧是为了什么,却不能解释另一半的惊喜是为了什么。

    冰羯阴笑着。手上暗暗使上力气,夜灵顿时觉得呼吸都困难。眼睛不由瞪大。惊恐的看着浅陌然。

    “你想怎样?”浅陌然问道,眉宇间隐隐有些不悦。

    “不怎么样!扔下你手中的剑!”冰羯显然有些顾忌他手中的剑,这剑上散出来的剑气让她透不过气来。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的被这剑气驱散。

    如果时间再长点,冰羯害怕自己真的会死在他的这把剑下。

    明明是个毛头小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凌厉的武器?冰羯无法理解。

    见浅陌然仍没有想丢弃的念头。冰羯再次捏紧了夜灵的脖子。两手拇指按在了她颈部两旁的大动脉上。

    她一边注视着浅陌然的一举一动,一边慢慢的把大拇指按了下去,挤压着夜灵的颈部大动脉。

    夜灵只觉得眼睛开始花。大脑有缺氧的迹象。她疲惫的睁着眼睛。努力想看清楚浅陌然。却只看到那一团浅紫色在眼前晃动。

    浅陌然看着夜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ti微微的颤抖着。时刻都有要倒下去的可能。

    他的心不由抽紧,手一扬。白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光芒,剑头朝下插在了两人中间。剑身颤动着,出微弱的嗡鸣声。

    “很好!相当听话!”冰羯满意的盯着浅陌然。一刻都不敢大意,心底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嘴角渐渐的上翘,冰羯眼里一道狡黠划过。她身ti一转,手松开夜灵的脖子,猛地在夜灵的背后推了一把。

    夜灵脚下一空,身ti像断了线的风筝,跌向深潭。

    与此同时,浅陌然的身影迅的闪过冰羯的身边,扑向崖边。

    脚尖用力一蹬,身ti腾空而起,浅陌然淡紫色的身影在半空中格外的显眼。他快的朝往下坠落的夜灵扑去,手臂张开,紧紧的将夜灵揽入怀中,手抚上她的头,将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肩颈之中。

    眼角瞥见自己上方的空中突然被什么遮住了,竟是冰羯跃上了半空,右手五指张开,狠狠的朝夜灵的背部拍去。

    浅陌然心下骇然,急忙一个转身,将夜灵护在身下。

    只听到一声闷响,浅陌然紧yao住下嘴唇,皱起眉头,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留下,滴在夜灵白色的衣裙上,如花一般的绽放。

    瞬间被冰寒的潭水吞没。

    给读者的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金砖,芒果真是很欢喜!会保持每天三更的度的。喜欢大家多提意见,谢谢!.

    起航om。

    章节目录186.玉壶08

    “我的人偶是个好人偶,有着明亮的双眸和xue白的肌fu。圆圆的脸蛋就像扫晴娘,在风中摇摆。

    我的人偶是个好人偶,小老鼠,爱捣蛋,就算你不理她,她还是歪着头。

    我的人偶是个好人偶,一个人在屋里玩,爸爸怎么叫他怎么也叫不醒,我的人偶是个好人偶。”

    沙哑的如同破冰的声音不断的在夜灵的脑袋里盘旋着,回荡着,将她从无尽的黑色深渊中拖了回来。

    唱的人不住的咯咯咯的笑着,笑的甚是渗人。

    夜灵慢慢的睁开眼睛,随即瞪大,惊恐的看着近的几乎要贴上自己脸的一张可怕的面孔。苍白的无血色的脸,艳红的嘴唇,嘴角留有一丝血迹,幽深的眼眸,分不出哪里是瞳孔,哪里是眼白,眼眶中就这么黑漆漆的一片。

    她的嘴角夸张的上翘,笑着,小声的哼唱着,黑黑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夜灵。

    一股寒流迅的流过夜灵的身ti。

    夜灵现自己正躺在地上,背后传来冰一样的寒气,刺入身ti的五脏六腑,身ti像被jin锢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见夜灵醒来,她伸出手慢慢的mo上夜灵的脸,顺着脸颊向下,划过她的下巴、颈部、xiong口、腹部,一直mo到她的脚。

    这种冰冷的触mo让夜灵有种想崩溃的感觉。恐惧让她的身ti不住的颤抖着。

    “你……你是谁……”牙齿打着战,夜灵惊恐的问道。

    “我叫冰羯,被困在这里数千年的冤魂。”女人淡淡的说道,没有半点的情绪。她的手顺着夜灵脚又回到了她的颈部。手指一动,弹开夜灵领间的纽扣。

    夜灵的颈部顿时bao露在冰羯的眼中。

    “咦,这是什么?”冰羯眼神一闪,手指点在颈部的吻痕上。用指肚擦了擦。随即眉头一挑,冷笑起来。

    夜灵皱着眉头,忍受着颈部传来的疼痛,冰羯的力气过大,搓的夜灵的皮肤开始红。

    她知道冰羯指的是什么,那是昨天晚上楚颐留下的吻痕。

    “呵呵呵,原来是这个啊!”冰羯拿开手指,望向另一边,“喂,这个吻痕是你弄的?”

    顺着冰羯的手指,夜灵看见五六步之远的地方,一条粗粗的锁链把浅陌然困的严严实实。

    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听到冰羯的问话,浅陌然扫了一眼夜灵的颈部,微红着脸转开了眼睛。

    夜灵的脸则完全的红了,她瞪了冰羯一眼,尴尬的把头扭到一边。

    过了一会,浅陌然才冷漠的回了一句:“不是。”

    冰羯嘿嘿的笑起来,捏住夜灵的下巴:“小丫头,脚踩两只船可不好!”

