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五十九章 看日落】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看日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楚颐快步走到院中,接过下人递过来的马缰绳,飞身上马。双腿一夹,手用力一甩缰绳,黑马飞驰而去。奔着小火说的地方去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小火被楚颐抱在怀里。有些坐立不安了。焦躁起来。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形能力快要接近极限了,再过一分钟,自己将会变回原形。

    他需要在变回原形之前避开楚颐。

    “楚颐。你能不能再快一点?”小火着急的问道,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来,他努力的克制自己。想延长变形的时间。

    “这已经是最快的度了!”楚颐说道。他比小火还要急,“再快,这马要吃不消的!”

    “切!”小火瞪了马一眼。小声的说道。“俗物!”

    刚说完。小火就觉得身ti一阵疲乏,心中大惊。

    他抬头看了看注意力全放在前面的楚颐。一yao牙,闭上眼。准备变回原形,然后迅的从马上跳下去,逃走。

    心跳越来越快。小火默默的倒数着。

    “2o!”

    “19!”

    “18!”

    ……

    “3!”小火想哭了。

    “2!”

    “1!”小火紧闭着双眼,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身子里有一股小小的妖力恢复了。这一小点的妖力虽然没有大多的作用,却可以继续支持他的人形。

    小火欣喜的睁开眼,心中一动,就明白过来,不由有些感动,嘴里念叨着:浅陌然这家伙,偏偏要到这么紧要的关头才肯把妖力还给自己吗!不过真的好险,好险!

    楚颐奇怪的低下头看了小火一眼:“你没事吧?”开始的时候紧张的都流汗,现在却一下子轻松了,让楚颐不得不对小火起了疑心。

    小火舒了口气:“没事!开始的时候我想上厕所……不过现在不用了,都憋回去了!”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楚颐不由一阵恶心:“你不早说,要不然让你上完,再出来了!”

    “可是你没有给我说的时间啊!我还没有反应过啦,就已经在马背上了,你说怎么办?”小火叹气,“你那么紧张夜姐姐,我也不好扯你后腿是不?”

    楚颐有些不好意思了:“真是对不起了,我光惦记着夜儿了。”

    “没关系,你不必太过自责!”小火学着大人的口吻说道,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惹得楚颐想笑。

    路上听说夜灵没事,楚颐才松了口气,但是却没有放慢马的度。

    只有把夜灵搂在自己的怀里,他才能真正的安心。至于解释,他可以慢慢来。

    浅陌然一袭青衣站在十几米高的树干上,右手扶着树枝,静静的注视着楚颐从自己的面前经过,转身消失在密密的树叶之中。

    很快的,楚颐就来到了小火说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凉亭。

    他一眼就看见躺在凉亭中的夜灵,立即翻身下马,朝夜灵奔了过去,忍不住欣喜的喊道:“夜儿!”

    小火很郁闷的看着身下的马,望向楚颐的背景,大叫道:“姓楚的,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去啊!”

    楚颐一愣,这才想起小火还在马上,又跑了回来,把他放下来。

    “真是的,好歹我也给你报信的!去吧去吧,夜姐姐应该只是喝醉了酒而已!”小火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是不喜欢楚颐这个人。

    不过既然夜灵喜欢楚颐,那他也就勉为其难的不讨厌他好了!

    小火话还没有说完,楚颐人就已经在凉亭里,站在夜灵的面前。夜灵靠着柱子,还没有从酒醉中醒过来。

    小火摇摇头,跟了过去,一眼就看见夜灵的身上盖着一件淡紫色的厚外套,将她光着的脚全裹在了衣服里。

    “这是……”小火疑惑的眨眨眼睛,“难道浅陌然那家伙来过了?这明明是浅陌然的衣服嘛!唔……这衣服上的气味和他身上的气味一样!”

    小火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浅陌然还真是口是心非,对自己说不来,偷着又跟来了!

