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心痛谁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她身子晃了晃,强笑道:“唉,谁叫姐姐我的身子这么弱呢。都是颐哥哥不在身边的时候落下的病根!若那时候,颐哥哥在我的身边,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别的女人也不会抢了我的位置……”说着,娅莎意味深长的看着夜灵。

    慕容玉看着她那种嗲嗲的样子。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声嘀咕着:“还颐哥哥呢!恶心死了,肉麻死了!”

    夜灵一耸肩膀:“那说明你和哥哥就是没有缘分,缘分强求不来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以为娅莎姐这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原来你也不晓得啊!”

    娅莎笑起来,望向夜灵的目光却有些阴冷:“所以我又回来了。该是我的就还是我的。呵呵呵!”

    夜灵也笑,皮笑肉不笑的。

    慕容玉和洛云离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在夜灵的不动声se、浅笑当中。娅莎竟然有些露出败象来。

    她眉头一挑。身子一歪,朝夜灵走了过来。一边自言自语:“真是的,这天冷的也太快了。小妹,姐姐身子不舒服,少陪。”

    说着。从夜灵的身边扭了过去。

    和夜灵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娅莎突然身子轻轻的撞了夜灵一下,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倒向另一边,在夜灵、慕容玉和洛云离的眼前缓缓的倒了下去,一pi股坐在路边的草上,捂着自己的右脚脚踝,眼里泪花闪闪的瞪着夜灵。

    夜灵三个互看了一眼。洛云离忍不住想冷笑,这个女人的这种手段也太龊了。

    “你怎么搞的!撞到我也不说声对不起,真是没有家教的孩子!”娅莎见三个人只是站着不动,在那边看热闹,不由的恼怒起来。

    夜灵咧嘴一乐:“你都知道我离家好长时间了,没人管教是自然的,哪里能和姐姐你来比?赖在我哥哥身边那么久!”

    嘴上说着,夜灵蹲了下去,微笑着问道:“娅莎姐,你伤到哪里了?”

    夜灵这一示好,慕容玉可火了,她朝夜灵瞪眼睛,夜灵看不见,她偷偷踹了夜灵一脚,夜灵没理她。

    慕容玉只好郁闷的在一边翻白眼。

    洛云离伸手拉拉慕容玉,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站在一边看热闹。洛云离总觉得夜灵才不会傻的连娅莎这女人是故意跌倒的都不知道,先看看夜灵会怎么样的反应吧,说不定很有趣呢。

    看着夜灵的笑脸,娅莎也不好作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忸怩了一下,娅莎一指自己的右脚踝:“可不就是扭到了右脚踝,也不知道有没有骨折哦,我的骨头向来都很脆弱的,哪里经得起小妹你这么一撞啊!”

    夜灵笑,一边笑一边伸手在娅莎的右脚踝上捏着:“我可没有动,姐姐光是从我身边过,也能跌倒,真是佩服!”

    捏着捏着,夜灵抬头看看洛云离,眉头一挑,意思是说:给你看场好戏!

    夜灵捏到一处,手上突然力,只听“咔”一声,娅莎愣住了,随即惨叫起来,惊恐的瞪着夜灵:“你,你,你,干什么!”.

    夜灵装傻,疑惑的望着娅莎:“咦,不是这个地方扭到了吗?难道我揉错地方了?”

    “不是,当然不是!”娅莎尖叫起来,不停的用力拍着夜灵的手,想把夜灵的手拍掉。

    洛云离皱起眉头来,手指一动,一粒饭粒大小的石子冲着娅莎的腮帮飞去。

    娅莎只觉得腮帮一疼,酸麻的叫不出声音来了。

    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惊愕的瞪着夜灵,夜灵也不晓得生了什么事情,见娅莎突然不叫了,也以同意惊愕的表情看着娅莎。

    看着夜灵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娅莎疑惑了。

    夜灵皱了皱眉头,低下头继续捏,一边自言自语:“奇怪了,不是这里,会是哪里?我明明在文轩的书上看到了,只要捏捏这边,脚踝就会好啊!”

