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八十五章 你惹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呃……他只是没有理解我们说的探路是什么意思……”夜灵擦擦冷汗,心想,幸好自己没有说“探险”这个词。要不然浅陌然还不知道要紧张成什么样呢!

    “就是傻子一个!”依墨鄙夷的说道,“不知道我们说的探路是好玩才说的……对他简直无语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依墨!你好像特别不喜欢陌然啊!”夜灵摆摆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别陌然陌然的喊得那么亲热好不好!他一来就针对我。我能喜欢他才怪呢!”依墨的脸上露出不快。想起他推自己,他的心里就很不痛快,想火。

    夜灵两手一摊。笑道:“因为陌然喊起来比浅陌然顺口啊!好了,不生气了,我们是来游玩的不是?不能败了自己的游兴!”

    依墨丢了个媚眼过来。闷哼道:“小夜夜。你早这么说我就不生气了,偏要我等这么长时间!好啦,今天就不和他计较了。我们好好的玩一天!等到你回到神宫。可就没有这么方便找你玩了!”

    “就是!”夜灵灿烂的笑起来。然后看见浅陌然很平静的站在拐角处望着自己。

    “陌然,你探路回来啦?”开心的。夜灵笑道。

    浅陌然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前面的路没有危险。我们可以通过了!”

    夜灵忍不住想笑,又怕伤了浅陌然的自尊心,于是硬是忍住了。“认真”的说道:“恩,谢谢你,陌然!”

    然后她转向依墨,一抬手指着前方:“依墨,我们上啦!”

    说完,朝浅陌然冲去,依墨怪笑一声,追着夜灵而去。

    浅陌然看着两人冲过自己的身边,急忙紧跟在他们身后,三人朝玉壶而去。

    为您提供各种好看的免费在线,页面整洁,无眩杂广告。

    章节目录179.玉壶01

    玉壶其实不是一个壶,而是一个壶状的瀑布。瀑布不高,但是却很美丽。

    当水流从十来米的高处飞流而下的时候,就会激起一阵水雾,弥散开来,笼罩住了它附近六、七米的范围。当你看到面前一片水雾的时候,那就是离玉壶不远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只有在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才能看见。

    平时的玉壶瀑布,水流落下却是不会激起水雾的,幽深而安静,只有水流落入潭中的声音。上一次依墨拉着夜灵来玩的时候,就是此般状态。

    现在,当夜灵三人看到眼前弥漫着水雾的时候,顿时就明白,玉壶已经不远了。

    “哇。果然和传闻的一样,好大的水雾呢!”夜灵惊叹,扑面而来的是清新凉爽的水汽,夜灵突然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正在充满水的世界里。

    “是啊,是啊,每年只有这一天哦!一整天,这个地方都会被水雾所笼罩。因为雾气太大,所以很多旅游者都会望而却步。当然其中还是会有些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前来,可是都迷路了,更不要说找到玉壶!”依墨说着,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雾气缭绕的树林,“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比他们幸运,在这浓浓的雾气中找到玉壶。”

    “咦?你以前没有在这一天进去过吗?”夜灵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紧盯住依墨的眼睛。

    依墨眉头一挑,笑眯了眼睛:“对啊,我也没有进去过,只是听人说起而已!”

    “天啊!我还以为你进去过……”夜灵朝浅陌然身边挪了一小步,拉开与依墨的距离,心惊的瞪着依墨说道,“要是我们三人进去都迷路了出不来怎么办?”

    “不会啦,不会出不来的!”依墨很有把握的说,可是他的笑容却让夜灵越看越觉得有古怪。

    “据说这一天进去的人都会被玉壶拒绝,不消半个小时,就会转回原来进去之前站的地方,就算想尽了办法,都找不到玉壶。就好像这一天,玉壶突然的消失了一样……”浅陌然静静的站在夜灵的身边,轻轻的说道,他的目光清澈,看的很专注,就仿佛在透过雾气看着里面的一草一木一样。

    夜灵一惊,慌忙转过脸望向浅陌然:“你,你说什么?玉壶消失了?被玉壶拒绝了?”