    楚颐弯下腰,小心的将夜灵搂在怀里,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这么重的酒味!”楚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睡脸,把脸凑了上去,贴在她的脸上。

    夜灵的脸很冷,比他的脸还要冷,冷的让楚颐心痛。

    如果自己再晚点来,夜灵怕会冻死在这里吧!楚颐冒出这个念头来,目光顺着夜灵的身子向下望去,终于注意到了她身上的那件外套。

    他不由惊讶的望向小火:“这……这是……”

    小火嘻嘻一乐,也不靠近:“这是我向一个哥哥借的衣服,先借给你,改天让夜姐姐去还,这个人情总是要还的,你说是吧,楚颐。”

    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小火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楚颐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问小火的住址,也没有问这个衣服是谁的。

    他急忙喊道:“喂,小火,怎么找你?要把这个衣服还给谁?”

    远处传来小火的声音:“告诉夜姐姐我的名字,她就会知道了……”

    声音也来越小,渐渐的听不见了.

    夜灵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的事情了。

    在她还酒醉未醒的时候,依墨忍不住来看她,顺便去了一趟娅莎的房间,问候了几句。

    临走的时候,依墨看了看娅莎住的房间,把手臂挂在楚颐的肩膀上,嘴凑到楚颐的耳边轻声说道:“楚颐,娅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事先说好了,如果你不好取舍的话,或者在你的心里,娅莎的分量更重的话,那么,夜灵就由我带走了,我来照顾她!”

    楚颐身躯一震,脸依然冰冷,眼色徒然阴冷了几分,他冷道,“你说什么?”

    依墨淡淡的笑着,斜着头兴饶有兴趣的看着楚颐的脸,放慢语,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是说啊,我好像爱上了她,想要zhan有她,不愿意和你分享……”

    说着,依墨咯咯咯的笑起来,站直身子,离开楚颐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反正你要照顾娅莎,没有时间照顾夜灵,又让她如此难过,不如就把她让出来吧!”

    “依墨!”楚颐的脸色完全沉下来了,他的眼色霎时阴寒无比,“不行,我不会答应把她让给你!若你真的爱上她了,那就来和我争吧!”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依墨身子一歪,靠在柱子上,看着楚颐的背影笑道:“你真是天真,难道你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对夜灵有很大的兴趣吗?”

    楚颐的脚步滞了滞,脊背僵硬,仿佛是木偶,举着步子没有引力便走不了,无论如何都走不了。

    依墨嘴角上翘,玩味的看着楚颐的反应。

    “你想说什么?”楚颐冷冷轻语,并未动。

    依墨眉头一挑,直视着楚颐的眼睛,缓慢的摇着头:“难道你还没有觉察出来吗?四大家的男人们都开始对这孩子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想要将她据为己有。摩多区,夜灵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这次以少胜多的战役是怎么打下来的?楚颐,你别说你不知道!四大家是什么人?难道这事情能瞒得过他们吗?”

    楚颐脸色越来越黑了,他也知道依墨说的都是对的!如果没有夜灵,这场战役根本就没有办法胜的这么轻松。即使在庞文轩的指挥之下,即使没有败,最好的结局也只是惨胜而已。

    想得越多,楚颐就越绝望。身子不由摇晃了一下,像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ti一般,他扶住身边的廊柱,垂下头,心撕裂般的疼痛。

    依墨有些不忍,他转过脸去,注视着阴冷的天空,继续说了下去:“文轩那边已经接到了庞家的命令。文轩要我转告你,要你小心四大家,他们的目光全在夜灵的身上,佟凌本来就不讨厌夜灵的,文轩现在对夜灵已经很是喜爱了,我呢,就不说了,至于慕容复……呵呵。你应该很了解慕容复那种人吧!”

    楚颐没有说话,依墨的话让他的心凉到极点,如同掉进了冰窟一般。

    依墨叹了口气,走到楚颐的身边:“如果你没有办法守住夜灵,那么我们三个就会出手了,再也不会顾忌到我们和你这么深厚的友情,也要誓死将她夺到手,与她结为亲密稳定的关系。否则,我们乾秋帝国会陷入什么样的一种境地,谁都不知道。”

    依墨没有说出他们三个到底是哪三个,但是楚颐却是心知肚明的,他也明白依墨口中的“亲密稳定的关系”到底指的是什么。这世上最亲密稳定的nan女关系除了fu妻没有其他的。

