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列队欢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佟凌睁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紧盯着庞文轩,一边回味着庞文轩话里的意思。那种即将被夺走心爱之物的不安又慢慢的冒了出来。

    庞文轩看出佟凌的不安。笑着对他挤挤眼睛,对着夜灵说道:“傻孩子,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放手就能放手的。也不是你不想放手就不放手的。”说着,轻叹一声。

    佟凌愣住了。得这番话好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庞文轩自己说一般.

    看着夜灵在庞文轩的怀里哭,佟凌的心里觉得挺不是滋味的。他开始怀疑自己在夜灵的心中到底占据了多大的位置,是不是还没有让夜灵觉得足够可以信任。可以放心的把她心底真实的感情全部向他倾泻而出。

    显然的,在她的眼中,庞文轩要比他更可靠。所以夜灵才会将她的难过全数的向庞文轩倒出。

    佟凌轻轻的叹了口气。抬眼望向神宫。

    “夜儿……该回去了。”庞文轩见夜灵的哭声渐渐低了下去,这才拍拍她的背,将她推离自己的怀中。不由哭笑不得。他的胸前早就被夜灵的眼泪浸湿了一大块。看上去格外的不雅观。

    夜灵瞄了一眼庞文轩的衣服,嘴儿一嘟。白了庞文轩一眼,又回到了佟凌的身边。搂住他的手臂:“凌……”

    “恩。”佟凌柔声应道,伸出手指,轻轻抹去她脸上还沾着的泪水。一把将她抱起跳上马车。

    庞文轩笑着摇摇头,看来夜灵还在为自己给浅陌然**散的事情生气呢,不过,她怎么知道是自己给的呢?真是奇怪了……庞文轩想着,上了马车。

    马车慢悠悠的赶回庞府。

    夜灵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趴在客房的小窗前呆。

    佟凌和庞文轩对视一眼,均无奈的摇摇头,相继走出房间。

    “夜儿这个样子真是叫人担忧。”佟凌轻叹一声。自从楚颐去世之后,夜灵的心情就差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如今,更是封印了浅陌然的记忆,她的心里更是难受,只怕她那灿烂的笑容不会再多见了。

    庞文轩嘴角轻抿,仰头看看阴沉下来的天,没有直接对上佟凌的话,却是问道:“佟凌,若是浅陌然的话,你能接受他吗?”

    “什么?”佟凌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庞文轩的意思,不由皱起眉来,一时心烦意乱起来,“这……”

    庞文轩转过身来,没有因为佟凌的情绪不定而软下心来,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能容纳他,让他留在夜灵的身边吗?和他一起保护夜灵?”

    佟凌烦躁起来,避开庞文轩的目光:“文轩,你怎么突然问这种事情?浅陌然不是被夜儿封印了记忆吗?既然封印了,他就不会再想起夜儿来,即使碰到了,也不会认识!这样不就完了吗?”

    庞文轩轻叹一声,慢悠悠的摇摇头:“你就没有想到封印也有解除的那一天?夜灵现在状态不稳,也才刚刚收回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而已,她的力量尚弱。若是浅陌然爱她过于深厚,只怕冲破封印的那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佟凌怔怔的看着庞文轩,心中的不安又开始扩大。

    “我……我不想和人分享夜儿……我没有办法看着夜儿被其他的男人搂在怀里,没办法看着他们亲热……我做不到!”佟凌喃喃的说道,越说越大声,猛地一转头,决然的离去了。

    不过他的心却彻底的乱了。

    浅陌然,浅陌然……想到这个名字,佟凌的嘴角就不由挂上苦笑,心底的苦涩一点一点的渗了出来。

    那个七千年前娶了夜灵的少年,从他的手中将夜灵抢走的少年,他怎么能忘记,怎么能再将夜灵推到他的身边去?他们两个大婚的那天,自己是怎样疯狂的用酒灌醉自己,怎么想把夜灵抢出来,又是怎样被绯羽打伤的,一幕一幕都浮现出来,让佟凌倍加痛苦。

    他甚至想到,如果是庞文轩的话,也许自己还能接受,让他在夜儿的身边,可是浅陌然……夜儿是真心喜欢他的吧!如果接受他,那么夜儿的心就会都在浅陌然的身上了,自己该怎么办?这让他情何以堪……

    可是一想到夜灵哀伤的眼眸和逐渐失去的笑容,佟凌就更难过。

    快步走到院中,佟凌翻身上马,使劲一夹马肚,马受疼了疯似的狂奔起来.

