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 深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家妹?”慕容彦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这真有意思……恩。家妹……啧啧,叫的真亲热!”

    楚颐脸色完全沉了下来,阴冷的瞪着慕容彦。

    慕容彦笑了好一阵子。终于停了下来,看了楚颐一眼。眉头一挑:“说起来。你喊她家妹也没有错。不过,你这样说本王实在是大不敬,本王可没有对她出言不逊。只是寻常的叙叙旧而已。再说了,本王说的都是实话,本王的确很是想念你啊。夜灵!”

    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慕容彦的目光完全放在了夜灵的身上。

    夜灵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慕容彦,爆狼是你的手下吧!”

    慕容彦面色不变。赞赏的看着夜灵:“这么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一样的聪慧。居然想到利用天雷将我的爆狼部队全歼了,真是小看你了!”

    听见慕容彦亲口承认了袭击自己部队的爆狼就是属于他的手下。璃火心中震惊,难以置信的瞪着慕容彦:“二皇子。这,这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袭击本国的军队?”

    楚颐也是同样的疑惑。只有庞文轩静静的站着,一脸的不在意。

    “哦~璃火参将也在啊!没错,这几次袭击你们的确实是本王的军队,而且是直属于本王的秘密部队。至于为什么嘛……”慕容彦阴阴的笑了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本王想得到她而已,知道她会在此地出现,所以特意等候她的到来,顺带消灭你们。”

    说着,慕容彦一指夜灵。

    突如其来的迫人气势吓得夜灵身子一颤,零星的片段闪过脑海,反而加剧了她对慕容彦的恐惧。

    “夜灵?”璃火疑惑的望向夜灵,却见楚颐紧张的护着她,脸上不悦之色已经很明显了。

    “是啊!”慕容彦笑道,身形一闪,瞬间绕过众人,到了楚颐的面前,伸手就去抓夜灵的胳膊。

    楚颐急忙身子一动,挡在慕容彦和夜灵的中间,抬手打掉慕容彦的手,紧紧的盯着慕容彦,怒道:“慕容彦,你再对家妹无礼的话,可不要怪楚颐对你不客气!”

    “哼!对我不客气!那你就试试看好了!”慕容彦冷笑,握拳直冲楚颐的面门,和楚颐纠缠在了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短短的几秒时间内,竟打了十几个回合,不分高下。

    慕容彦嘴角一勾,笑了起来:“分身毕竟是分身,怎么能敌得过主人?真是自不量力!”说罢,他逼近楚颐,拳头突然舒展,化为掌拍在楚颐的肩膀上,顿时将楚颐拍的连退好几步才勉强站住。

    慕容彦一把抓住夜灵的胳膊,左手掐住夜灵的喉咙,双眸突然由紫罗兰色转成耀眼的金色,直直的注视着夜灵的眼睛,放柔声音道:“怎么,你还是没有记起我吗?”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如同重锤击打在夜灵的心底,震的夜灵感觉自己的灵魂都碎成了一块一块,她惊骇的瞪大了眼睛,抓住慕容彦的手腕,盯着慕容彦的金色眼睛,失声叫道:“哥……哥……”

    这一声在场的人包括远处藏身的浅陌然都惊呆了。

    “夜儿……”楚颐喃喃的唤道,呆了几秒钟,冲向慕容彦。

    “呵,真是不容易啊,你终于想起哥哥我来了!”慕容彦冷笑一声,也没有理睬朝自己冲过来的楚颐,松开掐住夜灵脖子的手,很随意的一甩手,楚颐就觉得一股很强大的气流冲冲了过来,将他掀翻在地。

    楚颐不由闷哼一声,护住自己的心脏,那里已经被气流割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伤口涌了出来。

    “将军!”

    “楚颐!”

    璃火、庞文轩和众将士忍不住惊呼出声。只这么轻松的一下就让他们的将领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慕容彦的真正实力该有多强?每一个人都觉得身上一阵寒气刮过,冷飕飕的。

    夜灵回头,一眼看见楚颐痛苦的皱着眉头,目光却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

    “啊,啊,好一个护妹情深啊!看了就让人不舒服!”慕容彦慢慢的举起手,紧盯着楚颐,目光中透露出厌恶之色。

    夜灵急忙抓住慕容彦高举的手掌,央求着望着慕容彦:“哥哥,你不可以伤他!”

