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改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比想象的容易很多,这是夜灵和浅陌然一致的看法。

    简单的让两人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凭证。

    当他们来到枯树下,浅陌然背着夜灵围着枯树转了两圈。夜灵手一摊开,一个桃花瓣大小的玉石就慢悠悠的由树上落在,掉在了她的手掌之上。

    以至于夜灵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桃花瓣玉石嘴角直抽搐。呆呆的问浅陌然这是什么东西。

    刚问完,浅陌然还来不及说话。玉石就开口了。很不屑的口气:“靠,没长眼睛啊你们,看不出我是神侍凭证吗?只有找到我的人。才被承认是神侍,才可以被绯羽大人接见,才能见到奈落大人!无知的家伙!真不晓得怎么会是你这么笨的女人找到我!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承认……啊~”

    话音未落。夜灵很不爽的把摊开的手握了起来了,用力的挤了挤,只听到玉石一声惨叫。再也不出声了。

    浅陌然愕然的看着这一幕。额头上垂下三根黑线。他没有想到。传说中那么神圣的神侍凭证居然是这么一个东西,还会说人话。而且还说话那么粗俗。他也没有想到夜灵居然不顾及它神侍凭证的身份直接就把它捏扁了。

    “不会捏死了把?”夜灵嬉笑起来,手却没有松开。遇到好玩的事情。她的精神就会稍微恢复的快一些,主动从浅陌然的背上下来,站在了他身边。

    “应该不会。毕竟是神石……”浅陌然觉得挺无语的。

    不过让浅陌然高兴的是,夜灵这么轻松就拿到了凭证,这就说明了夜灵是神侍,而不是奈落。作为神侍的敌对方,奈落,是没有办法拿到神侍凭证的,神侍凭证也不会承认她。

    神侍凭证离开了枯树,那枯树就好像得救了一般,迅的出绿芽,长成叶片,然后像是为了庆祝它这个瘟神终于离开了自己,噼里啪啦一阵欢快的声音响起,在两人的瞩目中,冒出花芽,不断的出花开的声音,只是几分钟的时间,粉红色的花云就把枯树笼罩住了。

    两人瞪大了眼睛,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浅陌然悄悄的握住夜灵的手,仰望着满树怒放的花朵,心中忍不住希望时间能永远的停住,只留下自己和夜灵两人,以及这一树让人震撼的美丽花朵。

    而夜灵想的则是:这块神侍凭证还真的像一块毒瘤,连它藏身的大树都不愿意它留下来。

    轻风抚来,粉色的花瓣洋洋洒洒的飘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浓郁的花香。

    深深呼吸一口,肺里立即塞满了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再呼吸一口,全身都软绵绵的,好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夜灵觉得浑身慵懒起来,倚着树坐了下来。

    浅陌然猛的醒悟过来,急忙捂住鼻子,朝夜灵喊道:“夜儿,快,捂住鼻子!这花香有问题!”

    “呵呵,这时候才觉吗?陌然?你的反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一个嚣张的笑声在浅陌然的身后响起。

    紧接着,一把半月形的弯刀架在了浅陌然的脖子上:“你也吸进去了不少花香,应该没有力气和我较量了,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别动,否则,就算是多年的老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浅陌然握起拳头,却现使不上力气,即使他捂住了鼻子,但是之前他还是吸进了大量的花香,情况和身后那人说的一样。

    浅陌然不由沉下脸,低声道:“你为何会在这里?这毒是你下的?”

    他已经听出来人的声音。

    那人笑了起来:“这还用问?当然是为了她手中的东西!”

    他说着,朝身边的人一努嘴:“你去把凭证拿过来!”

    一个女子应了一声,朝夜灵走去。

    浅陌然看着那个女子,不由皱起了眉头:“影,你居然和她在一起!”