    “我没……”夜灵想要辩解,但是只说了两个字,她就改口了,“管你什么!我愿意脚踩几条船都和你无关!”

    “啧啧,这可不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冰羯摇头叹息道,猛不丁甩了一巴掌,夜灵闷哼一声,脸颊顿时红肿起来。

    冰羯满意的看着夜灵脸上红红的五个手指印,笑道:“这个是还给你的!我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夜灵yao了yao嘴唇,忍住脸上热1a辣的疼痛,怒道:“我打你,是因为你强行上了陌然!”

    冰羯一愣,哈哈的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她抬起手背,遮住嘴唇,“哎呀真是的呃,小丫头说话就是不分场合!这种话能随随便便就说出来的吗?真是不懂事,算了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下不为例。下回再这样,我就把你的she头挑掉!”。

    浅陌然听到两人提到自己的名字,却不明白“上”是什么意思,他看了看憋红了脸愤怒的夜灵,心里纳闷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他看夜灵那愤怒的样子,大体上知道他们说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冰羯手一转,凭空拿出一个酒杯,晃了晃里面红色的液体,递到夜灵的面前:“要不要来一杯?我知道你很冷,在这种地方只穿了这么单薄的一件衣服,是抵抗不住这里的寒冷,喝上一口这个,你就会觉得全身都暖和了,像我一样,能在这里行走自然。”

    “别喝!”浅陌然冷喝道,盯着冰羯,“那是血液,不是什么酒!”

    夜灵闻言,不由多看了杯子几眼。

    虽然她知道冰羯拿出来的东西肯定有问题,可是她没有想到冰羯居然会拿出血来让自己喝。

    “要吗?真不要?”冰羯也不勉强,吧酒杯放到自己的唇边,一饮而尽,一缕血液顺着她苍白的脖间留下,刺眼的让人难以忽略

    章节目录187.玉壶09

    夜灵紧盯着冰羯,上上下下的把冰羯看了个够,然后很纳闷的想起树林中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女人,好像浅陌然也是叫她冰羯的。可是那个冰羯和眼前的这个冰羯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先前的那个冰羯是正在腐烂的尸体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冰羯就有点像还没有干透的干尸了。

    了yao嘴唇,夜灵犹豫了一下,小声的问道:“那啥,之前那个叫冰羯的女人是你姐妹?”

    冰羯回头,白了她一眼,傲然的说道:“什么姐妹,这里从来就只有我一个。叫冰羯的也只有我一个!哪来的什么姐妹。之前掐住你脖子的那个就是我!”

    夜灵眨了眨眼睛,把冰羯从头到尾的又打量了一番,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冰羯看出夜灵的疑惑,无声的笑了起来,两个肩膀不住的剧烈颤抖着,说道:“没错,那就是我,只要离开这个冰室,我的模样就会变回那个样子,很可怕是吧?”

    “是……是有点可怕……”夜灵想说很可怕,但是tuo口而出的只是“有点”可怕。任何一个女人都是爱美的,所以夜灵怕自己一说很可怕,严重的刺伤冰羯,冰羯可能会情绪很不稳定,把自己和浅陌然两人给杀了。

    “呵呵,不是有点可怕,是很可怕!”冰羯停止笑,脸上露出悲戚之色,仰头望向房顶,“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害怕,你会只有一点害怕?一个女人变成这种模样,无疑是最可悲的了!”

    说到这里,冰羯眼睛一亮,突然倒在夜灵的身边,侧卧着看着夜灵,甚是兴奋的说道:“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吗?”

    夜灵一阵恶寒。她实在不喜欢自己的身边躺着一具半干不干的干尸,而那干尸还对着你,一脸兴奋,两眼放光的对你说:“我以前可是很漂亮的,比你这丫头还要漂亮上几倍!每一个看见我的男人都会失神,对着我微笑,投给我一束一束的鲜花……啊,那时候真是让人怀念啊!”

    说着,冰羯的脸上满是回忆的幸福。

    浅陌然不以为然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手腕一般粗细的冰链,微微的叹了口气。

    夜灵一脸黑线的盯着冰羯,嘴角忍不住抽搐着,干笑道:“是……是吧!”

    “当然是!”冰羯颇有些不满夜灵的回答,瞪了她一眼,“怎么说,我也是浣月大6最漂亮的女人……之一。”

    夜灵哑然,她听出来冰羯说的“之一”纯粹是不甘心的补充上去的。她想笑,最漂亮就最漂亮,还要加一个之一,可见其实最漂亮的并不是她冰羯。要不然怎么会是这种不甘心但是有很无奈的表情。

    “哦,浣月大6最漂亮的女人——之一啊!”夜灵苦着脸说道,她突然觉得这个浣月大6很熟悉,曾经在哪里听闻过。

    “当然!”冰羯叹了口气,心思完全回到了以前,一段美好回忆之后,她再度想起了那个将自己封印在这里的可怕男人。

    夜灵惊讶的看着她的脸,由兴奋到幸福,再从幸福到震惊、疑惑,再变化到愤怒和恐惧。然后叹息了一声。这一系列的表情大概就代表了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一生曲折变化吧,夜灵想到,有点点的同情她。

    从一个很漂亮的自负女人变成眼前的这种惨状,可想而知,她遭遇了什么悲惨的事情。

    夜灵好奇的想问,但是看看冰羯那副yao牙切齿的铁青的脸,又不敢问了。

    冰羯的眼色阴寒的渗人,她闭上眼,像是努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重新睁开眼时已恢复平静。

    最开始的兴奋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爬起来,一摇三晃的朝石椅走去,无力气似地瘫软在上面,一条腿翘起搁在椅子的扶手上,很不雅观的坐着:“啊,啊,反正那时候我是很漂亮的。”

    “呃,我想您那时候也是很漂亮的,您现在虽然惨一些,但是还是能看出当年你漂亮的痕迹,想来,原先你也是个大美人,国色天香的那种!”夜灵及时的拍拍马屁。

    冰羯很是受用的笑笑,心情又大好起来。

    她一瞥夜灵,笑道:“你这丫头,还是有些眼光的!一眼就能看出我属于国色天香的那种。国色天香,恩,这词用在我身上正好不过了!”

