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三十八章 异变】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异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将来的某一天,当这些记忆从身体的某处泛起,我想我会心存感激。这矛盾重重的经历,曾带给我过很多动力。

    如果你相信了爱的存在,就让它在适当的土壤里开花结果。就坚持去爱。不要后悔,不要退缩。全心全意的去爱一次。人生也没有遗憾。

    就是一次简单的相遇,我们认识了对方。匆匆的离去,好像一阵风吹过。风中带着什么?后来我发现那是一串串甜蜜的记忆。

    千里之外,你在某个地方始终没有远离。温婉动人的眼神,依稀清晰的背影……

    突然明白什么是爱?

    关朱辰一推开大门。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努力的向着他的方向爬啊爬啊爬。

    “爹-爹-抱-抱”小小的身影朝他伸出胖胖的双手。

    “宝宝乖!”朱辰疼爱的抱起了扎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中间点着一朵小梅花的小小孩。

    小小孩长得非常漂亮,不满周岁。就能夺人呼吸。长大了。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美人胚。

    “爹-爹-”小小孩兴奋的抱着朱辰的脖子,将满嘴的口水不客气的往朱辰的高档西服上擦。

    朱辰正欲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季画。你这白眼狼!”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从厨房里冲出来,一把提起小小孩的背带。把小小孩提到半空中,晃动几下,“季画。你刚才叫谁爹?!那我是谁?!”

    “把-拔”这就是他季南的种!白痴到了极点,叫亲爹永远是含齿不清的“把-拔”,叫其他类似男性的生物,永远是口齿清晰的“爹!”

    关朱辰哑然失笑的望着眼前一手拿着奶瓶,一手提着自家小孩的季南,正想开口。

    旁边传来凉凉的声音,“姐夫,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季画,他还叫我这小舅子爹呢,可怜哦,我才16岁就成了人家的爹。”轮椅上的小枫分明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调皮样子。

    季南不死心的提着可怜的悬在空中的小小孩,将他的小脑袋凑进朱辰的脸,再次晃动小小的身体,“叫舅舅!”

    被他象小猫一样提着的小小孩非常兴奋的朝朱辰拍手,“爹—爹—”

    朱辰好笑的欲接过这个每次看见他就异常兴奋的小小孩,他的爸爸可不乐意了。

    季南整个脸都绿了,将小小孩再提回自己眼前,忿忿的晃两下,“我呢!”算了,含齿不清的“把-拔”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好了

    在他期盼的眼神里,“舅—舅”两字清晰的吐出,他简直快吐血而亡。

    心理严重受创的老爸,就是他的写照。

    “你这白眼狼!”他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旁边的朱辰不舒服的赶紧掩住自己的耳朵,小枫哈哈大笑。

    “哥,你多听几次就听习惯了,自从有了季画后,我才知道原来姐夫的肺活量很惊人!”小枫调皮的调侃着他的姐夫。

    季南一个大爆粟敲在小枫头上,“小鬼,别老有的没的乱说,领了身份证马上到我的公司开工,家里不提供伙食给好吃懒做的人!”

    “姐夫,你太过份了!明明的得罪你的是你家宝宝,干嘛找我发泄!很痛耶,要敲敲自己宝宝去。”小枫委屈的哇哇大叫。

    “笑话,我家宝宝怎么能敲头呢,敲笨了怎么办!”

    ……你家宝宝明明就很笨……

    “宝宝,小舅不疼,爸爸疼,恩。”二十四孝爸爸宠爱的抱着自家宝宝,搁在脚上,把奶瓶塞到宝宝嘴里,细心的开始喂奶。

    朱辰含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季南是一个很好的丈夫与父亲。

    在这个家庭一幕又一幕上演的温馨中,他的心痛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淡。

    也许,也许不久的将来,他的心真的可以自由的翱翔了。

    ……

    他的心也开始在期待着某些属于他的温馨的到来……

    就象这个家庭一样温馨,他也可以得到一个温暖的家,温柔的小妻子……

    晴天霹雳一声怒吼差点震碎他的耳膜。

    “季南!”一个身影怒冲冲的冲进来,“你又对宝宝做了什么!”

    据说是这个家庭温柔的小妻子,提着大包小包血拼的战利品回来了!身后跟着据说是革命尚在努力中的,他的绯闻女友曲曼。

    大家都掩口直笑,只有季南神情自若的依然不为所动,维持着喂奶的动作。

    “你非把我们家儿子弄成半人半妖不可吗?!”女主人尚在大怒中……

    咦!不会吧!这扎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中间点着一朵小梅花的小小孩居然性别栏属男?!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老把儿子打扮成女儿,他童年受到你的毒害,成长会有阴影,长大了会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女主人愤怒的张牙舞爪……

    周围的人,自动当飘过……

    男主人不予理睬,撇撇嘴继续逗弄儿子。

    通常他越顶嘴,他老婆就会越发飙,所以作为男人最明哲保身的方法就是——永远的沉默,乖乖的,不顶嘴,乖乖的,不反抗。

    旁边的曲曼哈哈的大笑,用手肋推推身边的关朱辰,“他们好有生活乐趣,我们什么时候也生个玩玩!”

    果然,身边的人冷抽一大口气。

    哈哈,她就喜欢逗弄他。

    接着,身边的人应该意正严词的骂她厚脸皮了。

    等着呢,等着接招了,她还有七百二十二招,招招变化呢。

    咦,这次怎么这么大方,保持沉默?

    曲曼好奇的转过脸,对上了一张浮着可疑的薄薄红潮的尴尬的脸。

    啊?他害羞了?他尴尬了?

