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八十章 妖王(下)】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妖王(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完了完了,都怪我太莽撞了,说不定陌然他中了内伤。这下被我随意一动,只怕是伤上加伤了!”一眼瞥见鲜血,夜灵顿时慌了神。急忙让浅陌然靠在自己的怀里,不敢再去动他。一边掏出手绢小心的擦拭着浅陌然嘴角的鲜血。一边朝小火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御长老啊!告诉他陌然受重伤了!”

    小火一怔。急忙回过神,连连点头,转身朝谷外跑去。

    才跑出几米远。一道白光凭空打在小火的身上。顿时把小火打的扑倒在地,连着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来。

    夜灵呆呆的看着小火趴在地上半天不动弹,紧接着。她感觉怀中的浅陌然动了一下。

    “不许去!”浅陌然低声道。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睁开眼,看见自己在夜灵的怀里。不由露出讶色,正想说什么。随即急忙抬起手捂住嘴,低下头去,避开夜灵的目光。

    即使这样。夜灵还是清楚的看到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手指缝中留下来,挂在他bai皙的皮肤上,格外的刺眼。

    夜灵急忙一把抓住浅陌然的胳膊,焦急的说道:“陌然,你……你没事吧?为什么会吐这么多的血出来?是不是刚才那人把你打成这样?”

    说着,她抓住浅陌然的手,拿着手绢想要给他擦去鲜血。

    浅陌然愣住了,出神的看着夜灵跪坐在自己的身边,一只手捧着自己的脸,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嘴角,专心的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她离他是这样的近,近到只要浅陌然一扬起脸就能亲吻到她。

    可是她的心却离他很远很远,远到让他望尘莫及。

    想到她和佟家的那个长子定了婚,想到她耳朵上的定情耳环,想起刚才自己被打败的狼狈样,浅陌然突然觉得一阵羞恼,急忙扭过头去,不假思索的手一挥,打掉夜灵放在自己嘴边的手,低声吼道:“离我远点!”

    夜灵一愣,傻眼了,手僵在半空中,半响才怏怏的缩了回来,脸色苍白的喃喃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碰你,手绢我放在你身边了,你,你自己来吧……”

    说到这里,夜灵站起身,情绪低落的朝小火走去。

    刚跨出一步,浅陌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角,紧紧的握住,他的声音低沉而又虚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羞涩和不安:“别走……”

    夜灵脚下一顿,回过头来,却见浅陌然始终低垂着头,目光望着另一侧,始终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是的,我……我是说,我的身上很脏,都是泥土,你离我这么近,会把你的衣服弄脏的……”浅陌然红着脸轻声的说道,抬起头,看了夜灵一眼,眼眸中竟带着恳求。

    见夜灵紧盯着自己,浅陌然又**的将头垂下了,手却抓得更紧,生怕自己这么一松手,夜灵就会离去。

    看着这样的浅陌然,夜灵突然有种感觉,他现在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一般,想寻求别人的帮助,却又羞于开口,只是那攥紧自己衣角的手表明了浅陌然此刻是多么的想要自己呆在他的身边。

    夜灵舒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浅陌然的手背,放柔声音:“陌然,我去把小火抱过来。”

    浅陌然看了看不远处还趴着不动的小火,犹豫了一下,放开夜灵的衣角,目光紧随着夜灵,看着她走到小火的身边,又看着她走回来。

    直到夜灵坐回他的身边,他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静静的坐在大树根上,背靠着大树,浅陌然觉得只要单纯的这样,他也就很满zu了。

    浅陌然偷偷瞄了夜灵一眼,见她微微皱着眉头,一直翻弄着小火,一会儿把小火拎起来,一会儿又把小火放下,一会儿拍拍小火的小脸,一会儿又扯扯它的后腿,玩的不亦乐乎。

    浅陌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夜灵,你别再折磨它了,它被我那一下打中,起码要半个小时才能醒来。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伤它,只是让它昏睡而已。”

    “昏睡这么长时间?”夜灵惊讶的望向浅陌然,随即笑起来,笑的两只眼睛全弯成了月牙儿,一指浅陌然,“陌然,你哦,你也太会欺负小火了!”