    “是啊,是啊,非常的合适呢!”夜灵违心的恭维道。

    她希望这个女人一高兴就能放过自己和浅陌然。如果不能放过,至少待遇会好一些。

    冰羯笑了两声,长长的叹了口气,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上的冰层,感叹道:“唉,可惜,我一个大美人变成这副骇人的模样……”

    夜灵非常的赞同冰羯的观点,现在的她的确很骇人。

    冰羯敏锐的捕捉到夜灵眼里的赞同之色,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说小丫头,你也不忍心看到我一直这副模样吧?”

    夜灵心下一惊,心底涌起不好的预感,她惊恐的望向冰羯:“你……你想说什么……”

    精彩尽在起航65544网.起航om看、看免费,上起航65544网。

    章节目录188.玉壶10

    冰羯的嘴角慢慢的裂开,弯成一个可怕的弧度。

    “我想说什么?难道你不明白我想说什么吗?”她望向夜灵,漆黑的无光泽的眼睛里竟带上了一丝狡黠,“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向你要一个人而已。”

    说着冰羯伸出手指,指向了某一处。

    夜灵和浅陌然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了冰羯伸出的食指上,长长的指甲正朝着浅陌然的方向。

    浅陌然皱起眉来,夜灵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这女人强行和浅陌然生关系之后,上了瘾?想把浅陌然留下来尽情欢乐?夜灵想着,目光移到浅陌然的脸上,看了他两眼,夜灵不得不承认:浅陌然其实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漂亮,就连现在被绑上了冰链,那种感觉都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尤其是配上他异色的双瞳,轻轻yao紧的下嘴唇,有些苍白的脸孔,怎么看,怎么觉得很有“受”的美感。

    难怪这女人想要浅陌然,原来是动心了。

    浅陌然自然明白冰羯为什么要自己,她是需要他的血来恢复自身的力量。自小,浅陌然就知道自己身ti里流动的血液和别人的不同,只要喝了自己的血,就能把浅陌然的力量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这也就是他年少的时候经常被袭击,以至于自己不得不跟随御长老,让自己变得强大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他已经学会如何隐藏自己血液的味道,袭击事件自然而然的减少了很多。

    现在,他不明白,冰羯怎么就知道了自己血液的秘密。

    更不明白,为什么夜灵听到冰羯的话,会流露出那种表情,震惊的、痛心的、惋惜的还有一丝愤怒。

    夜灵应该不知道自己的秘密才对啊,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浅陌然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自己想的和夜灵、冰羯所说的并不是一回事。

    “为什么向我要?你应该问他才对,你问错人了吧?”夜灵不解的问道,两手一摊,“就算我想给,也得陌然他同意才行。他要是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当然得问你要。”冰羯收回手指,撩起自己的白色长,在那根食指上缠绕着,“这孩子太过愚忠了,我想,如果你同意把他交给我,他就一定会答应的。”

    “咦?为什么?”夜灵完全没有明白冰羯的话,她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他说他是你的守护者,所以必定很听你的话!只要你没有事,他应该什么都能听我的!”说着,她站起身朝浅陌然走去,长长的指甲挑起浅陌然的下巴,细细的打量着,“只要把他交给我,你就自由了,我会把你送到玉壶的出口。”

    闭上嘴,冰羯的眼里闪过一丝冷笑,意味深长的看着浅陌然,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道:“你说,你忠心守护的这个丫头会不会放弃你?”

    浅陌然的瞳孔顿时缩小,紧盯着冰羯。他猛然间明白,其实冰羯这只是一步一步的试探而已,如果夜灵同意冰羯的条件,那么自己就等于被夜灵遗弃了,其结果是夜灵不但走不出去,反而会死在她的手下。

    冰羯是想让自己知道,在危及到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人类都是想着自己的吧?浅陌然猜测着,忍不住转头望向夜灵。

    当他看见夜灵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浅陌然并不意外,只是觉得心里的某处有些不舒服。

    他想告诉夜灵,千万不能听冰羯的话,不能放弃他,否则等待她自己的也是死亡。

    可是喉咙动了动,浅陌然还是没有说出口,虽然他已经知道结果,夜灵会放弃自己的概率很大很大,但是潜意识里他还是想看看夜灵的选择。

    夜灵皱起眉头,盯着冰羯:“你刚说,我把他让给你,你就放我回去?是这样吗?我没听错吧!”

    听到这话,浅陌然心中一沉,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她果然是要放弃自己了,她果然是不喜欢自己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起了佟凌、想起了依墨,他觉得要是这两人在这里,那么夜灵肯定是不会放弃他们两个的了。

    想着,浅陌然现自己竟然有些嫉妒佟凌和依墨两人。

    冰羯的脸上露出喜色,重重的点点头,生怕夜灵不信任她,还特意带上了真诚的面孔:“对,我就是这样说的!你是个聪明的丫头,不会笨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吧?”