    庞文轩看着佟凌愤然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走进书房。

    书房中,青鸾正背对着他站在窗前,透过窗户悠然的欣赏着那一大片的碧蓝的湖水。

    “你这里,风景最好的,也就这片湖了。”青鸾感叹道。

    庞文轩微笑:“师兄这么好的心情,竟然回到文轩的陋室来?”

    青鸾眉头一挑,转过身来:“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啦。这不,师兄有点事情……”

    “哦~”庞文轩拉长了音调,含笑看着青鸾。

    青鸾脸一红:“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事情是这样的……”说着,他把嘴凑到庞文轩的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很快的,庞文轩的脸色就严肃起来,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来,看了青鸾一眼:“怎么会这样?”

    青鸾一摆手:“不知道。令人匪夷所思吧!”

    “确实!”庞文轩答道,在书房中走了几步,忽地笑起来,“啊呀,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看来想留在那女孩的身边还要花些脑筋了。”

    “咦,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她可是绯洛啊!”青鸾惊讶的瞪大眼睛,随即大笑起来,“师弟,你的眼光可真是不一样呢!”

    庞文轩斜睨青鸾一眼:“就算她不是绯洛,我对她也是很有兴趣的。你能找出一个能和她这样的女孩来吗?这个天外来的女孩有时可真是有趣的很呢。”

    青鸾摇摇头,拍拍庞文轩的肩膀:“师弟,我得提醒你一句。她既然是天外来的,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她会有飞回去的那一天呢!”

    说完,青鸾嘻嘻一笑,闪出房门之外,瞬间消失不见。

    庞文轩轻叹一声,收回了笑容,沉下脸来,露出一丝烦躁之色。

    的确,这是很大很大的问题,也是他一直担心的。

    另一个担心的问题,则是绯羽和她之间的纠葛……

    也不知道在窗前呆了多久,夜灵回过神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变黑,桌上多了几盘小菜,已经冷了。

    她站起身,慢慢的朝外走去。

    书房还亮着灯,夜灵靠近房门,举起手想敲门,无意中一瞥,她从打开的窗户外看见了庞文轩。

    他静静的坐在书桌前,眼帘微垂,手上没有书,桌上的书也是合上的。他就这样一直默默的看着书桌,呆。

    夜灵愣了一下,收回想要敲门的手,转身朝湖边走去。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庞文轩如此的呆坐着,以前就算走神,他的手上也会有一本打开的书,问他里面的内容,他也能对答如流。

    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

    夜灵有些担忧了。

    在湖边找到一块舒适的草地,坐下,靠在已经落光叶子的柳树下,感觉还真有些萧条。

    “小姐,你还没有吃饭呢!”一个侍女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语气里透着关心。

    夜灵抬眼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胃口。”

    “可是,不吃饭会饿出病来的呢!”侍女继续耐心的劝道,“要不我把饭菜再热一下,送过来?”

    夜灵点点头:“好吧,饭就不要了,拿几壶酒来吧……今宵月色明亮,不饮酒有些可惜。”

    说着,她仰头看看天上高悬的弦月。

    侍女顺着夜灵的目光望向月亮,会意的点点头,走了。

    很快的,就送上来几盘下酒小菜和一小坛的酒。

    对着弦月,自斟自饮,夜灵突然觉得这样也挺不错。

    几杯下肚,夜灵的酒意就上来了,身体开始轻飘飘的,大脑晕乎乎的。

    “果然,人人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喝点酒,就能解忧愁……只是这酒比不上青姨的酒好喝,喝了这么多杯,也不见醉倒……”夜灵轻笑道。

    说完,夜灵索性把整个小酒坛都抱了起来,就要往嘴里灌。

    酒还没有倒出来,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样喝会伤胃的!”熟悉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夜灵抬起头,看着来人笑了一声,甩开他的手,放下酒坛,又倒下去背靠在树上,醉眼惺忪的看着他:“你又来干什么?这才一天不到呢。我已经向你承诺过了,不再去找浅陌然和洛云离,你又来干什么?”