    “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今**要他死,他就绝对活不过三更!”夜灵的求情反而让慕容彦更为恼怒,他冷笑一声,猛地用力一扬手臂,挣脱夜灵的手,再度一掌朝楚颐打去。

    ***

    芒果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这几天芒果家里出了一些事情,令人十分不快,甚至很是失落,以至于心情一直低迷,所以回了一趟爸爸妈妈家,调整心情。这些天都没有更新,希望大家原谅。这几天,芒果会时不时的爆的.

    那一掌来势汹汹,楚颐心中骇然,侧身一滚避开了慕容彦的掌风,单膝跪在地上,单手撑着地面,一只手捂住胸口,目光冷冽的盯着慕容彦,心中盘算着该如何行动才能从慕容彦的手中将夜灵抢回来,他清楚的明白,慕容彦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另外,慕容彦的瞳孔颜色变化为金色之后,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对慕容彦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那种难以形容的熟悉感,好像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很熟很熟的人,让他忍不住想靠近慕容彦,可是理智却时刻提醒着他,不能靠近,一旦靠近就会生无法挽回的遗憾。

    “夜儿……”楚颐望向夜灵,见她皱着眉,一脸的痛苦,慕容彦抓住她手臂的手就像铁箍一样,夹的夜灵疼痛难忍,楚颐忍不住叫出声来。

    夜灵转头眼眸中满是惊恐,她看着楚颐,突然大吼起来:“快跑!哥哥你快跑啊!”

    随即,她飞快的看向璃火和庞文轩:“璃火,文轩,把他带走!快点!”

    璃火一愣,迅回过神来,冲向楚颐,一把抓住楚颐的肩膀,想要将楚颐带离此地。

    他的手才刚搭在楚颐的肩膀上,蝴蝶夫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冲璃火眯眼一笑,娇声道:“真是个没礼貌的孩子,王的事情岂容你一个毛头小子插手,你给我乖乖的呆在旁边看就好了!”

    话音刚落,璃火就觉得自己伸出去的手臂一阵刺痛,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倒去,连着倒退了数步,跌坐在庞文轩的身边。

    庞文轩既没有来扶他,也没有冲到楚颐身边将他带离,璃火忍不住怒视庞文轩,却意外的现新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庞文轩的身后,玉笋一般的手指按在庞文轩的肩井穴上。

    她朝璃火笑了笑,看向庞文轩,轻声道:“文轩兄,我想你不会象这个毛头小子一样鲁莽行事吧!”

    庞文轩淡淡笑笑:“就算我想鲁莽一回,怕新月你也不答应。”

    “还是文轩兄了解新月呢。”新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庞文轩扫了一眼放在肩膀上的玉手,望向慕容彦:“也不是太了解呢。新月啊,这样单相思的呆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很痛苦吧?我看他的心思都在夜灵那孩子的身上呢。”

    貌似不经心的一句话,却像一根针狠狠的刺进新月的心里。

    她不由抓紧了庞文轩的肩膀,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她的感受。她不由顺着庞文轩的目光落在夜灵的身上,眼眸中的杀意一闪而过。

    新月貌似平静的回道:“也还好吧。新月只要能呆在他的身边就好了,并不奢求其他的。”

    “是吗?”庞文轩很是随意的反问道,目光下移,落在了惊慌的夜灵脸上,“新月,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也算不短了,大家也算的上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你想说什么?”新月皱起眉头来。

    “也没什么,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而已。”庞文轩微笑起来,轻声道,“你有你想要的,我也有我想要的,不是吗?”

    新月疑惑的看着庞文轩,又望向他凝视的夜灵身上,她不由有所感悟。

    “没想到你想要的竟是她……”新月自嘲的笑起来,“好吧,成交!你要我如何做?”

    “新月还是像以前一般的爽快!”庞文轩赞叹道,脑袋一偏凑近新月,手慢慢的抬起,握住了肩膀上新月的手,轻轻捏了捏,将一样东西塞进了新月的手中。

    新月一愣,随即将手握成了拳头,换了一只手搭在庞文轩的肩上。

    她扫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卷成圆筒的纸条。新月轻笑一声,将纸条偷偷的塞进了自己的腰间。

    这一切只有一看见形势不妙就化为小猫大小的小火看在眼里。

    看见自己军队里的军师和璃火参将被慕容彦的两个手下制服,底下的士兵更是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彦拖着夜灵走向楚颐。

    楚颐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一擦嘴角流出的鲜血,挺直腰板面对着慕容彦:“慕容彦,把夜儿放开!”

