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兴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听到这里,庞文轩插话问道:“夜儿,你为什么会讨厌绯羽呢?我记得你刚说过你和绯奈都很喜欢绯羽。没错吧?”

    夜灵脸上有些不自然,目光扫过庞文轩,飘到了一边:“这不一样。绯奈是真心的爱上绯羽了。我只是把他当哥哥一般的看待,而且是那种高不可攀的那种哥哥。而且那时候我喜欢的是琨幻哥哥。他和绯羽不一样,是真实存在的,没有那种虚幻的感觉。我几乎是在琨幻哥哥的庇护之下长大。被他小心的呵护,牵着他的手,一起成长。”

    佟凌笑了起来。抱着夜灵的手臂紧了紧。那段岁月也是他最难忘的日子。

    “有时候我会想,要是那时候把我压在身下的不是绯羽,而是琨幻哥哥那该多好。那么我就能顺其自然的成为琨幻哥哥的新娘。也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了。”夜灵轻声说道。略带羞涩的回头看了佟凌一眼。

    庞文轩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夜灵继续说道:“在此之前。我对紫薇并不熟悉,只是偶尔见过一次面。我只是听说他被下届的凡人誉为星君。又称紫薇星君,掌管着这宇宙之中所有星辰的运转,并且有很出众的八星围绕在他的身边。这个文轩应该很清楚。”

    庞文轩“恩”了一声:“这八星便是文昌、文曲、天魁、天钺、左辅、右弼、禄存、天马八曜,各司其责。”

    “是的。即便是我和绯奈、绯羽有时候都得受到他们的约束,可以说他们九人的存在就代表着这宇宙的秩序。出嫁那天,绯奈很开心,一直和我说着紫薇的好。那时候,我以为她是真的为我高兴,为我能躲开绯羽而高兴,为我能和如此出众的一个少年成亲高兴。我始终没有想到她是为了自己,因为这样她就能和绯羽在一起了。”

    “成亲的当天晚上,紫薇连洞房都没有进。成亲半年的时间里,我们见面的次数寥寥可数,不用扳手指都能数的过来。每次见面,只是礼节性的问候,就好像我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在他家常驻的客人,甚至比客人还要冷淡。”

    “这让我很困扰,我不明白既然他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娶我,我曾经猜测,是不是绯羽和他做了什么交易,我只是他们交易的物品之一……我想偷偷的离开,他身边的那文曲和天魁就会出现在我面前,将我困住,再度送回紫薇宫。后来,我习惯了,紫薇不来,我就在院中种种花草打发时间。”

    “绯羽有时候会来看我,每次来,紫薇都会立即出现,一直呆在我身边直到绯羽离开,然后他才冰冰冷冷的离开。绯奈来的时候,他也会站在我的身边……”夜灵长叹了口气,“我想,紫薇他可能是在监视我吧。”

    “半年后,紫薇他终于同意我回到浣月大陆住上一个星期。也就是那一个星期,绯羽对浣月大陆发动了战争,以极快的速度占领了浣月大陆的大半领土。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俘虏的男子一律杀死,焚烧,女子则扔给了他的下属们供他们享乐。绯奈几乎毫无反抗的,几乎是很乐意的就将黑晶神殿让了出来,跟着绯羽,而我在几个侍者的帮助下,艰难的避开了绯羽的搜索,逃出了黑晶。”

    庞文轩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震惊。这和他在史书上看到的记载并不太一样,甚至在描写绯羽攻进浣月大陆之后的情景完全相反。史书上记载:绯羽王在进入浣月大陆之后,实行仁政,在他所占领的地方,人民安居乐业,战争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影响。

    如果夜灵说的是真实情况的话,那么编写这个史书的人就是造假了。

    难道这编写史书的人写的是反话?庞文轩若有所思。

    “将还没有被绯羽清剿的族群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绯羽。持续战争的结果就是,整个浣月大陆几乎被摧残的面目全非,被称为神之后花园的浣月大陆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历时五年,最后一战在浣月大陆的西南方,名为漩泪的地方打响。”

    “……两败俱伤结束。”夜灵沉重的说道,面色凝重,她扭头看了看还没有醒来的浅陌然,又望向庞文轩,“然后我和绯羽见面了,什么话都没说,紫薇突然出现,将他的银剑刺入我的背部,贯穿我的身体……然后记忆中断了,我所有的记忆都在这里了。”

