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 陈诺代表一切】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陈诺代表一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一眼看见银雪怔怔的站在门口,几步走了过去:“你服侍娅莎吃药。”

    说完,扭头朝夜灵离去的方向追去。

    他满脑子都是夜灵那受伤的神情。心竟疼的不能呼吸。

    “夜儿!”远远的看见夜灵的身影,楚颐大叫起来,朝夜灵跑去。

    听到身后楚颐的脚步声。夜灵跑的更快了,这一刻。她最不想看见的就是楚颐。

    明明说着最喜欢的女人是自己。说着只想要自己一个女人,却转身又钻到了别的女人的被子里……夜灵在看到娅莎tuo光了衣服紧紧搂着楚颐的时候,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楚颐越来越接近夜灵。伸手就能抓住她。

    夜灵猛地转身,流着泪冲着楚颐吼道:“你离我远点!我不要再看见你!你这个大骗子!”

    她明亮清澈的眼眸里是深深的悲伤,怒不可遏的表情。全身不由自主的簌簌抖。

    “夜儿。你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做什么!”楚颐急切的解释,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那样。但是感觉上。自己并没有和娅莎生关系。他也停了下来。慢慢的接近夜灵,生怕自己太过冲动让夜灵吓到。

    “走开!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夜灵绝望的看着楚颐。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夜儿!”楚颐急了,“你冷静点。我真的没有做什么!”

    看着楚颐朝自己逼近,夜灵一阵心慌,大喊道:“小火!”

    话音刚落。夜灵的身子慢慢的透明起来,透过夜灵,楚颐都能看见她身后的东西。

    “不!”楚颐一怔,心中惊恐起来,朝夜灵冲过去,将夜灵搂住,不想让她消失。

    突然间他的手失去了对夜灵的触mo感,夜灵在他怀中消失不见了,他虚张的手臂仿佛抱着空气一般。

    “夜儿!夜儿!”这种消失的方式让楚颐难以接受,他呆呆的看着自己虚张的手臂,喃喃的喊着夜灵的名字,却怎么都听不到夜灵的回答。

    他呆了好久,终于醒悟过来,夜灵是真的消失了,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幽黑的眼眸黯淡无色,心如同撕裂般的让人难以忍受。

    林管家赶了过来,伸手扶住楚颐:“大人!”

    楚颐缓慢的抬起头,苦笑:“林管家,你去查查,看小姐到哪里去了,找到她务必将她带回府来!”

    如同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她从天而降。这一次离开,又是突然消失,如同这拂面而来的风一般,让他无法掌握。

    如果夜灵不是别的世界的人,那么自己找她会很容易,因为她终究不可能消失,只要追寻她的踪迹就能寻到。

    可是夜灵不一样,他永远都无法知道她会出现在哪里。前一次是摩多区,那么这一次她又会出现在哪里?想要找她,却无从下手。

    楚颐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崩溃了。

    他蹒跚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失魂落魄。

    他突然间幼稚的想到:是不是自己回去再睡一觉,等到醒来的时候,夜灵就回来了,守在自己的身边,带笑看着自己。

    他觉得好累好累,才清晨,就让他身心俱疲。

    小火把夜灵拉进迷之境之后,就一直坐在地上看着她掉眼泪,哭得甚是凄凉,哭的让小火自己都想哭了。

    它想要安慰夜灵,夜灵却根本不听,小火一开口,夜灵就哭得更厉害。

    吓得小火不敢劝说什么,只好呆呆的看着她哭,静静陪在她身边。

    夜灵哭了一会,抹去眼泪,消沉的站起身,和小火告了个别,执意出了迷之境。小火拦不住,只好跟在她的身边,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它听说,人类失恋了,最容易想不开,万一夜灵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了,或者自残了,那可就大件事了。

    毕竟浅陌然派给它的任务就是保护夜灵,夜灵一出事,浅陌然十有**会把自己给灭了,而且还是用最残忍的方法灭了。

    当然,换句话说,它也不舍得夜灵出事。

    就这样,一人一狐在不晓得那座山的山间小路上走着,谁也不说一句话,沉闷的让小火都要受不了了。

    直到它看见前面有一家很简陋的客店,终于找到了说话的理由。

    它一指客店,叫道:“姐姐,我们先到那里面坐坐啊?顺便喝点小酒,俗话说得好:杯酒解千愁啊!”