    慕容彦冷笑:“凭实力来说这话吧!”说罢,慕容彦挥拳向楚颐打去

    楚颐低吼一声,扑了上来,慕容彦手一扬,将夜灵扔到一边,迎了上来,只是瞬间两道人影就已经纠缠在了一起,“砰”的一声巨响,两个人影又迅的分开,面对面站着。楚颐竟出人意料的接住了慕容彦的招式。

    有风吹来,两人的衣衫飞动,竟似要乘风而去一般。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就彼此沉默不语了,只是互相对视着。

    距离太远,夜灵只能看见他们的嘴唇在动,却猜不透他们在说什么。

    最让夜灵心惊的是,楚颐的眼眸似乎也变了颜色,变得和慕容彦一样的金色,只是没有慕容彦的金色那么纯,那么闪亮。

    “呵,好像有所觉醒了嘛!”慕容彦笑着,傲视着楚颐,冷然中带着不屑的意味。他的眼神凌厉,紧紧的罩住楚颐,锐利的仿佛看穿了楚颐的五脏六腑。

    楚颐显然比不上慕容彦的老练深沉,可是却多了慕容彦没有的浩然之气。

    两人对峙了一会,无隙不入的寻找着对方内外的疏忽和破绽,哪怕是瞬间的分心,对方都可能趁虚而入,两人身上的战意让人产生错觉,好像他们会一直战斗到直至对方溅血而亡的地步。

    两人是如此的专注,气势有增无减,杀气弥漫了整个战场。

    突然间,楚颐向前跨了一步,右手抽出腰间的长剑,很随意的向慕容彦挥去,强大的剑气夹杂着龙吟虎啸之声朝慕容彦狂涌而去。

    慕容彦冷笑,手腕一转,一把黑色的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慕容彦凭空一甩黑枪,黑色的枪气快的和楚颐的白色剑气撞击在一起,掀起一阵气浪。

    与此同时,慕容彦和楚颐两人一声不吭,同时出手了。

    众人来不及反应,只听见剑河枪撞击在一起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两人都被震飞了,慕容彦倒退了四五步站住,手臂一阵麻,而楚颐则被震的飞翻开去,手臂酸麻,气血翻腾,跌向地面。

    慕容彦站住之时,楚颐就地翻滚,数十步之后才借着腰力弹起。

    两人分站两边,再次形成对峙之势。两人之间杀气漫漫,暗劲激荡。

    “哼!虽然只是分身,但是一旦觉醒了,还真是很难处理呢!”慕容彦冷冷的说道。

    楚颐闷哼一声,他听不太懂慕容彦的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分身”?指的是他吗?慕容彦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颐并不答话,嘴角逸出一丝冷笑,狠狠的盯着慕容彦。

    慕容彦的目光落在楚颐的胸口,只见鲜血不断的涌出,湿了衣襟,不由微笑起来:“你的伤口裂的更大了,原本作为分身的你就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受了伤,要赢我更是难上加难了!我劝你还是别抵抗了,乖乖的让我杀了吧!要知道,杀你,就相当于杀我自己,我也不好受!”

    “啰嗦!受伤了又怎么样?我倒是奉劝你,你还是专心点的好,走神的后果可能是很严重的,会丧了你的命也难说!”楚颐皱起眉头来,瞥了一眼伤口,冷笑道。

    “走神吗?你看出我在走神了?眼力还算不错呢!”慕容彦淡淡的扫了一眼夜灵,枪头随意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你说,如果我在你的眼前将夜灵杀了,你会如何?”

    楚颐的脸色凝重起来,沉声道:“你想要杀夜儿,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慕容彦呵呵的笑起来,右手伸直,枪头笔直的指着楚颐:“开玩笑的,其实我想杀的是你。她有一个哥哥就行了,不需要两个!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说到这里,慕容彦停顿了一下,摸了摸鼻头,轻咳了一声。

    “你想说什么?”楚颐露出警惕的表情来,死死的盯着慕容彦。

    “你知道你是谁吗?”慕容彦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反问道。

    楚颐锁紧眉头,有些不耐烦:“慕容彦,你到底想说什么?”