    “紫薇他没有参与你们的战争吗?”依墨的脸上早没了笑容,他轻声的问道。

    夜灵摇摇头:“没有,当时我想请求他和八星的帮助的,可是紫薇宫早已经人去镂空……紫薇他……一定是很讨厌我的,我想……”

    夜灵双眸暗淡,忍不住伤心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他们的身旁响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我一点都不讨厌你……相反的,我很爱你……”

    夜灵一愣,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正对上浅陌然幽深的异色双眸。

    给读者的话:

    ……放心,不是一对一……

    沉重的真相5

    更新时间:2010-11-117:41:32字数:2031

    “……陌然,你,你,你醒了?”夜灵结结巴巴的说道,脸上浮起一团红晕,她不好意思的避开了浅陌然的注视,“什么……什么时候……醒来的……”

    浅陌然苦笑,一直注视着夜灵:“若不是听到你的话,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你会以为我讨厌你……”

    庞文轩见浅陌然苏醒,微微笑了起来,打趣道:“我看陌然你醒的真是时候。你要是再不醒,过一会,我们这个神界的小公主又要哭了!她可是在你身边哭了一个晚上呢,害得我们三个都没办法入睡,提心吊胆的!你想想要怎么补偿我们三个吧,呵呵!”

    依墨柔柔的笑起来:“看见没有,夫妻两个没有交流,就会像夜儿和紫薇一样,互相的误会对方,哦,话说回来,既然紫薇你说,你很爱夜儿,为何表现又那么冷淡呢?女人是用来疼的,心爱的女人是要哄的~”

    佟凌笑着叹息了一声,望向浅陌然:“紫薇,如今你恢复了记忆,我们是否还要再打一架?要知道,现在我可是夜儿的正夫呢,你可是我们当中最小的夫君,呵呵!”

    “再打一架?为什么?为什么要用再这个字?难道你们以前打过架?我怎么不知道?”夜灵疑惑的望望佟凌,又看看浅陌然,只见两人都在笑,那种会意的笑容。

    “现在该轮到我来说了。”浅陌然开口了,手慢慢的抬起移到夜灵的腿上,握住了她的手,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事实上,早在你还只有八岁的时候,我和你就见过一面了。”

    夜灵傻眼了,难以置信的盯着浅陌然。

    依墨捂住嘴偷乐,丢给庞文轩一个眼神,庞文轩含笑接了过去,又回了一个眼神。

    “你忘记了,有一天你和绯奈两人出去游玩,你趴在山崖边的一棵歪斜的树干上,伸长手努力想要摘到上面的红果实,结果树枝断了,你抱着树枝一起摔了下去。”

    “……好……好像有这么回事……”

    “那天,我和文曲正好经过,看见你从天上掉了下来,心中诧异,于是上前去,将你接住了。”浅陌然说的时候特意在“天上”这两个字上加了重音,笑意款款的说道,“那时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你只是睁开眼扫了我一眼,对我说了一声‘神仙哥哥好’就昏过去了。”

    哄的一声,大家都笑开了,依墨揉着夜灵的脑袋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哈哈哈,夜儿你好可爱哦,神仙哥哥好~哈哈哈,太可爱了!”

    “笑什么,人家那时候还小,当然可爱了……”夜灵一下红了脸,嗔怪的瞪着浅陌然,赌气一般的想要把手抽出来,却被浅陌然紧紧的抓着。

    “恩,我和文曲都是这样想的。我一直抱着你,直到有人过来寻你,这才把你放在地上离开了。从那天起,我不时的会想起你,会不自觉的到玄轮之镜面前,想要看看你在做什么,然后我看见了你灿烂的笑脸,活泼的身影,小小的身子在树间穿梭,又突然跌进了湖里,弄得全身都湿透了,没有哭,你反而咧着嘴开心的笑着,那笑容我至今难忘。”

    “于是,我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开始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直到那天,绯羽他玷污了你,我愤怒的想杀了他。文曲和左辅拉住了我,让我冷静,让我不要失去理智。”

