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两百一十五章 钩子】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一十五章 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娅莎嘴巴一撅,可怜的望着楚颐:“颐哥哥,你就躺下来吧。我又不会碰你!我是老虎吗?颐哥哥这么怕我,难道怕我吃了你?”

    “你怎么会是老虎,兔子才对!”楚颐说道。想起小时候的时候,脸上不由浮现怀念之色。

    娅莎脸一红。挣扎着就要坐起来:“颐哥哥。你要是不躺下来,那娅莎也不要睡了,和颐哥哥一起趴在chuang边。一起睡!”

    “你是病人,怎么能和我一样,瞎闹!”楚颐板起脸来。

    娅莎一脸委屈。挤出几滴眼泪挂在睫毛上。强硬的说道:“颐哥哥不睡!我就坚决不睡!”

    说着,就真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楚颐。

    就这么和楚颐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楚颐叹息了一声。揉揉她的头。笑了:“唉,每次都拗不过你!每次都是我认输!”

    说着。楚颐坐到了chuang上,娅莎趁机钻到楚颐的怀里。头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舒服的舒了口气:“好久没有在颐哥哥的怀里睡觉了。真是令人怀念啊。”

    楚颐有点不自在,但还是把娅莎搂住,轻拍着她的背:“是啊,很令人怀念。”

    “可惜,我现在用来回忆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的病这么严重,留在这世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娅莎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

    这话说的楚颐心中不由一阵凄凉。自己的亲妹妹下落不明,剩下这个最亲的人了,居然中了毒,如果不能解了毒,怕是生命有危险。

    他强笑道:“傻孩子,瞎说什么,颐哥哥总会找到办法治好你的!”

    娅莎抹了抹眼泪,喃喃的说道:“颐哥哥,我好怕……你能不能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楚颐的鼻子一酸,再也无法笑出来,他幽幽的说道:“娅莎不用怕,颐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真的?”娅莎惊喜的张开眼睛望向楚颐,“颐哥哥真的会陪着我?颐哥哥你不是骗我的吧?”

    “怎么会骗你?以后我们两个还有夜儿一起生活,我们两个一起陪着你,你说好不好?夜儿其实不错的,只是和你不熟,所以不太爱说话,等你和她熟悉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夜儿真的是个不错的女孩。”楚颐轻轻的抚摸着娅莎的头发,心思一下飞到了隔壁夜灵的房间,他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她了,他突然好想听夜灵的声音,想搂着夜灵。

    至从娅莎到来,夜灵的话是越来越少了,大部分都在沉默。

    楚颐暗暗的叹息,他不想让夜灵不开心,却又无法放任娅莎的病情不管。

    娅莎听见他又提到夜灵,而且都在帮夜灵说好话,心情一**郁起来,她慢慢的点点头:“……好啊……”

    说完,她又闭上眼睛,对夜灵的恨意又加深了几许。

    见娅莎好像很疲乏的样子,楚颐也不再说下去了,他闭上眼睛,睡意就涌了上来。

    没过多久,楚颐就坐在chuang上,背靠在床背上,抱着娅莎睡着了。

    娅莎听着楚颐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的睁开眼睛,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她要把夜灵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抢过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颐哥哥!她要把这个冒牌货赶出这个家,狠狠的惩罚她。

    她仰起头,贪婪的注视着楚颐线条明显的脸庞,随即她眼珠一转,想到一个好办法,她要夜灵明天一踏进这里,就被她最喜欢的人伤害到!

    ***传说中的分割线***

    (今日第二更,在这里推荐两本朋友的书:

    《花涩颜青丝染》腹黑男VS狡诈女: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带着机器人玩穿越》:当21世纪的科技新品碰上古代的妖魔鬼怪,到底谁胜谁负,当新新人类穿越回千年前魔界横行时代,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却一路招蜂引蝶,惹得万千美男拜倒在她的牛仔裤下,且看一90后女生与一万能机器人中西结合纵横妖界,独霸成王。)

    姐不是好惹的7

    更新时间:2010-6-69:48:15字数:2705

    夜灵一大清早的就被一阵细细的声音吵醒了。

    她竖起耳朵聆听了一阵,越听越心惊,这明明就是一个女子做那种事情所发出的令人脸红的喘息和低yin。

    她身子一震,猛地意识到隔壁住的是娅莎,而且这两天都是楚颐守着她!难道他们两个人……

    夜灵几乎是从床上蹦起来,鞋子都没有穿,光着脚朝娅莎的房间冲去。

    娅莎的门紧关着,银雪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既不敢敲门,也不敢离去,手里捧着药,红着脸不知所措。

    她看见夜灵冲了过来,想要拦住夜灵,但是看着夜灵那气冲冲的模样,还是自觉的闪到了一边。

    夜灵抬脚,只听到一声巨响,反锁的门居然被她一脚踹开来了!

    房间里,那低yin声立即停止了。

    楚颐被巨大的破门声惊醒,睁开眼望向房门处,却见夜灵一脸惊愕的瞪着自己,随即恼怒、羞涩、委屈全出现在她的脸上,眼泪水在她的眼睛转着。

    “夜儿?”楚颐疑惑的出声唤道。

    夜灵一个转身,疯了似的奔了出去。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楚颐震惊的看着她眼里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眼眸中竟透着绝望。

    “夜儿!”楚颐起身想要去追,却发现自己的腰被抱紧了,娅莎正pa在他的身上睡得很香。

    不经意的一扫,让他顿时惊呆了,他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解开了,lu出结实的身子,娅莎的衣衫也没有了,光光的一条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ai昧至极。

    楚颐一动,扰了娅莎的好梦,她睁开迷糊的睡眼,看着楚颐:“颐哥哥……出了什么事情?”

    见楚颐一直盯着自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这才望向自己的身子,随即尖叫一声,抓起被子盖住自己lu在外面的部位,面红耳赤的不敢看楚颐一眼。

    “为什么会这样?”楚颐站起身,一个一个的将扣子扣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乱如麻。

    他一眼看见银雪怔怔的站在门口,几步走了过去:“你服侍娅莎吃药。”

    说完,扭头朝夜灵离去的方向追去。

    他满脑子都是夜灵那受伤的神情,心竟疼的不能呼吸。

    “夜儿!”远远的看见夜灵的身影,楚颐大叫起来,朝夜灵跑去。

    听到身后楚颐的脚步声,夜灵跑的更快了,这一刻,她最不想看见的就是楚颐。

    明明说着最喜欢的女人是自己,说着只想要自己一个女人,却转身又钻到了别的女人的被子里……夜灵在看到娅莎tuo光了衣服紧紧搂着楚颐的时候,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楚颐越来越接近夜灵,伸手就能抓住她。

    夜灵猛地转身,流着泪冲着楚颐吼道:“你离我远点!我不要再看见你!你这个大骗子!”

    她明亮清澈的眼眸里是深深的悲伤,怒不可遏的表情,全身不由自主的簌簌发抖。

    “夜儿,你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做什么!”楚颐急切的解释,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那样,但是感觉上,自己并没有和娅莎发生关系。他也停了下来,慢慢的接近夜灵,生怕自己太过冲动让夜灵吓到。

    “走开!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夜灵绝望的看着楚颐,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夜儿!”楚颐急了,“你冷静点,我真的没有做什么!”

    看着楚颐朝自己逼近,夜灵一阵心慌,大喊道:“小火!”