    听见浅陌然的话,夜灵眯起眼睛来,望向那女子,不由想笑,她有气无力的朝女子打了一个招呼:“呦,好久不见了嘛,玉溪。好长时间没看见你,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已经暴死荒野了。”

    玉溪脚步顿了顿,脸上浮现一丝怒意,随即又笑了起来:“只怕你这次要比我先死了!”

    “为什么不能和她在一起,我们两个有相同的目标。说起来,我找到她的时候,她都快要死了,于是我大慈心救了她。”影说道,露在黑色面纱之外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浅陌然冷漠的反问道,目光却一直盯在玉溪的身上,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心里却在盘算着该如何躲过影的攻击,到夜灵的身边去。

    玉溪走到夜灵的身边,蹲下身,右手伸到夜灵的面前,左手却悄悄的伸进了自己的怀中,握住了藏在里面的一把匕。

    “把神侍凭证交出来吧!”玉溪威胁道。她准备趁着夜灵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给她一刀。

    影瞥了玉溪一眼,笑道:“我说过,不许你伤害她,如果你准备用你藏起来的匕伤了她的话,小心我在你可爱的脸上戳两个大大的窟窿给你当酒窝!别以为我看不见就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玉溪身子一颤,怨念的瞪了夜灵一眼,把怀中的手抽了出来,回头扫了影一眼,阴冷的笑了笑,笑的很是勉强:“你放心,我不会动她的,哼!”

    “那就最好,我可没有耐心一而再的提醒你,而你,最好也放聪明些,别再三的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你要知道我是很没有耐心的人,难保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呵呵!”影双眸含笑,笑意却只浮于表面,暗藏在笑意之下的是难掩煞气的杀意。

    心知影不会对夜灵做出什么伤害之类的事情,浅陌然放下心来,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脱离影的威胁。

    “拿出来什么?”夜灵笑,盯着云溪,明知故问。

    “别装傻!”云溪恼怒的低声吼了起来。

    她想伤夜灵的企图被影看穿,就将影对她出的怒气都移到了夜灵的身上。她不明白,只要杀了夜灵,神侍凭证就可以很轻松的拿到手,何必这样浪费时间逼问,还要被这丫头气……

    她想去拿匕威吓一下,又害怕影,即使他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他身上的那股煞气还是让她忍不住打寒战。

    “真是的,和你说话就是累,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总不可能你不想要的,我硬让你要吧?”夜灵嘴角的笑意越的深了。

    透过玉溪的肩膀,她看了浅陌然一眼,目光又移到他身边的影身上,朝他晃了晃手:“呵呵,影,好久不见哦!”

    玉溪正想作,她伸出手刚想抓住夜灵的脖子,影轻咳了一声,吓的玉溪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心中的怒气又上升了许多。

    “在你看来,你是许久不见我,可是在我看来,我却是经常看到你的,所以,对我来说,我们可并不是好久不见哦……”影淡笑着说道。

    “哦?是吗?”夜灵想了想,记忆里并没有任何影留下的印象。

    “当然,你不信可以问问陌然,他总得很敏锐的感觉到我的存在,当然,这次除外。”影嘲笑的说道,瞥了浅陌然一眼“可见爱情这种东西还真能蒙蔽人的耳目,让人变成瞎子聋子!你说呢,陌然?”

    浅陌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夜灵慢悠悠的摇摇头,看着影的眼眸中带上了惋惜,笑道:“你这话,酸味很大啊,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根本就没办法获得爱情,所以就觉得它是酸的、坏的?其实你自己也明白自己这么说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心理吧?”

    一道煞气在影的眼眸中一闪而过,随即影轻笑起来,白了转过头来的玉溪一眼:“你还磨蹭什么?”