    “那之后,我看着你惊慌失措的躲着绯羽,看着绯奈这个女人不动声色的将你推到危险的境地,我简直快要疯了。有时候我会前去帮忙,有时候则让八星中的一个前去,有时候我们到了你附近,看见的是琨幻和你在一起……总的来说,也算是有惊无险。”

    “咦?八星都有帮过我?”夜灵一脸的茫然。

    “恩。尤其是文曲和天魁两人和你见面的次数最多,对你的印象也是最好,或者说——”浅陌然淡淡的笑了起来,“或者说,他们和我一样,都爱上了你。我们心知肚明,却并不表明。”

    “什……什么……咳咳咳……”夜灵结巴了。

    庞文轩和依墨望向夜灵的目光全变了味,甚至有些“阴沉”了,看的夜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佟凌面不改色,手上却用上了力气,他悄悄的将手伸进了夜灵的衣服里,在她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疼的夜灵眼泪汪汪,却不敢掉下来。

    “……不……不用这样,我很……我很无辜的……”夜灵小声的带着哭腔说道,一脸的楚楚动人。

    浅陌然看着她,暗自好笑,心中泛起甜蜜的感觉来。

    “直到有一天,绯羽前来找我,想要魔魂珠,我以你作为交换条件,他竟然同意了,只不过离去的时候,转身的那一眼格外的阴霾,让我都心生寒意。后面的事情正如你所知道的,绯羽和我前往浣月大陆,找到绯奈,劝说她将你嫁与我做妻。几乎没有费什么口舌,她就同意了。当我看见你从外面回来,心知你即将成为我的妻子,我满心欢喜,甚至激动不已。”

    “假话,我一点都没看出来你很激动很欢喜!”夜灵目光飘到别的地方,小声嘀咕。

    浅陌然苦笑:“从小我就住在紫薇宫,每天都和星辰打交道,不知道人情为何物,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八星虽然都伴在我的左右,可是却各人忙各人的,而我也被老师整日严格的看管着。所以,不管开心还是难过,我的脸上表情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我想象绯羽那样和你亲热,又担心你反感,继而厌恶我。想着要和你说什么做什么,可是看见你,那些亲热的话又说不出口,只好尴尬的离去。其实,我每天晚上都睡在你的身边,从只是坐在你身边,到乖乖的靠着你睡,到伸手搂住你,你像猫咪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看着你睡觉的样子,我就觉得满心都是幸福的感觉。只是这一切,你都不知道。”

    沉重的真相6

    更新时间:2010-11-211:32:48字数:1***

    看到书评,感觉很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偶恨你,小轩轩,居然搞回音~(泪奔中……)

    ***

    “咦,我说紫薇啊,你就只是搂着她睡,没做其他的事情吗?”依墨无比“震惊”的盯着浅陌然,脸色复杂,说不上是遗憾多点还是无力感多点。要是他,肯定第一个晚上就会把绯洛“吃”了的,可是紫薇居然只是搂着她睡,半年啊,半年啊,这么长的时间,紫薇居然只是抱着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紫薇。

    说紫薇太笨,太傻?人家可是掌管星辰的人,手下还有八星辅佐。该说紫薇太单纯,太纯良?人家可是想出了用交换来取得自己最想要的呢,这心机也不是假的……

    夜灵脸色微红,瞪着依墨嗔怪道:“依墨,你的大脑里就只有这种事情吗?”

    “可不就是这些事情,”依墨笑的格外的YD,朝夜灵抛了一个媚眼,“难道那时候夜儿不想要紫薇和你亲热吗?”

    浅陌然很敏感的觉察出依墨看着他的眼神怪怪的,不由尴尬起来,脸色带羞的笑了起来:“那时候我确实是不知道那方面的事情啊,否则怎么样都不会等到这几千年之后,才和夜儿发生关系,那种感觉让人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这话一出,夜灵的脸色变了。

    同时,佟凌和依墨同时怔住了,呆呆的望向浅陌然。

    “什么时候的事情?”佟凌脱口问道。他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在佟家那么强大的信息网之下,居然没有这么重要的信息。

    这时候,庞文旭开口了,他先是干咳一声,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黝黑的眼睛含笑看着众人:“啊,这事情我知道,就是夜儿偷偷离开佟凌让他抓狂的那个晚上,夜儿上了横云山,遇到了陌然,然后中了催情药的夜儿和他,干柴烈火的,又是孤男寡女,自然就出事了,呵呵!而且那时候,我们的陌然正在为情所困、苦不堪言……”

    “催情药!”依墨惊呼,望向浅陌然。

    佟凌扫了一眼浅陌然,见他面露愧疚之色,又转向庞文轩,脸色阴沉下来:“文轩,为什么你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我不觉得夜儿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你!”

