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画中人】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画中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长的蓝衣华服女子出现这个女子面前,亲热的拉着她的手。

    第四幅画,蓝衣女子亲了粉衣女子的嘴。粉衣女子的脸上显出惊讶恐慌之色,她的身子向后倾斜,仿佛想躲开蓝衣女子的吻。

    第五幅画。粉衣女子逃离,蓝衣女子追着。手里拿着剑。地上倒了几个死去的侍女。

    第六幅画,粉衣女子倒在血泊中,蓝衣女子将她抱起。一脸的难过。

    第七幅画,蓝衣女子坐在一个豪华的椅子上,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

    最后一幅。蓝衣女子仍是坐在椅子上,只是粉衣女子又出现了,坐在地上。身子趴在蓝衣女子的腿上……

    最后一幅画又和第一幅画接了起来。形成一个环形。

    看到这最后一幅。夜灵又望向旁边的第一幅画,心中疑惑:这粉衣女子不是死了吗?为什么又出现在这上面。而且看起来和蓝衣女子的关系很密切?难道这不是最后一幅,而是第一幅?想了想。夜灵又觉得很不像,完全不能和第一幅画联系起来。

    看见夜灵紧锁着眉头,佟凌站起身朝她走了过来。环住她的腰,轻声问道:“怎么了?眉头都快拧到一起去了!”

    夜灵指了指壁画:“夫君,你来看看,这上面说的什么意思?”

    佟凌狐疑的看了夜灵一眼,拉着她开始从第一幅画开始慢慢的看了一遍。

    看到最后一幅画,佟凌的脸上露出和夜灵一样的疑惑神色来,他从后面抱着夜灵,脑袋搁在夜灵的肩膀上,盯着那再度出现的粉衣女子出神。

    夜灵等了良久,才听到佟凌的声音,他的声音里也有些困惑:“前面的画,我想你不用我说也很明白,就是这最后一幅,说明了什么?”

    夜灵接着他的话说道:“一,说明这个粉衣女子没有死,只是受了伤。”

    佟凌点点头:“还有一种可能,这个粉衣女子只是个人像,并不是真正的粉衣。”

    夜灵诧异的睁大眼睛,目光回到粉衣女子的身上,仔细的对比了一下,她现最后出现的这个粉衣好像四肢僵硬的感觉,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很呆板,和前面生动表情的粉衣不一样。

    “恩,表情不一样,眼神也很空洞……不过难说,这个粉衣没有死去,只是被当成了傀儡。”夜灵说道。

    佟凌紧盯着粉衣女子:“也有这种可能。”

    不过盯了几秒钟,佟凌就侧过脸去,扶住夜灵的脸转向自己,兴趣索然的说道:“夜儿别看了!”说罢,就和夜灵热吻起来。

    夜灵哀叹,只好回应佟凌的吻,她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想带着佟凌一起检查地宫的原因了。

    亲了很久,佟凌才把夜灵放开来,夜灵长叹一声,白了他一眼,走向大厅的中间,那个黑色火焰之中。

    绕着火焰走了很久,一点反应都没有,夜灵干脆脚一跺,正跺在火焰的正中心.

    随即她就愣住了。呆呆的站着,双目茫然的注视着前方,却没有焦点。

    一些纷杂的东西从外界涌进她的大脑中,如同放灯片一样快的在她的脑海中播放着,只短短的几秒的时间,这个过程就结束了。

    夜灵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又被另外的一些事情所迷惑。

    佟凌走上前,牵住夜灵的手:“夜儿,你没事吧?可是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只是觉得累了。”夜灵摇头,拉着佟凌回到湖边,倒头就躺在湖边,假寐起来,实际上她是想好好的把刚才大脑里获得的资料整理一下。

    见夜灵闭上眼睛不理睬自己,佟凌走到她身边紧挨着她坐了下来,紧抿着嘴唇,沉思起来。

    过了没有多久,佟凌幽幽的说道:“夜儿,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睡着。”

