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一百四十章 水与火】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水与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随意的向后望去,现他们正位于深潭的底部。潭水早就干涸了,只到他们的大tui的深度。

    当他们几步跃上潭边。只听的“哗”的一声巨响,整间冰室瞬间倒塌,泉水从潭壁的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冲向冰室,很快就把冰室淹没。

    水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慢慢的变小。转变慢,最后水面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站在潭边。浅陌然和依墨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对方心里的震惊。

    原来,这么长的时间。他们都在玉壶的底部……

    浅陌然手一伸。一柄白剑从潭底冲了出来,飞向浅陌然,落在他的手中。和他手中的那柄白剑合并在一起。白芒一闪。化为一柄完整的带着银穗的美丽的剑,然后消失在他的手心中。

    紧接着。在依墨的惊讶的目光中,一只巨大的青鸟凭空出现。停在玉壶的上方。

    “走!”浅陌然低声说道,脚尖一点,身ti跃上半空中。轻盈的落在青鸟的背上。

    “真是好东西!”依墨小声嘀咕道,一脚蹬在身旁的大树上,连续在树干上快走几步,借力一跃,落在浅陌然的背后。

    依墨才站稳,青鸟翅膀一拍,扇起阵风,头一仰,立时消失在天际。

    看着浅陌然专注的盯着前方,依墨才记起刚出来的时候浅陌然带着责备的口吻的话,他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拦住夜灵。

    依墨苦笑,当时夜灵只想要找到浅陌然,哪里拉的住。

    “那个……我拉不住他,她急着找到你……”依墨内疚的说道。如果知道会让夜灵伤成这样,那么他就算是捆,也不会让夜灵去了。

    浅陌然身ti一颤,虽然他早就知道夜灵是为了找自己,可是这话从依墨那带上了一些情绪的口里说出来,还是让浅陌然心中稍微的被牵动了。

    “……我已经知道了……对不起……”浅陌然想了想,他想表达自己的歉意,不该责备依墨的,可是话说出口,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依墨扫了他一眼,看见他不时的会忧虑的望向夜灵,眉宇间满是焦急和内疚,那个想要狠狠揍浅陌然一顿的冲动渐渐的没有了。

    “她的情况如何?”依墨问道。神宫中的人对医术也应该很了解的吧?他想。

    “不容乐观……”浅陌然轻声的回答,他感觉夜灵的呼吸越来越弱,极尽停止。她的身ti寒冷极了,比起困住他的冰链还要冷。浅陌然的手臂已经青,却不愿意把夜灵放下来。

    依墨敏锐的看到了浅陌然青的手臂,他伸出手来:“把她给我!”

    浅陌然把脸偏到了一边,固执的抱着夜灵。

    “给我!”依墨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如果你不想失去双手的话,就把夜灵给我!失去双手的你,拿什么保护她?”

    “可是……”浅陌然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如果她醒来的时候看见你因为她受伤了,我想她也不会高兴的吧?”依墨冷笑。

    说着,他也不管浅陌然的反应如何,上前一步,从浅陌然的手中用力把夜灵扒拉了过来,抱在怀里。

    入怀,依墨顿时感觉一股寒彻骨的冰冷从夜灵的身ti里传来,冷的他脸色顿时变了,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冻结了。

    惊愕之下,他深深的看浅陌然一眼,心下忍不住一阵感慨,对眼前的少年顿生了几分好感。

    轻笑一声,依墨伸出食指,点在夜灵的脸颊上,泄愤的戳了一下,轻语道:“才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呢!想逃离我依墨大人的身边?想得美!楚颐肯定也不同意,做鬼都把你抓回来!”

    说着,依墨的眼睛又湿润了。

    一到神宫,浅陌然和依墨就急匆匆的直奔御长老的房间。

    “师傅,你救救她啊!”浅陌然喊出声来,声音有些沙哑,砰的一声推开门,闯了进去。

    房间里空空的,不见御长老的身影。

    浅陌然扭头就走,急急的对依墨说道:“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他!”