    重复了两句浅陌然说的话,夜灵只觉得浑身直冒冷汗,平白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啊,被他拒绝了。”浅陌然低下头看着夜灵,夜灵惊讶的现此刻浅陌然的异色双眸生了改变,变得空灵透彻,那般的不落尘俗,不是人间俗物。

    凝视着那空灵的眼眸,夜灵顿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被这清澈的目光拢进了他的世界。

    慢慢的,夜灵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眼眸中只有浅陌然那双异样的眼眸。

    心头隐隐有什么流淌过,凉凉的、带着令人心酸的淡淡的哀伤,还有一丝的探究、触mo。

    不受控制的,夜灵缓缓的举起手,手掌温柔的贴在了浅陌然的脸上。

    “夜灵!”依墨纳闷的看着,忍不住出声,夜灵却没有反应。

    依墨盯着两人,他觉察出两人有些不对劲,不由伸出手一把抓住夜灵用力扯入自己的怀里,护住夜灵,不让她继续看着浅陌然的眼睛。

    他不善的瞪着浅陌然,怒声吼道:“浅陌然,你想干什么!”

    被依墨这么一扯,夜灵回过神来,不由扭头望向浅陌然。

    浅陌然没有说话,抬起手朝夜灵探去,还没有触碰到夜灵的头,依墨手一挥,把他的手打开了,搂着夜灵朝一边闪去。

    浅陌然的手停在半空中,突然皱起眉头来,脸上闪现痛苦的表情。

    他猛地抱住自己的身ti,垂下头,弓起身ti,好像身ti被撕扯着,快要裂成两半,疼痛让他站立不住,踉跄一步,跪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陌然!你没有事吧?”夜灵惊骇的叫出声来,冲向浅陌然,却被依墨给牢牢的抱住了。

    “你去干什么!他很危险!”依墨皱紧眉头,紧张的注视着浅陌然。

    浅陌然抬起头,xiong口剧烈的起伏着,他望着依墨,net息着说道:“你,快点带夜灵离开这里!快点!”

    夜灵一愣,她注意到浅陌然的眼眸已经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依墨怔怔的看了浅陌然一眼,没有半刻迟疑,拉着夜灵转身朝来时的路跑去。

    “等等,等等,依墨,我们不能把浅陌然一个人扔在这里!”夜灵踉踉跄跄的跑着,不时的回头望向浅陌然。

    “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了!”依墨焦急的说道,他已经敏锐的现来时的路上弥漫了一层淡淡雾气,而且有加重的感觉。

    精彩无限.起航om。

    章节目录180.玉壶02

    夜灵被依墨拉扯着离开浅陌然,她眼睁睁的看着浅陌然那跪坐在地上痛苦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的被浓浓的雾气吞噬。

    “可是,让我这样把浅陌然一个人丢在里面,自己逃出来,我办不到!”夜灵用力甩开依墨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停下脚步,怒视着依墨。

    依墨手中一空,转身看着夜灵,厉声的说道:“你傻了吗?如果我们去救他,三个人都有可能出不来!”

    “我宁愿死在里面,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同伴一个人丢下,自己逃命!”说着,夜灵扭头往回跑,她想用最快的度回到浅陌然的身边去。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占据了浅陌然意识的东西对自己并没有要伤害的打算。

    依墨一愣,恼怒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树上:“可恶,我这么拼命的拉着你跑出来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我自己怕死吗?我还不是为了你!难道你就不能稍微体谅我一点吗?陌然陌然的,难道这个刚认识的家伙就比我重要?气死人了!”

    说归说,他还是朝夜灵追去。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夜灵的背影,快的在树林中奔跑。

    “找到你了!这回一定要把你**去!捆也要吧你捆出去!我才不管那个什么浅陌然呢!”依墨眼中满是怒意,朝那个背影追去。

    那个背影很轻松的在树林中穿梭着,奔跑着。

    依墨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他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不对,这不是夜灵!”依墨猛然醒悟,夜灵并没有这么矫健的身手,他停下脚步,转头环顾四周,脸色顿时变的苍白,一丝恐慌在他的眼眸中闪过,“糟糕!”