    庞文轩眉头一挑,目光飘忽:“啊,因为那个催情药是我给陌然的,对夜儿无计可施的陌然自然不能拒绝,虽然这孩子潜意识还在抗拒,还是把药接过去了,哈哈哈!”

    一眼瞄见佟凌捏紧的拳头,庞文轩眯起眼睛,斜眼望着佟凌:“有些事情你应该也很清楚,是让陌然一直为情痛苦,夜儿陷入内疚,还是看着夜儿开开心心的,没有心结?哪种结局更好,你会不清楚吗?”

    佟凌愣住了,不过眼眸中的怒火已然消退,他白了庞文轩一眼,闷声道:“那你也不能把那东西交给陌然啊!让陌然给夜儿下毒,让夜儿怎么想?你真是乱来!”

    “我赌夜儿是真心的喜欢和心疼他。如果没有那药,陌然这笨孩子恐怕把心都伤的千疮百孔,也还在手足无措呢。”庞文轩笑了起来,打趣夜灵,“还好我们的夜儿那方面的经验还算丰富,毕竟被佟凌调教了一段时间呢,要不然实在难以想象两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家伙凑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哈哈。”

    “文轩!”夜灵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满脸通红的跳了起来,却又被佟凌给拉回了怀里,佟凌瞪着庞文轩,但是一想到庞文轩说的那个场景,他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依墨手缩回袖子里,把袖子捂住嘴,笑的眼睛都眯成缝了。

    浅陌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庞文轩说的确实没有错,在那次之前,他完全不懂得如何和夜灵亲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灵和佟凌两人关系一天比一天好,难分难舍。心中的焦虑与无助随之加剧,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所有的记忆扑涌而来,那刻骨铭心的爱恋,幸福的触拥,热烈的吻,罂粟一般让人沉迷的缠绵……让他忍不住想要泪流。

    他握紧夜灵的手,轻轻的扯了扯,明亮的星眸紧望着夜灵:“夜儿……”

    夜灵回头,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立即回了一个安慰的笑容,轻声道:“我,我不会怪你的。”

    依墨做了个怪脸,一把抓住夜灵的袖子,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夜灵:“夜儿,下回我们也试试那药好不好?我还没有试过呢!不公平!”

    话音刚落,夜灵一脚就踹了过去,怒吼:“滚!”

    面无表情的,佟凌、庞文轩的拳头很一致的直接落在了依墨的头上。

    依墨眼眸一转,轻而易举的躲过夜灵的脚,却没有躲过这两个有些不爽的男人的拳头,很快一声惨叫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沉重的真相7

    更新时间:2010-11-318:17:19字数:1806

    回头扫了一眼闹腾着的几个男性,金玖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一口气叹的可谓是幽深至极,回味悠长,醇厚而绵长,还饱含幽怨,听得众人不由停下打闹,全部望向金玖。

    不过金玖只给了他们一个寂寞的背影。

    庞文轩收回目光,轻咳了一声:“啊……我们好像走题了。呃,陌然,继续吧,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你不可能在绯洛和绯羽打起来的时候,会躲起来坐享渔翁之利。”

    浅陌然惊讶的望向庞文轩:“这怎么可能!我断不会看着她一个弱小女子去和绯羽对抗,战争对于她来说,太沉重了。”

    “那就是事出有因,让你无法对夜儿施出援手来了!”依墨说道,摸了摸披散在肩上的卷曲红发,有些迟疑的看着浅陌然,“我们是该称呼你为浅陌然呢,还是该称呼你紫薇?”