    玉溪急忙转回身,一把抓住夜灵的手,用力的想要扳开她的拳头。

    夜灵猛地曲腿一踹,重重的踹在了玉溪的小腹上,顿时滚出去几米远,全身蜷缩在一起,疼的昏死过去。

    这突来的变故让影略微一怔,与此同时,浅陌然飞快的握住影的手腕,一个转身,脱离了弯刀的威胁,随手一扬,将影整个人扔了出去,趁势追上去,一拳重重的击在影的胃部。

    影反应过来,出手还击,却见浅陌然急退数米,立在了夜灵的身边,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只一、两秒的时间,浅陌然和夜灵的被动形势就完全逆转了。

    “真是没用的东西!”影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玉溪,冷哼了一声,揉了揉胃部,硬是压下被浅陌然重击的痛苦,目光落在树下浅陌然和夜灵两人的身上。

    夜灵还是保持着半倚在树干上的姿势,浅陌然洒然的站在她的身边,两人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和谐和相配。

    “啧啧……”夜灵注视着影,缓慢的摇着头,脸上露出一丝遗憾,“影,你选人的目光太差了,我认为你应该找林淼合作才对,那丫头虽然看似柔弱,下手却极其狠毒,一点都不会手下留情,很值得培养,只需时***的心狠手辣就能让你轻易的将这神侍凭证拿到手。”

    浅陌然闻言,皱起眉头来,却没有阻止夜灵继续说下去。

    影哈哈的大笑起来,望向夜灵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赞赏:“你说的很对!你们五人中她的狠毒最让我欣赏,不过,也最让我讨厌。我平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自己养的蝎子刺伤,甚至丧命,所以只要她和我有一点的瓜葛,我会立即除掉她,以除后患。”

    “这只能说明你对自己没有信心而已!”夜灵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说话的语气软绵绵的,好像刚才那一脚花了她大部分的力气。

    “我倒是看中了一个人,可是她却不会顺着我的意到我的身边来。”影意味深长的说道,目光停留在夜灵的脸上,看着她面露疲倦之色,还有些微微的喘息,心中竟有些迟疑起来。

    他手一扬,一瓶小药丸落在了夜灵的裙子上:“拿去,先吃一粒,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夜灵低头看了看,没有伸手去拿,只是笑了起来:“多谢。不过,我还没有虚弱到要吃药的地步。”

    “吃不吃随你!怕有毒就别吃!”影冷冷的说道,脚尖微微一转,对准了浅陌然。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原地,朝浅陌然掠来。

    “真是急性子……”夜灵捡起裙上的小药丸,看了看,收入自己的口袋中,抬头和浅陌然对视一眼。

    浅陌然淡漠的将目光移到疾驰而来的影身上,手一摆,撩起长衣的下摆束在深紫色的腰带中,脚快走几步,移到夜灵的面前,双手拢在胸前,慢慢的拉开,一条长鞭出现在两手之间,随着他左手快的捻动,长鞭越来越长。

    见影在自己五六米的时候突然消失了身影,浅陌然微微抿起嘴唇,右手猛地向上一扬,长鞭在空中如同优雅的蛇行打在空气中,响起清脆的鞭声,以及打到身上响起的巨响。

    影的身影在半空中晃了晃,再度显现出来,闪过鞭子的又一次攻击,落在地上,身子就势一滚,鞭子紧跟着在他的身边击打在他前一秒的停留之处。

    浅陌然手一收,撤回鞭子,看着半归在地上的影,影从容的朝他笑笑:“刚一交手,你就用上了风鞭!没想到我在你的心里地位这么高,真是让在下荣幸啊!”

    “总比你用毒强!”浅陌然冷笑,手一抖,鞭子出“啪”的一声脆响,表面突然炸开,形成无数的尖刺,见风就疯长,转眼间,那鞭子已经是原来长度的两倍还不止,由原先两指宽变细到只有一根手指的宽度。

    影的脸色渐渐变的凝重,眼眸中闪过一丝怨恨。

    他站起身,急朝一边闪去。他的身影才动,浅陌然手中的鞭子像是活物一样,自己紧跟着就追了上来,不管影逃到哪里,那鞭子总能快的反应过来,找到影的位置。

    这让影很是头疼。他最顾及的就是浅陌然的这条风鞭,被它打中那可不是一般的小伤,不皮开肉绽算是奇迹了,上次他调谑浅陌然的时候,就吃了这条风鞭的苦头,所以一看见浅陌然拿出风鞭,他就收起了轻视之心。

    让影很不舒服的是,上一次浅陌然是被他逼迫到最后才拿出风鞭,可是这一次却是优先选择了它来对付自己…….