    夜灵一愣,目光落在前面竹子做成的小屋,屋外挂着一个小旗,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酒”字:“哦……杯酒解千愁啊……说的对……一醉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说着,举步走了进去。

    小火听夜灵的意思,好像要喝个酩酊大醉才罢休,不由忐忑不安起来,害怕自己说错了话。

    小火追上夜灵,窜到她的肩膀上:“姐姐啊,我们还是不要喝酒了,小火陪你继续逛啊?”

    夜灵淡淡的说道:“不要,我累了,要休息!”

    说着,她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打量着这个小店。

    店里很清静,几乎没有一个客人,就连老板都不在。

    坐在店里,仿佛置身于竹子的世界,就连竹子的清香都能闻得到。

    很雅很美的一个小店。夜灵立刻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喂,有人吗?来一壶酒哇?”夜灵大声的喊道。

    小火从她的肩膀上跳下来,直接坐在了竹制的桌子上,继续劝说道:“姐姐啊,你看这店里都没有人,我们还是走吧!”

    “不要!”夜灵沉下脸。

    酒柜旁边的门帘掀了起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走了出来,一身的青衣,她笑盈盈的看着夜灵:“来啦来啦,小姑娘,你要什么酒啊?”

    “你这边有什么酒?”夜灵打量着老板娘,突然脑子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怀疑这老板娘是竹叶青变化而成的。(注:竹叶青,蛇的一种,喜欢呆在竹林里。)

    “好多好多的酒呢!”老板娘笑道,走到柜台边,趴在柜台上,好奇的看着夜灵,“真是稀奇,我这店可是好少有小姑娘过来呢,而且一进来就要喝酒的!”

    夜灵收回目光,落寞的盯着竹子桌子:“那来一壶竹叶青!”

    “竹叶青?”老板娘笑mi眯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来一瓶陈年女儿红!”夜灵皱起眉头来。

    “女儿红也没有!”这回老板娘很干脆的回答道,依旧笑容满面。

    “xo人头马好了!”

    “不好意思,还是没有!”

    “绍兴黄酒!”

    “没有!”

    “老白干!”

    “没有!”

    “雪花啤酒!”

    “……没有!”

    “张裕百年红酒!”夜灵的眉头越皱越紧了。什么酒都没有,居然还好意思说很多很多酒!她有些想飙了。

    老板娘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好意思,还是没有!”

    “那米酒总有吧!”夜灵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着老板娘。

    她这才现老板娘脸上的笑容早就没有了,一脸不快的瞪着她,也是一副要飙的表情。

    老板娘很无奈的缓慢摇着头。

    “还是没有?不会吧!你这不是酒店吗?怎么什么酒都没有?没酒还敢开店!难怪一个客人都没有!”夜灵吼起来。

    老板娘火了,一拍桌子:“你是故意来找茬是不是?故意说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酒名!”

    “谁找茬了!我只不过想喝酒!我怎么知道你这边没有那些酒?”说到这里,夜灵突然醒悟,自己刚说的都是自己那个世界的酒名,自然老板娘是不知道的。

    见夜灵若有所思的不说话了,老板娘冷笑:“小姑娘,我这边却是酒很多,除去你说的那些没有,我这店里至少有五十多种的酒,还怕你挑不成?”

    夜灵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又瘫在竹椅上,没jing打采的说:“随便你了,我要喝起来很爽,一醉解千愁的那种!事先申明,我不要果酒!”

    老板娘眉头一挑,飞快的在酒柜上找出两瓶酒,倒在两个杯子里,然后又混在了一个杯子里,俗称的混酒。

    趁着老板娘忙的时候,夜灵低声的问小火:“小火,你看她可曾是你的同类?”

    小火眨巴了两下眼睛,疑惑的看看夜灵,然后扫了老板娘一眼,然后摇摇头:“不知道!”

    话音刚落,夜灵一个爆栗子就落在它的头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笨妖,是不是自己的同类都不晓得?猪啊,你!”

    小火委屈的揉着脑袋,道:“我是狐狸好不好,不是猪!猪那种低级的动物岂能和我这个伟大的妖王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小王我的耻辱!”

    夜灵瞪眼睛:“说你是猪,那是夸奖你!连对方是不是妖都不知道?你真是……”

    “猪!”小火很乖的插了一句,很郁闷的趴下了,“没办法我的妖力都被封住了,要是她是老妖,那我真没办法看出来。除非你让浅陌然把我的妖力都还给我!”

    “别埋怨,想要妖力,自己去找浅陌然!”夜灵对小火的委屈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她又看了一眼老板娘,越看越觉得她是个白蛇传里的“青蛇妖”。

    老板娘端着两杯酒,很不客气的把其中一杯放在桌子上,瞪着夜灵:“喝吧!一杯下去绝对醉!”