    他再想回头去找寻夜灵的身影,却无法着手。举目是满眼白茫茫的雾气,连自己在哪里都无法辨认出来。

    他小心的迈开步子,把手拢在嘴边上,大声的喊道:“夜灵!你在哪里!回答我,夜灵!”

    同时,夜灵跑着跑着,步子渐渐的小了,最后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四周。

    “坏了,我不该一个人跑回来,早知道拉着依墨一起回来就好了……我,我太莽撞了!”夜灵懊恼的跺了跺脚,手足无措的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可能啊,我没有跑多长时间,怎么会闯进这么大的雾气中?……对了,雾气渗了出来,侵占了本来没有雾气的地方……一定是这样的!”夜灵脑海里一道灵光而过,那一瞬间,她好像了解了一些事情。

    雾气越来越浓,夜灵想了想,小心的向一边移去。

    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呼唤着依墨和浅陌然。

    没有任何的回应,自己的声音在这片雾气中变得沙沙的,仿佛走音了一般,当这个声音回到夜灵的耳中,夜灵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哪里是她的声音,这么难听,这么让人烦躁。

    看着依墨拉着夜灵离开的背影,浅陌然在一番痛苦挣扎之后,如释重负的倒在地上。他松了口气,为及时让夜灵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感到庆幸,至于他自己会如何,浅陌然到没有考虑到。

    一阵裙摆出的悉索声响起,一双光洁的脚站在了浅陌然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浅陌然正想抬头,背上一阵剧烈的刺疼,顿时让他疼的失去了意志,昏厥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浅陌然觉得身ti一阵寒冷,不由的悠悠醒来。

    睁开眼,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石椅,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坐在上面,翘起一条腿搁在另一条腿上,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托着下巴,幽蓝的眼眸正眯着,冷冷的盯着自己。

    她的肤色是苍白透明的,透过她的皮肤,浅陌然几乎能看到皮肤下面的血管。她的唇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苍白。

    看着浅陌然醒来,她笑了,冷冷的笑了,眼眸里的寒气更加的浓重了。

    浅陌然扫视了一眼四周,现自己竟然在一个挂满冰条的冰室里,冰制的锁链把自己牢牢的束缚住了手脚,冰链的另一头连在冰室顶上,和这个冰室完全融和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

    他的目光再度回到女人的身上,他现这么冷的地方,这女子竟然只穿了一条很单薄的裙子,光着脚,赤1uo着胳膊,还有半个肩膀落在外面。她的表情淡漠而阴冷,仿若这冰冻的房间。

    “你……不冷吗?”浅陌然动了动嘴唇,才现自己竟然说的是这个。他本来想问问她是谁的。

    “冷?冷是什么?”女人嘴唇轻轻的动了动,声音冷冽而沙哑,好像很久没有说话的感觉。

    在浅陌然诧异的目光中,女人自嘲的笑笑:“啊,冷啊,我已经好久不曾感觉到了。”

    说着,女人站起身来,光脚踩在冰上:“欢迎来到我冰羯的世界……好久都不曾有人闯进来了……”.

    起航om。

    章节目录181.玉壶03

    “冰羯的世界?”浅陌然皱起眉头,他从没有听说过玉壶附近有这么一个地方,充满了积冰,现在也只不过秋末冬初而已,还不至于冷到这种结冰的状态。

    “好听吗?这是我自己取的。”女人咯咯咯的笑着,面容上却丝毫没有半点的笑意,而且她笑的全身都在抖,停不下来,就好像犯了癫痫一般。

    浅陌然一直看着她,听着她的笑声越来越大,渐渐变成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的大笑。

    她笑的全身都在chou动,再也站立不住,忍不住弯下腰来,慢慢的蹲在地上。

    就在浅陌然觉得她快要笑的昏过去的时候,笑声突兀的没了,像断了声息一般,冰室里又回归到死一般的寂静。

    在浅陌然略微诧异的目光中,女人站起身,从容的站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瞪着他,就好像刚才笑的快要断气的人不是她一样。

    “你叫我冰羯好了。”说着,女人将垂在脸前面的丝一缕一缕的捋顺,甩到脑后,再度露出她苍白的吓人的脸,“为什么一直看着我?你知道我把你带回来是为什么什么事情吗?”