    浅陌然低下脑袋:“我只是不想让长老他们担心,你放心,我只是受了轻伤,那人并不想取我性命。”

    “陌然,那人你认识吗?为何要伤你?”夜灵好奇的问道。

    浅陌然摇摇头:“不认识。他突然间出现在我面前,然后……”说着,浅陌然的脸上露出羞愧之色。

    夜灵放下小火,面色露出一分凝重,她用手托着下巴,想了想:“那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啊?”浅陌然惊愕的望向夜灵。

    “很熟悉的感觉,可是面又有些生……想不起来了。不过,我敢肯定,我是一定见过他的!”夜灵肯定的回答道,托着下巴继续想。

    正想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从天而降。

    “下雨了,我们还是上去吧!”浅陌然慢慢的站起身,手一拉,将夜灵拽起,手搂住她的腰,纵身跃上树干。

    大树密密的树叶挡住了雨点,如同一把巨大的保护伞把两人拢在自己的怀中。为他们挡去风吹雨打,树里和树外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两人并肩坐在粗大的树枝上,浅陌然头靠在树干上,手一直握着夜灵的手,不肯放开。

    夜灵见他的脸色苍白,脸颊上还有泥土,看上去特别的憔悴,不由有些心疼。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来之后,浅陌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那种高高在上的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的人,现在却像从云端跌落一般,狼狈、疲乏,眉宇间是掩藏不住的忧愁。

    看着浅陌然,夜灵心中一酸。

    夜灵不由慢慢的挪到浅陌然的身边,紧贴着他坐着,伸出手来,轻轻的抹去他脸上的泥土。

    浅陌然怔怔的注视着她,移不开目光。

    夜灵脸顿时红了起来,有些尴尬,小声道:“我,我看你脸上有泥,所以帮你擦掉,你不要动,一会就好。”

    浅陌然点点头,朝夜灵露出一个笑脸,那略带羞涩的笑容如同深夜的银月,透着一种柔和的夺人心魄的美丽,让夜灵难以移开双眸。

    见夜灵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浅陌然心头不由的浮现一丝难以形容的喜悦,他轻yao下唇,低声道:“夜……夜灵,你……”

    夜灵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们告诉我,说你在这里……咳咳。”

    “……夜灵,你,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浅陌然轻声道,眼眸中流光闪动。

    “恩!”夜灵点点头,“因为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怕你出事,嘿嘿,我也是瞎担心,你是宫中五位守护者之,这里又是神宫的地盘,你哪里那么容易出事啊……你说是吧!当然啦,那个男人纯属意外、意外……呵呵呵。”

    说到这里,夜灵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浅陌然的确是五位守护者之,可是他又确确实实的被那个男人一击而败,这个打击对浅陌然一定很大。

    想着,夜灵偷眼朝浅陌然望去,却见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迷惘,她急忙捧住他的脸,眨巴了一下眼睛,安慰道:“其实你没有必要放在心上的,打不过是很正常的啦!”

    “正常?”浅陌然更加的迷惑了。

    “对啊,对啊!”夜灵连连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在路上碰见了一个女人,她是跟着那个男人来的,她告诉我,这个男人可能是绯羽,也可能是奈落。不管是谁把,绯羽也好,奈落也好,他们都是上古的神,你怎么可能打的过?”

    “绯羽?奈落?”浅陌然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即一把抓住夜灵的胳膊,急急的问道,“夜灵,那个女人有没有伤到你?你有没有哪个地方不舒服?”说着,就要解开夜灵的衣服,查看一番。

    “没……没有啦,那个女人曾经和我有过一面之缘,不会伤害我的。”夜灵急忙说道,红着脸握住浅陌然放在自己xiong前扣子上的手,不让他继续。

    “真的没有受伤?”浅陌然望向夜灵,目光澄清,并没有为刚才的不礼貌举止感到不好意思。

    夜灵重重的点点头:“我真的一点伤都没有!她只是压住我,不让我来救你而已。”

    说到这件事情上,夜灵望天,自嘲的笑起来:“不过她也是对的,我这么差劲的身手,不给你添麻烦就算不错了,还想什么帮忙,简直就是自不量力……呵呵,你说是吧!”

    话音刚落,夜灵觉得腰间一紧,低头一看,浅陌然竟是将自己紧紧的搂在怀里,好像要将她整个压入自己的身ti里一般。

    “不是的,夜灵,不是的。”浅陌然喃喃的说道,“你能为陌然着想,陌然觉得很幸福,从开始的玉壶之行,你冲上来替陌然挡去那一掌开始……”

    夜灵想要挣扎出来,又担心两人都会掉下树去,只好任由浅陌然搂着,她尴尬的笑道:“那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了,陌然你不必总是放在心上,也不必内疚的。就算我知道你很厉害,冰羯的那一掌伤不了你,但是,我想我还是会冲上去的,身不由己,呵呵。”

    浅陌然沉默了,过了几秒钟,他单手托起夜灵的下巴,轻声问道:“夜灵,若有一天,陌然不能在你身边了,你是否会把陌然放在心里?不时的会想起陌然?”