    话音刚落,夜灵的身子慢慢的透明起来,透过夜灵,楚颐都能看见她身后的东西。

    “不!”楚颐一怔,心中惊恐起来,朝夜灵冲过去,将夜灵搂住,不想让她消失。

    突然间他的手失去了对夜灵的触摸感,夜灵在他怀中消失不见了,他虚张的手臂仿佛抱着空气一般。

    “夜儿!夜儿!”这种消失的方式让楚颐难以接受,他呆呆的看着自己虚张的手臂,喃喃的喊着夜灵的名字,却怎么都听不到夜灵的回答。

    他呆了好久,终于醒悟过来,夜灵是真的消失了,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幽黑的眼眸黯淡无色,心如同撕裂般的让人难以忍受。

    林管家赶了过来,伸手扶住楚颐:“大人!”

    楚颐缓慢的抬起头,苦笑:“林管家,你去查查,看小姐到哪里去了,找到她务必将她带回府来!”

    如同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她从天而降。这一次离开,又是突然消失,如同这拂面而来的风一般,让他无法掌握。

    如果夜灵不是别的世界的人,那么自己找她会很容易,因为她终究不可能消失,只要追寻她的踪迹就能寻到。

    可是夜灵不一样,他永远都无法知道她会出现在哪里。前一次是摩多区,那么这一次她又会出现在哪里?想要找她,却无从下手。

    楚颐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崩溃了。

    他蹒跚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失魂落魄。

    他突然间幼稚的想到:是不是自己回去再睡一觉,等到醒来的时候,夜灵就回来了,守在自己的身边,带笑看着自己。

    他觉得好累好累,才清晨,就让他身心俱疲。

    小火把夜灵拉进迷之境之后,就一直坐在地上看着她掉眼泪,哭得甚是凄凉,哭的让小火自己都想哭了。

    它想要安慰夜灵,夜灵却根本不听,小火一开口,夜灵就哭得更厉害。

    吓得小火不敢劝说什么,只好呆呆的看着她哭,静静陪在她身边。

    夜灵哭了一会,抹去眼泪,消沉的站起身,和小火告了个别,执意出了迷之境。小火拦不住,只好跟在她的身边,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它听说,人类失恋了,最容易想不开,万一夜灵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了,或者自残了,那可就大件事了。

    毕竟浅陌然派给它的任务就是保护夜灵,夜灵一出事,浅陌然十有**会把自己给灭了,而且还是用最残忍的方法灭了。

    当然,换句话说,它也不舍得夜灵出事。

    就这样,一人一狐在不晓得那座山的山间小路上走着,谁也不说一句话,沉闷的让小火都要受不了了。

    直到它看见前面有一家很简陋的客店,终于找到了说话的理由。

    它一指客店,叫道:“姐姐,我们先到那里面坐坐啊?顺便喝点小酒,俗话说得好:杯酒解千愁啊!”

    夜灵一愣,目光落在前面竹子做成的小屋,屋外挂着一个小旗,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酒”字:“哦……杯酒解千愁啊……说的对……一醉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说着,举步走了进去。

    ***传说中的分界线***

    (今日第三更,在这里推荐两本朋友的书:

    《花涩颜青丝染》腹黑男VS狡诈女: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带着机器人玩穿越》:当21世纪的科技新品碰上古代的妖魔鬼怪,到底谁胜谁负,当新新人类穿越回千年前魔界横行时代,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却一路招蜂引蝶,惹得万千美男拜倒在她的牛仔裤下,且看一90后女生与一万能机器人中西结合纵横妖界,独霸成王。)

    姐不是好惹的8

    更新时间:2010-6-615:14:37字数:2860

    小火听夜灵的意思,好像要喝个酩酊大醉才罢休,不由忐忑不安起来,害怕自己说错了话。

    小火追上夜灵,窜到她的肩膀上:“姐姐啊,我们还是不要喝酒了,小火陪你继续逛啊?”

    夜灵淡淡的说道:“不要,我累了,要休息!”

    说着,她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打量着这个小店。

    店里很清静,几乎没有一个客人,就连老板都不在。

    坐在店里,仿佛置身于竹子的世界,就连竹子的清香都能闻得到。

    很雅很美的一个小店。夜灵立刻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喂,有人吗?来一壶酒哇?”夜灵大声的喊道。

    小火从她的肩膀上跳下来,直接坐在了竹制的桌子上,继续劝说道:“姐姐啊,你看这店里都没有人,我们还是走吧!”

    “不要!”夜灵沉下脸。

    酒柜旁边的门帘掀了起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走了出来,一身的青衣,她笑盈盈的看着夜灵:“来啦来啦,小姑娘,你要什么酒啊?”

    “你这边有什么酒?”夜灵打量着老板娘,突然脑子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怀疑这老板娘是竹叶青变化而成的。(注:竹叶青,蛇的一种,喜欢呆在竹林里。)

    “好多好多的酒呢!”老板娘笑道,走到柜台边,趴在柜台上,好奇的看着夜灵,“真是稀奇,我这店可是好少有小姑娘过来呢,而且一进来就要喝酒的!”

    夜灵收回目光,落寞的盯着竹子桌子:“那来一壶竹叶青!”

    “竹叶青?”老板娘笑眯眯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来一瓶陈年女儿红!”夜灵皱起眉头来。

    “女儿红也没有!”这回老板娘很干脆的回答道,依旧笑容满面。

    “XO人头马好了!”

    “不好意思,还是没有!”

    “绍兴黄酒!”

    “没有!”

    “老白干!”

    “没有!”

    “雪花啤酒!”

    “……没有!”

    “张裕百年红酒!”夜灵的眉头越皱越紧了。什么酒都没有,居然还好意思说很多很多酒!她有些想发飙了。

    老板娘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好意思,还是没有!”

    “那米酒总有吧!”夜灵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着老板娘。

    她这才发现老板娘脸上的笑容早就没有了,一脸不快的瞪着她,也是一副要发飙的表情。

    老板娘很无奈的缓慢摇着头。

    “还是没有?不会吧!你这不是酒店吗?怎么什么酒都没有?没酒还敢开店!难怪一个客人都没有!”夜灵吼起来。

    老板娘火了,一拍桌子:“你是故意来找茬是不是?故意说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酒名!”

    “谁找茬了!我只不过想喝酒!我怎么知道你这边没有那些酒?”说到这里,夜灵突然醒悟,自己刚说的都是自己那个世界的酒名,自然老板娘是不知道的。

    见夜灵若有所思的不说话了,老板娘冷笑:“小姑娘,我这边却是酒很多,除去你说的那些没有,我这店里至少有五十多种的酒,还怕你挑不成?”

    夜灵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又瘫在竹椅上,没精打采的说:“随便你了,我要喝起来很爽,一醉解千愁的那种!事先申明,我不要果酒!”

    老板娘眉头一挑,飞快的在酒柜上找出两瓶酒,倒在两个杯子里,然后又混在了一个杯子里,俗称的混酒。

    趁着老板娘忙的时候,夜灵低声的问小火:“小火,你看她可曾是你的同类?”

    小火眨巴了两下眼睛,疑惑的看看夜灵,然后扫了老板娘一眼,然后摇摇头:“不知道!”

    话音刚落,夜灵一个爆栗子就落在它的头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笨妖,是不是自己的同类都不晓得?猪啊,你!”

    小火委屈的揉着脑袋,**道:“我是狐狸好不好,不是猪!猪那种低级的动物岂能和我这个伟大的妖王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小王我的耻辱!”

    夜灵瞪眼睛:“说你是猪,那是夸奖你!连对方是不是妖都不知道?你真是……”

    “猪!”小火很乖的插了一句,很郁闷的趴下了,“没办法我的妖力都被封住了,要是她是老妖,那我真没办法看出来。除非你让浅陌然把我的妖力都还给我!”

    “别埋怨,想要妖力,自己去找浅陌然!”夜灵对小火的委屈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她又看了一眼老板娘,越看越觉得她是个白蛇传里的“青蛇妖”。

    老板娘端着两杯酒,很不客气的把其中一杯放在桌子上,瞪着夜灵:“喝吧!一杯下去绝对醉!”