    浅陌然摇摇头:“不知。”

    冰羯冷哼一声,瘦的仿若一阵风就能刮倒的身ti,摇晃着走到浅陌然的面前,伸出手捏住他的脸颊,那看似骨瘦如柴的手指的力道竟出奇的大,迫使浅陌然不得不抬起头来。

    “哼,真是稀有啊,居然被我捡了一只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的宠物回来。”冰羯扫过他jing致的娃娃脸庞,落在他的眼眸上,不由轻笑出声,言语里却很没有礼貌。

    浅陌然冷漠的看着她:“你搞错了,我不是宠物!”

    冰羯伸出两根手指,面无表情在浅陌然的眼前比划了一下,手指猛地向浅陌然的眼眸戳去,浅陌然不由提起心来,定定的看着手指离自己越来越近。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等待着眼睛里传来剧烈的疼痛。

    冰羯嘴角一歪,冷哼一声,手指戳到离他的眼眸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又撤了回去。

    没有等到那可怕的痛楚,浅陌然睁开眼睛,看到冰羯的手指再度戳向自己。

    这一次,浅陌然没有闭上眼睛,他只是盯着冰羯的脸看。

    这样的动作,冰羯反反复复做了好几次,还顺带的调整了一下角度,一脸的严肃,还有些困惑,好像在研究怎么才能把浅陌然的双眼完美的戳瞎。

    注意到浅陌然不动声se的看着自己,冰羯的兴趣一下就没了,她放下手,又扭回先前坐的石椅上,也是这个冰室唯一的石椅上。

    手一招,凭空多了一杯酒杯,里面盛着有些可疑的红色液体。

    “你难道不怕我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啦?你的眼睛既独特又美丽,我还真想把你的异色双眸都挖下来放进我的杯中,一定特别的好看!”说着,冰羯举起杯子晃晃,红色液体在里面荡漾着。

    她出神的盯着里面的红色液体,就好像浅陌然的眼珠真的在里面一样。然后她把酒杯放到嘴唇边,抿了一小口,咂吧着嘴巴回味着其中的滋味,然后头一仰,将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苍白的嘴唇因为沾染到了这液体,变成了艳红色,顿时给她苍白的脸增添了几分姿色,让她瞬间变的格外的妖冶。

    “你……喝的是人血?”浅陌然紧盯住冰羯的嘴唇,他隐约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他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怒意。

    冰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冰冰的打量着他,那锐利寒冷的目光让浅陌然下意识的感觉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死人!自己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一具会说话的死尸而已。

    这种感觉让浅陌然很不舒服。

    他想动动身ti,活动一下四肢,却现自己使不上力气,身tiruan绵无力。

    “你太过沉静了,我不喜欢……”冰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已经是像冰一样的人了,不希望这个冰室里再增加一个和我有些类似的人。我想想,我要不然把那个小丫头抓来好了,她比起你来说,要活泼多了!应该能让我玩上好长一段时间。”

    “虽然我的活动范围只是玉壶的四周,可是要抓她应该很容易。”说着,冰羯翘起腿来,裙子卷了起来,露出干扁的大tui。

    浅陌然摇摇头,安静的看着她:“你抓不到她的,我已经让她身边的那个少年带她离开这里了,算算时间,他们已经离开玉壶,过你能活动的范围,你抓不到她的!”

    “哦?我抓不到她?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你自己啊!是不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以为能从我这里逃出去?”冰羯说着,随即了然的一挑眉梢,“啊,你还真是愚忠呢!以为自己拖住我,就能救那个丫头?自己的命不重要吗?”

    浅陌然淡漠的回答:“我没想过自己会怎么样,只要她没事就好。你现在抓不到她的!”

    冰羯转动着手中的空杯子,里面还残留了一点红色液体,淡淡的说道:“你说如果她不忍心吧你一个人留下,又跑回来救你,那我正好可以抓到她?”

    这话一出,浅陌然愣住了。他还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他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来救自己,而且那人还是自己要保护的人。

    有些讽刺,还有些感动。浅陌然不由笑了起来:“不可能的!”.