    其他人看了依墨一眼,整齐的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虽然他们都比较偏向于喊他陌然,这样感觉会亲近一些。

    浅陌然笑了,干脆的回答道:“自然是浅陌然了,我喜欢你们唤我陌然,感觉自己被你们接纳了。紫薇,代表着过去,而浅陌然代表着现在。”

    “我也觉得还是叫他陌然的好……”夜灵轻声说道。她的感觉和浅陌然一样,都不想再成为过去。

    “我继续说下去吧。”浅陌然收起笑容,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因为经常用玄轮之镜看你,所以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我都看的很清楚,自然也对绯奈的为人了若指掌,而绯羽一直想将你占为己有,他们两人来找你,我自然不放心,只有站在你身边,我才会安心,他们也不敢擅自对你下手。所以,夜儿,我真的不是在监视你,我是在警告他们……”

    “半年后,紫薇宫面临着很严重的挑战,一股死气不知从什么地方传进来,悄无声息的侵染到了紫薇宫中,沾染到的侍者侍女们外表还是和平常一样,可是却成了不死的怪物。那些因意外死亡的人,被埋进土里,到了第二天,他们会自己爬出坟墓,面色与常人一样,但是却面无表情,笑起来会很僵硬的感觉,行动力合攻击力都成倍的往上翻。我和八星紧张的追查死气的来源,却怎么都查不到。”

    众人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那时候,洛儿你一直被我严密的保护着,自然不知道这个事情。文曲和天魁负责将你拦在院中,不让你沾染到外界的死气,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一想出去,就会被他们两人拦阻,将你带回院中的原因。我本来想着把你留在我身边,只要能看见你,我就觉得很幸福,可是事情越来越严重,我和八星的努力一点都没有见效,就好像有人在暗处和我作对。再让你留在我身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不想让你受到死气的侵蚀,不想你变成怪物。于是我同意你回到浣月大陆一个星期,我会努力的在一个星期之内将事情处理完毕,然后将你接回紫薇宫。”

    夜灵听到这里,心里难过,原来实情竟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自己一直以为紫薇讨厌自己,竟没有想到他是为了自己着想。

    “临别前,我将非天之瞳藏在你的身体里,这样只要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能知道,并且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将把你送回浣月大陆之后,我命令天魁留下来暗中保护你,我自己和其他的七星继续追查死气的来源,并且清除被死气侵染的人们。然后因为数量太多,而且被侵染的人数越来越多,我和七星渐渐的落在了下风,不得不放弃紫微宫,转移到黑凤岛上去。”

    “当我得知绯羽对浣月大陆发动战争的时候,我恨不得立即飞到你的身边去,却因为黑凤岛被那些怪物包围了,根本无法冲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非天之瞳传递过来的幻象,看着你强忍着眼泪,召集周围的部族,联合对抗绯羽,看着你由一个无忧无虑、被人呵护的小女孩成长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我觉得既欣慰又内疚。”

    “很快的,我们终于获知了一些线索,顺着线索并且结合以前发生的总总,我和七星得出了一个惊骇的猜想,但是,七星中左辅、右弼、天马相继被死气侵染……”浅陌然把头偏到了一边,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面露悲戚。

    众人全都沉默了,只在心中暗暗叹息。

    原先只当几千年前事绯羽和绯洛的灭世之战,没有想到这其中竟还含有如此让人震惊的故事,这其中的曲折和苦难也只有紫薇和七星自己能体会到了。

    这些,更是连史书都没有记载!

    “……后来,他们护着我竭力冲了出去,我安全了,他们却全部倒下了……”浅陌然的声音有些颤抖,那几天的记忆他并不是特别清楚,只是感觉自己不停的在异变的人群中冲着,即使疲乏到了极点,依然机械一般的斩杀着,举目皆是黑红一片……

    当他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浣月大陆,不远处的银月之下面对面的站着两人,其中身材娇小的那位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妻子。

    然而令他惊恐的是,她面对着的正是绯羽!