    说着,她转向小火,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杯放在小火的面前:“来来来,这杯酒就是给你的啦,小家伙!你尝尝哦,非常的适合你!”

    小火老早就闻到甜甜酸酸的香味,惹得口水都快滴下来,老板娘还没有说完,它已经手脚并用,抱住酒杯,把脑袋伸进酒杯中,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夜灵看着面前的这杯酒,上部分红红的,像一团火,下部分蓝蓝的,像海洋一样。

    她伸出手端起酒杯,刚想要喝,突然想起来自己刚起床,外套也没有穿、鞋子也没有穿,更重要的是,钱没有带!

    夜灵尴尬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无比哀怨的说道:“那……那个……我……我好像把……”

    越说越冏,如果有地洞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的。

    老板娘噗嗤一声笑了:“我知道,不就是没有带钱吗!没关系,我又不差这点钱!你要是喜欢我的酒,那我是最高兴的,喝吧!”

    夜灵红着脸端起酒杯,微微的抿了一小口,不由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烈!”夜灵惊叹道。

    “你要的,你想要一杯就醉,这酒是最好的!”老板娘白了她一眼,笑容灿烂:“我说小姑娘,你还是喝果酒的好,这酒太烈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她的声音柔柔的,有点像风吹过竹叶发出的悦耳的声音。

    才说完,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夜灵脑袋一仰,整杯的酒都被她灌进了肚子里。

    “我的天,小姑娘,你这种喝法不行!”老板娘脱口而出。

    夜灵只觉得酒劲一下就冲了上来,浑身都暖烘烘的,头立即就开始晕了。

    “好……好劲的酒……老……老板娘,再……再来一杯!”夜灵勉强把酒杯递到老板娘的面前,晃了晃,“没了……看,看……没了!”

    老板娘收起笑容,看了夜灵一眼,转身走到酒柜拿出一大瓶酒放在夜灵的面前,挑衅的看着她:“你要的,喝吧!自己倒,醉倒了,我可不管你哦!”

    说完,她走回柜台,又趴了下来。闭上眼睛打盹去了。

    夜灵放开酒杯,一把抓住酒瓶,对着口,就开始豪饮起来。

    看的老板娘直冒冷汗。

    小火也看呆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坏事了!得赶紧通知浅陌然才行!

    ***困困的分割线***

    (今日第四更,推荐两本朋友的书:

    《花涩颜青丝染》腹黑男VS狡诈女: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带着机器人玩穿越》:当21世纪的科技新品碰上古代的妖魔鬼怪,到底谁胜谁负,当新新人类穿越回千年前魔界横行时代,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却一路招蜂引蝶,惹得万千美男拜倒在她的牛仔裤下,且看一90后女生与一万能机器人中西结合纵横妖界,独霸成王。)

    姐不是好惹的9

    更新时间:2010-6-616:33:44字数:2682

    想到这里,小火看了看老板娘,开口了:“青姨,这孩子就先交给你了,好好的看着她,我去找个人。”

    “没问题,顺便把酒钱带来哦!”老板娘颇有兴趣的看着夜灵,都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居然还一个劲的往嘴里倒酒,好像喝的不是酒,而是白开水一样,看的老板娘心疼不已,就差没有冲上前把酒抢下来了,那可是她珍藏了好多年的美酒呢,自己都不舍得喝一口。

    当时,只是看到火狐领着一个人类进来喝酒,青姨觉得挺有意思的,随后又被夜灵一连串没听过的酒名弄得有些恼火,所以想用这瓶最烈的酒戏弄她一下。

    没想到半瓶酒下去了,夜灵还在灌着。

    不过看她的表情,好像已经思维涣散了,只是机械的把酒倒进嘴里……

    难道?青姨猜测着走上前来,小心的握住酒瓶,把它从夜灵的手中拿了出来,夜灵还保持着喝酒的姿势。

    青姨的嘴角抽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夜灵,夜灵顿时身子一歪,倒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呼……”青姨长舒了一口气,望着手中的小半瓶酒,心疼的都快流眼泪了。

    恨恨的瞪着夜灵,青姨怒道:“真是的,都醉倒了,还要喝掉我这么多酒!不要你的钱,你也不知道给我节省点?”说完,她又觉得挺好笑的,想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居然和一个人类小姑娘计较这事情。

    “酒嘛……不……不就……不就是给人……喝的嘛……小家……小家子气……”夜灵发出含糊的声音,正接在青姨的话后面,吓了青姨一跳。

    她弯下腰看看夜灵,见她一脸的潮红,一嘴的酒气,醉的厉害。不由纳闷的小声嘀咕道:“不可能吧,难道还没有醉?居然还会说话!”

    青姨刚说完,夜灵又开口了,嘴唇微微的动着:“我醉了……”

    青姨这下乐了,想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她索性在夜灵身边坐了下来,兴趣多多的问道:“醉了还能和我说话?还能听得见我说的是什么?”

    “醉话……而已……”夜灵皱起眉头来。她是真的醉了,身子和脑袋都醉了,却偏偏意识清醒的不得了,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却能清楚的听到青姨说的话,但是要回答的话,又觉得有些困难,嘴有些迟钝,不听使唤。

    “醉话?哈哈哈!”青姨笑的格外的开心,“你还真是个好玩的小姑娘,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

    “本……本姑娘……向来……向来……人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算醉成这样,夜灵都不忘自夸一下。

    “有意思!”青姨觉得夜灵形容自己的词相当好玩,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夸自己的!很大言不惭!感兴趣的再次细细的打量了夜灵一番,笑道,“既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还会失恋?跑到我这里喝闷酒?”

    “……你……怎么……知道?”夜灵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小火告诉你的……你……你是蛇精……吧?”

    话还没有说完,青姨啪的一巴掌打在她的后脑勺上,笑的花枝乱颤:“开玩笑,我才不是蛇精呢!”

    “竹子精……”

    “竹笋精……”

    “竹叶精……”

    夜灵一连问了三个,要不是看夜灵趴在桌上,身子软绵绵的无法动弹,青姨还真怀疑夜灵是故意装醉的。

    她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好啦,好啦,你猜对了!可不就是和竹子有关嘛!你这人类的孩子还真是不一般,知道我是妖还不走,还要留下来喝酒,就不怕我吃了你?”

    夜灵没有回答,只是赌气的闷声道:“……你……你这竹妖……我失恋……管你什么事……凭什么要告诉你……拿……拿酒来……”

    青姨两手抱臂,看着夜灵,笑:“我拿酒来,你还有力气把酒喝了?我看你现在连爬起来都困难吧?”

    “你……你那……那酒不好……喝完……我身子没力气了……大脑晕晕的……偏偏……又清醒的不得了……我,我……我告你卖假酒……哎……呀……”夜灵惨惨的叫了一声。

    青姨的手在她的胳膊上重重的拧了一下,咬着牙说道:“死孩子,居然敢说我的酒不好!下回灌死你去!”

    说着,站起身,一扭一扭的掀开帘子,走进了后院,把夜灵一个人留在了前厅。

    “要能真的灌的死,就好了……”夜灵想着,嘴角浮现一丝自嘲的笑意,眼泪水又下来了。

    这次不止是为楚颐,还为了自己。

    她好想好想回家,扑到妈妈的怀里尽情的放纵自己的感情,哭它个天昏地暗,然后听着妈妈柔柔的声音安慰自己,做自己最喜欢吃的食物……

    想着,夜灵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身体像沉入黑暗中一样,无法从中逃离。

    隐约的一股竹子的清香围绕着自己,将自己从那粘稠可怕的黑暗中拉了出来。

    “唉,算了,我还是做做好人!”青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弯腰抱起夜灵朝后院走去,将她放在竹林中的一个躺椅上,顺便点上一壶熏香,随手虚空拿出一根青色竹笛,轻轻的吹了起来。

    见夜灵的脸色开始好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青姨闭上眼睛,沉浸在了自己的竹笛声中。

    这么快就能猜中自己的真身,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神宫中,浅陌然面色平静的看着小火:“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火不停的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回到神宫已经五分钟了,它嗯嗯呀呀的,硬是没敢把夜灵喝醉的事情告诉浅陌然。

    可是自己不就是因为夜灵喝醉了才来找浅陌然的吗?小火郁闷的真想用小胖手打自己一个耳光。

    浅陌然转过身,抬脚就要走:“说不出来,我就走了!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玩猜谜游戏!”