    起航om。

    章节目录182.玉壶04

    “为什么不可能?”冰羯盯着浅陌然,眼眸中没有他的倒影,幽暗一片,“你从未被人救过?”

    浅陌然摇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她不可能冒着危险再回头来救我。我们并不熟识,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她没有必要为了我冒此危险,而且还有可能把自己的命送掉。”

    浅陌然想着,虽然自己名义上是夜灵的守护者,但是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加起来也不过就是见过四次面而已,每一次见面的时间长。而找她的那次,只五分钟不到,她就趴在青鸟的背上睡着了……所以,他用“并不熟识”来说,并不为过。

    自然,不熟识的人就没有什么理由来救自己。

    而且自己也不需要她来救,如果连这个都搞不定,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当她的守护者!

    浅陌然是自负的。

    “哦?原来并不熟识啊!”冰羯浅笑,笑容浮于表面,“那你为什么这么护着她?如果我说,我抓住那个小丫头,就会放了你,你会不会高兴一点?至少不会惨死在我的手下了。”

    浅陌然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他冷然的说道:“如果你敢动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冰羯啧啧的摇着头:“啊呀,眼神变了哦,变得好可怕呢!你不会放过我?真是个爱口出狂言的孩子!被我困在这里,还能说出这种话来!我倒想问问,你怎么个不放过我法?”

    说着,冰羯身ti前倾,颇有兴趣的看着浅陌然。

    在她的目光注视之下,浅陌然觉得整个肺腑都凉透了,寒气逼人。

    “你说,你们不熟识,为什么却不肯拿她来交换自己的性命?难道自己的性命不如她的高贵?还是你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上?”冰羯继续问道。

    大概是许久没有和人说话,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人,也不急于杀了,先拉着他说个过瘾为止。

    “不是的!”浅陌然皱起眉头,这地方的寒气比他想象的还要重,虽然还能抵抗住,但是他的身ti已经感觉到不舒服了。

    “不是?那是什么?”冰羯扫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手心,心不在焉的问道,她的注意力被手心中的东西吸引住了。

    “因为我是她的守护者,所以必须得保护她,不能让她受一点的伤害!”浅陌然坚定的说道。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宿命。

    “哦,那真是遗憾了。”冰羯歪着脑袋看着左手手心,脑袋歪的幅度太大,从浅陌然那个角度看去,她的脑袋就好像被折断了一样,平添了几分恐怖。

    回头,见浅陌然疑惑的看着自己,冰羯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我让你看看吧!那小丫头可没有听你的话,或者说你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并不大,没有大到让她听你话的份上!”

    说着,她抬起手,手指拂过空气,一股寒气从她的指尖出,瞬时把她面前的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了冰块,竖立在她的面前。

    她左手手心对着冰块,缓缓的印去。

    冰块慢慢的变得透明平整,里面映出一片雾茫茫的景象,随着她手指的拂动,画面越来越清晰,仿佛是透过一扇窗看着外面的世界。

    看着这个画面,浅陌然的眼睛慢慢的睁大了。

    “看啊,看啊,这个是谁呢?嘿嘿嘿嘿!”冰羯笑的更外的灿烂,却让冰室的温盾顿时又下降了好几度。

    “为什么?她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冰羯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怪腔怪调的模仿着浅陌然的语气,说出他心里的疑惑。

    浅陌然并没有理会她,只是专心的看着画面上的人。

    那人正是夜灵,她慢慢的在草丛中走着,一边紧张的看着四周,她时不时的张大嘴喊着什么,脸上满是焦急的表情。

    浅陌然意外的没有在她的身边看见依墨的身影。

    为什么依墨不在她身边,生什么事情了?难道她没有跑出去?浅陌然的脑子转开了,心下后悔为什么当时会把夜灵托付给依墨,让他**去!如果不是自己想一个人解决问题,也不会这样了。

    “你想知道她在喊什么吗?”冰羯咯咯的笑着,头一甩,只听到“卡啦”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她的声音变了,变得阴森,“我就是不告诉你!”

    说是这么说,她的手还是按在了冰块上,顿时冰块出了夜灵的声音。

    她喊着:“浅陌然,你跑哪里去了!听到的话吱一声啊!”说着轻松的话,脸上却是一副快要哭起来的表情。

    浅陌然不由哑然失笑。自己又不是老鼠,还需要“吱”一声吗?