    慕容彦狡黠的对着楚颐笑了笑:“想必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吧,那就由我来告诉你答案!你,楚颐,其实是我慕容彦的分身而已,也就是说,你曾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某一天,为了寻找夜灵这丫头,我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分离了出去,形成了你——楚颐,并且伪造了慕容复和慕容修关于我们的记忆,以为我们是他们的兄弟,并且让慕容复以为你和他是孪生兄弟,只是你从小被抱到了宫外,寄放在楚老将军家成长而已。既然是孪生兄弟,你又不在慕容家族中,所以很自然的,慕容复会和你走的很近,将你当成他的心腹。只要有什么大事,慕容复就一定会找你商量。”

    “你!”楚颐震撼的瞪圆了眼睛,手一紧,握紧了剑的把手,怒道,“你胡说什么!”

    慕容彦只是笑笑,继续说道:“别紧张,我对慕容家的位置并不感兴趣,若是我想,这皇位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他慕容复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连慕容修也不是我的对手!我的目标只有一人,那就是她!”

    说着,慕容彦手中的枪头转移了方向,移到了夜灵的身上,听见两人对话的夜灵正一脸愕然的盯着两人。

    “我等你,等了几千年呢,洛洛!”慕容彦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有些歇斯底里,“我最亲爱的妹妹,你我的战斗经过这千年,将再度开始!你可知我等了多少年?等的有多难受!”

    说着,慕容彦咬紧了牙,怒视着夜灵,甩手,一道枪气冲着夜灵而去。

    而夜灵根本就没有力气躲开这道枪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飞快的朝自己掠来,直取自己的性命。

    “不要!”楚颐的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薄纸,他大吼一声,朝夜灵奔来,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剑气直逼枪气而去,想要将慕容彦的那道霸道的枪气击飞。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赶到夜灵的身边,一杆长枪从他的背后穿来,直透楚颐的心肺,枪头从他的胸前穿出,带出一抹血箭。

    楚颐疾奔的脚步缓了下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嘴里涌上腥甜的味道,口一张,吐出一口血来:“……夜儿……”

    他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彦又挥出一道枪风将自己的剑气打得粉碎,连着数道枪气,扑面而来气势让人心惊动魄,夜灵呆呆的趴在地上,黑色的瞳孔中印着的满是美丽的如花一般绽放的枪气,以及楚颐绝望的容颜…….

    眼见着枪气就要触碰到夜灵的肌肤,将她刺碎。

    一道淡紫色的身影掠过天空,左手一揽,挽住夜灵的腰间顺势旋转开来,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衣袖随风飘动,从容的避开了数道枪气。

    紧接着,嗒的一声,他的脚尖轻轻的点在了地面上,悠悠的落地了。

    “浅陌然?”夜灵缓缓的转向那淡紫色的身影,呆愣着唤出他的名字。然后又木然的回头,注视着渐渐倒下去的楚颐。

    “……夜……儿……”楚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夜灵的脸上,目光绝望而不舍,头慢慢的失去支撑的力气,无力的倒向一边。

    “哥哥!楚颐——”夜灵失声悲鸣,泪水淹没了她整个人整颗心。她感觉整个战场一下静寂无声了,静的只听得到楚颐的血滴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清清楚楚的在她的耳边回荡。

    她紧紧的盯着楚颐,他睁大的眼睛空洞无神的望着她的方向,不过他却再也看不见她了,而她再也听不见楚颐那暗哑的呼唤她的声音,她不敢相信,只短短几秒的时间,她和楚颐竟已经阴阳相隔了。

    心如同被击碎了一般,痛的让人难以忍受。

    她看不见璃火扑向楚颐的身体,也看不见慕容彦笑着一脚踹开了璃火,她也看不见庞文轩背过脸去眼眶中的泪珠,她的眼里只有楚颐那种惨白的死气沉沉的脸,那曾经吻过她的性感的薄唇正一点一点的失去血色,变得冰冷。

    她想扑上去,到楚颐的身边去,用力的摇晃他,让他起来,却被人阻拦着,紧紧的抱着,不能动弹。

    “夜灵,你镇静些!夜灵,你清醒点!”浅陌然不住的在夜灵的耳边说着,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手臂收紧,生怕夜灵会再度消失一般,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他甚至伸出手强行将夜灵的脸扳向自己,不让她继续看着楚颐,可是夜灵却执拗的挣扎着,目光不愿意离开楚颐,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她怕自己只是眨眼的功夫,楚颐就不见了,永久的不见了。