    夜灵想了想,闭着眼睛没有回答。

    佟凌抬起头注视着穹顶,脸上有些失落:“……夜儿,别对我这样好吗?忽冷忽热的,你知道我心中会难过……我知你心中有其他的人,可是,即使这样,我仍希望你会爱上我……”

    夜灵睁开眼:“……你说错了,除了你之外,我心中并没有其他的人。我并不是有意要对你忽冷忽热的,对不起。”

    佟凌一愣,猛地望向夜灵,眼眸中满是惊喜:“夜儿,你刚才说的可是实话?那楚颐他……”

    夜灵移开自己的目光,望向穹顶,揪起眉头来:“楚颐啊……对他的感情不明……”

    这话一出,佟凌不作声了,垂下头,半天才苦笑起来:“要是楚颐听到你这样说,会很伤心的。”

    “实话而已。”夜灵淡淡的说道,紧接着,她换了一个话题,“夫君啊,今天先休息,明日陪夜儿探险好不好?夜儿想看看其他的地方。”

    佟凌闻言,心里竟一阵慌乱,他俯身在夜灵的正上方,定定的看着夜灵的眼睛:“夜儿,你想出去了。”

    夜灵点点头。

    “是时候回去了,再不回去,不止楚颐、庞文轩他们着急,而且……而且回神宫的时候也快到了!”夜灵叹息道。

    佟凌的紫眸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夜儿,你是否找到出去的路了?”

    夜灵避开他的眼神:“不太清楚。明日试过之后就知道了,说不定我们还得在这里呆上些日子……”

    佟凌浅笑,笑容竟是无奈的,他身子一歪,倒在夜灵的身上,揽她入怀,闻着她秀的清香,放柔声音:“随你。”

    夜灵微微笑了笑,伸手放在佟凌的腰间。

    大概是感觉到夜灵真的找到了出去的方法,那一夜,佟凌一刻都没有放过夜灵,害怕失去的恐慌让他一次又一次的zhan有夜灵,在她的身上印上自己的痕迹,哪怕夜灵苦苦的哀求,佟凌虽然心疼,却还是忍不住再次缠了上来。

    昏昏噩噩中,夜灵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那个粉衣的女子一脸惊慌的逃着,蓝衣女子正拿着匕跟在她的身后,还不断的喊着什么,一脸的焦急。

    然后她现蓝衣女子的匕刺中了自己的心脏,而自己的手正握着蓝衣女子的手,慢慢的将匕整个没入自己的心脏,蓝衣女子惊愕的看着这一切,悲痛yu绝的将自己抱在怀里,鲜血渗了出来,染红了她的蓝衣。

    “不!落儿,你好狠的心!”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刺ji着夜灵的耳膜,将夜灵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

    夜灵睁开眼睛,天色已经亮了,佟凌正睁着晶亮的紫眸盯着自己,一脸的担忧。

    见夜灵醒来,佟凌伸出手爱fu着她的脸颊:“夜儿,你做恶梦了。”

    夜灵盯着佟凌,大脑却在回忆着刚才的那个梦,令她诧异的是:那个匕很熟悉,好像正是从慕容复那里拿来的,另一个让她惊讶的,则是,粉衣女子竟然自己将匕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灵觉得自己有些明白,又更糊涂了。

    正想着,夜灵觉得自己的唇上一阵湿热,怔了怔神,才现佟凌闭着眼睛又吻上了她的唇。

    夜灵急忙将手背遮住嘴唇,又羞又恼道:“夫君,一个晚上都没有满zu你吗?还来!”