    一旁,冰羯晃了晃脑袋,朝反方向又是一甩,“卡啦”一声,她的脑袋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她甚是苦恼的叹了口气:“真是烦躁,好久不用的身ti,现在有点不大对劲,需要尽快的换个身ti才行!”.

    起航om。

    章节目录183.玉壶05

    浅陌然闻言,这才把目光投向冰羯。

    冰羯甩了甩胳膊,又踢了踢腿,出一阵卡啦卡啦的骨头移动的声音。

    “听见没有?呵呵,真是很悦耳,是吧?最近无聊的时候,我都是这样自娱自乐的!”冰羯抽了一下鼻子,好像想哭的样子,脸上却是愉快的表情,“每年才能醒来这么一次!哦,对了,你要不要看看他们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对那个少年没有在这个小丫头身边感到纳闷吧!”

    “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做的!”冰羯一耸肩膀,手碰到了冰块上,猛地一转。画面顿时生了变化。

    浅陌然疑惑的望向画面。

    这回,画面上出现了三个人,夜灵、依墨还有浅陌然自己。

    浅陌然诧异的看着自夜灵的手mo上自己的脸,然后依墨把她拽开了,护住她,又看见自己痛苦的倒地,喊着依墨,让他把夜灵带走。

    接下去,他看见依墨拉着夜灵跑出好远,却被夜灵甩开手,夜灵再度跑了回来,依墨紧紧的追在后面。

    夜灵竭力的喊着他的名字,满脸的担忧。浅陌然看着她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的名字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其实是一件蛮开心的事情,尤其是她担心自己的表情,让浅陌然的内心有些许的触动。

    她从浅陌然的身边冲过去,却对跪坐在地上的浅陌然视若无睹。

    同样的依墨从后面追了上来,和夜灵擦肩而过,也没有看见夜灵。

    看到这里,浅陌然不由望向冰羯,眼里带着一丝了然。

    冰羯一乐,笑道:“我承认是我做了手脚,让你们彼此看不见彼此,也听不见对方的呼唤。你想怎么样?灭了我?”

    她笑的甚是得意。

    “为什么这么做?”浅陌然平静的问道,看到夜灵还是完好的在雾中寻找着自己,他的心放了下来。

    “为什么?”冰羯一愣,身ti向后,任凭自己的身ti跌坐在石椅上,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不为什么,好玩而已。我只不过看不顺眼你们那么亲热。”

    更重要的一点,冰羯没有说,她同样是很纳闷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居然可以接触到眼前的少年,还有那个丫头。要是以前,她只能将闯进来的人类赶出去而已……

    既然这样,自然要好好地玩一场!

    这世界那么多人,少了一两个也无关紧要的吧!冰羯笑了起来。

    “看吧,她可是自愿回来找你的!连那个红少年都不管了,还是要回来找你,真是痴情的丫头啊!她喜欢你吧?”冰羯感慨的说道,现浅陌然眼里的疑惑不比自己的少。

    浅陌然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回来!她并不喜欢我,应该还有些讨厌我才对。”

    他想起夜灵朝他瞪眼睛、亲热的拉住他的衣角又冷漠的甩开,想起自己执意要带她回神宫,她怨念十足的表情。怎么想,浅陌然都不觉得夜灵是喜欢他的。

    大概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不受人喜欢的人。浅陌然这样安慰自己。虽然自己的容貌出众,可是人们留恋的只是这一幅好皮囊而已。而且,因为自己的这一双异色的双瞳,愿意接近自己的人并不多。他们说这对眼睛让他们看起来很不舒服,是妖孽的象征。

    “是吗?不喜欢还来救你,真是奇怪的丫头!”冰羯若有所思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夜灵的身上。