    影的身上已经被风鞭抽出好几道伤痕,他飞快的变换着自己的方位,一边躲着浅陌然的风鞭,一边笑道:“陌然,你还是省点力气吧,我知道你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可惜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说着,他猛地回身,朝着风鞭挥来的方向冲去,身子一侧,让开来势汹汹的鞭子,双手一握,凭空拉出一根火红色的长枪,照着浅陌然的方向刺了过来。

    浅陌然将鞭子一挥,打在影的长枪之上,只听的“吱”的一声响,两件武器触碰的地方顿时冒出一股白烟,一股热气袭来,让坐在树下的夜灵不由皱起眉头来。

    这两位都是神宫最强的人物,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要想短时间战胜另一方这是不可能的,时间长一些,胜败总会出来的,而且胜的那一方肯定是浅陌然。

    但是这一次,浅陌然绝对会输……夜灵叹了口气。

    浅陌然输就输在和影对决之前中了毒。

    浅陌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才会一出手就选择了风鞭这个武器,可是影一味的躲闪,拖延了不少时间,让浅陌然有些急了。

    胸口开始闷,一股血腥味反了上来,让他很难受,手脚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缓慢的失去,他没有时间了!再不把影解决掉,神侍的凭证就保不住了。

    浅陌然一咬牙,用力一甩风鞭,数股风刃朝着影直奔而去,绕过长枪,狠狠的击在影的前胸后背上。

    影闷哼一声,身子晃一晃,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的跌在地上。他身上的黑色玄衣被风刃割破,露出一道道深深的伤痕,鲜血顿时湿了衣服,洒了一地。

    于此同时,浅陌然捂住嘴,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下,一阵眩晕感袭来。

    影抬起头,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浅陌然的面前,一拳重击在他的背部,将他击倒在地。

    影的手掌一转,那消失的弯刀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他嘴角带笑慢慢的蹲下身将弯刀架在了浅陌然的脖子上,望向夜灵。

    夜灵脸色有些白,正紧紧的盯着影。

    “来吧,亲爱的,把你手上的神侍凭证交出来!”影远远的朝夜灵伸出一只手。

    夜灵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

    浅陌然皱紧了眉头,身体脱力而疼痛,他担心的看了看夜灵,朝她微微的摇了摇头。

    影嘴角的笑意更盛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可别怪我对他下手哦!”

    “值得吗?只不过是一个凭证,能让你竟然和浅陌然反目成仇,相互残杀?”夜灵幽幽的说道,无视了浅陌然的摇头。

    影歪着脑袋想了想:“应该是值得吧!我和陌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得到神侍凭证。不过现在他的身边多了你,应该满足了,所以吧凭证让给我那不是应该的吗?难道他既想抱的美人归,又拿到神侍凭证?这样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

    浅陌然淡淡的笑了笑,勉强的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目标和你一样,怎么会吧凭证给你?更何况,你竟然和上届云位灵上混在了一起,你知道她已经被神宫驱逐出去了吧!”

    “那又如何?”影冷笑,紧了紧手中的弯刀,刀刃立即贴在了浅陌然的皮肤上,一道细细的血痕渗出血珠来,阴冷的说道,“夜灵,你最好快点决定,是要浅陌然的命,还是要那个神侍凭证!我早就说过,我没有耐心的!”

