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七十九章 妖王(上)】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 妖王(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你倒好,一回来就这般的折磨他!”红叶想起刚才浅陌然一脸悲戚的从自己身边走过,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就让他心疼。

    “你说什么啊,我根本没有折磨他!”夜灵脸色苍白的注视着红叶,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疼。忍不住大口net息道,“我正回答御长老的问话。刚说完。他就走了。”

    红叶怔怔的看着夜灵,她望着自己的眼睛,清澈明亮。半点闪躲都没有,不像是在说谎,正思忖着。他现夜灵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

    “你受伤了?”红叶抓住夜灵的手腕。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停了一会,脸色渐渐凝重。他失神的盯着夜灵。就是不告诉夜灵。夜灵受了多重的伤。

    除了刚才红叶那一掌,夜灵并不记得自己还曾经受过伤。心下以为是红叶内疚,也就不去刻意询问了。只是想起陌然,她开口了。

    “陌然在这里吗?”见红叶盯着自己不说话,夜灵轻声问道。

    红叶像是一下失去了和夜灵交谈的兴致。他站起身,离开夜灵,背对着夜灵道:“他在清源谷。”

    说完,红叶头也不回的走了。

    夜灵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咳嗽了几声,望向竹林的深处:“清源谷啊……怎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

    “你不知道吗?每当陌然他心情很不好的时候,他就会一整天都呆在那里,直到心情好转为止。”千舞柔声说道,站在一从竹子之中,夜灵不晓得他站了多长时间,是不是把刚才她和红叶的一点mo擦看在眼里。

    “你说陌然心情很不好?”夜灵望向千舞,趁着这个机会上下打量了千舞一番,随即收回目光。

    和浅陌然的出尘飘逸不同,千舞的身上有种柔弱的美感,就如同他身边的竹子,看上去弱不jin风,骨子里却坚忍不拔。

    千舞点点头:“现在他的心情应该是相当糟糕!我不知道你怎么惹得他如此难过,但是看在他那么关心你的份上,请你珍惜陌然,不要再让他受到这么残酷的折磨了!”说着,千舞深深的朝夜灵行了一个礼。

    夜灵皱起眉头来,不悦的盯着千舞,冷笑道:“你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我并没有折磨浅陌然,也不是一点都不珍惜他,我也知道他很关心我!他是我很重要的守护者,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想办法去折磨他?他为什么难过,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被你们这些人责备,真是!”

    说完,夜灵一甩手,转身离去,朝自己的住处走去,没有心情再去寻找浅陌然了。

    千舞呆呆的看着夜灵离去,神色黯然,喃喃道:“她……她竟然对我火了……我只不过是为了她和陌然着想而已……”

    “他们两个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人自己解决,外人插不上的,越是帮忙,就越帮了倒忙,夜灵的性格,你现在多少有点数了吧?”洛云离转到千舞的身后,叹了口气。

    见千舞沮丧的低头不语,洛云离望向天空,厚厚的云朵遮蔽了整个天空,格外的压抑,他丝毫不客气的说道:“若是你想借着他们两个的事情亲近夜灵,我觉得你可能会失望。”

    千舞一怔,望向洛云离,随即苦笑起来:“云离,你总是能把人心最深处想的挖掘出来,然后残忍的丢在那人的面前。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事情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她在排斥我,从那天透过幻景和我对视的那一刻开始。”

    洛云离意外的望向千舞,却见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却是酸涩到了极点:“于是两个极端的展开始了……我爱上了她,她却讨厌我、排斥我。和你们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忽视我,和你们说说笑笑,却偏偏将我一人排斥在外。即使看见我,也是假装不在意的绕道而行!”

    “千舞你……”洛云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些事情都是他不知道的,他也是第一次从千舞的口中知晓这一切。

    千舞的表情一下落寞下来:“那天,我透过幻景注视着她,她也注视着我,黑色的眼眸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和她相识了好久好久,内心涌出无限的喜悦,那种喜悦就像是历经了百年千年,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可是,我却来的太晚,晚到根本就无法让她的长时间的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千舞手一挥,撩开竹子,走了出去。

    怔怔的看着千舞的背影,洛云离竟觉得一颗心沉的让他难受。仰起头凝视着漫天压的沉沉的浓云,洛云离慢慢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着那风雨即来的压迫感。

    痛苦中带着无限的快gan。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洛云离喃喃的说道,嘴角慢慢盛开一朵美丽的微笑之花,却是透着无奈,“为何我云离始终就没有命运眷顾……为何她偏偏是出现在你的身边,我不甘心!不甘心!”