    一想到夜灵要成为其他人的妻子,楚颐就觉得呼吸都困难吗,心几yu碎成无数片。

    “另外……”依墨犹豫了一下,顿住没有向下说去。

    “……什么?”楚颐强忍着心痛,问道。

    “另外,卢卡多的新帝王好像对这场战役很感兴趣,派了不少人打探……我们不排除他会知道部分事情的情况,所以……如果他知道夜灵的事情……”说道这里,依墨不需要再说下去,楚颐也明白他的意思了。

    伸出手,轻轻的拍拍楚颐的肩膀,避开楚颐暗淡的目光,依墨自嘲的笑笑:“我想,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是否真的爱上她了,只是,有种感觉,不一样的感觉……”

    说完,依墨姗姗离去。

    楚颐苦笑起来,依墨不知道,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依墨从来不知道他自己望着夜灵的目光和楚颐的是多么的相像,同样的炽热,充满了爱恋,而且一天比一天强烈.

    傍晚,夜灵只是张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又闭上眼睛睡着了。宿醉未醒的感觉让她昏昏沉沉的。索性连晚饭也省了。

    入夜之后,楚颐在夜灵的房间坐了一会,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丫头进来照顾夜灵。他记得自己让银雪去照顾娅莎了,并且让林管家再去找一个好丫头来照顾夜灵。

    为什么林管家没有听自己的话去找?楚颐有些不悦。

    他叫人喊来了林管家,问到此事,林管家面上露出一丝为难。

    “怎么了?难道找一个好点的丫头都找不到?”楚颐压住心中的怒火,平静的说道。

    林管家摇摇头:“不是。是小姐不让找的,她说不愿意再去适应另一个丫头!既然银雪给了娅莎,那她就自己照顾自己,反正她又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丫头就活不下去!”

    看到楚颐的眼睛瞪了起来,林管家急忙补充了一句:“这些都是小姐自己说的,我只是原封不动的说出来而已。”

    楚颐没有说话,手摆了摆,林管家识趣的下去了。

    重新又坐回了夜灵的身边,楚颐伸出手轻轻的抚mo着夜灵的脸蛋,她那被冻得紫的嘴唇还没有回复血色,把手伸进被子里momo,她的手脚也还是冰凉的。

    楚颐站起身,tuo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只穿着白色的nei衣掀开夜灵的被子,钻了进去,伸手搂住夜灵,让她睡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ti温温暖着她被寒风侵蚀的身子。

    他眯上眼,把早上生的事情又想了一遍,不由冷笑了一声。

    这摆明了就是娅莎那丫头搞的鬼!从小,他们三个当中就娅莎最聪明,鬼主意也多。不过她实在不应该耍这种手段,如果自己不是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一定会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楚颐又想起那天夜里,夜灵对他说的话,她说娅莎自己亲口说的,想当夜灵的大嫂,也就是自己的妻子。想起这个,楚颐就开始头疼了。

    “算了,明天找个时间让林管家安排一下,把娅莎和夜灵分开来,让娅莎搬到雅苑去住好了,那位置虽然偏了点,但是很安静,正好适合修养。”楚颐很快的就下了决定,这个决定一出,他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

    低头看着夜灵,感觉她的手脚渐渐暖和起来,,楚颐终于放下心来,在酒香的刺ji之下,他忍不住慢慢凑近夜灵的脸,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碾转着进入她的口中,顿时浓烈的酒香伴随着夜灵唇上的美好触感让楚颐沉醉,无法自拔。

    “夜儿……唔……夜儿……”楚颐喃喃的唤着夜灵的名字,眼眸已然被一层氤氲的雾气笼罩,黑色的眼眸越的幽深了,他觉得身ti开始热。

    如果这时候zan有了夜灵,是否会让自己安心一些?楚颐想着,顺着她的嘴唇向下吻去,一边解开夜灵的睡衣,露出她柔hua微凉的ji肤。

    息着,楚颐吻上了高song的少女峰。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ti的异样感觉,夜灵微微张开嘴,轻声的低起来,但是很快,她的身子就扭动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摆tuo楚颐的亲吻。

    楚颐的吻让她全身一阵**,ruan绵绵的,无法动弹。

    “不……不要……恩……”夜灵皱起眉头,出不悦的shen吟。

    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夜灵开始意识到自己真的被qin犯了,然而酒意和身ti带来的**感觉让她无法睁开眼睛。