    慕容彦收起笑容,神色严肃的看着面前楚颐毫无生气的身体,朝他伸出手来:“好了,现在,该是你回到我体内的时候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

    说着,他手掌微微向上抬起,楚颐的身体好像被无形的东西托在了半空中,面朝上平躺在空气之中,原本因为疼痛蜷缩起来的身子舒展开来,无数金色的藤蔓从他的胸膛迸射出来,一接触到空气就碎成粉末,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金色粉末落在地上,化为金色耀眼的光芒,拢在众人面前,逐渐的凝结成人形。

    看着金色的人形,慕容彦轻舒一口气,颇有兴趣的看着那个人形,眼中透着几分亲切。

    随着藤蔓的数量越来越多,楚颐的身体渐渐的变淡。

    慕容彦抬脚走向金色的人形,抬起手,手指才刚刚触及到人形,那人形立即化为金色的烟尘将慕容彦笼罩在里面。

    待烟尘消散,夜灵再次看见慕容彦,只见他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然后睁开眼睛。

    如同太阳一般金色的眼眸,一头耀眼的金,微抿的薄唇,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下颚略向上抬起,一身白衣,如同神祗一般傲然俯视着大地一般注视着众人。

    那种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更是无人能比。

    他手掌轻翻,掌心朝上,接住最后一片悠悠飘落的与众不同的金色晶花,握紧,笑了起来,耀眼的笑容让在场的人眼前一亮,忘记了呼吸,只是傻傻的看着他,仿佛他是整个战场的主角。

    他抬起头望向楚颐,轻笑一声,望向浅陌然,然后径直的朝他走了过去。

    慕容彦刚迈开脚步,楚颐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笔直的坠向地面。

    “不——”夜灵惊呼,绝望而凄厉,疯了一般挣开浅陌然的怀抱,朝着楚颐下坠的身体扑去。

    慕容彦的身影从她的身边交错而过,他的笑容诡异,夜灵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跌进了一个白色的怀抱之中。

    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看见楚颐的身体还没有接触到地面就碎成了一块一块,消失在空气之中。

    浅陌然满是敌意的注视着慕容彦,他想拦住夜灵,却被慕容彦抢先了一步。

    慕容彦抱着夜灵,凝视着她的悲伤的脸颊,伸出手轻轻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珠,然后抬起头朝浅陌然微微一笑:“没想到你竟然会呆在她的身边,真是让人意外。我还以为那没有七情六欲冰雪一般的人儿,怎么样都是不会动情的!”

    浅陌然皱起眉头来。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见这样类似的话了。

    慕容彦转过身,面对着众人,淡淡的说道:“本王此次前来,只是想和她见一面,如今该见的都见到了,本王告辞了。”

    说着,他走向浅陌然,将昏迷的夜灵交到浅陌然的手中,洒然的转身离去,蝴蝶夫人和那位男子急忙跟随上去。新月看了看庞文轩,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一扭头追上三人,快的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中。

    此时,在场的所有将士都还没有从楚颐的死讯中清醒过来,呆呆的立着,茫然无措的看着楚颐消失的那块地方。

    当夜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她睁开眼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netg边的佟凌,见夜灵醒来,佟凌第一个反应就是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动情的唤着她的名字。

    然后她看见了坐在不远处椅子上的庞文轩,他好像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既不接近,也不问候,只是淡淡的笑着。

    最后她看见了站在窗边远远看着自己的浅陌然,他的脸上喜忧参半,听见夜灵醒来,他想走到夜灵身边来,告诉她自己有多担心她,可是看见佟凌和夜灵如此的亲密,他又无法迈开腿来。

    见夜灵望向自己,浅陌然无意识的避开了她的目光,背过身去看着窗外。

    夜灵不由有些黯然,看来浅陌然还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么一来,怕是两个人再也无法站在一起了。

    想着,夜灵长长的叹了口气,把头靠在佟凌的身上:“佟凌,你怎么会在这里?”