    夜灵一怔,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陌然你,什么意思?你想离开我吗?你不想做我的守护者了?是不是我的修行太差了,又经常的出现状况,所以你觉得很烦?”

    浅陌然摇摇头,浅笑:“没什么。我是怕夜灵你觉得我太差劲,无法守护着你,不想要陌然……我想协助你封印了奈落,可是现在却弱的连他们的一击都接不下来。”

    夜灵笑起来:“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守护者,是我选中的,是命中注定的!有陌然你做我的守护者,我可是很开心的!”

    说着,夜灵伸出手臂,抱住浅陌然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颈间:“陌然,你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了……”

    说到这里,夜灵想起了楚颐,想起了依墨,想起了慕容复,想起了庞文轩,心中一阵黯然,不由的低声哭泣起来。

    那些看似亲密的人,有多少又是在真正的关心着她?就算夜灵假装不知道,假装不介意,可是她的内心却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她,告诉她:她只是这些人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至于佟凌……夜灵叹了口气,即使她爱他又如何?

    未来并不在她的掌握之中,即使她不乐意,也由不得她。

    她很想问问浅陌然,如果把奈落封印起来之后会如何,却始终没有问出口来.

    (其实,“奈落”这个词是从印度的梵语音译过来的,原意指的是地狱。指无法tuo离的极深的地狱世界或者“无限堕落的虚空”。

    在佛经中,大多出现奈落的地方都是所谓的“奈落之底”,形容永不能解tuo的无间地狱,陷入奈落之底的生灵将无限重复挣tuo黑暗而又坠入的恶劫。

    所以,芒果想,高桥老师之所以会给《犬夜叉》中最大的坏蛋起这个名字,其实也是有怜悯之意,他本身就是处于黑暗的底部,想要爬出来却始终无法解tuo……

    芒果还是挺喜欢“奈落”这个词的,爱屋及乌的喜欢上了“奈落之花”,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彼岸花、曼珠沙华。花开的时候,只有一根长长的秆子,上面顶着艳丽的红色,像火一般燃烧在整个花园中……让人冷不丁想起关于它的一切动人传说。)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清早才停。

    夜灵醒来,现自己躺在浅陌然的netg上。

    浅陌然正好推门进来,见夜灵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由的微笑道:“醒了?”

    “恩。”夜灵点点头,坐起身来,这才看见自己只穿着一件白色长袖nei衣,不由的惊疑的望向浅陌然。

    浅陌然脸色微红:“昨夜冒雨抱你回来的,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我怕你会生病,所以帮你tuo了……”

    说着,浅陌然转身出了房间,不多久,端进来一碗汤,坐在夜灵的身边,轻轻的吹了吹,送到夜灵的面前。

    “这是什么?”夜灵问道。

    “姜汤,驱寒的。”说着,浅陌然把碗放在夜灵的手上。

    夜灵尝了尝,很甜,温度正正好,一点都不烫嘴,不由的感动的看了浅陌然一眼,“陌然,你的伤没关系吧?昨天吐了那么多血。”

    浅陌然摇摇头:“没关系的,你不用记挂着,只是小伤。”

    浅陌然没有告诉夜灵,自己之所以会吐血并不是那人打伤的,而是找到夜灵之后,情绪上一下由极忧到大喜,由从大喜落到大悲,伤了心肺,身ti上一时无法承受,导致血气郁结在xiong口。

    那人一掌打在他的xiong口,倒是将这些淤血全震了出来。

    “真的不要紧?”夜灵继续问道,生怕浅陌然是安慰自己。

    浅陌然此刻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他伸手去接夜灵手中的碗:“你要再不喝,那我只好喂你了。”

    夜灵摇摇头,端起碗,咕噜咕噜全咽了下去。

    刚放下碗,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拿着手绢轻轻的擦去她嘴角的残汁。

    夜灵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笑起来:“陌然,你别这样,弄得我好像病人一样,你受了伤,还要你来照顾我……本来是我照顾你才对的!”