    直到,楚颐的手探进了一片美丽的的芳草地,手一动,将夜灵压在了身下。

    惊慌之下,夜灵猛地睁大眼睛,摆tuo了酒意和**感觉的束缚,怔怔的看着自己身ti上方那张熟悉的脸庞。

    “哥……哥哥……”夜灵叫出声,随即脑袋一偏,躲开楚颐的吻,挣扎起来,“不……不要……你,你走开……唔……”

    很快的她的就消失在了楚颐的吻中,楚颐再次封住了她的口。

    委屈和不情愿让夜灵满脑子都是挣扎,想从楚颐的身下挣tuo出去。她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和楚颐生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楚颐捏住她的下巴问道,幽深的眼眸注视着她。

    夜灵吼了起来:“趁我喝醉了酒就强行和我生关系,这是!”说着,夜灵哭出声来,委屈、羞辱还有愤怒一并作了出来,她哭得格外的伤心。

    楚颐深深的看着她,轻声的问道:“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清醒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楚颐,我讨厌你,为什么你要上那女人的netg!为什么要让我看见?为什么在我才睡醒的时候让她出那种声音!”夜灵吼着,她恨恨的瞪着楚颐,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很快就湿了枕巾,

    “夜儿……对不起,我和她真的没有生那种关系!”楚颐心疼的看着她,梨花带泪的她格外的娇柔脆弱,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的疼爱一番。

    楚颐不jin吻上她的脸颊,tian去她脸上的泪水。

    夜灵立即不住的晃着脑袋,甩开楚颐的吻,不让他的唇沾到自己的脸上。

    她的身子不断的扭动着,企图将摆tuo楚颐的束缚,岂不知道她这酒后ruan绵绵的挣扎非但没有把楚颐甩下去,反而ci激着楚颐,让他的某处涨的疼痛,又气又急的看着夜灵,真想抓住她,马上进入她娇弱的身子,fa泄自己膨胀到快要受不了的情yu。

    “夜儿,不要乱动……你别再动了,我,我真的要忍不住了!”楚颐的鼻息越来越重,他按住夜灵的手臂,将她的两手压在她头顶上方的枕头上,不住的大口喘着气,瞪着她。

    眼眸中的情yu像野火燎原一般,让夜灵害怕。

    她的身子不由颤抖起来,停止了挣扎,只是盯着楚颐,她眼中的胆怯和逃避,如同刺扎进楚颐的心里。

    手被楚颐jin锢着,无法护到xiong前,夜灵尴尬的注意到自己的nei衣全解开了,白xi细腻的身子都bao露在楚颐的眼皮底下。

    “夜儿,为什么这么怕我?”楚颐的眼眸中有被刺伤的疼痛。他用膝盖撬开她紧闭的双腿。

    他注视着夜灵,看着她的身子无力的向他打开,妩mei而柔弱,魅惑至极。

    他凑到夜灵的耳边,轻yao着她的耳垂,幽幽的说道:“夜儿,你知道吗?这样的你简直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我绝对不要把你交给其他的男人,你只属于我!”

    夜灵惊恐的瞪着楚颐,他第一次露出这么可怕的目光,那么强烈的zhan有yu望。

    紧抿着shuang唇,强压下心底的慌乱、戒备和惶恐,夜灵望向房门,希望这个时候有谁能在这个附近走动。只要她一开口呼救,应该就会立即赶来救了自己。

    楚颐从夜灵的眼中看出她的意图,不以为然的低声轻笑起来:“他们都知道我在你这儿,就算你呼救,他们也不敢进来的……”

    说完,炽热的气息袭来,封住了夜灵的唇,将她的一切声响全堵住了。

    手探进深谷,楚颐意外的现有些粘稠的感觉,拿出来一看,竟是一手的鲜血。

    楚颐愣住了,夜灵也愣住了,鼻子一抽,委屈的哭泣起来。

    “你……来那个了?”楚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竭力将自己从yu望的深渊拉了出来,他放开夜灵的手,翻身下了netg,找来月事之物交给夜灵。

    自己坐在netg榻边上,自嘲地笑了起来。

    “好像老天总和我作对一样,每次都不能让我顺利的zhan有你……”楚颐很是无奈。

    第一次是要出征打仗,第二次是娅莎打扰了,这一次,偏偏那么巧,夜灵来了月事。难道自己真的和夜灵没有同netg的缘分?