    随着她的动作,又一声清脆的“咔”声响起,娅莎的嘴张的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咦?咦?又不对吗?难道是这里?这里?或者这里?”夜灵回忆着以前曾经在中医上看到的那些**道,寻思着就把娅莎当成了**实验,用手用力的按啊,拧啊,压啊。

    一阵阵酸麻的感觉涌来,娅莎浑身都觉得颤栗,那种感觉让她又怕又惊,真想尖叫一声,飞快的逃走。

    可是想尖叫又叫不出声,想逃跑,自己的脚还在夜灵的手上,被她捏的浑身都无力。娅莎yu哭无泪了。

    慕容玉看了一会,不耐烦起来,在夜灵的旁边蹲下来,手肘一顶夜灵:“走开,走开!随便看了点书就会了?你以为天才都这么容易啊!你看好了,应该是这样的!”

    说着,慕容玉两手抓住娅莎的脚,用力一拉,只听到“咔嚓”一声,娅莎的身子一震,眼泪水哗啦一下全下来了,凄凉的盯着慕容玉:“脚……脚……”

    洛云离叹了口气:“我说,慕容玉,你弄错了,你那样只会让她的脚踝tuo臼而已!”

    夜灵同情的看了娅莎一眼,不屑的瞪向慕容玉:“去,一边去,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慕容玉不服气的闷哼了一声,一指洛云离:“那你来!”

    洛云离眉头一挑,避嫌一般的,只伸出两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娅莎的脚,稍微用力一扭,又听到响亮的骨头碰撞的声音,把脚踝恢复正常了。

    娅莎疼得一口yao在了自己的袖子上,一头的冷汗,畏缩的将身子向后缩去。

    她准备把脚从洛云离的手指尖移开,然后用自己有生以来最快的度逃走!

    不过,事与愿违,洛云离觉察到娅莎的动静,轻笑一声,加大了力道。娅莎顿时觉得脚踝被捏住了,动弹不得。

    “看清楚没有?”洛云离望向身边的夜灵,柔声的问道。

    夜灵看看慕容玉,然后摇摇头:“没看清楚,阿离,你的度太快了,我就听到一声声响,就没了。”

    “笨!”慕容玉翻白眼,一把抓起娅莎的另一只脚,毫不犹豫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利索的把它给弄tuo臼了,然后,递到洛云离的眼前,笑道:“来,继续!这回要慢一点,让我们的夜灵同学好好的看清楚!”

    洛云离叹息一声,随即摆出明媚的笑脸,将夜灵拉近自己,耐心的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做一次示范好了,大家要看清楚,尤其是你,夜灵!”

    夜灵嘴一嘟:“好吧,我知道了!”说完,睁大眼睛,专注的盯着洛云离的手,就好像一个很认真听讲的学生。

    洛云离满意的点点头,以极慢的动作示范着,但是在最后一下,他很没有同情心的猛地一扭,疼得娅莎终于惨叫出声。

    在她高八度的叫声中,洛云离满意的丢开她的脚,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又在自己的衣角上擦了擦手指,就好像刚才捏的是一个很脏很脏的东西一样。

    娅莎自然没有注意到洛云离的这个举动,她一跃而起,慌张的奔回自己的住处。

    夜灵看着娅莎的身影一直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外,这才站起身,揉揉有些酸的腿,一把挽住洛云离的胳膊,欣喜的说道:“没想到阿离这么厉害啊!”

    洛云离笑:“还好吧,也就是稍微比你们强一点点而已!”他心里却笑开了花,这不是废话嘛,要不强,能当火系继承人的守护者?

    不过被夜灵这么真心实意的称赞,洛云离是真的很高兴。

    慕容玉则摇着头,含笑看着夜灵,伸手一点,点在她的额头上:“你这家伙,要是她继续呆在这里,恐怕要被你欺负惨了!”