    也不等依墨说什么,浅陌然已经走出老远,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连廊的尽头。

    依墨抱着夜灵,小心的把夜灵放在房间中的一个躺椅上,tuo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夜灵的身上,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夜灵的旁边,身ti前倾伏在夜灵的身上,紧紧的搂着她,想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夜灵。

    可惜的是他的体温对夜灵来说,简直就是车水杯薪,无法温暖她的身ti,反而让依墨觉得浑身冷的抖,夜灵身上的寒气反侵到了他的身上。

    即使这样,依墨并没有松手,反而把夜灵搂得更紧了。

    他猛然间想起初遇夜灵的时候,她一边吃着食物一边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来。

    她说:“……不管那么多了,死了也好,也许在这边死了,就可以出现在我们那个世界了……”

    但这句话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的时候,依墨的心被揪紧了,心里沉闷的让他无法呼吸。他觉得目前,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夜灵在眼前死去,无法接受夜灵重新回到她自己的那个世界。

    他想fa泄,fa泄对老天的不满。

    既然只让夜灵呆这么短的时间,为什么又要让她来呢?

    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好不容易才接纳她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好不容易才从她那里得到快乐,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夺走?

    依墨抬起头注视着夜灵越青的脸,眼眸中露出坚定之色,一个字一个字yao着牙说道:“死,都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的!即使你不为我,你好歹也要想想楚颐,想想文轩,想想小雪……”

    说完,恨恨的转过脸,不再看夜灵一眼。

    没过多久,御长老就出现在门外,他一眼瞥见依墨,立即冲进房间,揪住依墨的衣领拽了起来,手一甩,把依墨扔了出去。

    依墨踉跄了几步,他想站住,却现身tiruan绵绵的,不听自己的使唤。

    紧跟着御长老进来的浅陌然见此情形,快的把依墨接住。

    “快,你先把这孩子扔进温泉水中,好好的泡上三个小时!”御长老瞥了一眼依墨紫的嘴唇,冻得苍白的脸,摇摇头,对浅陌然说道。

    “好!”浅陌然点点头,扶着依墨就朝外走。

    “还有啊!你自己也去温泉里泡去,泡上三个小时!”御长老冲着浅陌然的背影喊道,见浅陌然早已走的不见人影,不由摇头叹气:“唉,这孩子!难得看见他这么焦急,我话都没有讲完呢,人就跑掉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耐心了?”

    说完,御长老的目光落在夜灵的身上,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他伸出手,停在夜灵面前大概一指高的地方,顿时从夜灵的面部冒出一丝丝的寒气,冲着御长老的手掌袭来。

    御长老手一拂,顿时将这些寒气的攻势给化解了。

    “这么严重!”御长老心情沉重,他没有想到这才一个星期的时间,夜灵居然遭遇了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在浅陌然在的情况下。

    “唉,好不容易才选出来的风位灵上继承者就要这么完蛋了?真是让人不舒服!”御长老叹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两粒红色的药丸放在手心。

    这药丸在他的手心慢慢的化为一滩粉末,他的眼睛斜向自己的身后。

    “师傅,她怎么样?有救吗?”浅陌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脸色很是不好看的看着御长老。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也去泡的吗?你身上也有冻伤!”御长老说道,有些心疼自己的这个徒弟。

    “没关系……”浅陌然说道,其实他有些想说“没心情”的,但还是变成了没关系。

    御长老纳闷的看了看浅陌然,他听出了浅陌然语气里的停顿。

    他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这个冷漠的对世事毫不关心的徒弟居然会对这个女孩这么在意。按理来说,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啊!

    难道他们之间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浅陌然产生这样微妙的变化?

    想到这里,御长老的胡子翘了翘,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嘴巴一努夜灵,对浅陌然说道:“她伤的很严重!来,帮把手!”