    夜灵叹了口气,笑了起来,手一扬,神侍凭证落在了影的身边:“你要就拿去吧!在我心中,陌然的命是无价的,一个区区的神侍凭证算什么,就算你要我夜灵半个性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你!只要陌然没事……”

    “夜儿……”浅陌然紧紧的咬住嘴唇,凝视着夜灵,目光落在身边那个别致的桃花瓣形状的神侍凭证上,开始呆。

    影深深的看着夜灵,半响才捡起凭证,塞进腰间,站起身,勉强的朝夜灵笑笑:“告辞。”他不喜欢夜灵把浅陌然看的那么重,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可怜。

    “等等!”夜灵急忙喊住影,“解药拿来!”

    影身子一顿,冷冷的说道:“解药早就给你了,就在你的怀里!”

    说完,他身影一闪,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之中。

    “夜儿……”浅陌然苦笑,慢慢的坐起身来,“你不应该给他,影他不会对我下手的……”

    夜灵没有说话,避开浅陌然的目光,她知道浅陌然在意那个凭证,可是她就是无法无视他的生命受到威胁。

    “哼,他不会,但不代表我不会!”玉溪慢慢的爬起来,朝两人阴冷的笑了笑,“等我先把你这丫头杀了,再去杀他!”

    说着,玉溪抽出手中的匕,朝夜灵狠狠的刺了过去。

    浅陌然一惊,想要冲上去,身上却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来,只能右手一挥,一道风刃向着玉溪而去。

    还没有等风刃伤到玉溪,玉溪突然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的瞪着夜灵,脸上惊愕的表情慢慢的凝固,生命转瞬间消失了,一把长枪毫不留情的贯穿了她的身子,露出带血的枪头。

    而她的身后,影冷冷的站着.

    “早说过不许你动她的!”影冷笑,手一抖,拔出长枪,用力的甩了甩,把枪头上玉溪的血甩了出去,然后一脚将玉溪的尸体踹开,蹲下身来将夜灵禁锢在自己的手臂和大树之间,脸凑到夜灵的面前,近距离的注视着夜灵。

    夜灵手轻移,挡在自己的胸前:“你又回来干嘛?想拿回解药?”

    “我没那么小气,再说了我也不舍得陌然死,怎么说大家也一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影慢慢的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下到我身边来,我们两个在一起应该是绝配!”

    “那慕容玉怎么办?你可是火位的守护者,需要守护她的!”夜灵眉头一挑,难道他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的?

    “我可以吧慕容玉让给陌然,反正陌然也可以做火位守护者的。你,夜灵就由我来守护好了。”影两只眼睛都笑弯了,“你不觉得我们很配吗?”

    夜灵没有来得及说话,浅陌然出声了:“开始的时候,夜儿她就选定了守护她的人选,那不是你!你到现在还不死心?”

    影愤然的扭头瞪向陌然:“不死心!我不甘心,凭什么是你!我哪一点比你差了!”

    “就这一点差远了……”夜灵浅浅的笑起来,伸出手慢慢的扯下影脸上的黑纱,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和略微有些惊慌的眼眸。

    “别遮了,云离,我知道是你!”夜灵灿烂的笑起来,手一扬将解药扔了出去,稳稳的落在浅陌然的手中。

    浅陌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倒出几粒放进嘴里。

    “你……”洛云离脸上浮起一团红晕,他“洛云离”第一次以男子的身份出现在夜灵的面前,而且是如此突然的被拆穿了,除了羞涩之外还多了一份慌乱。

    夜灵笑,抚上他的脸,注视着他:“不管你怎么遮掩,眼睛是无法欺骗人的。”

    “夜……夜儿……”洛云离的慌乱只持续了几秒,就恢复了正常的脸色,从容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眼睛出卖了我!”