    夜灵笑得一脸的单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礼尚往来而已!”

    慕容玉叹了口气,哭笑不得的白了她一眼:“你啊!”

    洛云离收起笑容,望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冠,眼眸中闪过一道厉色,随即收回目光,跟着夜灵两个走了。

    就在洛云离望去的地方,佟凌两手抱臂,身子斜斜的依靠在树干上,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呵,被现了!”

    他的目光在夜灵的背影处停留了很长的时间,这才转身离去.

    入夜,睡梦中,夜灵觉得一股寒气始终围着自己不去。

    当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惊愕的看到自己的床前站着一个人,淡淡的月色印在她的身上,格外的飘渺,仿佛一个影像。

    然后地面上她的影子说明了她是一个真实的人,从她的容貌看来,也不过二十七八岁,眉目间透着清冷。

    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灵。

    “你……你是谁?”夜灵把身子向后缩了缩,抱紧被子,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我?”女人笑了起来,笑意浮于表面。

    夜灵目光扫过门和窗,门是关着的,只有窗户打开了,风轻轻的吹起窗帘,把外面的寒气都带了进来。

    顺着夜灵的目光,女人望向打开的窗户,冷哼一声:“我不是从窗户进来的,只是觉得你的房间有些闷,所以帮你打开窗户透透气!”

    夜灵不由皱起眉头来,从女人身上冰冷的气息看来,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

    “深夜扰人清梦是很不礼貌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夜灵沉下声音。

    “我可没有扰你清梦,是你自己醒来的!”女人站着不动,目光如炬的注视着夜灵,“说起来,我们两个算是没见过面,但是又曾有过接触。”

    这句话让夜灵很是费解,于是她没有说话,等着女人继续说下去。

    “算了,我也懒得让你猜测,我并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长话短说吧!”女人说道,看见夜灵点头,于是接着说下去,“我是上一届的灵上,几个月前,你突然掉落在我的身上,这么说,你是否想起来了!”

    夜灵一怔,随即tuo口而出:“什么,你是被我压死的那个灵上?”

    女人嘲讽的冷笑:“看来你对我印象深刻!”

    “你不是死了吗?”夜灵疑惑的又把女人打量了一番。

    “呵呵呵呵,”女人轻蔑的笑起来,“不好意思我没有死,而且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的!作为我的替身,我特意来看看你是什么样子的。等你的任务完成之后,我会好好的记住你的模样哀悼你的!”

    夜灵心下一惊,她不太明白女人的意思,却又好像听懂了什么,模模糊糊的,让她一瞬间抓不住。但是,她实实在在的有了一种掉进陷阱的感觉。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替身?什么任务?”夜灵追问道。

    女人收起笑容:“重新介绍一下吧,我是原火系继承人玉溪,很好运的没有被你压死,或者说,我故意让你压昏我,并且传出我被压死的消息。这样我就可以躲起来,由你代替我成为祭品,等你死了之后,我就可以找个理由出现,继续呆在灵上的这个位置上。”

    夜灵瞪着玉溪,摇摇头,慢慢的说道:“我不明白。”

    “不明白?也对!大部分的人都不明白。”玉溪无所谓的说道,望着夜灵的目光带着一点点的可惜,好像在看一个快要没命的弱小的虫子,“我也不想一直站在这里解释什么,你去查查神侍的资料就知道了!你的出现只是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个祭品而已。”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夜灵不解的问道,她本能的觉得祭品在玉溪的口里,并不是一个好词。

    “不为什么,就是想看看你害怕绝望的样子而已!”玉溪冷笑。

    夜灵垂下眼帘,想了想,抬起头直视着玉溪:“你还是说实话吧!你和你的同伙是不是生了什么情况?”