    仿佛想到了什么,冰羯一拍手掌:“对了,你们一起来的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红头的那个!”

    一听到红头三个字,夜灵的脸色就变了,瞪圆了眼睛愤怒的盯着冰羯。

    “要不,我把他也接来吧,你们三个正好可以团聚一下。”冰羯笑起来,为自己这么慈悲的想法感到高兴。

    为您提供各种好看的免费在线,页面整洁,无眩杂广告。

    章节目录1**.玉壶11

    近乎是tuo口而出的,夜灵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头离开地面,冲着冰羯吼道:“靠,你个干尸女,你要是敢动红头一根毫毛,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夜灵自己就愣住了,随即心里有些后悔,为什么她就不能看清楚形势就瞎嚷嚷,眼前的形势摆明了对自己不利啊。先不说自己被困在这里动弹不了,就连自己的保护者浅陌然都被手腕那么粗的冰链给锁住了,怎么想,自己这方都处于下风啊!

    而自己瞎嚷嚷的后果就是加快这女人抹杀自己的下场。

    冰羯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夜灵会这么激动,她只不过是想让三个人聚聚而已,其实她并不想把依墨怎么样,她打心底的就不喜欢和红头的人接近。

    浅陌然也愣住了,强忍着心里那股不舒服的感觉。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舒服,他并没有期待夜灵会拒绝冰羯的拿自己换自由和生命的条件,他也没有期待夜灵会重视自己、喜欢自己……可是为什么心里会这般的不舒服,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难受。

    三人各怀心思的想着。

    “干尸女?”冰羯皱着眉头,费力的想着,想了半天也没有明白这个干尸女是什么意思,于是,她很不高兴的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叫冰羯,不是你说的什么干尸女!”

    夜灵才懒得理她,继续吼道:“我再说一遍,你要是敢动红头的那个家伙,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让你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被所有你害死的人的冤魂缠身!”

    “啧啧啧,”冰羯慢慢的摇着头,一脸惋惜的看着夜灵,“干嘛这么激动?红头的那小子是你什么人?我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又没有真的让他进来!”

    “哼,不管你是说说而已,还是真的有这个心思,反正我警告过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夜灵冷哼道。

    冰羯来了兴趣:“红头那小子是你什么人?恋人?别告诉我是你兄弟哦,你们长的一点都没有共通点!”

    “切,为什么要告诉你!”夜灵撇过脸去,“先把我放开来!想和我讲条件也不是这样对待人的!”

    “哦?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了?把这个孩子让给我?”冰羯笑起来。

    要是夜灵看着她,会现她的笑只是浮于表面而已。

    “开玩笑!谁告诉你我要把陌然让给你!”夜灵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眉头一挑,朝冰羯抛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媚眼,“你想要啊,我偏不给!陌然他是我的!哼!”

    陌然他是我的!这句话一丝不漏的传进浅陌然的耳朵里,他不敢相信的望向夜灵,心中竟忍不住有些高兴。

    那种郁闷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心底就涌起一丝淡淡的欣喜。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混杂在一起,让浅陌然有些难受。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奇怪的情绪。

    “你的?他是你的?”冰羯仿佛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笑的笑话,她弯下腰,捂住腹部,咯咯咯的笑着,越笑越大声,最后竟然身子一歪,趴伏在地上,用力的捶着地面,笑的浑身都在剧烈的抖动。

    夜灵心惊肉跳的看着冰羯,很自然的她把冰羯归到了神经病人的范围之内,还是重度神经病。

    “笑……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我说错了吗?”夜灵恼怒的说道。她始终不明白冰羯在笑什么。

    “哈哈哈,知道吗,他和我说,他只不过才见过你几次面而已,对你并不熟识!你居然大言无耻的说他是你的!脸皮真是厚啊!”冰羯边笑边说道。

    “那又如何?反正我是不会把他让给你的,你就死了那个心吧!”夜灵无辜的一耸肩膀,惊讶的现自己居然可以动了,她趁着冰羯没有注意,慢慢的坐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慢慢的往浅陌然的身边靠去。

    浅陌然惊讶的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对着自己露出调皮的笑容,还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顺着她的面颊向下,浅陌然的目光落在了她脖子上的那块红斑上——被冰羯称为“吻痕”的东西,离得越近,浅陌然看的就越清楚。

    原来这就是吻痕……浅陌然叹息了一声,虽然他曾在书上听闻过吻痕这个词,也知道当恋人之间因为爱恋亲吻对方的时候会留下红色的印记,被人们称为:吻痕。

    但是亲眼看见吻痕,这还是第一次。是那夜受伤的少年留下的?还是外面那个红头少年留下的?浅陌然突然醒悟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问题上去。

    不管是谁留下的,都和自己没有关系吧!自己只是她的守护者而已,必要的时候,即使并不是心甘情愿,也要为了她的安全牺牲自己的性命。想到这里,浅陌然的脸色依然恢复平静和淡然。

    不过,他还是想要知道,这个女孩值不值的自己守护,哪怕付出受伤的代价,他也想知道。

    冰羯说的并不对,他并不是愚忠的人。

    见浅陌然盯着自己的颈部,夜灵低下头一看,瞬间红了脸,抬起手把领子上的扣子扣上了.