    “看来你还是选择了浅陌然,无所谓了,反正神侍凭证我已经拿到了。祝两位好运,我先走一步!”洛云离俯下身在夜灵的唇上轻轻一点,站起身,后退两步,一眼瞥到脚边玉溪的尸体,不由皱起眉头来,猛地一抬脚,将玉溪踢出数米远,好像在泄心中的不快。

    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在夜灵身上,而她正忙着用手背擦嘴。

    洛云离眉头一挑,哈哈笑了起来:“你们就慢慢的休息吧。”

    他刚说完,夜灵就觉得身边气温一下下降了很多,冰晶迅的覆盖在身上,瞬间将浅陌然和夜灵两人包裹在冰块中,巨大的寒气将满树的花朵全冻住了。

    寒冷让夜灵失去了意识,她宛如沉睡一般,被困在晶莹剔透的冰块中,等着她的王子将她唤醒。

    “看啊,多迷人的风景,夜儿,你不觉得很适合你吗?永远不会凋谢的花配上你永远不会老去的容颜……让我都不舍得走了。啊呀,都忘记了,陌然也会用冰的,怕是困不了你很久呢,亲爱的!”洛云离感慨道,望着夜灵恬静的睡容,眼神柔和起来,出神的凝视着她,就好像在看自己最心爱的物品一样。

    浅陌然不屑的扫了洛云离一眼,闭上了眼睛,他需要时间先将体内的毒除去才行。这点冰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洛云离朝夜灵抛了一个飞吻,转身离开了。

    他需要在浅陌然解开冰封之前,找到奈落的神殿的通道,此外,他还要找一个能代替玉溪的灵上。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听夜灵的意见,去找林淼。他一点都不喜欢那孩子。不过无所谓了,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傀儡灵上,等到找到神殿,灵上拿着神侍凭证开启大门之后,他就可以丢开灵上了。

    灵上和神侍凭证是打开神殿的缺一不可的条件.

    洛云离离开没有多长时间,夜灵的眼睛就睁开了,随即看了浅陌然一眼,面无表情。

    她身上的冰块就自行逐渐的溶解,消失在空气中。

    “呼~”夜灵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朝浅陌然走去。

    浅陌然的身上仍然还覆盖着冰块,他闭着双眼,一脸的淡然,好像并不担心自己身体的毒,也不担心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冰。

    夜灵在他的面前站住,蹲下身,伸出手抚上浅陌然冰冷的脸,轻轻的唤道:“陌然?”

    浅陌然没有反应,仿佛是睡熟了一般。事实上,浅陌然只是假寐,身边只要有一点动静,他都能听得到,甚至听到了夜灵身上冰块溶解的声音。

    没有自己的帮助,这么短的时间内,夜灵就解开了冰封,浅陌然在惊讶的同时,心开始沉了下来。

    他听着夜灵朝自己走来,感觉到她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虽然很想回应,他还是忍着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为了想知道夜灵趁着自己没有醒来会对他做什么。

    犹豫了一下,夜灵勉强笑了笑:“陌然,那个啥……我知道你很看重神侍凭证,一直都想拿到。我也想和你一起拿到凭证的,你能实现自己多年来的愿望,我也会很高兴。可是现在,凭证被云离抢走了……呃,所以我想……”

    说到这里,夜灵顿了顿,陷入了沉思。

    浅陌然的心却因为夜灵的这段话提了起来,他突然想捂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他有种预感,夜灵后面的话一定会让他不舒服。因为夜灵突然停住了,她在考虑措辞,在考虑该如何把难以说出口的话说出来。

    什么话会让夜灵考虑这么长时间?浅陌然觉得有些烦躁。

    “恩……我想,我一定是不适合做风位灵上的,不配让陌然你守护我,我们还是分开来吧……”夜灵长长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谢谢陌然你这么长时间一直呆在我身边,希望你能找到真正你要守护的灵上,再见了,陌然。”

    夜灵转身迈出了一步,只觉得手腕一紧,一只手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大的让她觉得疼痛。

    夜灵回头,看见浅陌然紧紧的盯着自己,异色的双眸上写满了难以形容的受伤。

    “你……你在说什么啊?”浅陌然沉声道,他身上的寒冰正在快的消失。

    避开浅陌然迫人的目光,夜灵背过脸去:“你都听到了……”

    “你再把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浅陌然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没有想到夜灵想要说的居然是那种话。

    夜灵摇摇头,垂下眼帘,身子开始变得透明:“再见,陌然。”

    浅陌然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慌忙将夜灵拉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希望自己的怀抱能留住夜灵:“夜儿,别走!我一点都没有怪你……夜儿!夜儿!”