    “……这不是你要知道的!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玉溪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夜灵的话击中了她的要害。

    “你只是来看看我绝望的样子?我不相信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只是为了对我说这个事情,说出来对你对我并没有好处!”夜灵笑起来。她现在敢肯定玉溪这次前来对她并没有恶意。

    “看起来你也不傻!”玉溪轻声叹息一声,有些怨恨的说道,“因为计划变了,他们想让我真正的死去,把你扶上灵上这个位置。我冒险而来,第一是想来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让他们不惜改变计划;另外……”

    说着,玉溪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移到了身前,手里握着的是闪烁着寒光的匕,惊恐的看着这把匕,夜灵倒吸一口气,身子不听使唤的又退后了,直到身子抵在了墙壁上,无退路了。

    “另外,我想杀了你,只要杀了你,我的性命会暂时没有危险,他们会不得不找其他的替代者成为祭品!”玉溪晃了晃匕,寒光刺疼了夜灵的眼睛。

    说着,她的身子突然动了起来,举起匕朝夜灵扑来.

    夜灵一声惊叫,慌忙闪过玉溪的攻击,猛地将被子掀开,朝玉溪罩去。自己光着脚,鞋子都来不及穿,就朝房门冲去。

    她需要在玉溪从被子中挣tuo之前,离kai房间,否则还没有等人来救她,她就丧命在了玉溪的手下。

    被夜灵这一招所阻,玉溪一下失去了目标。

    她慌乱的从被子中挣tuo出来,四下寻找夜灵,很快就现夜灵正冲向房门,想要从房门出去。

    “没用的!我进来之后就把门锁住了!”玉溪一个转身,朝夜灵冲去。

    夜灵迅的向一边闪去,躲开玉溪,脚步不停的朝窗户跑去。

    她跳上netg,借着床的高度,跃上桌子,脚一蹬,冲向窗户,敏捷的窜出窗户,顺势在地上一滚,半跪在地上,惊魂未定的看了看窗户,当她看见玉溪那种阴沉的脸出现在窗口,她身子一颤,拔腿朝楚颐的房间冲去。

    玉溪也跳出窗户,紧跟在夜灵的身后,她身形一动,鬼魅一样的就飘到了夜灵的前面,举手朝夜灵刺去。

    夜灵没有想到玉溪的身手这么敏捷,居然能赶到自己的前面,猛地刹住脚,却来不及反身逃走,但见玉溪手中的匕来势汹汹,她的脸才刚刚侧开来,那匕贴着她的脸蛋而过,瞬时在她的脸上留下一条血痕。

    亮闪闪的匕上影印着夜灵惊恐的眼眸和苍白的脸颊。

    “不!”夜灵惊呼,跌坐在地上,看着玉溪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

    刚才的惊险让她手脚都吓软了,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匕很锋利!这是夜灵唯一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不呼救?”玉溪笑了起来,然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呼救了也没有用!他们是看不见我的,能看见我的只有你而已!就算他们来了,也只不过看到你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全身被刺穿,身子到处都冒出血柱,然后看着你死在他们的面前,无能为力!哈哈哈!”

    玉溪仰面笑了起来。

    “……为什么……他们看不见你?”夜灵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不承认玉溪是魂,因为魂没有影子!

    玉溪一挑眉头,望向夜灵的眼眸中满是不屑:“为何要告诉你?我能变成这样,也是托你的福!永别了,亲爱的猫咪,我的替身!我会想念你的!”

    说完,玉溪手一扬,匕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朝夜灵的xiong口划去。

    度快的让夜灵无法避开。她头一偏,紧紧的闭上眼睛,等待匕刺进自己的xiong口那一刻的疼痛。

    “嗤!”的一声布料被划破的声音,随即是皮肤被划开的声音,夜灵不由身子一颤,随即感觉自己被人拉到怀里,身子被他搂着旋转了一圈,避开了匕的攻势。

    夜灵连忙睁开眼睛,看见楚颐那张冰川脸,他正盯着玉溪。

    感觉到夜灵的目光,他看看夜灵,目光又落回玉溪的身上,眉头皱了起来,厉声喝道:“你是谁!为何要来行刺?”