    浅陌然的语气有些不善了。

    小火身子一抖,赶紧拉住浅陌然的裤脚,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道:“夜姐姐喝醉了!”

    “啊?”浅陌然的眉头皱了起来,回头,眼眸由上而下的瞪视着小火,“你说她喝醉了?”

    “是啊!”小火急忙点头,迫不及待的把整个事情都说了一遍。

    浅陌然想了想,转身走了。

    “喂,浅陌然,你不去接姐姐吗?”小火在浅陌然的身后蹦着,一边大声的叫道。

    “没必要!”浅陌然淡淡的说道,“等她酒醒了,自然会回去的!再说了,我不会安慰人!”

    小火不悦的瞪着浅陌然,浅陌然直接无视小火的目光,走了。

    ***贪吃的分隔符***

    (今日第五更完毕,照例推荐两本朋友的书:

    《花涩颜青丝染》腹黑男VS狡诈女: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带着机器人玩穿越》:当21世纪的科技新品碰上古代的妖魔鬼怪,到底谁胜谁负,当新新人类穿越回千年前魔界横行时代,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却一路招蜂引蝶,惹得万千美男拜倒在她的牛仔裤下,且看一90后女生与一万能机器人中西结合纵横妖界,独霸成王。)

    姐不是好惹的10

    更新时间:2010-6-79:25:20字数:1928

    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小火唤出五六个小妖,凑近他们的耳边嘀咕了一阵。

    小妖们点点头,散去,小火这才朝楚府奔去。

    既然浅陌然不愿意帮忙,那么它只好去找楚颐了,虽然它不喜欢楚颐这个人,但是看他的那时的样子,应该是很在意夜灵的。

    算了,算了,自己就算帮他们一次忙好了。想着,小火又气浅陌然,自己好心找机会让他和夜灵在一起,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领情!有什么机会比照顾喝醉酒的女人更好的?更容易让女人感动的?尤其是现在夜灵被感情伤害,正好是趁虚而入的时候,这个浅陌然居然不把握时机!

    小火不禁扼腕痛惜,发誓下回浅陌然要是求着自己帮忙制造机会,它绝对不会答应。至于浅陌然来求自己,就连小火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府。

    楚颐呆呆的坐在书房,等着下人的消息,可是半天的时间都过去了,夜灵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佟凌那边都没有消息传来。

    楚颐想要自己出去寻找,可是又担心夜灵自己回来了;守在家中等,他又坐立不安、焦急万分。

    娅莎躺在chuang上,脸上是淡淡的笑意,隐约透着得意。

    没有什么事情比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上/chuang更让人伤心的。她猜测着,这下夜灵一定伤的很严重,不过,这还不够,她需要再加把劲,一次性把夜灵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都不能翻身。

    染指了她的男人,就别想那么好过!娅莎手指一用力,将下人才送上来的鲜花揉成了一团,扔在了chuang底下,嘴角挂上一抹残忍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夜灵还是没有回来。

    楚颐终于无法忍耐,他站起身,穿上外套,准备自己出去寻找。

    门被推开了,林管家走了进来,欣喜的说道:“大人,小姐有消息了。外面有个小孩说,他看见小姐了,知道小姐在哪里!”

    楚颐愣了几秒,猛地瞪大眼睛,抓住林管家的衣领,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

    “有个小孩说要见你,他知道小姐在哪里。”林管家又重复了一遍。

    “快,快!让他进来!”楚颐激动的松开林管家,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算了,还是我出去,那个小孩在哪里?”

    “在大厅,大人。”林管家说道,当他听到那小孩说知道小姐的下落,他也松了口气。

    话音刚落,楚颐就冲了出去,林管家急忙跟在楚颐的身后,两人朝大厅赶去。

    一走近大厅,楚颐就看见一个年约五、六岁的红衣小童正坐在椅子上,唇红齿皓,眉清目秀,全身散发一股灵秀之气,正学着大人的样喝着茶水。

    看见楚颐进来,小童站起身,说话了:“你就是楚颐吗?”说话的声音糯糯的,甚是可爱。

    楚颐点头:“我就是。”

    “我叫小火。你要找夜姐姐吗?”小童继续问道,亮闪闪的大眼睛一直看着楚颐。

    “夜姐姐?”楚颐有些纳闷了,他需要确认一下夜灵是否就是他口中的夜姐姐:“你说的夜姐姐可是叫夜灵?”

    “对啊,她叫夜灵。大概这么高,”小火点点头,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一点都不胖,xiong部也很小,穿着白色的睡衣,光着脚……”

    确实是夜灵!楚颐的心跳加快了,他不由一阵心疼,夜灵她竟然是光着脚,还只穿着睡衣,这么冷的天!

    情不自禁的抓住小火的手,楚颐焦急的问道:“现在她在哪里?告诉我!她没有出什么事情吗?”

    小火嘴一撇,露出鄙视的表情来:“你干嘛假装紧张?真紧张她,为什么自己不去找,反而躲在家里?一点都不喜欢你这种人!”

    楚颐也不计较小火的打击,只是将他的手捏的更紧了:“快点告诉我,夜灵在哪里!快点!”

    惊讶的看着楚颐急切的模样,小火嘴巴一嘟:“夜姐姐喝醉了。”

    “喝醉?”楚颐错愕的盯着小火。

    “是啊,她拿起酒就猛灌,说要把自己醉死,还一边哭,哭的可悲伤了。”小火叹了口气,难过的说道,“她说楚颐你不要她了!”

    “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会不要她?我最在意的就是她了!”楚颐站直身子,心宛若刀割一般,不由伸手捂住胸部,每呼吸一口,就觉得心口痛的厉害。

    小火扫了一眼楚颐,看着楚颐痛苦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本来是不想来找你的,你伤害了夜姐姐,是个坏人。但是看到夜姐姐那么痛苦,我虽然是小孩,可是我也觉得好难受啊!”

    听到这里,楚颐已经再也无法听下去了。他一把抓住小火的肩膀,吼了起来:“快点告诉我,夜儿到底在哪里!”

    小火眨眨眼睛,终于叹了口气,一指门外:“走吧,我带你去!”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自己被楚颐抱了起来。

    楚颐快步走到院中,接过下人递过来的马缰绳,飞身上马,双腿一夹,手用力一甩缰绳,黑马飞驰而去,奔着小火说的地方去了。

    姐不是好惹的11

    更新时间:2010-6-715:23:18字数:1933

    (呃,非常的不好意思,在前面的章节里,芒果出了错,打错了字,现在再解释一下:慕容复和慕容易是同一个人,纯粹的打错字了。咳咳!)

    时间慢慢的过去,小火被楚颐抱在怀里,有些坐立不安了,焦躁起来。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形能力快要接近极限了,再过一分钟,自己将会变回原形。

    他需要在变回原形之前避开楚颐。

    “楚颐,你能不能再快一点?”小火着急的问道,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来,他努力的克制自己,想延长变形的时间。

    “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楚颐说道,他比小火还要急,“再快,这马要吃不消的!”

    “切!”小火瞪了马一眼,小声的说道,“俗物!”