    “文轩传来的信,知道你出事了,我就连夜赶来了。你知道吗,我真怕你再也醒不来了……夜儿……我很想你,非常非常的想你。”佟凌喃喃的低语着,言语中透着后怕。

    夜灵的眼眶有点红了:“恩,我也很想你……”

    说到这里,夜灵又想起楚颐,泪水忍不住滑落。

    感觉到夜灵在哭,佟凌抬起头,用手抹去她的眼泪,不住的亲着她的唇,柔声的安慰着她:“楚颐虽然不在了,但是你还有我啊,夜儿,别哭……”

    说着,佟凌自己都有些心酸了。说起来,他和楚颐也算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了,突然间这人说没有就没有了,放在谁心里,谁都受不了。

    佟凌索性不再说下去,只是抱着夜灵,轻拍着她的背。

    浅陌然看着窗外,静静的听着夜灵的哭声,既心疼又苦涩。他和楚颐接触不多,因此楚颐的死对他来说也不很难过,他只是心疼夜灵,想要安慰她却又找不到可以靠近的理由,尤其是现在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佟凌,那个和她订婚的少年。

    庞文轩听着佟凌的话,也是神色黯然。

    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呼~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一声打破了房间里的气氛,紧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房间中。

    夜灵望去,原来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唇红齿皓,身穿一身红衣,站在房间中央,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你是……”夜灵纳闷的打量着小孩。

    那小孩听见夜灵的声音,圆溜溜的眼珠一转,望向夜灵,随即高兴起来,朝夜灵扑来:“哇,夜姐姐你醒啦!我是小火啊,小火啊!”

    快要扑到夜灵身上的时候,佟凌突然一个转身,将netg上的夜灵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小火扑了个空,一把抱住了空空的被子。

    小火蹦了起来,站在netg上,怒视着佟凌,小手一指佟凌的鼻子:“喂,小子,你干什么霸着夜姐姐不放!”

    佟凌不屑的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是小火?变成人形了?”夜灵惊讶的盯着小火。

    小火的注意力顿时从佟凌的身上转移到了夜灵的身上。

    他甜甜的笑着点点头,盘腿在被子上坐了下来:“怎么样,姐姐,我是不是很可爱?”

    夜灵刚想回答,佟凌立即冷哼一声,手在夜灵的腰间一捏。

    被佟凌这么一打扰,夜灵的话顿时卡在喉咙说不出来了,纳闷的看向佟凌。

    小火白了佟凌一眼,拉住夜灵的胳膊,拿头蹭了蹭:“夜姐姐你终于醒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火都头昏脑胀的了!”

    夜灵的身子僵住了,不由扭头望向浅陌然,只见他已经转过身来,紧盯着自己。

    “陌然……”夜灵唤出声来,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将实情讲出来。

    浅陌然沉下脸,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夜灵一愣,只觉得心中凉了大半截。

    她苦笑一声,移开目光:“如你想的,我就是奈落。也就是你一直想要封印的那个奈落。”

    浅陌然一直盯着夜灵的脸,见她神色冷清,并不像在说谎,这才收回目光,转过脸去:“既然是奈落,你为什么要进入神宫,为什么要成为风位继承者?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明?”

    “因为一开始并不知道所以无法说,后来知道了,是不敢说。我不想被你们封印。”夜灵故作平淡的说道,却觉得眼眶中的泪水越来越多了。

    浅陌然沉默了。

    夜灵也沉默了。

    庞文轩轻叹一声,想了想,慢悠悠的说道:“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把始末说给你们听,我想,有些事情可能夜儿自己都不清楚。”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了庞文轩的脸上。

    见夜灵怀疑的看着自己,庞文轩笑了起来:“反正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大家说明白点会更好,不用再猜来猜去的。”说到这里,庞文轩有意看了看浅陌然,浅陌然不由皱起眉头来,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庞文轩向下讲。

    “这事情要从千年前说起,绯羽王和他的孪生妹妹奈落一向关系很好,可是不知为何,有一天他们的关系突然恶化,转为对立关系,并且率领各自的手下动了战争,这场战争相信各位都知道,就是著名的毁世大战。”庞文轩继续说道。

    夜灵嘴角抽搐了两下,嘀咕道:“胡说……哪里有那么严重……”

    庞文轩含笑望向夜灵,夜灵却心虚的转过脸去,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不要打岔,夜儿!”庞文轩嗔怪的说道,“光之神绯羽和其保护的炽云大6失去了影踪,暗之神奈落和她的浣月大6彻底粉碎。当然这一个结局是史书上记载的。实际上,奈落并没有死,她和绯羽王一样,下落不明而已。”.