    话音刚落,冰羯伸手朝冰块探去,整只手都没入了冰块中,然后紧接着的是手臂、头、身ti、腿……

    在浅陌然的目光中,她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冰块中。

    “不好!”浅陌然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冰羯下面要做的事情,顿时变了脸色。

    他费力的把左手靠在额头上,食指点在眉心,微闭上眼睛。

    一秒的时间,一道红色的微光从他的眉心出,瞬间扩大,把他整个人包裹在红光中,随即又消失不见。

    浅陌然睁开眼睛,轻喝一声,手脚用力一扯,竟是将冰锁链挣断了。

    身ti从半空中落下,轻盈的点在地上。

    随即他身形一动,飞快的冲向冰块,身ti瞬间也消失在冰块的另一边。

    “哼!没想到你逃得倒是快嘛!”空灵中,传来冰羯的讥讽声。

    “想困住我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不会让你碰她的!想抓她先得把我打败!”浅陌然不悦的说道,脚下却并没有半天的迟疑。

    “你以为你是谁?再怎么说,我也曾经是奈落的侍女,怎么会被你这个毛头小子打败?”冰羯大笑起来,仿佛浅陌然说的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奈落的侍女?”浅陌然身ti一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怀疑之色。

    “哼,不和你说了,想保护那丫头,就先追上我吧!或者比我先一步找到那丫头!否则……哈哈哈!提醒你,我的冰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通过的!”冰羯娇哼一声,笑声渐渐远去.

    起航om努力打造绿色最方便的中文免费和txt下载网站。

    章节目录184.玉壶06

    就在浅陌然破了冰链去追冰羯的时候,另一边夜灵和依墨一点都不轻松。

    随着雾气变的浓重,依墨已经放慢了度,由奔跑改成了快走,又由快走变成了慢行,再由慢行变成现在的蜗牛一般的四处游zou,不时的要避开快要撞上的树木。

    毫无进展的寻找,让依墨有些不耐烦,甚至有些烦躁、焦虑。

    “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不是说进去的人在半个小时内都会自动转出来的吗?为什么都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还在这讨厌的雾气里面?而且也几乎没有听说过有人在这里失踪的!为什么我一来就碰上这种事情?”依墨眉宇间的不安更加明显,他看着四周,除了雾气还是雾气,“在这样下去,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小夜夜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急死人了!”

    他想自己走出去,又怕夜灵还困在迷雾之中。

    他想继续再找下去,又担心夜灵已经出去了。

    他联络自己的手下,却半天没有收到他们传来的信息。

    他们仿佛被隔开了,被隔在了不同的世界,彼此无法联络上。

    同样的,夜灵心中的不安也在放大。用尽自己的力气喊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人回答她,只听到山间传来的自己的回声。

    她觉得依墨和浅陌然不可能听不见这么大的喊声,除非他们生了什么意外,迫使他们无法回应自己。

    到底生了什么?夜灵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让夜灵自己更加的恐慌,更加的惊慌无措。

    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xiong口,mo了moxiong前浅陌然送的护符,用尽力气大吼道:“浅陌然!依墨!你们好歹应一声好不好!”

    话音刚落,一双手轻轻的搭在了夜灵的肩膀上,推着她向前走去。

    夜灵一惊,头皮顿时炸开来了,神经绷的紧紧的。

    她不敢回头看,只是转动眼珠,朝自己的肩膀瞄去,口里轻声的唤道:“依墨?……浅陌然?”

    每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夜灵的眉头就锁的更紧。

    背后的人并没有回应她的呼唤,靠的很近,好像就贴在她背上一样,可是她却没有听到一丁点的鼻息,只有她身上的寒气不断的透过她的衣裙传来。

    仿佛没有生命一般。

    目光所及,那手很白,但是既不是bai皙的晶莹剔透的那种白,也不是如雪一般的白,更不是玉石一般的柔白,而是一种失血过度的那种苍白,很瘦,骨节突出。

    夜灵觉得握住这样的一只手,一定会被它突出的骨节硌疼,而且自己稍微用点力气,说不定这手就会断裂成无数块。

    不是依墨……

    更不是浅陌然……

    那会是谁?

    夜灵的额头慢慢的渗出冷汗,就连鼻尖也冒出冷汗来。她不敢去擦,就连手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你……你是谁?”夜灵小声的问道,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那只手停止推夜灵,它翘起食指,像敲击键盘一样落在夜灵的肩膀上,夜灵仿佛听到它有节奏的“嗒嗒嗒嗒”的敲打声。

    夜灵突然意识到,这也有可能是身后的人在思考,思考怎么回答自己!或者思考怎么处置自己!