    他害怕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沉重的真相8

    更新时间:2010-11-323:03:42字数:1543

    “当我终于找到你的时候,你却和绯羽面对面的站着。看着你和他,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惧怕的滋味,我怕你会被他夺走,怕你那纯洁的灵魂会被他污染,怕你再也回不到我的身边……于是,我抢在他的前面,用银剑刺穿了你的身体,在你的生命微弱的时候抽出你的灵魂,藏进了浩瀚的宇宙之中,同时将你的身体用冰裹住,坠入玉泉湖中。”

    “这些都是一瞬间完成的,没有给绯羽任何的机会。当他发觉我的企图的时候,你早已消失了,最后一战,其实是在我和绯羽之间结束的。我们彼此重伤了对方,奄奄一息。因为不甘心这样的结局,我和绯羽双双陷入休眠,等待你的转世……”

    说到这里,浅陌然的故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他平静的看着众人,等待着他们的发问,他最在乎的还是夜灵的反应。

    可是当他望向夜灵,看见的是低头思考的夜灵。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都是事实!浅陌然心中暗想,忍不住的想叹息,若是夜灵不愿原谅自己,他也能理解。这次转世,他终于明白了情人间的爱恋是什么样的,两情相悦又是如何的美好,耳鬓厮磨又是如何让人迷醉……两相比较,以前的自己有多傻,以为只要自己喜欢她,她就是幸福的,却不知自己完全忽视了她的感觉。

    若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坦白的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的爱着她,多么的想和她天长地老。

    随着时间的过去,夜灵的脸色变了,她抬起头幽幽的望向浅陌然,目光悲伤:“陌然,你没有和我说实话……”

    浅陌然一怔,避开她的目光,这样的悲戚让他不忍心再继续注视下去,真相太残忍,他不忍心告诉她。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会那样做,我似乎能理解了。只是你那一剑实在太过残忍,就算是我,看到绯洛的身子被银剑贯穿的样子,还是深感震惊……”庞文轩舒了口气,注视着浅陌然,“是否绯羽他……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为了你的魔魂珠而忍痛放弃绯洛的原因吧。唉……”

    浅陌然淡淡的笑了笑,望向庞文轩。果然不愧是星宫族的人,一下就能理顺这里面的因果。

    佟凌抱紧夜灵,她娇小的身子让他特别的爱怜,他一直在想:这么一个小巧的身子、这样一个瘦弱的肩膀是怎么扛起拯救浣月大陆的重任的啊!

    依墨破例的没有吐槽,那双狐媚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夜灵,眼眸中的柔情和心疼一览无遗。

    夜灵看看浅陌然,又看看庞文轩,见两人心知肚明的互相看着,表情凝重,她顿时了然,眼眸黯淡下来,喃喃道:“这么说,果然和我所猜测的没有太大的出路,绯羽他……他……”

    “是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绯羽了,他也被死气侵染了,发生了异变,所以他才会那么急于要魔魂珠,想要将死气赶出去。”庞文轩接过夜灵的话,风轻云淡的说下去,“这么看来,绯羽比你们更早接触到了死气,并且无意间被死气侵染。……如此一来,就有一个问题了,他是如何接触到死气的呢?又是何时感染上的?”

    夜灵垂下头来,背过身去藏进了佟凌的怀里,她茫然的注视远处的黑暗,漆黑的眼眸如同深邃的夜空望不见底。

    原来自己真的不是在胡思乱想,那时候的绯羽他果然出事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浅陌然摇摇头:“不知道。我们的线索总是在有所发现的时候,就被人为的掐断了,仿佛我们的一切活动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谁能有这样的神童,能设计我们紫薇宫和浣月大陆,甚至连绯羽都不能幸免?”

    依墨笑了:“连你都不知道,那还有谁能知道?”

    “这么说来,我们眼前的神之境也是那神秘之人所为了……他有什么目的?我看炽云大陆也难幸免于难,怕也和现在的浣月大陆一样吧……”佟凌皱起了眉头,眼眸中露出担忧之色。

    “是的,”一个冷冷的清脆的声音响起,“正确的说,这个神之境其实就是浣月大陆的残余部分和炽云大陆的残余部分合在一起形成的……”

    在众人的注目下,黑夜的一小部分渗进结界之中,慢慢的形成一个人形,他一眼瞥见夜灵幽深的黑色眼眸,稍微一愣,随即单膝跪倒在地,低下头来:“属下暗魂拜见主人!”