    浅陌然淡淡的笑笑:“昨天,你已经照顾过我了,因为你的话,陌然现在觉得轻松了很多,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说着,浅陌然想起昨天夜灵说的那句“陌然,你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了”,心中又是一阵喜悦,不由眼眸含情看了夜灵一眼。

    夜灵一愣,眉头一挑,避开浅陌然的目光,心中思忖着:自己昨天说的话没错吧,御长老的意思应该是让她把浅陌然看做自己最亲近的人,何况,浅陌然确实是目前和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倒也没有说错。

    不过一想到昨天自己抱住浅陌然的脖子哭,夜灵就觉得自己挺没脸见人的,怎么会那么煽情呢!她其实没想说这些的……

    “哦,既然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那啥,我先回自己房间去了。”说着,夜灵红着脸掀开被子,就要下netg。

    浅陌然微微皱起眉头来,轻咳了两声:“你想这样回房吗?现在天已经亮了,你这样……”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夜灵一番,没有继续说下去。

    夜灵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反应,她又不是第一次穿着睡衣到处游荡,何况她身上的这套nei衣把她的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手脚。

    “不行吗?”夜灵郁闷的问道。

    浅陌然苦笑:“当然不行!衣衫不整的……”

    夜灵想了想,也觉得不妥,又爬回了netg上:“也是,我穿成这样,从你这儿出去,人家还以为我们之间生什么事情了,到时候,宫中的那些侍女可不要哭死了,嘻嘻!到时候,神宫中哭声一片,可是壮观的不得了!”

    浅陌然脸一红,嗔怪道:“不许瞎说!”

    “怎么是瞎说?洛云离都说了,你可是这神宫中最让这些侍女心仪的人物呢!她们都猜呢,哪个侍女的福气最大,能让你看中,唔唔……”夜灵感叹道,话还没有说完,嘴就被浅陌然的手捂住了。

    浅陌然的脸沉了下来,瞪着夜灵:“这些混蛋的话,只有你不可以说!也不可记在心中!下回,要是再让陌然听到这话,可要翻脸的!”

    夜灵嘻嘻一笑:“知道了,知道了,都是混蛋的话嘛!偶们家陌然可是眼光很高的!”

    浅陌然一愣,撇过脸去,脸顿时变得通红,喃喃的说道:“不是的……陌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啊?”夜灵呆住了,一脸的震惊,就像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八卦。

    御长老正推开门进来,闻言,不由笑出声来,口中却说道:“夜灵你怎么跑到我徒儿的房间来睡了?”

    夜灵小嘴一撇,不屑道:“我不到这里睡,能到哪里睡?他可是我的守护者,必须要保护我的安全,万一哪天我又生什么意外……”

    说到这里,夜灵眉头一挑,朝御长老露出一抹坏笑。

    “你这丫头!”御长老刚想责备两句,却被浅陌然打断了。

    “师傅,没事的,夜灵说的也确实在理,而且,”浅陌然不安的看看夜灵,又看看御长老,“昨夜是陌然将夜灵抱回自己房中,让她睡在netg上,夜灵她当时睡得很熟,根本就不知道,师傅不要责备她。”

    御长老哭笑不得,他有心偏袒浅陌然,谁知道浅陌然却不领情,反而什么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他就算想“责备”一下夜灵,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见状,夜灵很得意的又朝御长老抛去一个眼神。

    御长老瞪了浅陌然一眼,朝夜灵诡异的笑道:“夜丫头,你既然已经有了佟家长子,为什么还要死缠着我们家陌然不放?哪里有你这么脚踏两只船的!”

    浅陌然一愣,望向夜灵,随即垂下头去。

    “这话说的,御长老,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脚踏两只船?我可是听从你的吩咐,和我的守护者打好关系啊。再说了,就算睡在这张netg上,我们两个也没有越轨的举动,难不成御长老你一夜未睡,躲在窗外tou窥不成?”夜灵笑道,露出一口皓齿。

    浅陌然一听,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没敢正眼看夜灵。虽然夜灵不知道,但是浅陌然自己心里明白,将她抱回来之后,他曾经偷偷的吻了她,而那唇上残留的感觉让他yu罢不能。

    御长老听罢,知道夜灵是在拐弯抹角的讽刺自己,也不恼,反而笑起来:“你这丫头,说话越来越刻薄了!我堂堂的长老怎么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就算你和陌然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陌然也是心甘情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我何干!我只不过怕我的心爱徒儿跟了你,少不了又要遭受很多罪了。”

    说到这里,御长老叹息一声,看了看面带羞涩、眼神有些闪躲的浅陌然,又看看一脸阳光的夜灵,心下立即明白过来,原来夜灵并不知道昨夜浅陌然对她做了什么!会是什么呢?强上夜灵?这是不可能的,怎么想都觉得自己那乖巧的徒儿不会做这种事情,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亲吻了,就像他上回自己主动交代的那一次……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