    刚说完,小火就觉得身体一阵疲乏,心中大惊。

    他抬头看了看注意力全放在前面的楚颐,一咬牙,闭上眼,准备变回原形,然后迅速的从马上跳下去,逃走。

    心跳越来越快,小火默默的倒数着。

    “20!”

    “19!”

    “18!”

    ……

    “3!”小火想哭了。

    “2!”

    “1!”小火紧闭着双眼,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身子里有一股小小的妖力恢复了。这一小点的妖力虽然没有大多的作用,却可以继续支持他的人形。

    小火欣喜的睁开眼,心中一动,就明白过来,不由有些感动,嘴里念叨着:浅陌然这家伙,偏偏要到这么紧要的关头才肯把妖力还给自己吗!不过真的好险,好险!

    楚颐奇怪的低下头看了小火一眼:“你没事吧?”开始的时候紧张的都流汗,现在却一下子轻松了,让楚颐不得不对小火起了疑心。

    小火舒了口气:“没事!开始的时候我想上厕所……不过现在不用了,都憋回去了!”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楚颐不由一阵恶心:“你不早说,要不然让你上完,再出来了!”

    “可是你没有给我说的时间啊!我还没有反应过啦,就已经在马背上了,你说怎么办?”小火叹气,“你那么紧张夜姐姐,我也不好扯你后腿是不?”

    楚颐有些不好意思了:“真是对不起了,我光惦记着夜儿了。”

    “没关系,你不必太过自责!”小火学着大人的口吻说道,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惹得楚颐想笑。

    路上听说夜灵没事,楚颐才松了口气,但是却没有放慢马的速度。

    只有把夜灵搂在自己的怀里,他才能真正的安心。至于解释,他可以慢慢来。

    浅陌然一袭青衣站在十几米高的树干上,右手扶着树枝,静静的注视着楚颐从自己的面前经过,转身消失在密密的树叶之中。

    很快的,楚颐就来到了小火说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凉亭。

    他一眼就看见躺在凉亭中的夜灵,立即翻身下马,朝夜灵奔了过去,忍不住欣喜的喊道:“夜儿!”

    小火很郁闷的看着身下的马,望向楚颐的背景,大叫道:“姓楚的,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去啊!”

    楚颐一愣,这才想起小火还在马上,又跑了回来,把他放下来。

    “真是的,好歹我也给你报信的!去吧去吧,夜姐姐应该只是喝醉了酒而已!”小火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是不喜欢楚颐这个人。

    不过既然夜灵喜欢楚颐,那他也就勉为其难的不讨厌他好了!

    小火话还没有说完,楚颐人就已经在凉亭里,站在夜灵的面前。夜灵靠着柱子,还没有从酒醉中醒过来。

    小火摇摇头,跟了过去,一眼就看见夜灵的身上盖着一件淡紫色的厚外套,将她光着的脚全裹在了衣服里。

    “这是……”小火疑惑的眨眨眼睛,“难道浅陌然那家伙来过了?这明明是浅陌然的衣服嘛!唔……这衣服上的气味和他身上的气味一样!”

    小火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浅陌然还真是口是心非,对自己说不来,偷着又跟来了!

    楚颐弯下腰,小心的将夜灵搂在怀里,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这么重的酒味!”楚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睡脸,把脸凑了上去,贴在她的脸上。

    夜灵的脸很冷,比他的脸还要冷,冷的让楚颐心痛。

    如果自己再晚点来,夜灵怕会冻死在这里吧!楚颐冒出这个念头来,目光顺着夜灵的身子向下望去,终于注意到了她身上的那件外套。

    他不由惊讶的望向小火:“这……这是……”

    小火嘻嘻一乐,也不靠近:“这是我向一个哥哥借的衣服,先借给你,改天让夜姐姐去还,这个人情总是要还的,你说是吧,楚颐。”

    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小火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楚颐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问小火的住址,也没有问这个衣服是谁的。

    他急忙喊道:“喂,小火,怎么找你?要把这个衣服还给谁?”

    远处传来小火的声音:“告诉夜姐姐我的名字,她就会知道了……”

    声音也来越小,渐渐的听不见了。

    姐不是好惹的12

    更新时间:2010-6-716:57:58字数:1632

    夜灵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的事情了。

    在她还酒醉未醒的时候,依墨忍不住来看她,顺便去了一趟娅莎的房间,问候了几句。

    临走的时候,依墨看了看娅莎住的房间,把手臂挂在楚颐的肩膀上,嘴凑到楚颐的耳边轻声说道:“楚颐,娅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事先说好了,如果你不好取舍的话,或者在你的心里,娅莎的分量更重的话,那么,夜灵就由我带走了,我来照顾她!”

    楚颐身躯一震,脸依然冰冷,眼色徒然阴冷了几分,他冷道,“你说什么?”

    依墨淡淡的笑着,斜着头兴饶有兴趣的看着楚颐的脸,放慢语速,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是说啊,我好像爱上了她,想要占有她,不愿意和你分享……”

    说着,依墨咯咯咯的笑起来,站直身子,离开楚颐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反正你要照顾娅莎,没有时间照顾夜灵,又让她如此难过,不如就把她让出来吧!”

    “依墨!”楚颐的脸色完全沉下来了,他的眼色霎时阴寒无比,“不行,我不会答应把她让给你!若你真的爱上她了,那就来和我争吧!”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依墨身子一歪,靠在柱子上,看着楚颐的背影笑道:“你真是天真,难道你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对夜灵有很大的兴趣吗?”

    楚颐的脚步滞了滞,脊背僵硬,仿佛是木偶,举着步子没有引力便走不了,无论如何都走不了。

    依墨嘴角上翘,玩味的看着楚颐的反应。

    “你想说什么?”楚颐冷冷轻语,并未动。

    依墨眉头一挑,直视着楚颐的眼睛,缓慢的摇着头:“难道你还没有觉察出来吗?四大家的男人们都开始对这孩子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想要将她据为己有。摩多区,夜灵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这次以少胜多的战役是怎么打下来的?楚颐,你别说你不知道!四大家是什么人?难道这事情能瞒得过他们吗?”

    楚颐脸色越来越黑了,他也知道依墨说的都是对的!如果没有夜灵,这场战役根本就没有办法胜的这么轻松。即使在庞文轩的指挥之下,即使没有败,最好的结局也只是惨胜而已。

    想得越多,楚颐就越绝望。身子不由摇晃了一下,像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一般,他扶住身边的廊柱,垂下头,心撕裂般的疼痛。

    依墨有些不忍,他转过脸去,注视着阴冷的天空,继续说了下去:“文轩那边已经接到了庞家的命令。文轩要我转告你,要你小心四大家,他们的目光全在夜灵的身上,佟凌本来就不讨厌夜灵的,文轩现在对夜灵已经很是喜爱了,我呢,就不说了,至于慕容复……呵呵。你应该很了解慕容复那种人吧!”