    沉重的真相9

    更新时间:2010-11-517:47:28字数:1940

    和暗夜同样的服饰,同样冰冷瘦削的脸颊,面部轮廓很是鲜明,就像是用斧头雕琢过一般,那艳红的薄唇微抿,在他白皙的脸上格外的显眼,仿佛一朵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妖艳而美丽。

    即便是黑暗都不能掩盖他带着暗之气息的妖艳。那是完全和他们不一样的深具诱惑的美丽……

    又一个美少年……注视着他,依墨他们三人莫名的觉得有些怅然,甚至觉得有些不安,尤其是当他觉察到他们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时,他嘴角微微上翘的幅度都让他们觉得徒增压力。

    庞文轩深深的看着暗魂,至今为止,他还是第一个穿过自己所做结界的人,而且还是这么轻而易举的,这让庞文轩对暗之使者的真实实力有了兴趣。

    同样的,佟凌、依墨和金玖在仔细的打量了暗魂一番,把注意力放在了夜灵的身上。

    好像知道他们的担忧,夜灵注视着暗魂,缓慢的说道:“暗魂他的身体原来和我们一样的,那时候,他不能进入文轩你的结界,不过,被死气侵蚀之后,他的体质改变了,或者说,发生了异变,只要有我在,他就能自由的进出。”

    “只不过会耗费一些能量而已。”暗魂不以为然接着夜灵的话说道,平淡的扫了一眼围在夜灵身边的众男,目光如炬注视着夜灵,“主人要我们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只是要拿出来还需要时间,暗夜正在想办法,让我过来和主人说一声。”

    夜灵微微点点头,暗魂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如同他进来一般,又溶进了结界里,消失了影踪。

    庞文轩看着结界,暗忖:自己要不要再将结界增强来,难保没有其他的人产生像暗魂他们一样的能力。

    “四个人只有暗魂才有这种能力,可能是暗夜无法联系到我,所以特意让暗魂过来。”夜灵解释道。

    “……我宁愿看见暗夜那张冷脸,也不想看见这个叫暗魂的家伙……”依墨小声嘀咕,媚眼带着忧色扫过夜灵,“他是真正的妖孽呢……”

    佟凌和庞文轩对视一眼,感触颇深的同时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浅陌然则一脸茫然的看着结界。他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暗魂,确切点说,暗之侍卫他也是看到暗夜才知道的。

    夜灵,不,绯洛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他以为自己暗中注意了她那么久,她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谁料到,竟然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夜儿,他们跟随你多久了?”浅陌然问道。

    夜灵笑笑,没有回答,只是轻叹了一声:“唉,绯奈已经不在了,就剩下我和绯羽了,如今看来……”

    说到这里,夜灵抬起头望向庞文轩:“文轩,如今依墨已经找到了,而且他平安无事,你们是否……”

    话还没有说完,依墨的脸就沉了下来:“夜儿,你想赶我们走吗?之前赶文轩走,现在又来赶我?难道我和文轩就这么的让你不待见?你觉得我们两个会拖累你吗?还是你想无视我和文轩两人的感情,自己去送死?”

    夜灵哑然,看着依墨,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话都没有说完,依墨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而一旁庞文轩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呃……不……不是……”

    “不是什么!先把我和文轩赶走,接下来该赶谁走了?佟凌还是陌然?哦,对了,陌然受伤了,你肯定会说:陌然,你受这么重的伤,还是先和文轩、依墨他们回京都去!然后,你再找个机会把佟凌劝走,是这样的吧,夜儿!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夜儿,你……”浅陌然愕然的听到依墨的话,立即转过头来捏紧了夜灵的手,认真的看了看她,随即赌气一般的把脸撇到了一边,轻声道:“你别想把我丢下……”

    佟凌着冷哼一声,嘴唇贴到她的耳朵上,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夜灵,如果你打着这样的算盘,那么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想要我走可以,除非我死在这里,成为尸体,你把我拖走!不过我在死之前,会让你和我一起的!”

    说着,佟凌冷笑起来,那笑声传到夜灵的耳朵里,让她觉得全身都发冷。

    “呀……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就是随便的征询一下你们的意见……一开始,你们找我确实是为了寻找依墨啊……我以为你们找到依墨就会回去了,咳咳……”夜灵干咳了几声,尴尬的说道。

    “哼!那是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当丈夫的怎么能够将自己的爱妻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让她一个人对付绯羽那个淫贼!”依墨不屑的说道,很是不满的用眼角斜着夜灵。

    她在想什么,他们还会不知道!这个傻丫头是想自己一个人扛起对抗绯羽的重担啊!