    楚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夜灵抽泣着,换好,倒在netg上,背对着楚颐,哽咽道:“被冻了,月事提前了……都是你害的。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每次来月事,她都觉得浑身无力,伴随着一阵阵的腹疼。

    楚颐浅浅的笑笑,转身躺在了夜灵身边,伸出手臂,从后背将她揽在怀里,只是这么静静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头,一边强迫自己压抑着想要她的渴望。

    “我知道了,都是我不好,我用我自己这个大大的热水袋给你捂身子好不好?你的身子真凉……”楚颐柔声说道。

    夜灵呆了一会,闭上眼睛,委屈的说道:“不许再sao扰我!除非我自愿的,你不能再这么逼迫我,否则……否则,我就消失到你再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去……”

    楚颐身子不由一颤,搂紧夜灵。

    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听你的,等你愿意的时候。”

    说完,亲了亲她的脖颈,不再做出其他的亲热举动。

    抱着夜灵柔弱的身子,一种幸福在楚颐的心里蔓延。

    有时候,他只要这么抱着她,感受她身上传来的真实触感,他就很满zu了。可是,即使这样,楚颐的心底依然有难以消除的不安。这不安的来源除了夜灵本身,就是四大家族。

    如何才能保护好夜灵,成了楚颐要考虑的问题。

    他不想任何人将夜灵这个jing灵抢走,不管是依墨、庞文轩,亦或者佟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都不想将夜灵拱手让出去,就算是夜灵自己要走也不行。

    看着夜灵又睡熟的脸,楚颐嘴角上翘,眼眸闪出阴冷之色。

    “如果是你,想要从我的身边飞离,那么就算折断你那薄如蝉翼的翅膀,我也要将你留下,不管你如何哀求哭泣,也不放你走。

    把你关进我jing心为你准备的金色笼子中,成为我的专属!

    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第二天林管家就遵照楚颐的吩咐,将娅莎的房间移到了楚府最偏僻的雅苑。

    娅莎心里不乐意,但是林管家说是楚颐的意思,想要她好好的休息,恢复健康,所以才安排她住进雅苑,那个地方很清静,适合修养。

    娅莎只有笑笑,让林管家告诉楚颐一声,自己很高兴颐哥哥能这么为自己着想。

    看着林管家离开雅苑,娅莎一pi股坐在netg上,生气的捶着被子,蹂1i着被子,把被子弄的一团糟。

    “什么清静,适合修养!摆明了就是护着那个臭丫头!这么多年不见了,也不念着旧情!居然把我扔到这个角落来!我娅莎不狠狠的折磨那个臭丫头,怎么能够消气!等着吧,来日方长!哼!”笑着,娅莎阴郁的笑了起来,笑声甚是可怕,给这个安静的院子平添了几分鬼气。

    银雪在雅苑的门口站住了,听见娅莎的笑声有些害怕,犹豫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进去了,她只要熬过今天一天,明天就解放了,会有新的侍女来照顾娅莎,她自己可以回到夜灵身边了。

    私底下,她还是觉得和夜灵在一起更轻松自在,和娅莎在一起却不能不小心谨慎,娅莎比夜灵的要求高多了,而且还会趁着楚颐不在的时候摆出这个家女主人的姿态来,让银雪以及以下的人都不喜欢她。

    可是娅莎却一点自知都没有。

    银雪决定,等到回到夜灵身边之后,一定要提醒夜灵小心这个女人。

    不过夜灵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一半了。想到这里,银雪叹了口气。

    娅莎早就注意到银雪站在门口呆,一脸不愿意的走进来,还在叹气,顿时火气冒了出来,冷笑道:“怎么,让你来服侍我,让你这么委屈啊?既然觉得委屈,那你就回去好了,我娅莎也不是非要你这个下jian的丫头来伺候!”

    银雪的脸一下变的苍白,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说的这么过分。

    “你,……你说什么……”银雪转过脸,看着娅莎,眼圈顿时红了。

    “我什么我?说话都说不来!让你这么笨的人来照顾我是你的荣幸!哼,你认为你那个冒牌的主子能在这里呆多久?”娅莎嗤笑道,看白痴一样的目光落在银雪的脸上。

    银雪一惊:“你,你瞎说什么!夜姐姐不是冒牌的,她就是大人的妹妹!”