    楚颐没有说话,依墨的话让他的心凉到极点,如同掉进了冰窟一般。

    依墨叹了口气,走到楚颐的身边:“如果你没有办法守住夜灵,那么我们三个就会出手了,再也不会顾忌到我们和你这么深厚的友情,也要誓死将她夺到手,与她结为亲密稳定的关系。否则,我们乾秋帝国会陷入什么样的一种境地,谁都不知道。”

    依墨没有说出他们三个到底是哪三个,但是楚颐却是心知肚明的,他也明白依墨口中的“亲密稳定的关系”到底指的是什么。这世上最亲密稳定的男女关系除了夫妻没有其他的。

    一想到夜灵要成为其他人的妻子,楚颐就觉得呼吸都困难吗,心几欲碎成无数片。

    “另外……”依墨犹豫了一下,顿住没有向下说去。

    “……什么?”楚颐强忍着心痛,问道。

    “另外,卢卡多的新帝王好像对这场战役很感兴趣,派了不少人打探……我们不排除他会知道部分事情的情况,所以……如果他知道夜灵的事情……”说道这里,依墨不需要再说下去,楚颐也明白他的意思了。

    伸出手,轻轻的拍拍楚颐的肩膀,避开楚颐暗淡的目光,依墨自嘲的笑笑:“我想,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是否真的爱上她了,只是,有种感觉,不一样的感觉……”

    说完,依墨姗姗离去。

    楚颐苦笑起来,依墨不知道,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依墨从来不知道他自己望着夜灵的目光和楚颐的是多么的相像,同样的炽热,充满了爱恋,而且一天比一天强烈。

    就是要整你1

    更新时间:2010-6-84:1***5字数:1878

    傍晚,夜灵只是张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又闭上眼睛睡着了。宿醉未醒的感觉让她昏昏沉沉的。索性连晚饭也省了。

    入夜之后,楚颐在夜灵的房间坐了一会,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丫头进来照顾夜灵。他记得自己让银雪去照顾娅莎了,并且让林管家再去找一个好丫头来照顾夜灵。

    为什么林管家没有听自己的话去找?楚颐有些不悦。

    他叫人喊来了林管家,问到此事,林管家面上露出一丝为难。

    “怎么了?难道找一个好点的丫头都找不到?”楚颐压住心中的怒火,平静的说道。

    林管家摇摇头:“不是。是小姐不让找的,她说不愿意再去适应另一个丫头!既然银雪给了娅莎,那她就自己照顾自己,反正她又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丫头就活不下去!”

    看到楚颐的眼睛瞪了起来,林管家急忙补充了一句:“这些都是小姐自己说的,我只是原封不动的说出来而已。”

    楚颐没有说话,手摆了摆,林管家识趣的下去了。

    重新又坐回了夜灵的身边,楚颐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夜灵的脸蛋,她那被冻得发紫的嘴唇还没有回复血色,把手伸进被子里摸摸,她的手脚也还是冰凉的。

    楚颐站起身,tuo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只穿着白色的内衣掀开夜灵的被子,钻了进去,伸手搂住夜灵,让她睡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ti温温暖着她被寒风侵蚀的身子。

    他眯上眼,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又想了一遍,不由冷笑了一声。

    这摆明了就是娅莎那丫头搞的鬼!从小,他们三个当中就娅莎最聪明,鬼主意也多。不过她实在不应该耍这种手段,如果自己不是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一定会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楚颐又想起那天夜里,夜灵对他说的话,她说娅莎自己亲口说的,想当夜灵的大嫂,也就是自己的妻子。想起这个,楚颐就开始头疼了。

    “算了,明天找个时间让林管家安排一下,把娅莎和夜灵分开来,让娅莎搬到雅苑去住好了,那位置虽然偏了点,但是很安静,正好适合修养。”楚颐很快的就下了决定,这个决定一出,他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

    低头看着夜灵,感觉她的手脚渐渐暖和起来,楚颐终于放下心来,在酒香的刺激之下,他忍不住慢慢凑近夜灵的脸,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碾转着进入她的口中,顿时浓烈的酒香伴随着夜灵唇上的美好触感让楚颐沉醉,无法自拔。

    “夜儿……唔……夜儿……”楚颐喃喃的唤着夜灵的名字,眼眸已然被一层氤氲的雾气笼罩,黑色的眼眸越发的幽深了,他觉得身ti开始发热。

    如果这时候zan有了夜灵,是否会让自己安心一些?楚颐想着,顺着她的嘴唇向下吻去,一边解开夜灵的睡衣,露出她柔hua微凉的ji肤。

    chuan息着,楚颐吻上了高song的少女峰。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ti的异样感觉,夜灵微微张开嘴,轻声的低yin起来,但是很快,她的身子就扭动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摆脱楚颐的亲吻。

    楚颐的吻让她全身一阵酥麻,软绵绵的,无法动弹。

    “不……不要……恩……”夜灵皱起眉头,发出不悦的shen吟。

    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夜灵开始意识到自己真的被qin犯了,然而酒意和身体带来的酥麻感觉让她无法睁开眼睛。

    直到,楚颐的手探进了一片美丽的的芳草地,手一动,将夜灵压在了身下。

    惊慌之下,夜灵猛地睁大眼睛,摆脱了酒意和酥麻感觉的束缚,怔怔的看着自己身体上方那张熟悉的脸庞。

    “哥……哥哥……”夜灵叫出声,随即脑袋一偏,躲开楚颐的吻,挣扎起来,“不……不要……你,你走开……唔……”

    很快的她的**就消失在了楚颐的吻中,楚颐再次封住了她的口。

    委屈和不情愿让夜灵满脑子都是挣扎,想从楚颐的身下挣脱出去。她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和楚颐发生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楚颐捏住她的下巴问道,幽深的眼眸注视着她。

    夜灵吼了起来:“趁我喝醉了酒就强行和我发生关系,这是强jian!”说着,夜灵哭出声来,委屈、羞辱还有愤怒一并发作了出来,她哭得格外的伤心。

    楚颐深深的看着她,轻声的问道:“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清醒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楚颐,我讨厌你,为什么你要上那女人的chuang!为什么要让我看见?为什么在我才睡醒的时候让她发出那种声音!”夜灵吼着,她恨恨的瞪着楚颐,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很快就湿了枕巾,

    “夜儿……对不起,我和她真的没有发生那种关系!”楚颐心疼的看着她,梨花带泪的她格外的娇柔脆弱,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的疼爱一番。

    楚颐不禁吻上她的脸颊,舔去她脸上的泪水。

    就是要整你2

    更新时间:2010-6-87:07:37字数:1750

    夜灵立即不住的晃着脑袋,甩开楚颐的吻,不让他的唇沾到自己的脸上。

    她的身子不断的扭动着,企图将摆脱楚颐的束缚,岂不知道她这酒后软绵绵的挣扎非但没有把楚颐甩下去,反而ci激着楚颐,让他的某处涨的疼痛,又气又急的看着夜灵,真想抓住她,马上进入她娇弱的身子,发泄自己膨胀到快要受不了的情yu。

    “夜儿,不要乱动……你别再动了,我,我真的要忍不住了!”楚颐的鼻息越来越重,他按住夜灵的手臂,将她的两手压在她头顶上方的枕头上,不住的大口喘着气,瞪着她。

    眼眸中的情yu像野火燎原一般,让夜灵害怕。

    她的身子不由颤抖起来,停止了挣扎,只是盯着楚颐,她眼中的胆怯和逃避,如同刺扎进楚颐的心里。

    手被楚颐禁锢着,无法护到胸前,夜灵尴尬的注意到自己的内衣全解开了,白xi细腻的身子都暴露在楚颐的眼皮底下。

    “夜儿,为什么这么怕我?”楚颐的眼眸中有被刺伤的疼痛。他用膝盖撬开她紧闭的双腿。

    他注视着夜灵,看着她的身子无力的向他打开,妩媚而柔弱,魅惑至极。

    他凑到夜灵的耳边,轻咬着她的耳垂,幽幽的说道:“夜儿,你知道吗?这样的你简直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我绝对不要把你交给其他的男人,你只属于我!”