    话音未落,怀中温暖的感觉已经消失,两只手臂因为失去了目标虚虚的搂在了胸前。

    夜灵消失了。

    浅陌然仰起脸,双臂无力的垂下,苦笑起来。

    她竟在消失的那一瞬间,将自己与他之间的联系给斩断了。失去了她的影踪,浅陌然绝望的感觉夜灵再一次消失在这个世界,无法寻找她。

    “为什么……明明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意,还能这么毫不留情的一走了之?又一次把我一个人扔在一边吗……”哽咽着,异色的双眸蒙上了雾气,浅陌然黯然失色,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许久.

    再次出现身影,夜灵已经在怪石嶙峋的山谷外几公里的地方了。

    当她命令冰竭找出她和浅陌然之间的心灵感应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斩断了。不过这样做的后果也很严重,而且她害怕看见浅陌然一脸的伤心又使用了瞬移,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因此,她才刚刚显出身影,一口血就吐了出来,两眼漆黑一片,脚下一软,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真是个爱乱来的孩子!”一声叹息夹带着宠爱响起,青鸾霍然出现在夜灵的身边。

    他微笑着看着夜灵,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目光停留在她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皱起眉头。

    搂着夜灵的手掌上泛起微弱的白光,将夜灵笼在了其中。

    只见夜灵的身上闪过两道寒光,冰竭、月影两人出现在青鸾的身边,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单膝跪倒在地上,垂着头:“神官大人。”

    青鸾斜了一眼两人,慢悠悠的说道:“你们虽然已经失去了身体,只剩下魂魄,可是也不至于无用到这种地步,连她的性命都无法保住吧。”

    冰竭、月影两人心中羞愧,又将头低了几分,不敢言语。

    青鸾也不是要两人回答,接着又说道:“你们两个人就任由她胡闹,她现在还有多少日子可活,难道你们不清楚?”说到这里,青鸾眼中的柔色中带上了一丝厉色。

    冰竭张张口刚想说话,青鸾面露不耐烦之色:“懒得再和你们说这些,费我口舌!下回再懒散的,别以为我能放过你们!”

    说完,青鸾抱着夜灵转身离去。

    冰竭和月影两人苦笑一声,心里委屈,偏又不敢说,只好又化为两道寒光,飞回夜灵的身体里。

    “哎呀呀,真是伤脑筋。”青鸾貌似头疼的嘟囔着,脸上却是笑意满满,脚步没有一点犹豫的朝北走去。

    金玖从一棵树上跳了下来,落在青鸾的面前,快走两步,与他并肩前行。

    她看了看青鸾怀中的夜灵,思忖了一下道:“青鸾,这丫头不如让我送过去吧?”

    青鸾笑着摇摇头:“不必不必。”

    “可是……”金玖欲言又止。

    青鸾一眼就看穿了金玖想说什么,不由笑道:“金玖啊,你一直追踪我有多久了?”