    佟凌微微摇摇头,用手托住夜灵的下巴,直接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浅陌然见状一愣,胸口一阵刺疼,目光不自在的避过两人。

    庞文轩则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道:“下面的,就是那天慕容彦说的了。其实也不该再叫他慕容彦,而应该称呼他绯羽王才是!”

    浅陌然的注意力一下被庞文轩的话吸引了过来,他专注的听庞文轩继续说。

    夜灵则紧抿嘴唇,趴在佟凌的肩膀上。

    “奈落下落不明,绯羽王为了找她,隐了行踪,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分离出去,做了一个分身,让他在整个大6寻找奈落,而自己则沉睡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大概是感应到奈落的存在,绯羽王醒来,一边慢慢的恢复自己的力量,一边伪造了自己和他分身的身份,绯羽王成为慕容家的老二慕容彦,与此同时,他的分身成为慕容复的孪生哥哥慕容颐,啊,也就是楚颐,但是慕容颐在这个世界转生了多次,渐渐的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单纯的作为人生活着,直到夜灵你的到来,唤起了他残存的一点记忆。这也就是为什么慕容颐那么容易就爱上你的原因,因为他这么几千年苦苦寻找的就是你。”庞文轩轻叹一声,他看见夜灵的眼泪又落下来了。

    “然而你,夜灵,作为奈落的记忆并没有苏醒,因此慕容复并不知道你就是奈落,他想要获得绯羽王的力量,所以让你进入神宫,等你获得神侍凭证之后将你送上绯羽王的祭坛作为祭品。当然他也做好了另一手准备,就是如果你没有通过神宫测试,那么就会被他永远的囚禁在天牢之中。”

    “让他很意外的是,短短的几天学习,你竟然可以通过测试,成为风位的继承者,当然这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于是,我们两人很有兴趣的在一旁看着你成长。当然依墨在这件事情上也起到了推动作用,他无意中拉着你和浅陌然前往玉壶看瀑布,在特定的时间遭遇了被囚禁在湖底的奈落老部下冰羯,虽然你受了伤,但是也因为冰羯的事情,体内奈落的记忆和能力逐渐的恢复。”

    浅陌然听到这里,不由望向夜灵,心中懊悔,早知道玉壶事件是改变夜灵的契机,他就不应该答应夜灵,死活都要将她带回神宫才是。

    庞文轩像是看穿了浅陌然的心思,含笑道:“没用的,即使玉壶事件没有触,早晚都会有其他的契机生,这是必然的。”

    浅陌然黯然的垂下头不语。

    “好了,接下去说吧,夜灵体内奈落的记忆越多,绯羽对她的感应就越强。他终于按捺不住,驱使他的爆狼部队袭击了附近的村庄,诱出慕容颐,收了自己的分身,增加了力量。于此同时,他觉察出夜灵你的身体状况,趁你昏倒在他怀里的时候,把自己的灵气分了一小部分给你,以便维持你的生命。”庞文轩说到这里,不由的唏嘘感叹。

    夜灵愣住了。

    佟凌接到庞文轩的话说道:“那时你的身体状况只能维持一天多的时间。”

    “虽然事前,我用了家族传下来的玉石手链给你续命,但是远远赶不上你身体的衰竭程度。”庞文轩有些无奈,“奈落的力量出了你身体的承受能力。每使用一次,你的身体就会遭到严重的损害,而这种损害并不容易看出来。”

    “……你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居然还乱用力量……”浅陌然幽幽的说道,虽说是在责备夜灵,但是语气中的关心之情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伴随着的还有淡淡的失落。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冰羯和月影都在她的体内,她们肯定劝阻过你,夜儿!”庞文轩冷下脸来,责备的瞪着夜灵。

    夜灵心头一寒,没敢看庞文轩,只是胡乱的点点头。

    她没有想到庞文轩居然知道的这么清楚,连月影在她体内都晓得了。

    她这一点头,佟凌恼了,也沉下脸来,怨恨的看着夜灵:“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若是你讨厌我,想用自残来摆脱我,那就明说,我佟凌不会死缠烂打的缠着你的。”

    夜灵一惊,急忙说道:“我从来就不讨厌你的,是我错了,总是意气用事,不考虑后果……”说着,夜灵眼圈一红,眼泪吧嗒吧嗒就下来了。

    佟凌表情缓和下来,有些伤感:“下回再意气用事,先想想我啊,笨蛋!你舍得留下我一个人吗?”

    夜灵摇摇头,搂紧了佟凌的脖子。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