    起航om。

    章节目录190.玉壶12

    夜灵从醒来之后,就觉得很冷很冷。

    当她mo到浅陌然身上的那条冰链,彻骨的寒意顿时从她的指尖传来,很快的流遍整个身ti,让她感觉更冷了。她觉得要是继续呆在这里,很可能还没有被冰羯折磨死,就要被冻死了。

    她得想办法逃出去,但是在逃之前,她必须得把浅陌然带走。在她看来,浅陌然这么俊美的少年被冰羯一而再、再而三的强上,是一种罪过,是让人无法容忍的。

    夜灵松开手,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再度握上那条冰链,用力的拉扯,那天冰链却像长在浅陌然的身ti上一般,丝毫不动。

    浅陌然看着夜灵,她的脸色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已经冻得紫,她紧紧的抿着嘴,恼怒的扯着冰链。

    冰链对她来说太过寒冷,她握着冰链的手在微微颤抖着,手掌已有冻伤的痕迹。

    “别扯了,你扯不断的。”浅陌然轻声的说道。

    “不扯断,你怎么逃?”夜灵焦急的说道,她回头扫了一眼冰羯,松了口气,冰羯还趴在地上边急促的喘气,边无法抑制的大笑。

    “又不是好笑的笑话,值得她笑成这样吗?”夜灵很郁闷的瞪了她一眼,继续拉扯冰链,“唉,要是有刀就好了。对了,陌然,你的那把剑呢?拿出来用一下!”

    浅陌然的目光一直在夜灵的脸上,她脸上的每一种表情都看在他的眼里:“还在外面。”

    “这可糟了!”夜灵懊恼的叹了口气,想起从慕容那边要来的那把匕,她后悔为什么出来的时候没有把它**来。

    “没有用的,丫头,你扯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还不明白这条冰链是扯不断的吗?”冰羯的声音在夜灵的身后响起,冰冷的漠然的。

    夜灵一惊,回头,看见冰羯站在自己的身后,阴冷的看着自己,她的眼睛居然由黑漆漆的一片变成了深海的幽蓝色。

    笑声还在冰室中回荡,可是冰羯却是紧闭着嘴唇,像从地狱走出来的侍者一般阴沉的盯着自己。

    听着笑声,冰羯的眉头越来越紧,她猛地吼道:“你笑够了没有,再笑我就灭了你!”

    这话一出,笑声顿时止住了。

    一个身影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冰羯的背后,站住,嘿嘿的干笑了两声:“不要那么凶嘛,我们怎么处置这两个小孩?”

    看着眼前的两人,夜灵的眼睛瞪大了,傻眼了。

    这是完全一mo一样的两人,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衣饰、一样的身材、一样的干瘪,就连头的形状和长短都是一样,只是她们的眼睛颜色不一样,一个是幽蓝色,一个是纯粹的黑色,都是看不见眼珠,眼眶中是单纯的一种颜色,让人觉得恐怖。

    黑色眼睛的冰羯嘴角上翘着,幽蓝色眼睛的冰羯嘴角下弯着。

    “两……两个冰羯?”夜灵惊讶的连手都忘记从冰链上拿下来了。

    “不是。冰羯只有一个!”幽蓝色眼睛的冰羯冷冷的说道,斜了一眼身旁的黑眼睛冰羯,“她是我创造出来的,我把自己的身ti分出了一部分,做成了她。”

    “喂,冰羯,你把这个男孩给我好不好?”黑眼睛的冰羯嘴角含笑看着幽蓝色眼睛的冰羯,指了指浅陌然。

    “不行!”蓝眼冰羯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毫无表情的扫了浅陌然一眼,“上次的那个小孩被你玩成什么样子,难道你忘记了?我才不要再现那种被你**的破烂不堪恶心的要命的东西!”

    说着,蓝眼冰羯转身朝石椅走去,黑眼冰羯怨念的瞪了浅陌然一眼,屁颠屁颠的跟在蓝眼冰羯的身后:“不会的啦,上回是太兴奋了,这回我一定会小心的玩的!”

    蓝眼冰羯坐了下来,身ti歪向一边的扶手。黑眼的则一pi股坐在她空出来的那个椅子扶手上。

    两双眼睛都聚在浅陌然和夜灵的身上。

    夜灵早就被蓝眼冰羯的话给吓到了。

    她很难想象那个被黑眼**的小孩的下场,能让自身都可怕的吓人的干尸女说出“破烂不堪、恶心的要命”这种词语,那么那个小孩就肯定被弄的比她们自己还要吓人,还要破烂。

    夜灵一边替那个可怜的小孩哀叹,一边望向浅陌然,一想到浅陌然也要落得那种下场,夜灵就觉得心疼。

    浅陌然的脸色倒是没有多少变化,好像两个冰羯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喂,陌然,我们两个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逃出去?”夜灵一边盯着两冰羯,一边轻声问道。

    浅陌然淡淡的回了一句:“没有。”

    他说的没有,是还没有到要逃出的时间的意思。

    但是在夜灵听来,他的意思是:我也没有办法逃出去。

    夜灵的眼眸中浮现一丝绝望的神色,但只是一闪,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

    不管是死是活,只要依墨没被扯进来就好,到时候见招拆招吧,能保住浅陌然最好.

    起航om为喜爱的读者们,提供各类精品在线及txt下载。

    章节目录191.玉壶13

    蓝眼冰羯盯着夜灵,言语中有些不耐烦了:“别啰嗦了!再啰嗦把你拆掉!”

    黑眼耸了耸肩膀,不做声了。

    “闲话说到这里,她也玩得差不多了。”蓝眼冰羯上下打量了一番夜灵:“我需要你的身ti!”