    “好!”没有一点犹豫,浅陌然走上前来,“需要我做什么?”

    “啊,把她的衣服解开来!”御长老面色不变的说道,“我手上都是药粉,没办法。”

    浅陌然一愣,瞄了御长老摊开的两手,看见另一只原本干净的手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沾了好多红色的粉末。

    他扭头望向夜灵,目光落在她的衣领上,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要是解开她的衣服,那么那吻痕就会被师傅看见了。想到这里,浅陌然为难的看看御长老,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愿意让她脖子上的吻痕bao露在其他人的面前,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他自己都不知道。

    “快点啊!你知道她伤得很严重,再不快点给她上药的话,估计熬不过今天晚上!”御长老催促道,顺着浅陌然的目光落在夜灵的衣领上,颇为纳闷的又看了看浅陌然。

    浅陌然犹豫了一下,坐到了夜灵的身边,俯xia身子,慢慢的解开了夜灵衣领上的扣子,然后是第二粒、第三粒……小心的将夜灵的衣服tuo下,露出被血染红的白色抹xiong,看着夜灵的身ti,浅陌然松了一口气,随即脸色更加阴沉。

    夜灵的全身的皮肤都已经变为重重的青紫色,把红色的吻痕掩盖的相当好,只是略有显现,就好像身ti被撞的红了一般,丝毫看不出来是吻痕,而这种红色,浅陌然在夜灵的身上现了好多处。

    让浅陌然脸色改变的不是这些吻痕,而是她右xiong口处的一个掌印,他知道那是他打上去的。他做了错误的事情,他误伤了自己要保护的人。

    御长老看了看浅陌然,目光落在夜灵身上,略微一扫,他一眼就看见夜灵xiong口的那个手掌印记,不由叹了口气:“陌然啊,你就算不喜欢当她的守护者,也不用出掌伤她啊!而且还用了这么大的力气,你是想一掌拍死她吗?”

    浅陌然眼眸黯然下来,默不作声的把脸转到一边。对于师傅的责备,他没有辩解的理由。虽然自己对当谁的守护者并不在意,可是自己的确出掌伤了自己,这一掌是导致夜灵一直吐血不止的主要原因。

    御长老将手掌合拢,揉搓了一下,贴在夜灵的xiong口,他要先护住夜灵的心脏,如果夜灵的心脏都被这寒气冻结,那么夜灵就完蛋了,彻底的没药救了。

    红色的药粉被御长老用气压进夜灵的身ti,留在表面的药粉则在御长老手心的热度之下变成了红色的气雾弥漫开来,把夜灵笼罩进一团红色之中,一点一点的侵入夜灵的身ti。

    身ti表面很热,身ti内部却冰寒的要命,这种感觉让夜灵难受极了。

    她忍不住皱起眉头,身ti微微颤抖,不住的大口net息。仿佛这样才能缓解身ti带来的巨大痛苦。

    “忍着吧,孩子!”御长老露出不忍的表情,看着夜灵,伸手抚mo着夜灵的头,就像一个年长的爷爷慈爱的看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如果你能忍过这三天,那么你就没有生命危险了,如果忍不住……”

    浅陌然愕然的望向御长老:“师傅……”但只是看了御长老一眼,他又将头扭开了,低垂着脑袋,将脸埋进了暗处,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御长老叹息一声,对夜灵说道:“要是忍不住,那你就会死了。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呢?”

    应该是想活吧?浅陌然想着,在这个世界上,她毕竟还有她的爱人,那个留给她遍体吻痕的男人……

    “至于你,陌然!”御长老转过身注视着浅陌然,他的表情很严肃。

    “是。”浅陌然看了看夜灵,又看了看御长老,愧疚的低着头,等候着御长老的处罚。

    御长老盯着浅陌然的眼睛,目光变得严厉:“既然你对自己的被守护者出手,既你然这么讨厌做这孩子的守护者,那么就不要做了,我会让洛云离取代你的位置!”