    此时,浅陌然昏昏噩噩的走在清源谷的小路上,跌跌撞撞,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飘逸风度。他满脑子都是夜灵那羞涩的笑脸,以及御长老和她的对话。

    “在崖下大殿,夜灵和佟凌私自订了终身。”

    “这耳环可是佟凌送给你的订婚礼吧?”

    “是。”

    ……

    这些话不断的在他的耳边重放。当他听见这对话的那一刻,他的眼眸湿润了,勉强的抑制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浅陌然狼狈的急急离去,生怕夜灵看见他的泪水、看见他的痛苦和隐忍。于是他连礼数都顾不得了,转身捂住xiong口,步伐僵硬,他怕再多呆一刻,自己随时可能崩溃。

    浅陌然俊美的脸庞上此时已经苍白如纸,xiong口那让他快要窒息的疼痛麻木了他的整个心神。澄澈的眼眸难掩悲伤,身子在风中摇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突然间,他的脚下一个踉跄,被一根藤蔓绊了一下,身子一歪,倒在路边草地上,顿时洁净的衣服上沾染上了无数的枯草和泥土。

    浅陌然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毫无意识的继续走着,不断的跌倒,不断的爬起,狼狈到了极点。

    小火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见到此番情景,忍不住掉泪,它想变化netg人形,扶住浅陌然,又担心浅陌然的自尊心受损,只好悄悄的跟着他,怕他出事。若是平时,它离这么远,浅陌然就能察觉到它的存在了,可是今天……

    早知道今日的窘态,为何以前又要问:情为何物?

    小火想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直到浅陌然走到一棵参天大树下,甚是疲惫的跌坐在树下,背靠在树干上,低垂着头压抑的低泣起来,而他终于明白抱她回来的时候偶尔看见的吻痕竟是佟凌的,深深的印在她的xiong口、颈部上。

    原来,她不爱他,是这么伤心难过的事情!原来,她不在自己身边,是这么难以忍耐的事情。

    “夜灵……夜灵……我想你,好想你……你为何偏偏对我这般的残忍……”浅陌然紧yao着牙,泪水顺着脸庞不断的流下。

    他紧紧的抱住自己的两臂,埋头在两臂之间,就好像夜灵还在怀一般。

    良久,良久……

    浅陌然才松开双臂,失去力气一般倒在树干上,双眸失色呆呆的注视前方,目光找不到聚焦的地方,就好像一个破旧脏掉了的娃娃一般,没有半点的生机。

    小火坐在他头顶上的一根树枝上,忍不住叹息:“浅陌然,你这又是何苦呢?”

    浅陌然微微的摇摇头,一脸的苦楚:“在遇到她之前,我觉得,要是我能找到神侍,并且协助她封印了奈落,那么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了……”

    “神侍?你指的是夜姐姐吗?”小火轻声问道。

    浅陌然没有回答它,只是继续说道:“可是和她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思念她,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她的笑脸、她笑着喊我陌然,她调皮的鬼脸,她想偷懒时眼中的狡黠……不可抑制的,每一刻都想要见到她,哪怕只是守在她的身边,我就已经觉得是幸福的了。当她要离开我的那一刻吗,我才惊觉自己是那么的不情愿,不想她走……”

    小火沉默,静静的听着。

    “当她那熟悉的感觉消失之后,我的心就像缺失了一大块,随着她而去。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她却已经不再属于我……”说到这里,浅陌然凄然一笑,自嘲道,“不对,她始终就没有属于过我,也从没有眷顾过我。”

    说到这里,浅陌然也沉默了,满心的苦涩,却无法尽情吐出来。

    小火注视着树下的浅陌然,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浅陌然,以前你曾经问我:爱情是什么?吻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如今的你,是否有了答案?”

    浅陌然想了想,闭上眼睛,美丽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落下一片阴影,微启薄唇道:“我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明白什么是爱了,但是又觉得难以明白。若说,爱是什么,我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她不在的时候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这就是爱情。至于吻……”

    浅陌然没有说下去,他抬起手,手指轻轻的滑过自己的嘴唇,脸上浮现一丝怀念,还有一丝迷恋的表情。

    看见浅陌然这番表情,小火微微笑了起来,继续问道:“那么,幸福又是什么呢?”

    听到这,浅陌然的脸上终于浮现一抹笑意,眼神柔和下来,睁开眼睛望着天空密密的云朵:“若,有一天,夜灵能像我每时每刻都想念着她、想和她在一起那样,想念着我,想和我一生都不分开,那么……我就是幸福的了。”

    夜灵走到自己住处的院中,她抬起头不安的看着天空,一种压抑的感觉涌上心头,沉闷的空气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这鬼天气,又不是在青藏高原,竟然也会有缺氧的感觉……”夜灵皱起眉头,一甩头进了自己的房间,转念又有些担心浅陌然,“陌然没事吧?这种天气居然还往清源谷跑……”

    她走到桌前坐下,又觉得心神不宁,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一样。

    坐立不安之下,她还是出了房门,直奔清源谷。

    夜灵刚走到谷口,一个身影从她的眼前闪过,紧接着,自己的腰就被那人揽住了,飞快的朝谷中急掠而去。

    夜灵一惊,抬起头来望向来人,却见那人白纱遮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一身白色紧身衣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你是谁?”夜灵皱着眉头问道。

    那女子头一偏,扫了夜灵一眼,冷冷的说道:“金玖!”