    “啥?”夜灵愣住了。

    浅陌然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如你所看见的,我的身ti已经不能再继续用下去了,所以想借用你的身ti,顺便借助你身边的这位的力量,把我送出去。这里,我已经呆够了!”蓝眼冰羯淡淡的说道。

    “不行!我说过你不可以动她的!”浅陌然看着冰羯,脸上出现一丝不悦。

    “我知道这个冰链困不住你,但是你想要把这女孩带走也是不可能的!”蓝眼冷笑,“或者说,我占了你的身ti,放过这丫头一次?”

    浅陌然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有想到对方把他的实力看到相当的透彻,他想了想:“这个可以考虑……”

    话还没有说完,夜灵吼了起来:“不行!我不同意!”

    说完,浅陌然和夜灵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对方的惊讶。

    蓝眼看看夜灵又看看浅陌然,心里衡量了一下,选择了浅陌然,如果zhan有了浅陌然的身ti,那么他身上的力量就可以被自己net有夜灵的身ti更有利。

    虽然她一直想要的是个女性的身ti,但是她并不介意自己变成一个拥有力量的很美的少年。

    左右摇摆之后,蓝眼下定了决心,一指浅陌然:“我说话算话,你把身ti给我之后,我就会放了这丫头,反正这丫头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

    浅陌然点点头。

    蓝眼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她款款的站起身,身ti快的向浅陌然冲去。

    浅陌然的手则缓慢的抬起,放在了xiong前,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蓝眼冰羯,只要再近一些,再近一些,他就可以出手了。

    蓝眼冰羯说的没错,这条冰链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

    眨眼的功夫,蓝眼冰羯已经到了两人的面前,浅陌然的手一翻,手掌朝外,猛地推出。

    冰羯一眼就看到浅陌然的动作,冷哼一声,手臂一挥,“啪”的一声,打在浅陌然的手上,把他的手臂打开,bao露出他的xiong部。冰羯的身ti快的朝浅陌然冲去。

    “陌然!”夜灵心里一急,还没有想好该做什么,身ti已经不听使唤的扑了上去,抢在冰羯的前面紧紧的抱住了浅陌然,冰冷的身ti贴在了他的身上。

    冰羯惊愕的看着夜灵冲出来,脚下却无法收住,一头撞进了夜灵的身ti里。

    与此同时,浅陌然被夜灵这么一抱,不由心神一晃,控制不住手掌出的力道,竟没有来得及避开夜灵的身ti,一掌拍在了夜灵的xiong口,将夜灵弹出数十步。

    夜灵眉头紧皱,喷出一股血柱,顿时染红她身上的衣服。

    “夜灵!”浅陌然惊呆了,他呆了那么两秒,手抓住冰链,用力一扯,竟是将冰链从屋顶的冰层中整个扯了下来,围绕他身上的冰链则断裂成了无数块。

    他焦急的冲向夜灵,抱住夜灵的身ti:“夜灵!”

    夜灵怔怔的呆了片刻,望向浅陌然,苦笑道:“我……我真的好倒霉……”

    说完,夜灵紧闭上眼睛,痛苦的net息着,身ti的内部仿佛被塞进了一个极度冰冷的冰块,刺骨的寒冷折磨着她身ti的每一个地方。

    看着夜灵的身ti变得越来越冷,外露的皮肤呈现出可怕的青紫色,她net息时候吐出的热气瞬间变成寒气,浅陌然的心就越来越疼。

    这都是他的错,他没有阻止这一切的生!她这么难过都是为了救自己!而自己竟然打了她一掌,那一掌足可以毁掉她的半条命!

    浅陌然内疚极了。他一边抱着夜灵,一边怒视着还坐在椅子扶手上的黑烟冰羯,忍不住的杀意在他身ti里乱窜。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黑烟冰羯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人,脸上是一种奇怪的、难以理解的表情,并没有想趁乱出手的企图。

    浅陌然皱眉,瞪了她一眼,低下头,努力的想办法想把冰羯从夜灵的身ti里面逼出来。

    同时,一头冲进夜灵身ti里的冰羯也并不好受。

    她以为自己能够快的控制夜灵的思维,进而把这个身ti占位已有。没占到浅陌然的身ti,zhan有这个小丫头的身ti也是一样!

    可是冲进去之后,冰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自己仿佛被困在了里面,她想冲向夜灵的头部,总有什么网样的东西把她挡了回去,不论她试多少次,都无济于事。她想要出去,却又现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急迫之下,她只好无头苍蝇一般,在夜灵的身ti里乱窜。

    而她这么一窜,带给夜灵的,是万般的痛苦,全身如同寒针扎一般的痛楚。

    全身的剧痛让夜灵的身ti蜷缩成一团,窝在浅陌然的怀里,哀叫着、哭泣着。

    浅陌然试着把冰羯逼出来,可是他才把手掌贴在夜灵的背上,刚一用力,夜灵的痛楚更厉害了,身ti筛糠一样的颤抖个不停。

    横下心,再用力,顿时夜灵的身ti出现抗力,把浅陌然的手硬生生的弹开了。

    浅陌然无措的看着夜灵,心情坏到了极点。

    他站起身,脸色阴沉的可怕,一步一步朝黑眼冰羯走去,手一转,那把白剑又出现在他的手上。

    提

    章节目录192.玉壶14

    黑眼冰羯呆呆的看着浅陌然,没有闪躲,也没有说话。

    浅陌然在离黑眼冰羯还有两三米的地方站住,沉着脸,紧抿着嘴唇,手臂一挥,手中的白剑顿时划出数道白芒冲向黑眼冰羯。

    黑眼冰羯看着眼前让人炫目的白芒如花似的盛开着,虽然每一朵都是致命的,可却让人无法回避它的美丽。

    黑眼冰羯微笑起来,她贪婪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然后看着自己被白芒斩成了无数块。