    依墨和浅陌然都没了声音,估计是遭遇不测了,那么现在是否就意味着轮到自己了?

    早知道就不回来找浅陌然了,能走出去两个至少比三个都葬送在这里要强!冲动的举动还累及依墨……

    正百感交集,身后的人终于开口了,破冰一般的声音在夜灵的耳边说道:“他们两个现在没办法回应你,出于好心,我就替他们回应你吧!你想我怎么回应你啊?”

    “他们怎么了?是不是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夜灵小心的偏过头想要看清楚身后的人,听那声音,她觉得应该是个女子。

    “我对他们做什么?咳咳,这说法真有意思!我能对他们做什么?啊,对了,我只不过把那个两只眼睛不一样的孩子压在身下,强行和他生关系了!”女人紧贴在她的背后,戏谑的说道,她刻意不让夜灵看到自己。

    这句话就像一个重型的炮弹在水中爆炸,激起巨大的水花。夜灵顿时惊呆了:“什……什么,你,你把陌然他给……”

    说到这里,夜灵的心里顿时涌上一股巨大的悲伤。没想到那么出尘飘逸的美少年居然被人给强行上了……

    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悲剧啊!

    想着浅陌然满身爱痕的倒在一个充满了糜烂的气息的地方,空洞的眼神,yao破的嘴唇,夜灵就觉得心疼,特别的心疼!

    于是夜灵yao紧了牙,手一抬,猛地举手就朝背后那女人的脸上打去。

    女人只是阴沉的笑着,并不躲闪,“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她的脸不由偏了一偏,只听见“咔”的一声,女人的脸顿时夸张的转了一个可怕的幅度。

    “呦,吃醋了嘛!”女人咯咯咯的笑起来,笑的全身都在颤抖,身ti神经质一般的抖动着.

    起航om。

    章节目录185.玉壶07

    看着这女人诡异的姿态,夜灵惊的连着倒退了好几步才站住,她想起了曾经在电影里看过的一种非人类——丧尸。

    但是丧尸没有意识,而她有,而且大脑正常,说话还很清晰很有条理。

    最重要的,她比丧尸要好看多了。

    作为一个人,她的样子又太恐怖。就好像一堆的叶子泡在水里两天就会变烂臭一样,她就像被浸在水里泡了好长的时间,体态浮肿苍白,bao露在外的皮肤上已经出现多处的溃烂,她动一下,身上就有肉块掉落下来,吧嗒一声落在她的脚边。

    惊恐的瞪大眼睛,夜灵忍不住捂住嘴,强忍住想要吐的冲动。

    女人前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

    慢慢的,她被到深潭的边缘,一个十米高的崖边,再往后退一步,夜灵就会脚下一空,跌进深潭之中。

    女人站住了,晃了晃脑袋,咔的一声,把脑袋固定住,恢复了原来的位置。

    “小丫头,下手不轻啊!”女人嘀咕道,看了看自己的身ti,一脸的厌恶,“浪费时间太多了,得赶紧回去!”

    她突然转头朝自己身后望去,冷笑:“小家伙,你来晚了!”

    说着,她的身形突然变快,夜灵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就被她抓在手中,她的手紧紧的卡在夜灵的脖子上。

    夜灵刚想作呕,面前突然飘来一片淡紫色,悠悠的落在她的面前,迅旋转了几圈,白光一闪,滑过夜灵的脸颊,点在了女人的喉咙处。

    “放开她,冰羯!”浅陌然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冰羯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你想干什么?想挑断我的喉管吗?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会抢在你前面掐断这个丫头的脖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抚mo过她的脖子哦,很细很脆弱的感觉,好像我轻轻一捏,就会断一样!”

    说着,得意的对着浅陌然一挑眉头,挑衅道。

    浅陌然紧紧的盯着冰羯,手上的剑却没有要放下来的意思。

    “陌……然……”夜灵微微张开口,微弱的吐出两个字来,看见他没有事,身上衣服还是完好的,情绪也没有很大的起伏,夜灵不由放下心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