    佟凌定定的看着夜灵,眼眸中闪现着痛楚之色:“不想让你离开我,不想你对着我心不在焉……”

    夜灵苦笑:“我已经认你为夫君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佟凌轻抚着夜灵的身子,紧盯着夜灵,一字一字道:“夜儿,我的爱妻,若是有一天,你翻脸不认我这个夫君,我会将我们家族的妖月匕一刀**你的这里,了结你的生命!”说着,佟凌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心脏部位,然后握住那高耸的美峰,用力握紧,顿时疼得夜灵皱起眉头来,轻呼出声。

    佟凌急忙放松手掌,把脸靠近夜灵的xiong部,一口**了美峰。

    夜灵浑身一颤,想要推开佟凌,却现全身无力,只好急忙说道:“夫君,不要!夜儿已经承受不起了,会死掉的……”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是吧,夜儿,我的爱妻!”佟凌挑dou着夜灵,一边笑道,笑的夜灵有些头皮麻。

    “是的,夫君……除非,除非夫君不要夜儿……”夜灵应道,心下却已骇然。

    “没有除非!为夫是绝对不会不要爱妻的!”佟凌终于停了下来,抬头一脸怜惜的看着夜灵。

    “……我父母开始也是很相爱的,可是后来父亲还不是离开了我们,把我和母亲扔在一边,和另一个女人走了……”夜灵挤出两滴眼泪来,心里暗忖,既然父母亲不在,撒这么一个谎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佟凌一愣,随即将夜灵紧紧搂住,抚mo着她的秀:“夜儿,为夫不是那种喜新厌旧之人,为夫会一世都对你好的。”

    说着,他托起夜灵的手,轻柔的吻着,一边注视着夜灵的眼眸,一边无比深情的说道:“执子之手,夜儿,你可曾愿意与我偕老?”

    夜灵怔住了,呆呆的望着佟凌,眼里闪过一丝挣扎。

    见夜灵迟疑,佟凌的心沉了下去,他低声吼道:“夜儿!”

    夜灵身子一颤,急忙做出一脸震惊的样子,说道:“夫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不是在安慰我吧?你真的想和我执手偕老?”

    见夜灵的眼眸忽闪忽闪的,里面有难以置信的欣喜,佟凌的心又柔软了下来:“傻瓜,当然是真的!若是佟凌说了假话、违心的话,就让天雷打死佟凌好了!”

    听到这一毒誓,夜灵的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来,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学着电视上的片段,伸出手捂住佟凌的嘴:“不许乱说!我相信夫君你!”

    佟凌灿烂的笑起来,将手探向夜灵的耳垂,轻轻的揉nie着。

    猛然间耳垂上一疼,夜灵慌忙mo向耳垂,却现上面吊挂了一个耳环,她不由惊讶的望向佟凌。

    “这是小时候母亲给的,说是遇上自己心爱的女子,若是两人心心相印,就要给她亲手带上,作为定情之物。”佟凌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耳环上,手则留恋的在夜灵的脸上摩挲着,不忍离开。

    “为……为何只有一个?”夜灵晃了晃头,一是想甩开佟凌的手,二是想感觉一下带上耳环的感觉,果然,只有一个耳环,还真不习惯。

    “另一个耳环,要等到成亲之日由为夫亲自为爱妻带上!”佟凌说道,脸上露出幸福之色,“其实,我已经可以为你带上另一个了,这里既是我们的洞fang,那一夜则是我们的洞fang之夜。不过,我身上只有一只耳环,还有一只在佟家,由父亲保管着。”

    说着,佟凌有些遗憾了。

    “没事,没事,以后再戴上也是一样。”夜灵松了口气。

    “不一样!只有两只都带上了,我才能安心……”佟凌幽幽的轻叹一声。

    夜灵momo佟凌的脸,又拍了拍:“等出去找个时间带上好了。起来吧,我们整理一下四周看看去。”

    佟凌不太乐意的站起来,伸手将夜灵拉了起来,贴近她的身子,细心的整理着她身上凌乱的衣服,充满爱意的眼神,和一个体贴的丈夫没有两样。

    夜灵站着没动,看着佟凌,心里一阵感动。

    对恋人的爱,一般都是体现在一些细微的地方,她明白,佟凌对自己是真正的爱上了。

    越明白这点,夜灵的心里越不好受,越是挣扎的厉害。

    她想回家,想要回到以前的世界……可是如今,这让她越陷越深的温柔,越缠越紧的两人之间的牵绊让她惊恐,让她想逃离。

    佟凌怔住了,看着眼泪从夜灵的脸颊滑落,不由的心中一阵惊慌:“夜儿?”