    夜灵愣住了,楚颐不认识玉溪?还是,他故意装出来不认识玉溪?她来的那天晚上,楚颐明明是和玉溪在一起的,还有慕容复!怎么可能不认识?除非……她不是真正的灵上,不是被自己压死的那位?

    她不由转向玉溪,却看见玉溪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好似也不认识楚颐。

    玉溪没有想到有人冲了过来,而且还能看见自己,略微一迟疑,冷哼一声,手一挥,顿时一阵风起,玉溪在两人的目光中消失于风中。

    夜灵怔怔的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大脑有些混乱。

    “夜儿,你没有受伤吧?”楚颐把夜灵拉出怀里,紧张的细细打量着她,见她浑身并无一处受伤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抬眼看见夜灵还没有回过神来,楚颐以为夜灵只是吓坏了,心下一阵内疚。

    “没事,楚颐,你来的正是时候,晚一点,我就要受伤了。”说到这里,夜灵突然想起自己听到的匕划破皮肤的声音,一把抓住楚颐的左臂放到眼前,前臂被血染红的衣服清楚的出现在夜灵的面前。

    “楚颐,你……”夜灵倒抽了一口气,望向楚颐。

    楚颐没事人一样,淡淡的笑笑,用手挡在了伤口处,一手握住夜灵的手,看了看夜灵的房间,眼眸中闪过一丝担忧,转身拉着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房间里睡。”楚颐说道,声音很是温柔,却带着让夜灵不能拒绝的强硬口气。

    “可……可是……”夜灵回头看看自己的房间,此刻竟显得有些阴森。她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也不想在楚颐的房间里睡。

    像是看出来夜灵的心思,楚颐轻声笑了起来:“放心,我说了我会等你,等到你愿意的时候……”

    言语着有些怅然.

    楚颐伤的不重,只是划破了皮肤,留下一个不很深的伤口,但是却很长,从手肘处一直划到快到手腕的地方,让人触目惊心。

    夜灵几乎是含着泪将伤口包扎起来,然后很不争气的把泪水流的满脸都是,趴在楚颐的怀里,把楚颐的衣服都弄湿了。

    “傻丫头,哭什么,只是小伤而已!”楚颐揉着她的头,安慰道。

    “我,我……我……”我了半天,夜灵也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来。她其实是怕看见这血啊,肉啊的,一看见就害怕,就想哭。

    “好了,别哭了,早点睡吧!”楚颐把她抱上netg,自己转身在她的身边躺下,只是将她温柔的搂住怀里,像哄小孩一样轻拍着她的手臂。

    很快的,夜灵就睡着了。

    听着夜灵均匀的呼吸声,楚颐低下头看了看她睡熟的脸,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臂,下了床,走到旁边的一间偏室,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随即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倒在地,低着头等候楚颐的吩咐。

    楚颐皱着眉头想了想,压低声音道:“桀夜,你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去查清楚今晚那人要杀夜灵的动机!”

    “是!”桀夜低哑的声音应道。

    “还有,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在暗处看住夜灵,只要有想要对她不利的人,立即查清来历!”楚颐揉揉太阳**,“还有,一定要保护她的性命!”

    桀夜点点头,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夜灵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偏室的门,又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楚颐从偏室走了出来,小心的在夜灵的身边躺了下来,从她的背后搂住她,闭上眼睛。

    第二天,夜灵醒来,现楚颐早已经起床了,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好好的,不由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夜灵告诉楚颐自己很想念庞文轩,在楚颐的默许之下,她就直奔庞文轩的听雨轩去了。

    依墨正和庞文轩坐在湖边聊着什么,看见夜灵朝两人走来,顿时站起身朝夜灵飞奔而去,开心的挂在夜灵的背上。

    “小夜夜,你终于来啦,是不是来看我的?”依墨兴奋的说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夜灵脸一红,想把依墨推开,却使不上力气,对依墨无计可施,只好尴尬的笑笑:“是,是啊,来看你,顺便找文轩……”