    娅莎哈哈笑起来,款步上前,一把扭住银雪的脸蛋,用力拧了拧,疼的银雪直咧嘴,眉头全皱到了一块,却不敢还手。

    “你这个笨丫头,说你笨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居然这么护着那个冒牌货,她给你多少好处?多少银两?多少饰?你居然还这么为她说话!喂你几口糖,你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别人的身后。没出息!”娅莎嘴一撇,松开银雪的脸,看着她脸上的青斑,笑的格外的开心,嘴上却不忘讥讽银雪。

    看着银雪一副垂泪yu滴的感觉,娅莎眉头一挑,低声吼道:“你要敢哭,我对你不客气!”

    银雪吓得全身一哆嗦,惊恐的看着娅莎,不敢出任何声音了。

    满意的看着索索抖呃银雪,娅莎满意的微笑起来,伸出手指,不住的揉着太阳**,一边自言自语:“我就最讨厌别人哭,让我的头都疼了!”

    说着,她阴冷的眼神飘过银雪,顿时让银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来,娅莎扫了银雪两眼,越看越觉得不舒服。她索性手一摆,不耐烦的说道:“你,下去吧!没事的时候别来烦我!”

    银雪小心的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下去。

    出了房门,轻轻的关上房门,远离雅苑,这才松了口气,伸手mo着脸上被娅莎拧青的地方,银雪忍不住抽抽搭搭的哭泣起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生怕被别人看见了脸上的青斑。

    她更不敢去找夜灵,她怕自己告诉夜灵这件事,夜灵顿时怒了,不顾一切的要去找娅莎算账,到时候她拉都拉不住。不管是夜灵被打,还是娅莎被打,她都无法向大人交代。

    所以她坐在netg上哭了一阵,站起身找来热毛巾捂在脸上,来缓解脸上的疼痛。

    夜灵已经知道娅莎被楚颐安排到了雅苑,看着空无一人的隔壁,夜灵松了口气,有些人不见反而不烦。

    她拿起放置在桌上的淡紫色外衣,衣服早被人洗干净了,叠的整整齐齐的。

    楚颐已经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她可以肯定这是浅陌然的衣服,却无法想象小火去向浅陌然借外衣来给自己披上。对于喝醉之后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从青姨的小酒店跑到山上的凉亭去了。等到小火来了之后,她可要好好的问清楚。

    一想到小火,夜灵嘴角浮现狡黠的笑意:“小火居然能变netg人形,真有意思!这小家伙居然没有和我说!”

    远在神宫已经恢复本形的小火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觉得浑身都冷,就好像有人在打他主意一样,让它心神不宁.

    “喂,夜灵,你真是的,才回到神宫一天不到,就又跑了,我们其余的人辛辛苦苦的修炼,你却在这里享受!你可真是悠闲啊”慕容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夜灵抬起头,看见慕容玉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洛云离,两人看见夜灵,顿时笑开了。

    “洛云离啊,我就说这家伙在享福吧!”慕容玉嘴一扁,和洛云离对视一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哪有啊,哪有啊!我能在家是长老们批准的啊!”夜灵高兴的蹦到慕容玉的身边,一把抱住慕容玉,在她的怀里蹭着,“阿玉,阿玉,我好想你哦!”

    然后在慕容玉要飙之前,夜灵迅的飘走,绕到了慕容玉的背后,亲密的抱住了洛云离:“阿~离!好想你哦!”同样的在洛云离的怀里蹭了几下。

    洛云离没有动,任由夜灵蹭着,红着脸拍拍夜灵的脑袋:“恩恩,我们也很想你啊!”(没有办法,谁叫夜灵是她们当中最矮的、最小巧的人,虽然夜灵也有个一米六,在原来的世界也不算很矮,可是谁知道这个世界和她同年龄段的女孩还比她还高一截呢……这一点夜灵很是无奈,也正是这一点让很多人误会她比实际年龄还要小……)

    夜灵转过脸,对着一脸黑线的慕容玉做了个鬼脸:“阿玉,你看看,人家阿离多好,都不会像你这样,抱你一下就要变脸,大家都是女孩子,抱抱怕什么!”

    慕容玉一撇嘴:“你再抱下去,洛云离也会火的,哪里有这样揩油的!”