    红叶怏怏的收回被甩开的手,坐在了她的身边:“呃,我是想来告诉你,陌然他醒了。”

    说完,他望向夜灵,却见她无动于衷,依然醉眼盯着明亮的弦月,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有些难堪,红叶想了想,继续说道:“陌然他醒了,看起来精神不错。我来这,主要是告诉你这件事的。”

    “……这与我何干?”夜灵冷冷的回答道。醉意带来的眩晕感让她不由闭上眼睛,很快的又睁开来,继续凝视着弦月。

    “……我,我是想让你放心。”红叶小声的说道,没有了白天时候的咄咄逼人,气势一下变弱了很多,就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呆在夜灵的身边,等着夜灵的责备。

    夜灵忍不住想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错觉呢。

    “有你这么关心他的朋友在,他怎么会出事呢。”夜灵淡淡的说道,带上了一些安慰的口气.

    这句话一出,红叶的脸瞬间红了,眼圈竟有些红了。

    他小声的说道:“我……我想我可能做错了……”

    夜灵眉头一挑,终于把目光移到了身边的红叶脸上。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给他度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更给他的脸增添了伤感的感觉。

    “……怎么了?”夜灵语调平淡的问道,听起来好像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例行问候一般。

    红叶却没有介意,他低下头去,摆弄着手里从草地上拔下的枯草玩弄着:“他们三个知道了这件事,责备了我一顿……”

    “哦……”

    “说感情的事情,不是我这个孩子能插手的……”红叶自嘲的笑起来,眼睛一抬望向夜灵,“你知道吗,我不是孩子了,我比你还大一岁呢,已经到了成年人的年纪了你……不过,我真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既然陌然那么痛苦,不见你,忘记你,就不会痛苦了,我这样做有什么错呢?我不懂……”

    夜灵没有吭声,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月亮,手不由摸上身边的酒坛,抱住,咕噜噜又灌了好几口下去,随即手中空了,酒坛被红叶整个夺了过去。

    夜灵眨了眨眼睛,木讷的转向红叶。

    瞪了夜灵一眼,红叶捧起酒坛,喝了几大口,把酒坛放在了腿上,手背抹去嘴上残留的酒:“……我看见陌然吻你了,不舍得放你走。那样动人的浅陌然我第一看见……在我的心目中,他一直是一个很冷淡漠然的人……爱真的能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吗?”

    “修、千舞还有云离都责备我,说我把陌然最刻骨铭心的记忆给抹去了。云离还说,如果是他,就算他死也不会想要别人从他那里把他最珍贵的最刻骨铭心的爱的记忆拿走,哪怕那记忆让他遍体鳞伤……”红叶说着,仰脖又喝了好几口。

    听到红叶转述洛云离的话,夜灵觉得眼睛一热,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下来了。

    “够了……红叶,你回去吧!”夜灵无力的靠在树上,把脸撇到一边,轻轻的说道。

    话刚说完,一双温暖的手贴着她的脸,**她的秀中,她只觉得眼前一花,软软的有些烫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我想知道你吻陌然时,陌然的感觉是如何的一种感觉……”红叶声音微微颤抖着,生涩的吻着夜灵,在她的唇上摩擦着,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加深这个吻。

    夜灵苦笑起来,头一偏,想躲开红叶的吻,红叶却紧紧的固定住了她的头部,让她无法躲避。

    无奈的叹息一声,夜灵勉强抬起手,捧住红叶的脸,让自己把红叶当成浅陌然,主动的吻了上去。

    碾转、深入、唇齿之间的纠缠……

    最后,放开手,松开红叶的唇,夜灵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扫了一眼陷入呆滞中满脸红晕的红叶,转身离去了。

    眩晕感消失,唇上那醉人的触感消失,全身被火焚烧的感觉淡下去……红叶呆坐了半响,这才清醒过来,忍不住抚上自己的嘴唇:“这……这就是吻?原来这就是吻啊……”

    心里竟是无限的失落和惆怅,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

    回望夜灵离去的方向,红叶站起身,喃喃的说道:“我现在好像明白了一些,为什么云离会那么说……不过,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啊呀呀,没想到才把浅陌然的记忆封住了,夜灵这孩子又来招惹你,真是让人不放心!”庞文轩的声音在红叶的身后响起,吓了红叶一跳。

    红叶慌忙转身,正对上庞文轩似笑非笑的脸,他急忙解释道:“呃……不,不是的……夜灵没有招惹我……是我……呃,我只是想……”