    夜灵一愣,注视着那双眼睛,忽的笑出声来:“啊,好久不见了,金玖!”

    金玖轻哼一声:“恩!”

    夜灵见带着自己的人是金玖,松了口气,开始没话找话说。

    “金玖,这么久了,你一直在忙什么?都没有看见你嘛!”

    “……”

    “金玖,你干什么总是带着面纱啊?”

    “……”

    “金玖,你这身紧身衣不错哦,居然是白色的!我一直以为紧身衣都是黑色的呢!不过白色的也不错,挺好看的!”

    “……”

    “金玖,你身材不错哦!”

    “……”

    “金玖,你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n句废话之后,夜灵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金玖沉默了几秒,看了夜灵一眼:“山雨yu来,我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啊?什么?”夜灵扭头看看天空,心里却知道金玖绝对不是光指天气这么简单。

    金玖又闷不做声了。

    很快的,金玖就将夜灵带到山谷较高的一处,藏于林木之间,向谷中望去,她的眼珠一转,很快的就锁定了目标。

    顺着金玖的目光,夜灵望向谷中,一眼就看见浅陌然傲然的站在一个巨大的树下,脸色冰冷的看着他面前的一个男子,浅陌然身上淡紫色的衣服沾满了泥土,却一点都不折损他充满灵气的气质,和那淡雅冷漠的风度。

    那男子背对着夜灵,看不见他的容貌,他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就生出一股逼迫力来。

    金玖见夜灵的目光都在浅陌然的身上,头一偏,凑到夜灵的耳边,低声道:“仔细看清楚了!下回遇上他,我希望你能逃走。”

    说到这里,金玖朝那名男子一奴嘴巴。

    那名男子摇了摇头,好像说了什么,说完之后,他的身影瞬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浅陌然的身后。

    浅陌然一脸震惊,慢慢的倒了下去。

    夜灵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生,她站起身想朝浅陌然跑去,却被金玖压住动弹不得。

    金玖用膝盖压住夜灵,眼睛却依然看着谷中的树下,有些惋惜的说:“浅陌然还是太弱,不是他的对手啊……”

    “金玖,放开我,陌然他一定受伤了!我要过去看看!”夜灵怒道。

    金玖这时才收回目光,低头望向夜灵:“你放心,你的守护者不会死的。他并不想杀人!”

    “你认识他!他是谁?为什么要伤浅陌然?”夜灵挣扎着,却始终起不了身,她没有想到金玖的力气竟这么大。

    “他是谁?”金玖重复着,目光开始变得迷糊,喃喃道,“该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是绯羽,就是奈落了……反正他的身上有我很熟悉的味道,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就这么告诉我。”

    夜灵不由冷笑起来:“绯羽?奈落?他们不是女的吗?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金玖摇摇头:“不知道。上古的事情到如今都是传闻而已,谁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也有可能两个神般的人物都是男的,或者都是女的,又或者是一男一女……谁知道呢!”

    正说着,金玖目光一转望向谷中,不由抽了一口气。

    谷中只剩下浅陌然一人躺着,那位男子早已不知去向。

    金玖叹了口气:“唉,又跟丢了!”

    夜灵嘴一撇:“切!这回可以放开我了吧!”

    金玖站起身,眼眸中带着一丝失落,目光久久的盯着男子曾经站过的地方。

    夜灵斜了金玖一眼,嘲笑道:“你爱上那个男人了!”

    说完,在金玖诧异略带惊恐的目光中,夜灵冲下谷中,直奔浅陌然。

    “跑这么急会受伤的!”一个很是温柔动听的声音在夜灵的耳畔响起。

    夜灵惊骇的转头,看见那名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的身边,正贴着自己的身子,和自己一起跑着。

    见夜灵紧盯着他,他展眉冲夜灵笑了起来。

    这一笑,夜灵更是惊到极点:“你,你,你……你是……”

    话还没有说出口,夜灵脚下一滑,朝地面栽去。

    正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握住了她的小腰,阻止了她下滚的趋势:“真是的,都告诉你跑的这么急会受伤的,你还是不听,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你的守护者也是,居然不能好好的保护你,真是没用,还是杀了好了!”