    “……呃,一,一年多吧……”金玖有些脸红了,她记得自己还和夜灵说过,说青鸾给她一种感觉,感觉他就是绯羽或者奈落中的一个。

    后来,青鸾告诉她,自己其实是一个神官而已,也是为了绯羽和奈落而来。

    金玖知道,青鸾一定不是普通的神官,要不然不会只是一招就让浅陌然受伤倒地,也不会让自己追踪了那么久,都没有追上,除非他想让金玖靠近……

    这让金玖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族群,他们为神族服务,游走与世界各处,每当重大的事情即将生,他们就会出现,推一把,让它轰轰烈烈的爆,或者,及时的掐灭事情的导火索,让它归于平静。

    那个族的名字是:星宫族。

    她想问问青鸾是不是也是这个族群中的一员,但是每次看见他柔和的眼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金玖,有个忙请你帮一下。”青鸾温柔的笑笑,凑到金玖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金玖疑惑的看着青鸾,身子一晃,消失了。

    青鸾意味深长的看着金玖消失的方向,继续朝自己的目的地,楚颐的军营走去。

    “世事总是无常,不过无常才有意思。”青鸾幽幽的说道,仿佛在自言自语,“虽然有些残忍,但是我想,如果是你,应该没有问题的,毕竟你和我说想的那个人并不完全一眼,你的身上变数太多,让我不得不插一手,搅一搅这趟浑水。”.

    营地里,庞文轩正懒散的坐在他的军师椅上,手肘撑在扶手上,手掌托着脑袋,盯着面前一叠的军报出神。

    即使不看,他也知道里面写了一些什么,也知道接下来会如何的展。

    太清楚过程,反而会让人兴趣索然。

    庞文轩突然轻笑一声,沉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彩:“终于来了。”

    说着,他站起身,双手拢在袖中,直了直腰,走出房间,悠然的朝营地门口走去。

    “军师大人!”营房门口的两个守卫看见庞文轩朝这儿走来,恭敬的行了个礼。

    庞文轩微微点点头:“我出去走走,看看周围的地形。”

    说罢,庞文轩出了营地,右拐,进了一片树林。

    他在树林中等了一会,有人从树林的深处走了出来,一眼看见庞文轩,不由笑了起来:“咦,师弟,你怎么在这儿?”

    带着明知故问的口吻。

    庞文轩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师兄可真是没有意思,明明是你要我到这里来等你的,你却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走近,正是青鸾,他的怀里还抱着昏睡的夜灵,她嘴角留下的血迹,青鸾并没有擦去。

    暗红色的血迹衬在她苍白的脸上格外的刺眼,庞文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满的看了青鸾一眼。

    青鸾笑道:“不是师兄我心狠,我只是想让文轩师弟你更心疼她一些而已。再说了,毁灭证据,可不是我青鸾的作风!”

    庞文轩一挑眉头,语气变冷:“这算什么证据?证明她伤得太重快要死了?”

    “是的,是的!”青鸾笑的一脸的灿然,“师弟果然聪明!”

    庞文轩无奈的叹了口气:“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她的伤势很严重吧!”

    “不不不,师弟你错了!”青鸾收起笑脸,语气严肃起来,“只有我们两个才能看出来她的伤势,其他人是看不见的。即便是她的守护者那个叫浅陌然的孩子也看不出来呢!……啊,不过,他也是极其聪明的孩子,多多少少应该也能感觉出来……”

    “我看不见得。关心则乱!只怕那孩子一直为她的态度困扰着呢,呵呵!”庞文轩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由呵呵的笑起来。

    青鸾没有笑,只是摇摇头:“啧啧,师弟,我现你的心比我还要狠啊……”说着,他的脸色凝重起来,眼眸中难得的带上了一丝感伤。

    庞文轩依旧笑着,风轻云淡的:“这不是我们可以改变的,我们只是旁观者而已。不过,我却不想像师兄一眼站在高高的地方看着……”

    “师弟你……”青鸾皱起眉头来,注视着庞文轩,庞文轩的眼眸中带着他难以改变的坚定。

    青鸾忽的笑了起来:“随你了,我也懒得劝你,再怎么劝,你这个倔强的家伙也不会回头的。”

    庞文轩微微点点头,赞同青鸾的看法,然后伸出双手,小心的将夜灵从青鸾的怀中接了过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