    越解释,红叶越觉得解释不清楚。

    “只是想知道吻是什么?对吧?”庞文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眼眸中的杀气也开始慢慢汇集。

    “呃……是啊,只是一个吻而已……呃,庞先生,我不打扰你了,先走一步了!”红叶感觉到庞文轩的怒气,不由后退了一步,心虚的说道。

    说完,一个箭步就窜上树梢,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着红叶矫健的背影,庞文轩皱起眉头来:“一个浅陌然就够了,我可不希望再增加一个什么红叶或者洛云离……真是让人头疼,夜儿这孩子就不能让我省事一些吗?你难道想把神宫的那几位俊美少年都收了?就算佟凌答应,我也不会答应的!”。

    从那天之后,红叶每天晚上都会来,也不管夜灵愿意不愿意听,先把浅陌然的近况报告一遍,然后就走了。

    佟凌知道这个事情后,又气又好笑,特意留在庞府呆了几天,每夜陪着夜灵。

    红叶还是每夜的过来,有时候和佟凌过两招,有时候和夜灵喝上两杯,呆上几分钟再走。

    佟凌见他貌似还没有对爱这种东西开窍,稍微放下一点心来,也懒得再理他,只是对他每次来都要和夜灵报告浅陌然的事情很有微词。

    但是想起那天庞文轩的问话,佟凌就更郁闷了。

    不过听说浅陌然失去了和夜灵在一起的记忆之后,生活又恢复到了常态,他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庆幸,暗里希望浅陌然永远都不要恢复才好。

    作为佟家的长子,总有一大堆的事情忙不完。

    只能在庞府呆上几天,佟凌就被族长召回去了。

    这天,夜幕降临。

    夜灵闭上双眸,两手食指按住两鬓太阳穴,双指出淡白的光芒。

    “出来吧,你们。”随着她嘴唇的张合,两道青色的光芒出现在房间中,光芒中显出冰羯、月影两人。

    和前几次不一样,此时的冰羯和月影两人已经有了一些实质感。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单膝跪倒在夜灵的面前:“大人有什么吩咐。”

    “也没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不需要再呆在我的体内了,实体化吧!”夜灵淡淡的说道,递给两人一人一粒红丹。

    “这是……”两人接过红丹,脸上均露出一丝喜色。

    夜灵笑了起来:“这是上次去玉泉湖的时候找到的,顺手带了回来,虽然只是一粒,不过应该可以让你们实体化了。”

    “是的!”月影感激的望向夜灵。

    “……再说了,你们总是呆在我体内,不大方便……”夜灵随后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月影和冰羯的脸顿时红了,尴尬的忙着解释起来。

    “大人,其实我们呆在您的身体里,并没有看到那些事情……咳咳。”冰羯解释完后,现自己有点画蛇添足了,欲盖弥彰的感觉,顿时干咳两声,不敢再继续往下说。

    月影则讶然的看着冰羯,想笑又不敢笑,却加油添醋道:“是呀,大人,就算是看到大人和那两位大人亲热的场面,我们也会假装没有看见的,你说是吧,冰羯。”

    冰羯点头,随即醒悟过来,知道又被月影给作弄了,急忙辩解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根本就看不到的……呃,看也只能看到一点点……”

    两人越说,夜灵的脸色就越难看了。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夜灵终于低声吼了起来,一脚将两个非实体的家伙给踹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月影和冰羯面面相觑,紧接着在她们的身后响起轻笑声。

    两人回头,正看见庞文轩用手遮着嘴,两只眼睛都是笑意。

    “呀,你们被夜灵赶出来啦!”庞文轩有些幸灾乐祸。

    冰羯脸一扭,不屑道:“哼,说错话了而已!你也是,一直加油添醋的!搞什么啊!”说着,她怒视着月影。

    月影只是笑。

    “笑什么,说话啊!”冰羯怒气大了。

    “冰羯,你不觉得大人温柔了很多吗?没有以前那么任性和暴躁了呢!庞大人也觉得她可爱多了吧?”月影笑道,指了指房门里面的夜灵。

    庞文轩轻笑:“我一向都认为她是很可爱的。啊,两位被赶出来了,不知道该在哪里休息,要不要庞某给两位安排一下?”