    看着夜灵的脸如同煮熟的虾子,依墨忍不住想笑。

    庞文轩站起身,迎了上来,面带微笑:“夜灵,你可是好久都没有来听雨轩了!”口气中却略带着些不悦。

    “所以我今天就来看望你们两位啦!”夜灵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是因为昨天玉溪说的事情,她还真没有想起来要来看望一下庞文轩。

    庞文轩眉头一挑,笑起来:“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

    夜灵一愣,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意图被庞文轩看穿了,不由的尴尬的笑笑:“呀,瞧文轩哥哥说的!难道我就非要有求才来找你们两位吗?咳咳……不过,文轩哥哥,能不能让我用用你的书房?”

    庞文轩哈哈的笑起来,伸手就扭住夜灵的脸蛋:“你啊,我就说你不会没有事情就跑来的!你每次来,我都要损失一些东西!”

    “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夜灵笑起来,“你说的那些东西你都不需要用的,我才拿走的啊!”

    文轩摇头叹气,伸手把夜灵从依墨的怀里拉了出来,牵着她的手朝书房走去,依墨颇有些不情愿的跟在两人的身后。

    庞文轩回头看了闷闷不乐的依墨一眼,忍不住想要笑。

    他凑近夜灵,轻声说道:“还有件东西我也不需要用,你要吗?”声音却正好能被依墨听到。

    “什么东西?”夜灵眼睛一亮,看见庞文轩脸上的浅笑,夜灵立即干咳了两声,“咳咳,我要先看看是什么,对我有用没有,要是对我来说没有用处,你还是留着好了!”

    “我觉得对你来说很有用。它能上知天文下懂历史,各个学科的知识都有涉及,当个活字典不错的!你要是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找它商量,很方便的!”庞文轩笑起来,他随口说道。

    “呃……好像还不错哦!”夜灵思考了一会,猜测庞文轩说的一定是个字典,而她确实需要这么一个字典。

    庞文轩看到夜灵心动,悄悄的又扫了一眼身后,正如他所预料的,依墨漫不经心的看着四周,耳朵却竖了起来,专心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要嘛?”庞文轩放柔声音。

    “要!”夜灵兴奋的握住庞文轩的胳膊,满脸期待的望着他,“把字典拿出来吧!”

    庞文轩哈哈的大笑起来,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你已经拿在手上了!”

    “啊?”夜灵一愣,看了看庞文轩,随即撒开双手,尴尬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你该不会说的是你自己吧?”

    “哈哈哈,就是我啊!怎么样?满意吗?要带走吗?”庞文轩笑着朝夜灵眨眨眼睛。

    依墨的脸色则完全变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庞文轩居然把自己当成东西要送给夜灵……。

    夜灵一摆手:“你是人,又不是东西,怎么能就这么送人呢?别逗我开心了!”

    “我可没有逗你开心呢!”庞文轩笑道。

    “那我也不要,太麻烦了!”夜灵皱着眉头说完,朝书房走去,庞文轩和依墨对视一眼,依墨很快的就撇开了脑袋,望向其他的地方。

    庞文轩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依墨对他此举很不理解,也很生气,但是他这一步只是在为以后做打算。

    “好吧,我知道你现在不需要,但是以后肯定会需要的,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开口,我就会乖乖的当你活字典,任凭你使用!”庞文轩轻笑一声追了上去,笑mi眯的对夜灵说道。

    夜灵看了看庞文轩,心里没有半点的欢喜,只觉得一阵憟。庞文轩这莫名其妙的话让她有种潜在的危机感。

    庞文轩这种人不是那种头脑热就会胡说一气的人,所以他的那番话绝对不是随口说说……难道有什么大事要生吗?夜灵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