    说着,她转向小火,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杯放在小火的面前:“来来来,这杯酒就是给你的啦,小家伙!你尝尝哦,非常的适合你!”

    小火老早就闻到甜甜酸酸的香味,惹得口水都快滴下来,老板娘还没有说完,它已经手脚并用,抱住酒杯,把脑袋伸进酒杯中,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夜灵看着面前的这杯酒,上部分红红的,像一团火,下部分蓝蓝的,像海洋一样。

    她伸出手端起酒杯,刚想要喝,突然想起来自己刚起床,外套也没有穿、鞋子也没有穿,更重要的是,钱没有带!

    夜灵尴尬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无比哀怨的说道:“那……那个……我……我好像把……”

    越说越冏,如果有地洞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的。

    老板娘噗嗤一声笑了:“我知道,不就是没有带钱吗!没关系,我又不差这点钱!你要是喜欢我的酒,那我是最高兴的,喝吧!”

    夜灵红着脸端起酒杯,微微的抿了一小口,不由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烈!”夜灵惊叹道。

    “你要的,你想要一杯就醉,这酒是最好的!”老板娘白了她一眼,笑容灿烂:“我说小姑娘,你还是喝果酒的好,这酒太烈了,对你的身ti不好!”

    她的声音柔柔的,有点像风吹过竹叶出的悦耳的声音。

    才说完,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夜灵脑袋一仰,整杯的酒都被她灌进了肚子里。

    “我的天,小姑娘,你这种喝法不行!”老板娘tuo口而出。

    夜灵只觉得酒劲一下就冲了上来,浑身都暖烘烘的,头立即就开始晕了。

    “好……好劲的酒……老……老板娘,再……再来一杯!”夜灵勉强把酒杯递到老板娘的面前,晃了晃,“没了……看,看……没了!”

    老板娘收起笑容,看了夜灵一眼,转身走到酒柜拿出一大瓶酒放在夜灵的面前,挑衅的看着她:“你要的,喝吧!自己倒,醉倒了,我可不管你哦!”

    说完,她走回柜台,又趴了下来。闭上眼睛打盹去了。

    夜灵放开酒杯,一把抓住酒瓶,对着口,就开始豪饮起来。

    看的老板娘直冒冷汗。

    小火也看呆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坏事了!得赶紧通知浅陌然才行!

    想到这里,小火看了看老板娘,开口了:“青姨,这孩子就先交给你了,好好的看着她,我去找个人。”

    “没问题,顺便把酒钱带来哦!”老板娘颇有兴趣的看着夜灵,都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居然还一个劲的往嘴里倒酒,好像喝的不是酒,而是白开水一样,看的老板娘心疼不已,就差没有冲上前把酒抢下来了,那可是她珍藏了好多年的美酒呢,自己都不舍得喝一口。

    当时,只是看到火狐领着一个人类进来喝酒,青姨觉得挺有意思的,随后又被夜灵一连串没听过的酒名弄得有些恼火,所以想用这瓶最烈的酒戏弄她一下。

    没想到半瓶酒下去了,夜灵还在灌着。

    不过看她的表情,好像已经思维涣散了,只是机械的把酒倒进嘴里……

    难道?青姨猜测着走上前来,小心的握住酒瓶,把它从夜灵的手中拿了出来,夜灵还保持着喝酒的姿势。

    青姨的嘴角抽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夜灵,夜灵顿时身子一歪,倒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呼……”青姨长舒了一口气,望着手中的小半瓶酒,心疼的都快流眼泪了。

    恨恨的瞪着夜灵,青姨怒道:“真是的,都醉倒了,还要喝掉我这么多酒!不要你的钱,你也不知道给我节省点?”说完,她又觉得挺好笑的,想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居然和一个人类小姑娘计较这事情。

    “酒嘛……不……不就……不就是给人……喝的嘛……小家……小家子气……”夜灵出含糊的声音,正接在青姨的话后面,吓了青姨一跳。

    她弯下腰看看夜灵,见她一脸的潮红,一嘴的酒气,醉的厉害。不由纳闷的小声嘀咕道:“不可能吧,难道还没有醉?居然还会说话!”

    青姨刚说完,夜灵又开口了,嘴唇微微的动着:“我醉了……”

    青姨这下乐了,想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她索性在夜灵身边坐了下来,兴趣多多的问道:“醉了还能和我说话?还能听得见我说的是什么?”