    浅陌然愕然的抬头注视着御长老,御长老的每一句话都重重的打在他的心里,让他难以承受。

    “不,不是这样的,师傅!”浅陌然急急的喊出声,眼眸中满是焦急,“我一点都不讨厌做她的守护者!”

    “可是你却在拖延时间,旁观着,看着这孩子受伤!即使那一掌是你无意中打到她的,可是你,我最得意的徒弟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吗?”御长老毫不留情的指责道,他一眼就看穿了浅陌然的心思。

    浅陌然愣住了,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后的尴尬和不堪。御长老是何等人,并不需要自己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他,他就能把事情的大概猜个**不离十。

    是的,原本他就是这样做的,御长老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如果不是自己想要观望,如果不是自己想要测试夜灵是否值得守护她,如果不是想要惩罚一下她不听话的和自己回神宫,非要去玉壶玩,如果不是她一路上都和依墨说说笑笑,把自己丢在一边……

    想到这里,浅陌然猛地睁大眼睛,骇然的惊觉,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夜灵和依墨是熟识的,两人的关系还很亲密,说说笑笑亦是自然,而自己只不过才是夜灵刚认识的关系,把自己丢在一旁也是很正常……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可怕的想法?

    浅陌然有些后怕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计较,从何时开始的?

    “我……”浅陌然动了动嘴唇,眼眸中浮现一层雾水,脸上流露出愧疚和迷茫之色,“我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指的并不单单是冰羯的出现,还指了自己变得有些奇怪的事情。

    御长老长叹一口气。

    “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孩子,你的心思我最为了解。”御长老扫了夜灵一眼,关注着她身ti的变化,“而且你的实力,我这个当师傅的也是最为了解的!如果你不是一直在旁观,事情早就解决了……你在观望什么?看她是否有资格被你守护?”

    给读者的话:

    昨天第三更,芒果更的比较晚,编辑一直没有审核,所以手机上也没能显示出来。让大家就等了,不好意思。以后芒果会早点完三章的

    这最后一句话击中了浅陌然的要害,他身ti微微摇晃了一下,不敢看御长老的眼睛,小声道:“是的。”

    “唉……”御长老站起身,朝浅陌然一挥手,“你下去吧!解除你对夜灵的守护权,暂时由洛云离接替你的守护职位!”

    “师傅!”浅陌然不甘的叫出声,“当初是夜灵她选上的我!”

    御长老瞪着浅陌然:“是的,她是选择了你,可是你却没有选择她,要不然就不会再对她试探,也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好了!不要再说了,你下去吧!我找文长老有点事情!”

    说着,御长老不再听浅陌然想要说什么,大跨步的出了房间。

    只留下浅陌然一个人,呆坐在夜灵的身边,悲然的看着大口net息着、紧皱眉头,被伤痛折磨的快要死去的夜灵。

    事到如今,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了。

    他刚刚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守护这个女孩,不让她再受到伤害,就算让自己遍体鳞伤,他也会护在夜灵的面前。

    可如今,御长老的决定却将浅陌然的决心击碎,一点都不剩。

    他已经没有资格去守在她的身边,去实现他的想要保护她的决心。浅陌然知道,失去了守护者的资格,他和夜灵的生活就再也没有交集了,那么他让夜灵受的伤害,将会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他会一辈子都活在自责内疚之中。

    御长老的决定无疑将他打入了地狱,毫不留情的不给他任何机会……可是这能怨谁?浅陌然垂下眼帘,垂泪yu滴,喃喃的说道:“我……我并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后果……”说着,他的手握紧,攥成拳头,泪水滴在他的拳头上,碎成了无数块。

    进来两位女侍者,本想照顾夜灵的,看见浅陌然静静的坐在夜灵身边的躺椅旁,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的白色墙壁,他的脸埋进了暗处,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就这么坐着,宛如一尊绝美的雕塑。