    夜灵一急,回头朝那人吼道:“你敢!”

    “我当然敢!他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这小丫头更不是!杀你易如反掌!”那人笑了起来,回头朝山上看了一眼,朝金玖藏身的方向挤了一下眼睛,搂着夜灵朝浅陌然疾驰而去。

    没一会,夜灵就呆愣的站在浅陌然的身边,那名男子再度消失在她的眼前。

    此时,潜龙殿中,五位长老默默的坐着。

    从夜灵口中传来的信息让他们震惊,不约而同的他们从夜灵描述的黑色的火焰得出结论:夜灵找到的正是奈落众多行宫中的一个,而这个行宫并不存在于这个时空。夜灵他们从山崖之上摔下,穿过了一层奇怪的物质,然后到达了另一个时空,也就是奈落曾经生存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浅陌然会突然失去与夜灵之间的感知,觉得她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实际上,夜灵正是消失了,出现在另一个隔离的空间。

    为何这千百年来,没有一个人找到过奈落的行宫,可是夜灵才来了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竟会如此机缘巧合的跌进奈落的行宫之中?

    难道夜灵真的是神侍?

    御长老突然身子一震,站起身走到窗前,透过窗望向清源谷的方向:“山雨yu来……”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弘长老叹息一声。

    文长老皱起眉头来,望向其他的长老,带着征询的口吻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将寻找神侍凭证一事提前?”

    斐长老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恐怕奈落很快就要出现了,我们必须提早做好准备!”

    文长老闷哼一声:“我就说不能留夜灵这丫头在神宫中,每次出状况的都是她!若不是她,奈落大概也没有这么早出来,绯羽王也不会随之出现,天下又要经历一场浩劫了!”

    涂长老摇摇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此话差矣,说不定绯羽王早就出现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命中注定的事情并非我等可以改变的!”

    “每次都是夜灵,这话固然不假,但是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看,这一系列的事情正好可以说明这孩子是把钥匙,开启了其中最关键的一环,于是连锁性的,其他的环节也开始启动了。”斐长老沉思了片刻,说道,“换句话说,从这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传说中的圣战就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圣战吗?圣战啊……”御长老重复着这一个词,表情十分的严肃。

    “所以我们得尽快的找到凭证,然后将奈落再度封印,就像一千年前一样!我们得掌握主动,否则等到绯羽王和奈落碰面,那局面就不可收拾了!”文长老情绪激动起来,他握紧拳头,砸在桌上,顿时震的茶杯出清脆的碰撞声。

    “可是……这几个孩子才修炼没有多长时间,怕是……”弘长老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御长老转回身,看着诸位长老,认真的说道:“诸位,我们还是将寻找凭证一事提前,让那五个孩子一起去,五位守护者贴身保护她们,路上经历的一些事情正好当做历练,这样不是正好?总比她们闷在神宫之中自我修行要强上很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事情总是来的这么快,让人措手不及!原以为还有个年把的准备时间……”

    “也只有这样了!”其他的四位长老异口同声道,说完起身离开潜龙殿,各自开始准备。

    夜灵自然不晓得这些长老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她回过神来,蹲xia身,伸出手轻轻的摇了摇浅陌然。

    “姐姐,你别摇他了,他被那个男人打晕了!”小火从树上溜了下来,窜到夜灵的身边,围着浅陌然转了一圈。

    夜灵白了小火一眼,嗔怪道:“你怎么也不帮着他一点,就这样看那个男人欺负他?”

    小火闻言,脸顿时白了,朝夜灵一吐she头,苦道:“姐姐,你以为我不想帮吗?我都没看清楚那个男人是怎么动手的,浅陌然就倒在地上了!浅陌然可是比我都厉害的人啊!他都打不过,更不要说我了!再说了,我的妖力全部被浅陌然封印了……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到这里,小火别提多窝心了,自己好好的一个妖王莫名其妙的就落到这幅田地,妖力被收走了,一点都不剩,又被打回原形,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它更倒霉的妖王了!

    夜灵见小火一脸的沮丧,长长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它毛茸茸的脑袋,又用力揉了揉:“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那人也实在太强悍了些,你要是来帮浅陌然,估计伤得更重。这样也好,你来帮我吧,把浅陌然抬回去!”

    小火呆呆的看着夜灵,下巴差点都惊的掉到地上:“姐姐,你说什么啊?我帮你抬他?我哪里抬得动?”

    夜灵心中一恼,手掌用上了力气,顿时将没有提防的小火给按在了地上:“你这妖王白做了!”

    说完,夜灵费力的撑起浅陌然,将他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摇摇晃晃的走到树根下,把他放了下来,让他靠着树干坐着。

    被夜灵这么一动,一丝鲜血顺着浅陌然的嘴角流了出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