    庞文轩黑着脸上前一步,伸出手放在夜灵的头上,手掌用力,大力的摸了摸,将夜灵的头发弄的一团糟,这才在夜灵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又退了回去。

    “刚才陌然的故事也说完了,现在大家各自休息去吧,明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要保存充沛的精力才行!”说完,他看都没有看夜灵一眼,转身寻了一处干净之地,和衣躺了下去。

    “啊,说的也是……睡觉睡觉!”依墨伸伸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凑到了庞文轩的身边。

    佟凌松开手,将夜灵退了出去,转身走到了庞文轩的对面,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夜灵傻傻的看着这三人,刚想站起身,又被浅陌然给拽了回来,异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夜灵,略带着羞涩:“夜儿……别走,陪在我身边,就这一晚让我自私一些吧……”

    沉重的真相10

    更新时间:2010-11-521:48:29字数:1717

    庞文轩耳尖,听到浅陌然的轻语,不由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佟凌的眉梢抖了抖,手随意的挥了挥,拉了一道水雾做成的结界,直接将夜灵和浅陌然两个人给裹了起来,顺便将他们的声音也给屏蔽了。

    他睁开眼扫了一眼雾蒙蒙的结界,无意中扫见庞文轩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睛,正含笑注视着自己,佟凌避开他的眼神,背过身去,淡淡的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眼不见心不烦……睡了,睡了……”

    “你是嘴硬心软的家伙!”依墨忍不住吐槽,他倒是一直注视着那水雾结界,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是他多少能想象到浅陌然和夜灵依偎在一起的景象,毕竟现在的浅陌然和当初那个完全不懂男女之事的紫薇不一样了,好歹他也算是被夜灵调教了一次,啊,想到调教这个词,依墨觉得又想笑,又笑不出来,于是,他忍不住感叹,“文轩,你这个变态的家伙,居然出那一招,浅陌然该感谢你了!”

    庞文轩仿佛不知道依墨话里的讥讽之意,略微得意的笑道:“啊,过奖过奖,我也觉得他该感谢我,如果没有我,呵呵呵~”

    “才怪……”佟凌低声的抛来两字。

    “啊,说起来,今天晚上小凌凌你把‘哔哔……’的时间换给浅陌然了,……”

    “说,说什么呢!陌然他受那么严重的伤,还能哔的起来吗?依墨,你真是找打!”

    “陌然他能操控水的吧?对于水系的操控者来说,他的伤不算重的呢,剑的伤害被水膜给抵掉了一半呢,要‘哔—’的话,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再说了,夜儿她主动也是一样啊……哎呦!”

    “除了‘哔—’,你的大脑里还有什么!就算他们两个‘哔—’也不关你的事情吧!”

    “怎么不关我的事情?陌然受了伤,肯定让夜儿不过瘾啦,如果这时候我们加进去……”

    “依墨,你闭嘴!”

    “依墨,你收声!小心我砸死你!”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庞文轩和佟凌全转向依墨,压低声音吼了起来,怒视着依墨。

    “好吧,好吧,当我没说……不过我敢打赌,你们的心里其实都想进去的……”依墨翻了一个身,小声嘀咕着,目光却始终落在那片水雾之上。

    庞文轩转头望向坐的远远的金玖,她始终是背对着大家,几乎是对他们的话语提不起一点兴趣,只是对着天空发呆。

    看着她,庞文轩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青鸾,又感叹爱情这码事真是让人难以捉摸,明明金玖喜欢青鸾在先,可是青鸾却对她没有感觉,真是造物弄人。

    很快的,心事重重的众人就迎来了黎明,火红的黎明。

    佟凌睁开眼睛,他感觉到水雾结界的表面产生了一阵轻微的波动,有人从结界里面走了出来,朝佟凌走了过来。

    “你们都没有睡着吧,我有事想要和你们诸位相商……”浅陌然轻声道,声音有些沙哑。

    佟凌翻身起来,望向结界:“夜儿呢?”

    “放心,她还在熟睡中,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浅陌然双眸黯然,脸上露出悲伤之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