    夜灵注视着佟凌,勉强的露出一个笑脸来:“佟凌,你……很温柔。”说完,把头埋进佟凌的怀里,不敢再看佟凌关注的眼神。

    佟凌只当是她感动的哭了,爱怜的轻抚着她的背:“我的温柔只为你一人……”。

    神宫中,浅陌然呆呆的坐在石椅上,形容消瘦。

    “陌然。”御长老悄声走了进来,坐在他的对面,看着日渐消瘦的浅陌然,他的心里越的心疼。

    浅陌然失神落魄的望向御长老,还没有说话,美丽的双瞳早已黯然无光,含着眼泪,他轻yao了一下嘴唇,甚是凄凉的哽咽道:“师傅……”

    “还没找到夜丫头?”御长老探究的问道,看浅陌然这番情景心中已经知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浅陌然点点头,慢慢的抬起手放在自己的xiong前心的部位:“夜灵不在,哪里都感应不到她,就好像突然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陌然一想到夜灵,就觉心好痛,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痛的连呼吸都艰难……整颗心想的都是她,她的事情……师傅……夜灵她到底去了哪里?难道真的是回到她原来的世界去了?”

    说着,浅陌然握紧了放在石桌上的手,紧的连指甲都陷进肉里,出现红色的痕迹,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感觉。

    御长老忍不住叹息。

    浅陌然垂下头,目光偏向一边,甚是落寞:“……师傅,这是否就是你时常和我说的‘喜欢’?这种感觉快要把陌然折磨疯了。”

    说到这里,浅陌然再也忍不住,眼泪潸然而下。

    御长老摇头,甚是怜爱的看着他:“不,这不是喜欢,傻孩子,这已经是爱了。想到一个人,既痛楚又感觉到幸福。”

    浅陌然摇摇头,眼泪再也收不住,他凄凉的苦笑道:“爱?陌然爱上了夜灵?可是……可是夜灵却从没有把陌然放在心上,比不上楚颐,比不上依墨、比不上佟凌……谁也比不上,在她的心里,陌然大概只是一个守护者而已……”

    说到这里,浅陌然揪紧xiong口的衣服,眉头紧锁,一脸剧烈的痛楚,忍不住xiong口剧烈起伏,轻咳一声,只觉得口中一甜,竟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陌然你……”御长老慌忙站起身来,一把抓住浅陌然的手腕。

    浅陌然挣tuo开御长老的手,看着手掌中的鲜血,惨笑起来:“我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爱她到这么深的地步……”

    说着,浅陌然摇晃着站起身来,离开石椅,单膝跪倒在御长老的面前,垂下头,眼泪一颗一颗掉落在地上。

    “陌然,你……有什么话好好说,不必下跪!”御长老紧忙扶住浅陌然,心疼的看着他。

    “陌然求师傅帮忙,动用五位长老的能力找到夜灵!陌然终于明白,陌然不能没有夜灵!”浅陌然抬起头一字一字的说着,泪湿的眼眸中带着无比的坚定,“哪怕夜灵的心中没有陌然,陌然也要守在她的身边,直至她爱上陌然为止……”

    说着,他俯xia身,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御长老呆住了。

    院外藏身在竹林中千舞捂着xiong口,忍不住泪下。他伸出手扶住身边的一根竹子,艰难的站住,盯着浅陌然,眼眸中满是羡慕。

    修叹了口气,出现在千舞的身边,轻轻拍拍千舞的肩膀。

    千舞苦笑,带泪道:“陌然他不知道,他比我幸福,至少能陪在喜欢的人身边,而我却不能……”