    “醉话……而已……”夜灵皱起眉头来。她是真的醉了,身子和脑袋都醉了,却偏偏意识清醒的不得了,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却能清楚的听到青姨说的话,但是要回答的话,又觉得有些困难,嘴有些迟钝,不听使唤。

    “醉话?哈哈哈!”青姨笑的格外的开心,“你还真是个好玩的小姑娘,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

    “本……本姑娘……向来……向来……人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算醉成这样,夜灵都不忘自夸一下。

    “有意思!”青姨觉得夜灵形容自己的词相当好玩,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夸自己的!很大言不惭!感兴趣的再次细细的打量了夜灵一番,笑道,“既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还会失恋?跑到我这里喝闷酒?”

    “……你……怎么……知道?”夜灵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小火告诉你的……你……你是蛇jing……吧?”

    话还没有说完,青姨啪的一巴掌打在她的后脑勺上,笑的花枝乱颤:“开玩笑,我才不是蛇jing呢!”

    “竹子jing……”

    “竹笋jing……”

    “竹叶jing……”

    夜灵一连问了三个,要不是看夜灵趴在桌上,身子ruan绵绵的无法动弹,青姨还真怀疑夜灵是故意装醉的。

    她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好啦,好啦,你猜对了!可不就是和竹子有关嘛!你这人类的孩子还真是不一般,知道我是妖还不走,还要留下来喝酒,就不怕我吃了你?”

    夜灵没有回答,只是赌气的闷声道:“……你……你这竹妖……我失恋……管你什么事……凭什么要告诉你……拿……拿酒来……”

    青姨两手抱臂,看着夜灵,笑:“我拿酒来,你还有力气把酒喝了?我看你现在连爬起来都困难吧?”

    “你……你那……那酒不好……喝完……我身子没力气了……大脑晕晕的……偏偏……又清醒的不得了……我,我……我告你卖假酒……哎……呀……”夜灵惨惨的叫了一声。

    青姨的手在她的胳膊上重重的拧了一下,yao着牙说道:“死孩子,居然敢说我的酒不好!下回灌死你去!”

    说着,站起身,一扭一扭的掀开帘子,走进了后院,把夜灵一个人留在了前厅。

    “要能真的灌的死,就好了……”夜灵想着,嘴角浮现一丝自嘲的笑意,眼泪水又下来了。

    这次不止是为楚颐,还为了自己。

    她好想好想回家,扑到妈ma的怀里尽情的放纵自己的感情,哭它个天昏地暗,然后听着妈妈柔柔的声音安慰自己,做自己最喜欢吃的食物……

    想着,夜灵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身ti像沉入黑暗中一样,无法从中逃离。

    隐约的一股竹子的清香围绕着自己,将自己从那粘稠可怕的黑暗中拉了出来。

    “唉,算了,我还是做做好人!”青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弯腰抱起夜灵朝后院走去,将她放在竹林中的一个躺椅上,顺便点上一壶熏香,随手虚空拿出一根青色竹笛,轻轻的吹了起来。

    见夜灵的脸色开始好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青姨闭上眼睛,沉浸在了自己的竹笛声中。

    这么快就能猜中自己的真身,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神宫中,浅陌然面色平静的看着小火:“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火不停的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回到神宫已经五分钟了,它嗯嗯呀呀的,硬是没敢把夜灵喝醉的事情告诉浅陌然。

    可是自己不就是因为夜灵喝醉了才来找浅陌然的吗?小火郁闷的真想用小胖手打自己一个耳光。

    浅陌然转过身,抬脚就要走:“说不出来,我就走了!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玩猜谜游戏!”

    浅陌然的语气有些不善了。

    小火身子一抖,赶紧拉住浅陌然的裤脚,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道:“夜姐姐喝醉了!”

    “啊?”浅陌然的眉头皱了起来,回头,眼眸由上而下的瞪视着小火,“你说她喝醉了?”

    “是啊!”小火急忙点头,迫不及待的把整个事情都说了一遍。

    浅陌然想了想,转身走了。

    “喂,浅陌然,你不去接姐姐吗?”小火在浅陌然的身后蹦着,一边大声的叫道。

    “没必要!”浅陌然淡淡的说道,“等她酒醒了,自然会回去的!再说了,我不会安慰人!”

    小火不悦的瞪着浅陌然,浅陌然直接无视小火的目光,走了。

    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小火唤出五六个小妖,凑近他们的耳边嘀咕了一阵。

    小妖们点点头,散去,小火这才朝楚府奔去。

    既然浅陌然不愿意帮忙,那么它只好去找楚颐了,虽然它不喜欢楚颐这个人,但是看他的那时的样子,应该是很在意夜灵的。

    算了,算了,自己就算帮他们一次忙好了。想着,小火又气浅陌然,自己好心找机会让他和夜灵在一起,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领情!有什么机会比照顾喝醉酒的女人更好的?更容易让女人感动的?尤其是现在夜灵被感情伤害,正好是趁虚而入的时候,这个浅陌然居然不把握时机!