    顿时,她也闹了个大红脸。

    正在这气氛微妙的时候。

    男主人抱着他家据说“半人半妖”的宝宝,凉凉飘过,决定不保持沉默了,“要亲热回家亲热去,别在这碍眼!”

    ……

    晚上。

    关静舒服的洗了个澡,包着浴巾哭笑不得地发现她亲亲老公又把儿子当玩具在玩了。

    小宝宝笨笨的,还坐不太稳,小屁屁下包著厚厚的纸尿布,像个不倒翁似地摇摇晃晃,恶质爸爸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往他额头一戳,仰倒在铺了厚厚一层棉被的床铺上。

    小宝宝屡败屡战,愈挫愈勇地挣扎著坐起又要往爸爸的方向爬。他认得喔,认得那个最亲、最亲的人……

    再戳,再倒,再爬,又戳,又倒,又再爬。

    这就是她的老公,据说季氏企业里永远寒着脸,害得属下战战兢兢的总裁。

    这就是她的老公,在家里永远是长不大的调皮孩子。

    “唉,你就不能少玩一会儿?”上楼从浴室两父子大战,再到不倒翁游戏,她的老公啊……

    “你又不让我玩,我只能玩宝宝了!”他撇撇嘴,凉凉的说。

    “季南!”她红着脸警告的大叫,厚脸皮的男人,每次都不顾及儿子是不是在场。

    “这么小又听不懂。”他委屈的说。

    “呵呵……把……拔……玩……妈……”连坐都坐不太稳的笨小孩,这会儿居然体现了惊人的语言天分。

    “喝!”两夫妻都吓了一跳。

    “看来真的不能乱说话了!”季南顿时汗颜。

    关静用你现在才知道啊的眼神不爽的望了他一眼。

    季南哭笑不得,这孩子粘他,睡觉也要抱着他睡,害得他已经好久不能好好抱他的亲亲老婆了,更别提……现在连嘴巴过过干瘾也成了有种罪过。

    带坏小孩,被老婆用眼神凌迟处死……

    “我决定了,明天开始把他扔给保姆睡!”他壮士割脉般下定决心,为了他的“性”福着想,他不得不硬起心肠。

    “这句话,我好想从半年前就开始听到某人不断的在说了!”她凉凉的描了一眼这永远狠不起心肠的二十四孝爸爸。

    没有***的婚姻,她也是受害者哦。

    天底下居然有不赖妈妈就爱赖爸爸的孩子,那就是她家亲亲宝宝,连睡觉也要抱着亲亲爸爸睡,害得她这亲亲妈妈的福利也被剥夺光了。

    “是不是老被你打扮成女孩子,打扮得变态了?”关静蹲在宝宝身边,奇怪的问。

    真奇怪,居然不粘妈妈。

    是不是宝宝自认为是母的,所以来个异性相吸?

    真奇怪,居然就喜欢粘爸爸。

    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她奇怪的拉拉宝宝的小辨子,宝宝扁扁嘴,委屈的爬到亲亲爸爸的身后躲起来。

    “关静,有你这样说儿子的吗?不是半人半妖,就是变态,儿子幼小的心灵会受伤的。”季南好笑的望着自家老婆,拍拍儿子的头,安慰安慰他幼小的受伤心灵。

    “季南,是不是肯给你生个女儿,你就放过我们家儿子?”伟大的母亲为了亲亲儿子的将来性取向问题,不得不考虑再生个女儿给恶质玩。

    “你肯再生?”她亲亲老公整个眼睛都放大了,闪闪发光。

    “恩。”

    “你不怕身材走型?变成大妈?”他记得她在做月子的时候,指着自己一身的肥肉对他怒吼,休想再让她变成“大妈”!

    “恩。”最重要了解了总会恢复过来的,所以,她没有刚生产完那时恐惧的心理了,

    “你不是说生孩子的时候,痛得想杀人?”他可忘不掉,她生产阵痛的时候,指着他的鼻子骂,“季南,你再敢弄大我的肚子,我杀了你!”

    “下次剖腹产就可以了!”她宁可躺在手术室里被当成解剖的青蛙,也不再听信自然生产能增加新生儿的肺活量的鬼话。

    “你不是说怀孕的时候,孕吐搞得你心情烦躁的想跳楼?”他心惊的说,她吐得死去活来的那一幕又一幕,害得他曾经嫌弃过她肚子里的宝宝,谁让皮皮儿子折磨她呢!

    没关系,虽然很难受,不过,有你的陪伴,也很甜蜜。

    难受着,并甜蜜着。

    这就是孕期的滋味。

    “季南,你罗嗦够了吧!不生就不生了!”她生气的怒吼。

    马上,亲亲老公提着小猫一样的儿子,以五十米赛跑的速度塞到小枫房里,再以五十米赛跑的速度跑回来。

    “老婆,我准备好了!”报告完毕。

    夜漫漫,月亮羞涩的闭了眼。

    可怜的季画委屈的扁着嘴,乖乖的呆在小舅子的房间。

    亲亲爸爸和亲亲妈妈正在造亲亲妹妹呢!

    谁说他不懂?!

    他懂!很快,他就不用再绑这该死的小辫子了!

    月光倾洒了进来,她没有回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她不见了!!!

    黑暗……满眼的黑暗……

    等季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眼前一片金光闪耀,晃的她眼睛疼。

    还没等她大脑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的臀部好像撞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随即身下传来一声娇嫩

    的惨叫声,立马又没有声音了。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

    季画现在已经是非常深刻的体会到最初说这话的那人的无奈和郁闷了。

    就好比她现在……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