    “因为你出现的太晚!”洛云离慢慢的走到两人身边,冷冷的说道,嘴角翘起,脸上却没有笑容。

    他没有想到,夜灵的突然失踪竟把神宫中的五位守护者搅得没有宁日。

    红叶倏地出现在洛云离的身边,看看院中伏在地上浅陌然,又看看独自落泪的千舞,,长长叹了口气。

    “是要夜灵回来,我红叶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一顿!”说着,红叶握紧了拳头,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洛云离冷笑,白了红叶一眼:“你认为夜灵回来,千舞会舍得让你校训她么?”

    红叶一愣。

    洛云离接着说道:“就算千舞舍得,只怕陌然也不舍得吧!”

    红叶开始冒出冷汗。

    洛云离嘴角一勾,继续说道:“就算陌然舍得,我洛云离也不会让你动她一根毫毛的!”说到这里,已经是冷气四溢了。

    红叶顿时后退好几步,躲在了修的背后:“呀,我只是说说而已的……没想到云离你也爱上了夜灵吗?”

    洛云离一撇嘴,不屑道:“和那个没有关系!反正你动她,我就不放过你,猫玩耗子一样的整你……”说到这里,洛云离抛了一个媚眼给红叶,顿时吓的红叶一个哆嗦,拽紧了修。

    修叹息道:“好了,云离,你别再吓唬红叶了!”

    洛云离一耸肩膀,靠在一根粗大的竹子上,随竹子一颤一颤的.

    崖下大殿中。

    牵着夜灵的手,佟凌任凭夜灵拉着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留在黑色的火焰中间。

    回过头,夜灵看了看佟凌,嘴角微微一扯,牵出一个笑容来,却是十分的勉强。

    “夫君,要走了哦!……小心!”夜灵轻声说道。

    佟凌没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着夜灵,目光片刻都不舍得离开。

    夜灵避开佟凌的目光,最后看了一眼那些壁画,慢慢的垂下眼帘。

    两人的脚底忽然涌出一阵大风,分成好几股向四周冲去,渐渐的形成一个漩涡,将两人包裹在里面,旋转着向上冲去。

    佟凌就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切,他的目光始终在夜灵平静的脸上。眼中仿佛有泪想要滑下,却被他强忍着,只有紧yao的嘴唇透露出他心中的不安。

    风向上,就在要冲上大殿石顶的那一刻,突然扭曲了时空,大殿的一切变得虚无,仿若幻境。

    佟凌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次看见夜灵的时候,他这才惊觉已经出了大殿,两人正站在山崖的下方。

    不远处有人影在攒动。

    与此同时,浅陌然和千舞同时身子一震,喜上心来,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师傅,夜灵她……她回来了!”颤抖着说完,浅陌然站起身来,跃上半空,落在突然出现的青鸟背上,快的朝山崖而去。

    千舞止了眼泪,回头朝三人灿然一笑,梨花带泪,甚是迷人。

    “我也去接她!”说完,唤出一只白鸢,欢喜的紧跟着浅陌然而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飞快的消失,红叶叹息一声,望向洛云离:“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洛云离装傻,一巴掌拍在红叶的脑后,“走啦,看热闹去!”

    红叶顿时捂着嘴吃吃的笑起来,转向修:“修,去不?”

    修两手抱臂,颇为无奈的看着两人:“你们都去,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做什么?也去看看好了,我还是很担心他们两个。”

    洛云离浅笑:“我也一样。”

    说着,洛云离朝院中的御长老大喊道:“御长老,我们去帮你看着陌然,你就放心好了!”

    御长老苦笑:“你这孩子,想去看热闹就直说!还找借口!”说罢,摇着头转身离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