    身ti的碎片落了一地,黑眼冰羯脑袋的一边被整齐的削掉一大块,慢慢的滚到浅陌然的脚边,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动?”浅陌然低头看着黑眼冰羯的残缺不全的脑袋,冷漠的问道。

    那残留的半边脸笑起来,随后眼神黯淡下来:“没有必要,冰羯不在这个冰室中,我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了,我……是为了安慰她的寂mo而存在的……”

    嘴角浮现淡淡的哀伤,黑眼冰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切陷入死一般的安宁中。

    夜灵静静的躺在地上,周身蜷缩成一团,看着,就让人顿生怜爱之心。

    此刻,她已经痛的昏死过去,眼睛虽然睁着,却是无神的、毫无意识的。嘴角的血不断的向外涌出,侵染了她身上的纯白色衣服,让人触目惊心。

    浅陌然漠然的看了看黑眼冰羯的头,转身朝夜灵走去。

    他得赶在冰羯侵占她身ti之前带着她赶回神宫,兴许师傅有办法救她。

    他蹲xia身,一手抱住夜灵,一手用力的挥动着白剑,数道白光劈向冰室的四壁。他需要打通一个通往外界的通道,才能离开这里。

    此刻,冰羯终于停止了四处乱撞,她停了下来,缩成一团,喘口气,期待着自己恢复一些力气,再做最后的挣扎,她的目标已经锁定了夜灵的大脑。

    既然出不去,那就干脆做一个鱼死网破的结局好了!

    浅陌然注意到夜灵的眼睛渐渐的闭上,身ti慢慢的舒展,瘫软在浅陌然的怀里,心里越的着急。他的衣服上已经被夜灵的血浸湿了,他却顾不到这么多。

    再度的深吸一口气,冰羯用上自己所有的力量朝上冲去,牢牢的陷入那层无形的网中,一点一点费力的突破,那种焦灼感让冰羯痛苦不堪。

    熬过难耐的一段时间,在tuo了一层皮之后的痛楚之后,冰竭力一挣,终于破网而出,冲入另一片天地。

    失去束缚的感觉让冰羯很是痛快,但是当她的眼眸望向四周的时候,她呆傻了,静静的站着,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只是动容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眼前是一片深邃幽蓝的夜空,脚下是无尽的大海,怡人的海风吹拂着冰羯的身ti。

    一切广阔无垠,似有包容天地的宽容。

    仰头凝视着漫天闪烁着星光的夜空,冰羯第一次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不知道多久,她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夜空。

    深吸一口气,新鲜的味道顿时充满了她的心肺,冰羯笑了,自嘲的笑着,红色的泪水从幽蓝色的眼睛中流出,顺着脸颊流下,滴入深海之中,立即被深海说容纳。

    凝视着夜空,冰羯的心头涌起一丝茫然。

    “原来这就是那丫头的心灵深处啊……”冰羯小声的叹息,看了看海天交接的远方,开始慢悠悠的穿梭在天空之中,她突然间不是那么的想侵占夜灵的身ti,她不想污了这片美丽的地方。

    当冰羯闯入夜灵心灵深处的那一刻,夜灵突然睁开眼睛,眼眸变成雪一般的晶莹剔透,空灵。她无意识的注视着浅陌然,在浅陌然诧异的目光中,缓缓的抬起手,手掌轻轻一挥,竟将浅陌然推出数米。

    浅陌然好不容易站住,心下一阵骇然。夜灵浮在半空中,脚尖虚虚的点在地面上方,手无力的垂在身ti两侧,空灵的眼眸中望不见任何人、任何物体。

    “难道冰羯已经侵蚀了她的身ti?”浅陌然猜测着,握紧手中的白剑,紧张的盯着夜灵,不敢轻举妄动。

    透过白色的冰室,夜灵雪色的眼眸望向虚空,小口轻轻的开启,脆铃似的声音幽幽的从中传出:“你……闯入了不该闯入的地方……蓝羯……”

    蓝羯?浅陌然愣住了,飞快的想到了冰羯。他意识到夜灵的这话是说给冰羯听的。

    看来,冰羯并没有顺利的侵蚀夜灵的身ti。想着,浅陌然稍微的松了口气。

    此时,冰羯远远的看见一团光球在夜空的深处,不住的闪现着柔光。她的心情突然兴奋起来,心底竟有一种久违不见的又是恐慌又是欣喜的心情出现。

    她慢慢的靠近,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无法停止。

    看着光球里面的人,冰羯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眼眸中是黑眼冰羯从未见过的温柔,她盈盈的朝里面的人拜了三拜。

    “……原来是你……我……蓝羯真的是好想好想你……”轻声的说着,冰羯趴在光球上恸哭不已,把这数千年来的自己的委屈和思念,还有一个人被封在冰室的寂mo和苦楚全倾注在了这哭声中。

    仿佛深刻的感觉到冰羯的心情,夜灵空灵的雪样的晶莹眼眸中渗出冰冷的泪水,无声的顺着脸颊流淌。

    “……我接收你的一切,你的痛苦,你的悲伤,你的寂mo,你的委屈,你的思念,以及你的无限的恨意……全部由我来接收……”夜灵留着泪说着,抬起手臂,伸出食指在沾满了自己鲜血的心口上一点,微光由她的食指出,闪烁了几秒,渐渐侵入她的心口.