    “麻烦庞大人了。”月影朝庞文轩行了一个礼,看着庞文轩离去。

    冰羯则一直处于思考状态。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现了耶,大人确实变化挺大的。说起来,我喜欢现在的大人,没有那么逼人的气势。”就在月影不耐烦的时候,冰羯终于开口说话了。

    月影白了她一眼,小声嘀咕道:“你的情商还真是低的可以……”

    把月影和冰羯两人赶跑了,夜灵在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几分钟,打开门,跃上树梢,直奔楚府。

    她已经很想念自己住过的那间房,还有和楚颐吵过嘴、亲热过的每一处……

    如今也不知道楚府怎么样了,她问庞文轩,庞文轩每次都是一两句话就把她打了。

    她想自己亲自去一趟,看看.

    于是,几乎没有人管的夜灵悄悄的溜出了庞府,独自一个人前往楚府。

    庞文轩坐在湖边,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府门的方向,又低下头看书。

    不一会儿,贴身小童小飞就匆忙跑来,告诉庞文轩夜灵不见了。

    庞文轩笑笑:“没关系,随她去吧,有月影和冰羯在她身边,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可是……可是小姐的情绪一直都不稳啊,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小飞两条好看的眉头纠结在一起,就像打了结一般,一脸的担忧。

    庞文轩收起笑容:“若是她因为这点小事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不用管她了。”

    “可是……”小飞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有什么可是,她总得自己处理一些问题。”庞文轩打了个哈欠,斜了小飞一眼,“不用担心她。”

    小飞闻言只好点点头,走开了。

    说是不用担心夜灵,庞文轩的心里却还是提了起来,心思早不在手中的书上了。

    而让他担心的罪魁祸——夜灵却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着,向着楚府的方向走去。

    她想去看看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看看和楚颐共同生活过的地方,看看银雪那丫头……还有那一箱被她收藏起来的礼物。

    想起楚颐还没有送过她一件礼物,夜灵不由有些遗憾。

    “……楚颐竟然是哥哥……唉……绯羽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我都躲得远远的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呢……”夜灵长叹了一声。

    想到楚颐,就很难不想到绯羽,一想到绯羽,夜灵的心就完全的乱了。

    不管七千年前,绯羽是如何的疼她爱她,她还是畏惧这个哥哥,一有机会就想躲得远远的,避开他那令自己害怕的疼爱。

    可是如今,已经是无法再躲避了。该来的总要来,再躲又要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抬起头,夜灵才现自己不觉已经走到了楚府的院墙边。

    抬头看着高高的院墙,她不由想起自己翻墙出去的那一晚,楚颐正是站在自己现在的位置上,双手抱臂斜倚在墙边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夜灵想着,嘴角浮现一丝苦笑,窜上墙头,举目望向院内。

    院内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然而空气中却隐约弥漫着一种熟悉的血腥味。

    夜灵一愣,正犹豫着是要离开还是跳进去看看,一道粉色的人影从院中扑了出来,飞快的从她的身边掠过。

    她的身上带着夜灵忘不了的香味。

    “新月!”夜灵皱起眉头,瞥了一眼静寂的院子,立即决定尾随新月而去。

    新月感觉有人跟着她,不由嘴角一勾,转身钻进小巷中,在迷宫中的小巷中绕了很长的时间,直奔郊外的树林。

    “哼,你跟够了没有?”新月停住脚步,娇声说道。

    “你去楚府干什么了?”夜灵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盯着新月。

    新月笑了起来:“当然是去杀人的了!”

    “你把谁杀了?”夜灵追问道。

    新月一耸肩膀:“当然是全杀了,王下的令,我只是忠心的执行而已。”

    一抹杀意浮现在夜灵的眼眸中.

    “怎么?你心疼那些人的性命?可惜他们已经死了!你再怎么惋惜也无济于事。”新月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夜灵淡淡的笑起来:“我无所谓啊,死就死了吧。不过我们两个之前的恩怨还是要解决一下的!被你欺负了,不还回来,会让我觉得心理很不平衡呢!”

    说完,她身子一动,朝新月冲了过去,举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新月的脸上,度之快,让新月当场愣住了。

    摸了摸热辣辣的疼的脸,新月急忙一个闪身,拉大与夜灵之间的距离:“你是王的妹妹,我不想和你打!”

    “你说不打就不打吗?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夜灵冷笑,身子一转,绕到新月的身边,举手又是一巴掌,带着风声扇向新月的另一侧脸颊。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