    夜灵惊恐的瞪着楚颐,他第一次露出这么可怕的目光,那么强烈的zhan有yu望。

    紧抿着双唇,强压下心底的慌乱、戒备和惶恐,夜灵望向房门,希望这个时候有谁能在这个附近走动。只要她一开口呼救,应该就会立即赶来救了自己。

    楚颐从夜灵的眼中看出她的意图,不以为然的低声轻笑起来:“他们都知道我在你这儿,就算你呼救,他们也不敢进来的……”

    说完,炽热的气息袭来,封住了夜灵的唇,将她的一切声响全堵住了。

    手探进深谷,楚颐意外的发现有些粘稠的感觉,拿出来一看,竟是一手的鲜血。

    楚颐愣住了,夜灵也愣住了,鼻子一抽,委屈的哭泣起来。

    “你……来那个了?”楚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竭力将自己从yu望的深渊拉了出来,他放开夜灵的手,翻身下了chuang,找来月事之物交给夜灵。

    自己坐在chuang榻边上,自嘲地笑了起来。

    “好像老天总和我作对一样,每次都不能让我顺利的占有你……”楚颐很是无奈。

    第一次是要出征打仗,第二次是娅莎打扰了,这一次,偏偏那么巧,夜灵来了月事。难道自己真的和夜灵没有同chuang的缘分?

    楚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夜灵抽泣着,换好,倒在chuang上,背对着楚颐,哽咽道:“被冻了,月事提前了……都是你害的。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每次来月事,她都觉得浑身无力,伴随着一阵阵的腹疼。

    楚颐浅浅的笑笑,转身躺在了夜灵身边,伸出手臂,从后背将她揽在怀里,只是这么静静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头发,一边强迫自己压抑着想要她的渴望。

    “我知道了,都是我不好,我用我自己这个大大的热水袋给你捂身子好不好?你的身子真凉……”楚颐柔声说道。

    夜灵呆了一会,闭上眼睛,委屈的说道:“不许再sao扰我!除非我自愿的,你不能再这么逼迫我,否则……否则,我就消失到你再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去……”

    楚颐身子不由一颤,搂紧夜灵。

    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听你的,等你愿意的时候。”

    说完,亲了亲她的脖颈,不再做出其他的亲热举动。

    抱着夜灵柔弱的身子,一种幸福在楚颐的心里蔓延。

    有时候,他只要这么抱着她,感受她身上传来的真实触感,他就很满足了。可是,即使这样,楚颐的心底依然有难以消除的不安。这不安的来源除了夜灵本身,就是四大家族。

    如何才能保护好夜灵,成了楚颐首要考虑的问题。

    他不想任何人将夜灵这个精灵抢走,不管是依墨、庞文轩,亦或者佟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都不想将夜灵拱手让出去,就算是夜灵自己要走也不行。

    看着夜灵又睡熟的脸,楚颐嘴角上翘,眼眸闪出阴冷之色。

    “如果是你,想要从我的身边飞离,那么就算折断你那薄如蝉翼的翅膀,我也要将你留下,不管你如何哀求哭泣,也不放你走。

    把你关进我精心为你准备的金色笼子中,成为我的专属!

    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就是要整你3

    更新时间:2010-6-817:54:33字数:1872

    第二天林管家就遵照楚颐的吩咐,将娅莎的房间移到了楚府最偏僻的雅苑。

    娅莎心里不乐意,但是林管家说是楚颐的意思,想要她好好的休息,恢复健康,所以才安排她住进雅苑,那个地方很清静,适合修养。

    娅莎只有笑笑,让林管家告诉楚颐一声,自己很高兴颐哥哥能这么为自己着想。

    看着林管家离开雅苑,娅莎一屁股坐在chuang上,生气的捶着被子,蹂躏着被子,把被子弄的一团糟。

    “什么清静,适合修养!摆明了就是护着那个臭丫头!这么多年不见了,也不念着旧情!居然把我扔到这个角落来!我娅莎不狠狠的折磨那个臭丫头,怎么能够消气!等着吧,来日方长!哼!”笑着,娅莎阴郁的笑了起来,笑声甚是可怕,给这个安静的院子平添了几分鬼气。

    银雪在雅苑的门口站住了,听见娅莎的笑声有些害怕,犹豫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进去了,她只要熬过今天一天,明天就解放了,会有新的侍女来照顾娅莎,她自己可以回到夜灵身边了。

    私底下,她还是觉得和夜灵在一起更轻松自在,和娅莎在一起却不能不小心谨慎,娅莎比夜灵的要求高多了,而且还会趁着楚颐不在的时候摆出这个家女主人的姿态来,让银雪以及以下的人都不喜欢她。

    可是娅莎却一点自知都没有。

    银雪决定,等到回到夜灵身边之后,一定要提醒夜灵小心这个女人。

    不过夜灵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一半了。想到这里,银雪叹了口气。

    娅莎早就注意到银雪站在门口发呆,一脸不愿意的走进来,还在叹气,顿时火气冒了出来,冷笑道:“怎么,让你来服侍我,让你这么委屈啊?既然觉得委屈,那你就回去好了,我娅莎也不是非要你这个下贱的丫头来伺候!”

    银雪的脸一下变的苍白,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说的这么过分。

    “你,……你说什么……”银雪转过脸,看着娅莎,眼圈顿时红了。

    “我什么我?说话都说不来!让你这么笨的人来照顾我是你的荣幸!哼,你认为你那个冒牌的主子能在这里呆多久?”娅莎嗤笑道,看白痴一样的目光落在银雪的脸上。

    银雪一惊:“你,你瞎说什么!夜姐姐不是冒牌的,她就是大人的妹妹!”

    娅莎哈哈笑起来,款步上前,一把扭住银雪的脸蛋,用力拧了拧,疼的银雪直咧嘴,眉头全皱到了一块,却不敢还手。

    “你这个笨丫头,说你笨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居然这么护着那个冒牌货,她给你多少好处?多少银两?多少首饰?你居然还这么为她说话!喂你几口糖,你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别人的身后。没出息!”娅莎嘴一撇,松开银雪的脸,看着她脸上的青斑,笑的格外的开心,嘴上却不忘讥讽银雪。

    看着银雪一副垂泪欲滴的感觉,娅莎眉头一挑,低声吼道:“你要敢哭,我对你不客气!”

    银雪吓得全身一哆嗦,惊恐的看着娅莎,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

    满意的看着索索发抖呃银雪,娅莎满意的微笑起来,伸出手指,不住的揉着太阳穴,一边自言自语:“我就最讨厌别人哭,让我的头都疼了!”

    说着,她阴冷的眼神飘过银雪,顿时让银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来,娅莎扫了银雪两眼,越看越觉得不舒服。她索性手一摆,不耐烦的说道:“你,下去吧!没事的时候别来烦我!”

    银雪小心的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下去。

    出了房门,轻轻的关上房门,远离雅苑,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摸着脸上被娅莎拧青的地方,银雪忍不住抽抽搭搭的哭泣起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生怕被别人看见了脸上的青斑。

    她更不敢去找夜灵,她怕自己告诉夜灵这件事,夜灵顿时怒了,不顾一切的要去找娅莎算账,到时候她拉都拉不住。不管是夜灵被打,还是娅莎被打,她都无法向大人交代。

    所以她坐在chuang上哭了一阵,站起身找来热毛巾捂在脸上,来缓解脸上的疼痛。

    夜灵已经知道娅莎被楚颐安排到了雅苑,看着空无一人的隔壁,夜灵松了口气,有些人不见反而不烦。

    她拿起放置在桌上的淡紫色外衣,衣服早被人洗干净了,叠的整整齐齐的。

    楚颐已经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她可以肯定这是浅陌然的衣服,却无法想象小火去向浅陌然借外衣来给自己披上。对于喝醉之后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从青姨的小酒店跑到山上的凉亭去了。等到小火来了之后,她可要好好的问清楚。

    一想到小火,夜灵嘴角浮现狡黠的笑意:“小火居然能变成人形,真有意思!这小家伙居然没有和我说!”