    两位女侍者对望了一眼,不敢打扰浅陌然,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每隔十分钟,她们才会进来观察一下夜灵的状态。

    依墨半躺在温泉池中,又是气恼又是担忧。

    他气恼的是,浅陌然这家伙把他扶到这里,毫无怜悯之心的ba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拎住自己的腰带往池中一扔,自己就跑了。

    更气恼的是,他跑也就跑了,居然没多久又返回头来,把他拖到池边,在他的身上绕了好几圈的绳子,几乎都要把他捆成肉粽,然后不顾他的强烈,匆匆忙忙的又跑了,这一跑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现在的他虽然恢复了一点力气,却没有能活动的足够能量,更不要说自己被捆的这么严严实实的了。

    想着自己被虐待的经过,依墨气恼的都快要吐血了!

    担忧的是,夜灵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来,不知道御长老是怎么看待她受的伤的。伤得那么重,吐了那么多的血,还由内而外的被冻成了冰坨,任谁都无法承受的了!

    他想去看夜灵,想要守在她的身边,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来融化她身ti里的寒冷。

    她一定是想要死的,死了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他才不会让她得逞!他要守在她身边,看着她,提醒她,这个世界她还有未做完的事情!不做完再走,慕容复不会放过她的,楚颐不会放过她的,自己不会放过她的,文轩那个腹黑阴险的家伙也不会放过她的,佟凌小子应该也不会放过她的……呃,这事情好像不管佟凌什么事情,算了,把他剔除出去,反正有这么多的人不会放过她的!

    依墨想着,郁闷的用脚拍着泉水,他现在全身能动的也只有脚踝了。

    “浅陌然这家伙!浅陌然这家伙!我就说我最不喜欢他了!吼!”依墨郁闷到想要四处喷火了。

    在温泉中泡了好久,依墨觉得身上慢慢的暖和过来,心里更加的记挂夜灵。

    而在京都外的官路上,庞文轩接过属下递来的卷成筒状的一张小纸条,轻轻的捻开,扫了一眼纸条上的字,脸色微微一沉。

    上面写着:“午后,依墨协同楚夜灵前往玉壶,生意外,夜灵重伤,依墨无恙。同去的还有神宫浅陌然,少伤。”

    “真是的!”庞文轩皱着眉头把纸条揉成团,扔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和他并肩骑着的楚颐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事情?”

    庞文轩嘴角一翘,又恢复到了他标志性的微笑:“没什么。这帮孩子真是的,我们才走,他们三个就跑去玉壶玩乐去了,一点都没有把我们这些要上战场的人记挂在心里。”

    “三人?”楚颐纳闷的问道。

    “恩,依墨、夜灵,还有那个浅陌然。”庞文轩淡笑着说道,眉宇之下却隐隐的露出担忧之色,不过楚颐并没有觉察到.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御长老回来了,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其他的四位长老:文长老、弘长老、斐长老和涂长老,五人依次进到房间里。

    听到脚步声,浅陌然已经站起身,恭敬的站到了一边,他的脸色依然是沉郁的吓人,不一言。

    御长老没有理睬浅陌然,望向其他的四位长老,询问道:“诸位,你们怎么看?”

    涂长老伸出手探到夜灵的手腕上,微眯起眼睛,然后松开手,摇了摇头:“无法探知。”

    “内息不稳。”弘长老凝神听了一会回答道。

    浅陌然听着五位长老的对话,心知,御长老已经把夜灵的情况对这四位长老做了一定的说明,现在他们只是要确诊而已。

    也就是说,在还没有看到夜灵之前,他们已经定下了结论。

    “好了,现在还是先听听陌然讲述一下过程吧!”斐长老望向一旁站立的浅陌然,道,“她受的伤相当的奇怪,寒气是从内而外散出来的,而且这寒气同普通的寒气不同,远要比普通的寒气冷的多。所以有必要请陌然说明一下。”