    小火不jin扼腕痛惜,誓下回浅陌然要是求着自己帮忙制造机会,它绝对不会答应。至于浅陌然来求自己,就连小火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府。

    楚颐呆呆的坐在书房,等着下人的消息,可是半天的时间都过去了,夜灵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佟凌那边都没有消息传来。

    楚颐想要自己出去寻找,可是又担心夜灵自己回来了;守在家中等,他又坐立不安、焦急万分。

    娅莎躺在netg上,脸上是淡淡的笑意,隐约透着得意。

    没有什么事情比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上更让人伤心的。她猜测着,这下夜灵一定伤的很严重,不过,这还不够,她需要再加把劲,一次xing把夜灵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都不能翻身。

    染指了她的男人,就别想那么好过!娅莎手指一用力,将下人才送上来的鲜花揉成了一团,扔在了netg底下,嘴角挂上一抹残忍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夜灵还是没有回来。

    楚颐终于无法忍耐,他站起身,穿上外套,准备自己出去寻找。

    门被推开了,林管家走了进来,欣喜的说道:“大人,小姐有消息了。外面有个小孩说,他看见小姐了,知道小姐在哪里!”

    楚颐愣了几秒,猛地瞪大眼睛,抓住林管家的衣领,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

    “有个小孩说要见你,他知道小姐在哪里。”林管家又重复了一遍。

    “快,快!让他进来!”楚颐激动的松开林管家,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算了,还是我出去,那个小孩在哪里?”

    “在大厅,大人。”林管家说道,当他听到那小孩说知道小姐的下落,他也松了口气。

    话音刚落,楚颐就冲了出去,林管家急忙跟在楚颐的身后,两人朝大厅赶去。

    一走近大厅,楚颐就看见一个年约五、六岁的红衣小童正坐在椅子上,唇红齿皓,眉清目秀,全身散一股灵秀之气,正学着大人的样喝着茶水。

    看见楚颐进来,小童站起身,说话了:“你就是楚颐吗?”说话的声音糯糯的,甚是可爱。

    楚颐点头:“我就是。”

    “我叫小火。你要找夜姐姐吗?”小童继续问道,亮闪闪的大眼睛一直看着楚颐。

    “夜姐姐?”楚颐有些纳闷了,他需要确认一下夜灵是否就是他口中的夜姐姐:“你说的夜姐姐可是叫夜灵?”

    “对啊,她叫夜灵。大概这么高,”小火点点头,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一点都不胖,xiong部也很小,穿着白色的睡衣,光着脚……”

    确实是夜灵!楚颐的心跳加快了,他不由一阵心疼,夜灵她竟然是光着脚,还只穿着睡衣,这么冷的天!

    情不自jin的抓住小火的手,楚颐焦急的问道:“现在她在哪里?告诉我!她没有出什么事情吗?”

    小火嘴一撇,露出鄙视的表情来:“你干嘛假装紧张?真紧张她,为什么自己不去找,反而躲在家里?一点都不喜欢你这种人!”

    楚颐也不计较小火的打击,只是将他的手捏的更紧了:“快点告诉我,夜灵在哪里!快点!”

    惊讶的看着楚颐急切的模样,小火嘴巴一嘟:“夜姐姐喝醉了。”

    “喝醉?”楚颐错愕的盯着小火。

    “是啊,她拿起酒就猛灌,说要把自己醉死,还一边哭,哭的可悲伤了。”小火叹了口气,难过的说道,“她说楚颐你不要她了!”

    “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会不要她?我最在意的就是她了!”楚颐站直身子,心宛若刀割一般,不由伸手捂住xiong部,每呼吸一口,就觉得心口痛的厉害。

    小火扫了一眼楚颐,看着楚颐痛苦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本来是不想来找你的,你伤害了夜姐姐,是个坏人。但是看到夜姐姐那么痛苦,我虽然是小孩,可是我也觉得好难受啊!”

    听到这里,楚颐已经再也无法听下去了。他一把抓住小火的肩膀,吼了起来:“快点告诉我,夜儿到底在哪里!”

    小火眨眨眼睛,终于叹了口气,一指门外:“走吧,我带你去!”

    话音刚落,他就现自己被楚颐抱了起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