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她们的下场是我日后的归宿】 - 花香居

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她们的下场是我日后的归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但刘淼淼却做贼心虚得无法冷静,姚玲都还没有开口说话,她就一直重复:“他们是一伙的,他们要故意陷害我。法官大人,请你千万别信他们的话,我真的是无辜的。”

    场面一度混乱,刘淼淼一度被警告,好在几分钟后,喧闹的法庭又恢复了镇静。

    姚玲把她所知道的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和她之前在酒店里与我和苏嵘生所说的相差无几。姚玲的话引起一片哗然,当刘淼淼的律师咄咄逼人的问她怎么证明她所说的不是诬陷时,我以为姚玲会被难住,没想到她却说她有证据。

    听到姚玲这样说,连我都觉得有些意外,尔后我方律师把证据呈了上去。

    原来这是一段刘淼淼与姚玲的通话录音,在这段录音里,刘淼淼亲口说了她指使向丹窕杀人的事。刘淼淼还在电话里说,现在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做招借刀杀人之事,只要她指认赵毅是杀害我爸的凶手,那她不仅会得到200万元人民币的好处费,她还会送她与她的女儿出国。

    之后,律师又出示了刘淼淼汇款到姚玲账户的证据,数目不多不少,恰好两百万;而姚玲出国的机票,也是刘淼淼用自己的银行账户购买的。

    这一切和她们在电话里所承诺的内容完全相符,再加上姚玲和向丹窕的证言也对得上,刘淼淼算是难逃罪责了。

    但姚玲翻供牵扯到了赵毅的案子,法官并未当庭宣/判结果,则是打算在一周后做2次开庭。

    等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苏嵘生已经和辩护律师一起往外走了。因为我也有事情想咨询律师,便追了出去。

    律师上了苏嵘生的车,我犹豫了下,还是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

    我进去时听到苏嵘生问律师:“刘淼淼被定罪的概率有多大?”

    “按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她犯罪事实属实,肯定会被定罪的。至于是判无期还是有期,就得再看了。”

    苏嵘生点点头:“这次我们已经亮出了手里的底牌,而据二次开庭还有一周的时间,指不定刘淼淼那边又会想出办法推倒我们的人证和物证。所以这一周还得辛苦你,继续找一下其他的证据以作补充。”

    律师点点头:“苏总放心,这个我知道的。昨天我还在查庞国梁的死到底与刘淼淼有没有关系,若能查到有用的信息,那这个官司打起来会更加容易。”

    听到律师提庞国梁,我的心当即一抖。一个是我养父,一个是我生父,莫非他们俩都是因刘淼淼而死的?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问出了我的困惑,坐在副驾驶的律师回头看向我说:“庞国梁虽然是因疾病不治而去世的,但据苏总说,庞国梁的病情一直稳定。但他去年年底在你们开年会的酒店门口时受了刺激,才会一蹶不振的。当晚刘淼淼不请自来,透过酒店门口的监控录像我们看到她离开前还对庞国梁说过一些话,而庞国梁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我紧紧掐住我的大腿里侧,才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那录像里听不到她说了什么吗?”

    律师摇头:“她显然也知道有监控,所以凑到了庞国梁耳边说的。现在庞国梁已死,我们无法直接获得证据,只能从其他地方打听了。”

    我那股气始终没能咽下去,律师离开后我把矛头转向了苏嵘生:“这件事你为什么没和我说?!”

    苏嵘生却不搭理我,一脸漠视的看着前方的某处,我的声音又高了些:“没听到我说话?哑巴了?”

    他语气漠然:“你在和我说话吗?”

    “这车里还有别人吗?”

    他又是冷笑:“虽然没有,但你这段时间不是一直不愿意搭理我吗?我也是有点自尊的人,在不确定你和我说话前,我不敢孔雀开屏,以免自作多情。”

    我被他这番话怼得哑口无言,这时白铭安的电话恰好打了进来,我虽然心情不好太,但还是接了起来。

    “案子结束了吗?”

    我恩了一声:“但得二次开庭。”

    “我在法院对面的停车场里等你,我送你回去?”