    洛云离笑了起来,心想,既然夜灵是把自己当女孩子看,那么自己在她面前索性就做出女孩子的样子好了,这样别别扭扭的,反而越觉尴尬。再说了,夜灵又不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

    想着,洛云离学着夜灵的样子,伸手抱住她,嘴里却问道:“这回和浅陌然那帅哥出去了那么长时间,你们两有没有什么展啊?”

    “展?”夜灵抬起脸,疑惑的看着洛云离,“什么展?”

    一看夜灵的反应,慕容玉和洛云离互相看了一眼,齐声叹了口气。浅陌然这么帅的帅哥在夜灵身边,夜灵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夜灵momo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哥哥在一起的,浅陌然那边……呃,不太清楚,好像是和庞文轩一起走的。”夜灵说的是实话,回途的路上,她都赖在楚颐的身边,并没有留意浅陌然做了些什么。

    这句话一出,两人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夜灵松开洛云离,坐到了桌边,给两个人倒了一杯茶。

    慕容玉和洛云离随着一同坐了下来。

    夜灵把这些天生的事情做了个大概的简略的叙述,尤其是说到娅莎这个人的时候,慕容玉也气恼起来。

    “哼,这女人着实让人讨厌!”慕容玉恨恨的说道。

    洛云离一直都是静静的听着,听到这里,他若有所思的望向夜灵:“夜灵,你和楚颐是两情相悦的吧?”

    夜灵惊愕的看着洛云离,良久才红着脸点点头。她不明白,自己并没有讲到楚颐和自己的感情,洛云离居然还会知道。

    “应……应该是吧!”夜灵避开洛云离的目光,有些失落的望向墙角。

    她不敢看慕容玉的脸,她知道慕容玉对楚颐的爱恋,她也准备好了让慕容玉好好的fa泄一番,自己绝对不拒绝。

    慕容玉白了夜灵一眼:“既然你爱上了你哥哥,那就要把他抢过来,哪里别人一来抢,你就要把自己喜欢的人让出去?都不晓得你这家伙怎么到了感情这事情上,怎么会这么蘑菇,看着就让人生气!”

    夜灵的头垂了下来,小声的说道:“可是,阿玉,你也喜欢哥哥的……”

    “我只是喜欢他,又没有说一定要嫁给他!”慕容玉郁闷的抿了一口茶水,“如果是你,我不会去争。要是是其他的人,那我慕容玉死也要把他抢过来!哼!”

    (芒果今天很郁闷,很生气,忙了一天回来,居然得到自己没有稿费的消息……)

    三人说着说着,越说越郁闷,索性站起身往后花园走去。远远的,夜灵就看见娅莎了,她正坐在后花园里,手里不住的rou躏着掉在地上的落叶。

    “那个就是?”慕容玉轻声的问道,光是看到娅莎蹂1i落叶的那股狠劲,慕容玉就很不喜欢这人,于是她接着闷声说道,“如果楚颐喜欢这种女人,真算我瞎了眼!”

    “我不怕楚颐喜欢她,我就怕她跑到楚颐的netg上去……”夜灵一脸无奈的看了看慕容玉,又看看洛云离,她居然看见洛云离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奇怪的笑。

    慕容玉回头瞪她:“瞎说什么呢!也不知道你的大脑里哪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亏的你说得出口!”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难道我说错了?”夜灵嘴一嘟,很不高兴的说道,“唉,要怨只能怨我这个人太直白,真是性情中的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就你?你不祸害人家就算不错了!”慕容玉翻白眼。

    “这是哪里话,我可没有祸害她,是她祸害我好不好!”夜灵一脸的委屈。

    “过去看看吧!”洛云离说道。

    娅莎看见夜灵三人走了过来,停止了对落叶的rou躏,把手中的碎叶全扔在了身后,站起身,对着夜灵笑起来,笑的宛如春风扑面:“哟,小妹,这么冷的天你也出来散步啊?”

    夜灵也笑,笑的格外的单纯无辜:“娅莎姐你也知道天冷啊,我看你一直坐在这里,也不怕冻坏了,万一再吐血,可就不好了!虽然生病我们大家都担心,但是要是总生病,又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ti,那也会让人讨嫌的!”

    娅莎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