    起航om最具影响力的免费网,是迷们最喜欢的免费网站。

    章节目录193.玉壶15

    听到这话,冰羯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依然泪如雨下。

    她闭上眼睛,扬起下巴,无数的星光洋洋洒洒的充满了整个夜空,撒向冰羯,围绕着她,渐渐的形成一个星环,将冰羯包裹在里面。

    冰羯只觉得一种异样的温暖将自己包围,困倦中逐渐失去意识。

    身ti在星环中溶化化作无数闪亮的星屑飞向无尽的宇宙,化为这美丽夜空的一部分。

    就在冰羯就要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间,星环猛地向内收缩,一阵火花爆裂的美丽,星环消失了。

    一弯冰雪般晶莹剔透的弯弓映着无穷夜空的星光,幽幽的在虚空中旋转。

    “啪”的一声响,这弯冰雪之弓崩裂,碎成无数块,向四面八方散去。

    随着这一声清响,夜灵的眼睛突然睁大,随后慢慢的合上了,身ti仿若失去了支撑一般,斜斜的向后倒去。

    浅陌然瞬间出现在夜灵的身边,双手伸出,接住夜灵。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夜灵苍白的脸,若有所思,脸色凝重。

    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守护的这个女孩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守护她可能会很艰难。

    可是在她不顾自身安危扑向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做了决定,不管她会生什么,只要她需要自己,那么他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身边……

    “好像已经结束了……走吧……”

    听到夜灵虚弱的声音,浅陌然点点头。

    他皱起眉头,握紧白剑,猛地向墙壁一挥,白芒闪过,一道二指宽的裂缝豁然出现在墙面上,外面有光透过缝隙射进。

    “还差一点!”浅陌然把剑横在xiong前,抱着夜灵朝墙壁冲去,手腕一转,举剑劈向墙。

    就在他的剑落下,劈出最后一剑的同时,冰室之外,一声闷哼,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两道剑光同时攻向了这堵摇摇yu坠的墙壁。

    哗啦一声墙壁终于不堪,倒了下来,碎片四溅开来。

    一个身影站在阳光中,惊讶的看着墙壁另一边的浅陌然以及他怀里抱着的夜灵。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依墨手里正握着一柄剑身乌青的长剑,见到是浅陌然,手一转,剑顿时消失了。

    看见依墨,浅陌然脸色不善的盯着他,跨过断落的墙壁,走了出来,回到阳光之下。冰羯消失了之后,围绕在这的浓雾也就消失了,这儿又重见阳光了。

    “为什么你不把夜灵拦住?”浅陌然压低声音厉声喝道,如果当时依墨拉住了夜灵,那么夜灵就不会找来,不会被冰羯抓住,不会被伤成这样!

    虽然自己的责任最大,可是浅陌然还是觉得依墨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阳光下,依墨才看清了浅陌然的模样,然后他怔住了。

    呆呆的盯着浅陌然身上的血迹,目光慢慢的移向他怀中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心里被无形的手揪紧了。

    那xue白的衣裙已经被血染成了鲜艳的红裙,衬着夜灵苍白的皮肤,更突显了夜灵的羸弱。一丝血迹挂在她的嘴角,不住的向下滴着鲜血,落在她的xiong前。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盖了下来,遮住了那清澈美丽的眼睛。半边脸红肿着,上面印出明显的巴掌印,看形状,依墨就明白,这手印是个女人打上去的。冻得乌的嘴唇已然没有先前的光泽红润。

    她就这样虚弱的躺在浅陌然的怀里,就连气息都变的微弱,仿佛随时都有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可能。

    “夜灵!这……这是怎么回事!”依墨冲了过来,心疼的看着她,伸出手轻轻的抚mo着夜灵那半边红肿的脸,眼眸闪过一丝惊诧。夜灵的脸冰冷的吓人,就好像才从寒冰中挖出来一样。

    感觉到有人抚mo着自己的脸,夜灵的睫毛颤抖了两下,费力的挣扎着睁开眼睛,看着依墨,勉强的拉动嘴角,笑了笑,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依墨……”

    “恩恩!我在这里!”依墨脸上堆起笑容,却笑的很是难看,他握住夜灵的手。

    “你……你没事,太好了……”夜灵对着依墨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再度闭上眼睛,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依墨愣住了,心中仿佛涌来一股nuan流,肆意的在他被冰冷的雨水浸湿的心里流淌,带去了雨水的冷意,留下了那让他留念的温暖。

    他jin不住笑了,眼里却有想要流泪的冲动,本来想要训斥她,责骂她的那些心情、那些话全在夜灵的那句“太好了”中化为乌有。

    “恩,我没事,你放心吧!”依墨笑着说道,望着她的眼眸中浮现迷蒙的水雾,还有暖暖的柔情,“你这个笨蛋!”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雨终于停住了,阳光再度回到了他的心里。

    因为有她……

    为您提供各种好看的免费在线,页面整洁,无眩杂广告。

    章节目录194.巧遇洛云离01

    浅陌然怔怔的看着依墨,他柔和的面部线条、含情脉脉的眼眸都让他好奇。

    他不明白依墨的内心生了什么,居然会有那么动人的表情,一下变了个人似的。明明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为何会变得这么巨大的变化?和先前看到的依墨完全不一样,他开始绽放他最美丽的一面,不加掩饰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怀中的这个女孩?浅陌然更加的疑惑了。

    依墨终于把注意力从夜灵的脸上移开,他望向浅陌然,眼神逼人。

    浅陌然没有避开他的眼神,很平淡的看着他。他以为依墨一定会开口责备他的,责备他为什么保护好夜灵。

    出他意料之外的,依墨轻轻的叹了口气,背过身,口气有些冷淡:“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先回到神宫再说,御长老应该有办法救她的吧?这期间生的事情我会另找时间问你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