    车里很安静,苏嵘生应该能听到白铭安的声音,因为他把音响瞬间开得很大,有故意打扰之嫌。

    我瞪了他一眼,捂住话筒说:“我恰好有事要找你帮忙,我马上过来。”

    我说完后挂断电话,提起包打算开门下车,苏嵘生却把车门锁了起来。在振聋发聩的摇滚乐中,我忍不可忍的说:“苏嵘生,你这样做就太不得劲了吧?”

    他回头对我冷冷一笑:“你倒挺得劲儿的!我和你还没离婚呢,你就和别的男人走得那么近,甚至让他从我眼皮底下把你接走。”

    “彼此彼此啊!我和你在一起这些年,你的烂桃花也没少过!我为了夫唱妇随,也是很不容易的。”

    车载音乐的声音很大,加之两人心头都有火气,两个人的声音更是一声高似一声。在吼完这一句后,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的对质里。但我突然觉得这很没劲儿,便皱着眉看向窗外:“把门打开。”

    “若我不开呢?”他把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仿佛所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和他有仇似的。

    我也懒得多言,直接站了起来,越过他的身体按开了车锁。车锁开后我便想下车,还没来得及开门他又把车锁按上了。

    我又去开,尔后他又锁上。如此反复了几次后,那些压抑在心底的火苗一下子就窜起来了。“苏嵘生,你这样真没意思!你今天就算把我锁在这儿一辈子,你也锁不住我那颗离你越来越远的心!”

    我的声音很大,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尖锐的尾音甚至盖过了音乐声。他的眉头皱了一下,眼底好似闪过一抹愁绪,但很快就隐了去。

    “你……”他顿了顿,喉结滚动了几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我的?”

    他问出这句话时,眼眶突然就红了。但他似乎不愿意在我面前流露出他的软弱,十分逞强的撑起了一抹笑。

    看到他这般隐忍,我的心里也很不好过。再开口时,我的声音也有些抖:“就像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一样,我也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亡的。也许是你对我的一次次欺瞒和利用寒了我的心,也许是你现在的形象与我的预期越来越不符。当然,也有我的原因,我在这段感情里变得越来越狭隘,变得越来越不快乐。仿佛我现在的世界里只剩猜忌和埋怨了,所以苏嵘生,我想让我们的关系停一停。”

    我说到最后,声音便哽塞了起来,眼眶里也湿润了。他见此也很焦灼,捂着胸口说:“可我是爱你的……”

    他的这句话说得极为深沉,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我点了点头,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他见此便想来拉我的手,但被我缩回去了。我看了他一眼,噙在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就都流出去了。“苏嵘生,我知道你爱我,我真的知道。要不然两个月前被绑匪绑架时,你也不会宁可挨打也要先确认我的安危。可是苏嵘生,那天你与林晓英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我所在的房间里有实时监控视频。”

    苏嵘生显然对此不知情,他的瞳孔在某个瞬间放大了很多,连脸上的肌肉似乎也因激动而微微抖动了起来。“你……你都……你都听到了?”

    “对,都听到了。我知道了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胡梦,更是在利用我。你为了达成报仇的目的,在我与胡梦之间来回周旋,最后又让我们两个女人暴露在媒体面前相恨相杀。而联想到几个月前你为了收购清嵘和佳禾的全部股份,又不惜利用刘淼淼,我就更是不寒而栗。”

    “老婆,你听我说……”

    他着急得想跨到后座,但被我制止了:“你先听我说完吧。”

    他的手摸了摸脸,又摸了摸脖子,颇为无所适从。“好,你说,我听着。”

    我抿了抿唇:“我自认我很了解你,可是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却让我不得不重新去解读你。越是解读,我就越发现我不够了解你。你出众的经商头脑是有目共睹的,确实很出众;至于你的商业手段,我太平庸,真的是知之甚少。”

    我吸了吸鼻子,接着说:“但我最近却发现了一个规律,每次你在工作时有大动作时,必然会有女人因你受伤。先是夏宛如,你为了利用她查明父母的死亡真相,而不惜与她结婚;后是庞文玲,你为了透过她接近我,而主动接近她;再之后就是胡梦和刘淼淼,她们一个疯了,一个坐牢了。那我呢?我是一直贯彻在你整个计划里的一枚棋子。如今她们所有的人都因你的关系而受伤,甚至是死了。若有一天我于你再无价值,她们今天的下场,会不会就是我以后的归宿?”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