    远在神宫已经恢复本形的小火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觉得浑身都冷,就好像有人在打他主意一样,让它心神不宁。

    就是要整你4

    更新时间:2010-6-108:10:15字数:1508

    “喂,夜灵,你真是的,才回到神宫一天不到,就又跑了,我们其余的人辛辛苦苦的修炼,你却在这里享受!你可真是悠闲啊”慕容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夜灵抬起头,看见慕容玉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洛云离,两人看见夜灵,顿时笑开了。

    “洛云离啊,我就说这家伙在享福吧!”慕容玉嘴一扁,和洛云离对视一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哪有啊,哪有啊!我能在家是长老们批准的啊!”夜灵高兴的蹦到慕容玉的身边,一把抱住慕容玉,在她的怀里蹭着,“阿玉,阿玉,我好想你哦!”

    然后在慕容玉要发飙之前,夜灵迅速的飘走,绕到了慕容玉的背后,亲密的抱住了洛云离:“阿~离!好想你哦!”同样的在洛云离的怀里蹭了几下。

    洛云离没有动,任由夜灵蹭着,红着脸拍拍夜灵的脑袋:“恩恩,我们也很想你啊!”(没有办法,谁叫夜灵是她们当中最矮的、最小巧的人,虽然夜灵也有个一米六,在原来的世界也不算很矮,可是谁知道这个世界和她同年龄段的女孩还比她还高一截呢……这一点夜灵很是无奈,也正是这一点让很多人误会她比实际年龄还要小……)

    夜灵转过脸,对着一脸黑线的慕容玉做了个鬼脸:“阿玉,你看看,人家阿离多好,都不会像你这样,抱你一下就要变脸,大家都是女孩子,抱抱怕什么!”

    慕容玉一撇嘴:“你再抱下去,洛云离也会发火的,哪里有这样揩油的!”

    洛云离笑了起来,心想,既然夜灵是把自己当女孩子看,那么自己在她面前索性就做出女孩子的样子好了,这样别别扭扭的,反而越觉尴尬。再说了,夜灵又不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

    想着,洛云离学着夜灵的样子,伸手抱住她,嘴里却问道:“这回和浅陌然那帅哥出去了那么长时间,你们两有没有什么发展啊?”

    “发展?”夜灵抬起脸,疑惑的看着洛云离,“什么发展?”

    一看夜灵的反应,慕容玉和洛云离互相看了一眼,齐声叹了口气。浅陌然这么帅的帅哥在夜灵身边,夜灵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夜灵摸摸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哥哥在一起的,浅陌然那边……呃,不太清楚,好像是和庞文轩一起走的。”夜灵说的是实话,回途的路上,她都赖在楚颐的身边,并没有留意浅陌然做了些什么。

    这句话一出,两人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夜灵松开洛云离,坐到了桌边,给两个人倒了一杯茶。

    慕容玉和洛云离随着一同坐了下来。

    夜灵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做了个大概的简略的叙述,尤其是说到娅莎这个人的时候,慕容玉也气恼起来。

    “哼,这女人着实让人讨厌!”慕容玉恨恨的说道。

    洛云离一直都是静静的听着,听到这里,他若有所思的望向夜灵:“夜灵,你和楚颐是两情相悦的吧?”

    夜灵惊愕的看着洛云离,良久才红着脸点点头。她不明白,自己并没有讲到楚颐和自己的感情,洛云离居然还会知道。

    “应……应该是吧!”夜灵避开洛云离的目光,有些失落的望向墙角。

    她不敢看慕容玉的脸,她知道慕容玉对楚颐的爱恋,她也准备好了让慕容玉好好的发泄一番,自己绝对不拒绝。

    慕容玉白了夜灵一眼:“既然你爱上了你哥哥,那就要把他抢过来,哪里别人一来抢,你就要把自己喜欢的人让出去?都不晓得你这家伙怎么到了感情这事情上,怎么会这么蘑菇,看着就让人生气!”

    夜灵的头垂了下来,小声的说道:“可是,阿玉,你也喜欢哥哥的……”

    “我只是喜欢他,又没有说一定要嫁给他!”慕容玉郁闷的抿了一口茶水,“如果是你,我不会去争。要是是其他的人,那我慕容玉死也要把他抢过来!哼!”

    (这两天,芒果加班好忙,所以更新的章节少了,等加班完毕,会补上的。)

    就是要整你5

    更新时间:2010-6-1018:43:30字数:1842

    (芒果今天很郁闷,很生气,忙了一天回来,居然得到自己没有稿费的消息……)

    三人说着说着,越说越郁闷,索性站起身往后花园走去。远远的,夜灵就看见娅莎了,她正坐在后花园里,手里不住的rou躏着掉在地上的落叶。

    “那个就是?”慕容玉轻声的问道,光是看到娅莎蹂躏落叶的那股狠劲,慕容玉就很不喜欢这人,于是她接着闷声说道,“如果楚颐喜欢这种女人,真算我瞎了眼!”

    “我不怕楚颐喜欢她,我就怕她跑到楚颐的chuang上去……”夜灵一脸无奈的看了看慕容玉,又看看洛云离,她居然看见洛云离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奇怪的笑。

    慕容玉回头瞪她:“瞎说什么呢!也不知道你的大脑里哪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亏的你说得出口!”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难道我说错了?”夜灵嘴一嘟,很不高兴的说道,“唉,要怨只能怨我这个人太直白,真是性情中的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就你?你不祸害人家就算不错了!”慕容玉翻白眼。

    “这是哪里话,我可没有祸害她,是她祸害我好不好!”夜灵一脸的委屈。

    “过去看看吧!”洛云离说道。

    娅莎看见夜灵三人走了过来,停止了对落叶的rou躏,把手中的碎叶全扔在了身后,站起身,对着夜灵笑起来,笑的宛如春风扑面:“哟,小妹,这么冷的天你也出来散步啊?”

    夜灵也笑,笑的格外的单纯无辜:“娅莎姐你也知道天冷啊,我看你一直坐在这里,也不怕冻坏了,万一再吐血,可就不好了!虽然生病我们大家都担心,但是要是总生病,又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那也会让人讨嫌的!”

    娅莎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

    她身子晃了晃,强笑道:“唉,谁叫姐姐我的身子这么弱呢,都是颐哥哥不在身边的时候落下的病根!若那时候,颐哥哥在我的身边,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别的女人也不会抢了我的位置……”说着,娅莎意味深长的看着夜灵。

    慕容玉看着她那种嗲嗲的样子,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声嘀咕着:“还颐哥哥呢!恶心死了,肉麻死了!”

    夜灵一耸肩膀:“那说明你和哥哥就是没有缘分,缘分强求不来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以为娅莎姐这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原来你也不晓得啊!”

    娅莎笑起来,望向夜灵的目光却有些阴冷:“所以我又回来了,该是我的就还是我的,呵呵呵!”

    夜灵也笑,皮笑肉不笑的。

    慕容玉和洛云离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在夜灵的不动声色、浅笑当中,娅莎竟然有些露出败象来。

    她眉头一挑,身子一歪,朝夜灵走了过来,一边自言自语:“真是的,这天冷的也太快了,小妹,姐姐身子不舒服,少陪。”

    说着,从夜灵的身边扭了过去。

    和夜灵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娅莎突然身子轻轻的撞了夜灵一下,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倒向另一边,在夜灵、慕容玉和洛云离的眼前缓缓的倒了下去,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草上,捂着自己的右脚脚踝,眼里泪花闪闪的瞪着夜灵。

    夜灵三个互看了一眼。洛云离忍不住想冷笑,这个女人的这种手段也太龊了。

    “你怎么搞的!撞到我也不说声对不起,真是没有家教的孩子!”娅莎见三个人只是站着不动,在那边看热闹,不由的恼怒起来。

    夜灵咧嘴一乐:“你都知道我离家好长时间了,没人管教是自然的,哪里能和姐姐你来比?赖在我哥哥身边那么久!”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