    其他三位长老闻言,全都点点头,表示赞成斐长老的意见。

    御长老这才望向浅陌然:“好吧,陌然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

    浅陌然点点头,将自己到达楚府之后的事情详尽的述说了一遍,只是省略了现夜灵脖颈上吻痕的那段。

    说到夜灵为了阻止冰羯zhan有自己的身ti,想也不想就冲出来抱住自己,结果冰羯一头撞进了她的身ti的这段,五位长老动容的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和心里的触动。

    讲完之后,五位长老沉思了半刻,开始就里面自己不太清白的地方进行了提问,浅陌然均一一作了详尽的解说。

    在所有不解的地方都被解答之后,五位长老再度陷入了沉默,脸色越的凝重,眉头皱成了川字。

    浅陌然看看御长老,又看看其他的四位长老,然后垂下脑袋静静的等候着他们的结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房间里格外的安静,除了夜灵无意识的net息声,大家都没有出声。

    弘长老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盯着浅陌然,再一次的确认道:“陌然,那冰室的主人真的说她是奈落的侍女?”

    “是!”浅陌然点头,“陌然听得很清楚,她自称自己为奈落的侍女。”

    “难道这事情关系到远古时代的事情吗?”文长老讥讽的冷笑一声,“说不定只是那个女人在故弄玄虚而已!”

    斐长老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没有那么简单,我倒是觉得冰羯有可能是奈落时期的侍女!她没有骗这两孩子的必要,会有哪个人动不动就把自己归到奈落时期去?”

    “如果真是奈落的侍女,那么她就一定知晓浣月大6最出名的浣月之城的下落了!”涂长老说着,胡须颤动着,显得有些激动。

    御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各位,我请大家来是为了看看怎么应对这孩子身上的寒气,不是让你们来讨论奈落的浣月大6的!就算这是一条知道浣月大6下落的线索,也得在我们把这孩子救活之后!人命关天!”

    “是的,没错!”四位长老终于醒悟过来,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夜灵的身上。

    看到五位长老专注的表情,浅陌然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些长老最大的缺点就是会不断的走题,走出老远,都不一定能绕的回来。浅陌然挺怕他们再度想起夜灵的时候,夜灵已经挂了。

    “事先已经说过了,我用红粉护住她的心肺,但是这也只能支持三个小时,缓解一下她的痛楚,但是三个小时一过,她将继续陷入危险之境。”御长老面色露出担忧之色。

    “我记得古典上曾经有记载过:这由内出的寒气应该用温和的火慢慢的驱赶,如果用烈火的话,会给人造成难以愈合的硬伤。”文长老想了想,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没有想起来自己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

    “我也曾看见过,但是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上面说的温和的火并不是普通的那种火焰,是一种妖怪尾部的火焰。至于什么妖怪,我就不太清楚了。哦,对了,正巧那页被人撕去了,真是可恶!偏是要用的时候又不知道哪本书摆在哪里去了!”弘长老点头,接过文长老的话头,继续说道。

    “可是到哪里去找温和的火?什么妖怪也不知道!”文长老叹息一声,“我们还得去查查资料,可能要花上一些时间,只怕是赶不及来救夜灵了。”

    “我想应该会有转机。”一直在沉思的斐长老开口了,目光如炯的望着诸位,“难道各位忘记了冰羯撞进这丫头身ti之后,她身ti生的一系列变化了吗?我不觉得那是寒气逼入体内的反应!她身ti呈现这种情形,只怕是不能完全吸收寒气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御长老愣住了,想想也觉得斐长老说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

    “或者说,她现在正在努力的消化身ti的寒气。这丫头并非凡类啊!”斐长老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却有几分惊喜和期待。

    “受到突然的冲击,于是提前的觉醒了?”涂长老一道灵光闪过脑子,意味深长的说道,“希望是如此,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去翻阅一下资料,找到那温和之火的来源,多一份准备多一分保险!”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